460第三轮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13    作者:忘语


柳鸣之所以在最后关头并未取疤面男子性命,一来他与此人无冤无仇,只为了赌斗获胜后可以换取虚空竹而已,他可不愿为了风湛此人而无故树敌.

二来他心底总隐约觉得此次赌斗并不如表面这般简单,故而还是小心行事为妙。

“本次对决,长风会获胜!”青袍女尼见疤面青年已经丧失了意识,当即宣布了比试结果,而后目光有意无意的在柳鸣身上打量了一番。

不只是她,此刻现场观战之人,十有八九都将目光对准了正从法阵之中缓步走出的灰袍青年,一时间,场中不禁有些安静起来。

先前由于金色沙幕的阻挡,里面发生的一切众人并不知晓.

而从柳鸣全身黑气一冒的没入金色沙幕之中,到疤面青年浑身萎靡的从沙幕突然出现的洞口中一飞而出,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这自然给其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柳鸣自然也注意到了现场众人的目光,心中不禁苦笑了一声,但表面神色未变的走向了长风会所在之处。

另一边,金玉盟独孤玉在见到弟子昏迷的瞬间,脸色顿时苍白无比,本以为十拿九稳的赌斗,仅仅进行了两轮,却均以失败出局。

而亲传弟子在九转碧蟒功大成情况下,却愣是被长风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进客卿击败,更使得独孤玉心中一阵恼怒异常。

身旁不远处的肖姓美妇,玉容更是隐约有些发青起来。

石姓道士也露出了意外之色,显然对柳鸣层出不穷的手段也吃惊不已。

风湛则又惊又喜的上前迎上了柳鸣:

“柳客卿真是出手不凡。眼下金玉盟三人均已出局,只剩天禽宗两人了。”风湛哈哈一笑的对柳鸣赞不绝口起来。

柳鸣闻言。自然客气几句。

“柳客卿,此瓶中装有数颗风湛花费大价收购来的丹药。对恢复法力颇有效果的。”风湛略一思量,便从道袍中又取出一个翡翠玉瓶,递给了柳鸣,眼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丝肉痛之色。

柳鸣也不客气,称谢一声的结接过玉瓶,打开了塞子,顿时一股浓郁至极的清香从中散发而出,闻之神清气爽,果然不是普通丹药。

他当即服下一颗。就在旁边先打坐休息起来。

这时,经过两轮激烈异常的比斗,如今场上便只剩下长风会的柳鸣与天禽宗的珈蓝和那名赤发大汉了。

至于金玉盟则在疤面青年被击败之后,就提前淘汰出局,然而独孤玉与那肖姓美妇虽脸色冰冷,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冷冷的旁观着,似乎要等待赌斗的最终结果出来。

而石姓道人及青袍女尼在商量一番后,决定不再休息什么。直接开始第三轮的抽签。

随着青袍女尼一声宣布后,身前再次悬浮起一只银光钵盂。

第三轮抽签,必然是柳鸣对战天禽宗两人中的一人了,故而其中只有两枚一号签及一枚空白签。

珈蓝依旧是第一个抽取。只见玉臂一个模糊下,手中便出现了一枚竹签。

“一号“

珈蓝美目在竹签上略一流转后,便轻声的说道。

赤发大汉则伸手从银钵中一抓。将最后两根竹签中的一枚摄到了手中,定睛一看之下。竟也是一号,只能苦笑了一下。

两名同宗弟子一组。按规则自然不算必须重新抽签。

结果令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连三次,赤发大汉都和珈蓝抽到了一起。

这让周围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起来,一直神色淡然的珈蓝,也黛眉微微一皱。

“柳小友,还是你先来抽签吧。”青袍女尼见多次抽签都是同一结果,也有些无奈,转头朝柳鸣说道。

柳鸣倒也无所谓,将手伸入银钵之中,随意一抓便取出竹签,竟然是一根空白竹签。

这第四轮自然再次作废,女尼只得让柳鸣重新再取一根。

终于第五次抽签,柳鸣抽到了赤发大汉。

见此结果,赤发大汉顿时脸色有些难堪起来,深知对战柳鸣,胜算不大。

“此子虽强,但先前一战法力消耗不少,你切勿心生胆怯,如若不敌,尽可能消耗其一些法力便可认输就是,如能逼其亮出其他手段那是更好了,我在一旁可保你无事。”青袍女尼察觉到赤发大汉脸上的愁眉苦脸之色,向其传音说道。

赤发大汉闻言,这才有了些底气,深吸了一口气的朝法阵中央走去。

而柳鸣则早已神色淡然的等候在了场中。

赤发大汉走到柳鸣对面处,袖子一抖,一把晶莹剔透的青色玉尺便一抖而出,接着一道法决打出,手中之物脱手而出,滴溜溜一转下,周围点点青光开始凝聚起来。

“噗”的一声!

他又将一张银色符箓捏碎,并掐碎后往身上一拍而入。

那符箓似乎有短时间激发法力之效,只见空中灵尺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密集青光一凝后,竟幻化成了一只青色巨鸟模样。

巨鸟双目青色精光流转之下,双翼一展,阵阵狂风席地而起,,在发出了刺耳的尖鸣声后,朝柳鸣呼啸而来。

柳鸣见这赤发大汉一上来便法力尽出的展开如此犀利的攻势,双目微微一眯而起。

他当即单腿一蹬,身影一个模糊下,便朝后方暴退了数丈,堪堪避过了对米娜巨鸟口中喷吐的一连串青光,同时袖子一抖,银色小剑便已握于手中,将法力狂注其中。

一声刺耳的剑鸣!

一道银虹脱手而出向青鸟单翼一斩而去。

巨鸟翅膀一晃,竟飞快一个侧身的避开了银虹,口中一团青光再次喷出,迎上了盘旋而回的银虹。

“噗”的一声闷响。

在银光青芒交织闪动喜爱,青光立即点点溃散而开,一道比先前黯淡了几分的银虹从中一穿而过,并一个眨眼间便从青鸟翅膀上洞穿而过。

青色巨鸟一声哀鸣,身躯一抖之下,猛然展翅往后退去。

柳鸣手中剑决一变,一根手指朝银虹虚空一点。

当即银虹一个席卷而凝,而剑身表面泛起道道银芒的凝结而起,行成了一道巨大剑影,并“嗖“的一声朝巨鸟激射而去。

在赤发大汉操控之下,巨鸟拼命挥动双翼,翅膀表面骤然浮现一片青色灵纹,卷起阵阵飓风,向银虹一卷而去。

然而银虹忽的光芒一盛,便丝毫未受阻碍的从阵阵飓风之中穿过,一击洞穿了巨大青鸟头颅。

青鸟一声哀鸣的从空中直坠而下,并在坠落途中渐渐化作点点青芒的随风而逝,重新化作一柄青色玉尺的掉落地上。

远处的赤发大汉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异常起来。

与此同时,柳鸣虚空一点下,银色飞剑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再次化作一道银虹朝赤发大汉一闪而去。

赤发大汉大惊之下,口中吐出一枚漆黑小盾,又吐出一口精血,迎风化作一团血雾没入其中,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单手虚空一点。

小盾光芒一闪下,顿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化为一面漆黑如墨的巨盾,表面还隐约可见血色灵纹闪动。

“砰!”一声轰鸣。

眼前银芒一闪,看似坚硬异常的黑色巨盾猛然一颤之下,巨盾中心被银虹斩碎出一个小口,但下一刻血雾翻腾之下,又瞬间恢复如初。

柳鸣目光一冷,再次催动剑诀,银剑在半空之中一个盘旋后,发出“呲呲“的破空声响,再次朝黑色盾牌劈砍而去。

下一刻,一声脆响!

铁盾表面血色灵纹狂闪几下,就此一声脆响的碎裂而开。

赤发大汉顿觉一股庞然巨力涌来,身形不禁蹬蹬的朝后退出好几步才稍稍一缓。

而原本站在远处的柳鸣,突然身影一个模糊间,便闪现到了其身前,同时一只黑气缭绕气势惊人拳头已然抡起,并瞬间击出。

赤发大汉的护身罡气“砰“的一溃而散,身躯当即一震的蹬蹬倒退数步远去,然后一个跌跄的直接半跪在了地上,整张脸孔因为痛苦彻底扭曲成了一团。

“停……停……道友神力惊人,在下认输。”就在柳鸣又一闪身的出现赤发大汉面前时,其突然双手飞快摆动起来,口中主动认输起来。

柳鸣闻言微微一笑,这才散去了双手上缠绕的黑气。

赤发大汉神情一松之下,身突然猛的一口献血吐出,整个人彻萎靡了下来。

“长风会获胜!”

青袍女尼,纵然心中不快,但也只能当众宣布道。

“承让“

柳鸣神色平静的冲大汉说了一句,就转身向长风会所在处走去。

风湛自然是一脸欣喜的对着柳鸣又是一番激励。

早已失去战力的赤发大汉,则马上便被候在一旁的几名天禽宗弟子上前扶了下去,并一边走一边连服了数枚丹药以治疗伤势。

“今日天色已晚,长风会的柳小友与天禽宗的珈蓝也都是历经数战,法力体力均消耗不少。鉴于最后一战事关重大,今日再战有失公允,故而贫尼提议最后一场赌斗,明日再继续,不知诸位意下如何?”青袍女尼口中说着“诸位“,目光却只是朝石姓道士看了一眼。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