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二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11    作者:忘语


“第二轮第一场比试,天禽宗对长风会,开始!”妙心女尼见比斗的二人都已进入法阵中央,便立刻宣布道。

其话音刚落,珈蓝二话不说的十指车轮般的一阵掐诀,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在其身上若隐若现,身前的虚空立刻掀起层层涟漪并荡漾开来,双目中紫色精光一阵流转.

此女赫然在比试一开始就施展了梦魇大法。

辛元一经入场并未直视其双目,却在这一刻仍突感身体一沉,无数虚影向其眼前涌来,心中便是一惊,其究竟是何时中招,竟是浑然未知。

他当机立断之下,翻手取处了一张金色符箓,啪的一声贴在了额头,一道金光冲入神识海中,顿时将眼前虚影暂时驱逐开来。

此符箓是风湛在其上场前偷偷递给他的,说是对于稳定心神颇有奇效。

“珈蓝此女修为既已达到了凝液中期,梦魇之体的恐怖之处已经渐渐开始发挥出来了,同境界以下与其对阵,真是防不胜防!”柳鸣见辛元一上来就使用了符箓,明白其已不知不觉中身中梦魇大法,不由的暗叹了一口气。

辛元虽通过符箓暂时稳住了心神,但依旧需要不断催动法力进行维持,从先前珈蓝与卫重一战中,其便已明白,面对这梦魇大法,务必要速战速决,当下其低喝一声下,飞快的抡起了手中的铁棍,猛地向珈蓝纵身冲去。

珈蓝见此,神色丝毫未乱,手中金色佛珠一祭而出。并悬于头顶上方,口中阵阵梵语念起。身旁五色光点渐渐浮现而出。

辛元眉头一皱,深知一旦此护罩形成后。就连极品灵器都无法攻破,身形不禁加快了几分,身影“嗖”的一下出现在了珈蓝身前丈许处,接着心念一动之下,手中铁棍表面骤然浮现出无数道密密麻麻的漆黑灵纹,一阵金光闪动后,黑色铁棒前方骤然凝出一个金色枪头,顷刻手臂徒然一粗,手中长枪便在一股巨力涌出下。被猛的投掷出去。

长枪所过之处,在虚空中拉出一条金色的虚影痕迹,同时传出尖锐的气团爆鸣声。

“呲啦”一声,珈蓝身前的五彩光幕刚刚形成一个雏形,便被撕裂出一个大洞,长枪在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中,一闪的从珈蓝胸前洞穿而过。

辛元见状便是一喜,然而就在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但见被金枪洞穿的珈蓝。身躯忽然变得模糊不清,并在一阵荡漾中泡影般的骤然破裂的消失了。

被刺穿的赫然只是珈蓝的一道幻影!

身处半空之中的辛元脸色一沉,一招手,金枪一转又飞回他手上。同时精神力一放而出。

就这这时,数丈开外的虚空中一阵波动,珈蓝面无表情的现出了身形。口中一声轻叹传出,单手一个翻转。那件佛珠灵器再出现在手上,一抛之下。化作一团金光,直奔辛元而去。

辛元早已见识过这佛珠灵器的厉害,自然不敢轻视,手中法诀一指,长枪如电一般脱手而出,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

金长枪方一接触佛珠,竟被其表面金光硬生生的撞的反弹而开,而佛珠丝毫没有停顿的仍向辛元席卷而去。

辛元眉头紧皱,一把将弹回长枪闪电般抓住,手中之物虚空一晃之下,竟化作一柄数丈大小巨大黑剑,丝丝剑气缭绕剑身,周围虚空中泛起了阵阵的波动。

“斩”

辛元手中猛一声大喝,巨大黑剑发出隆隆的破空之声,气势如虹般再次一剑斩向了金色佛珠。

又是一声剧烈的爆鸣声响起。

这次金色佛珠和巨剑撞击之下,竟双双化为一道惊虹的向相反方向激射而回。

辛元目中精光一闪,单手召回巨剑,一个幻化后,一柄漆黑如墨的巨弓出现在其手中,双臂肌肉一鼓的拉开弓弦,一支刺目之极的金色光矢浮现在弓弦上。

珈蓝在金色箭矢出现之时,神情一变,葱白似的十指连连打出道道法诀,激射而回的佛珠在其头顶滴溜溜一转下,一道五彩环形护罩凭空出现,将其全身严严实实的罩于其中,低沉的梵语嗡鸣声响起。

与此同时,辛元瞳孔中厉色一闪而过,手中弓弦一松之下,一道金光在破空声中激射而出,朝珈蓝激射而去。

“呲啦“一声!

金光抵在了光罩之上,竟然撕裂了一处裂痕,眼看便要突破而入。

珈蓝俏脸之上总算露出了一丝惊慌之色,双手抵在了光罩之上,法力狂涌而出,口中梵音阵阵传出,金色箭矢在空中与五彩光幕对峙了片刻后,终于金芒渐渐黯淡下来,并最终“砰“的一声化为点点金芒消散在空中。

远处的辛元,此刻已大口喘气。

这一连串的施法已经消耗了他大半的法力,神识海中原本被符箓金光压制住的梦魇虚影隐隐有反扑之势。

眼看辛元已是强弩之末,珈蓝美眸之中紫光一闪之下,佛珠竟再次以惊人速度一飞而出,并在下一刻,出现在了面色已有些苍白的辛元头顶上方,并滴溜溜的转动起来,一座金色佛阵一闪之下便出现在了辛元四周,生生将其困在了里面。

场外的柳鸣见此情形,不禁微微摇头,辛元被困此法阵之中,基本上已是败局已定,以辛元现在的身体状况和法力,根本已无力回天。

果然,几息过后,佛阵中的辛元虽然奋力反抗,但最终还是在梦魇大法及阵阵梵音夹击之下双眼一翻的沉沉睡去。

“本轮赌斗,天禽宗获胜!”妙心女尼淡淡的宣布道。

长风会阵营这边气氛有些凝重起来,第二轮的首战失利,如今只剩柳鸣一人了。

待长风会弟子将辛元抬出法阵后,柳鸣神识从其身上一扫,发现其只是法力损耗过重,加上身中幻术,昏迷不醒而已,症状和先前的黑衣青年表现的一般无二。

“做得好!”

不远处的青袍女尼悄然冲珈蓝用赞许的口气传音了一句,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之色。

珈蓝闻言微微一笑,将佛珠一收而起后,便缓步走到天禽宗处,盘膝坐下,打坐调息起来。

“下一场,长风会对战金玉盟!“青袍女尼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次赌斗只有拜托柳客卿了。“风湛一脸郑重之色,目光缓缓从不远处昏迷不醒的黑衣青年及辛元身上扫过,口中如此说道。

柳鸣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身形一晃的走入了中央的法阵之中。

另一边,金玉盟的独孤老者只是冲疤面青年使了一个眼神。

青年当即站起身来,转过身子面向柳鸣所站位置,冷眼打量了几眼后,接着一言不发的一跃而起,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柳鸣不远处,与其相对而立。

疤面青年方一出现在眼前,柳鸣便感受到其身上散发的阴寒气息,对方虽为凝液中期修为,但其身上释放的灵压却堪比凝液后期。

不过,他此番只有获胜才能有机会得到那截虚空竹,自然也会全力以赴。

柳鸣想到这里,二话不说的袖子一抖,一柄银色小剑便出现在了手中,单手剑诀一起,剑身一颤之下骤然响起一声清脆剑鸣,并幻化出重重银色剑影,随着其虚空一指下,漫天剑影气势惊人的往疤面少年席卷而去。

“御剑术!”

不知是谁失声说了一句,顿时围观的众人当即一阵骚动起来。

在场之人,除了长风会亲眼见识过当日选拔赛的几人以外,都本以为柳鸣只是一名体修而已,却没料到其竟然还是一名剑修,剑体双修在这中天大陆虽然并非无人练就,但也是一些大宗中凤毛麟角的存在。

疤面青年见此也是心中一怔,但其绝非泛泛之辈,片刻就恢复了镇定,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嘶鸣,双手猛然一抖,体内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肌肤上道道绿色灵纹灵光乍现,一条绿色巨蟒骤然浮现而出,并在其周身飞快游走起来。

青年脸色本就阴沉,巨蟒虚影一浮现后,浑身青筋暴跳鼓起,更显得狰狞恐怖起来。

“去。”

刀疤青年朝前空虚一指,绿色巨蟒竟脱体而出,并在一阵嘶鸣声中破空而去,迎向了银色剑影。

距离剑影数丈远处,巨蟒骤然巨尾一甩,向漫天剑影横扫而去,方一碰撞下,当即爆裂之光狂闪不已,竟将漫天剑影硬生生一拍而散,其血色双眸一闪之下,便在空中一个盘旋后,朝柳鸣俯冲而去。

柳鸣目光一冷,一催剑决,随着一股庞然剑意冲天而起,手中灵剑在银芒狂闪下,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粗大的银虹,朝空中巨蟒破空而去。

疤面青年见状,手中法决一变,半空中的绿色巨蟒大口骤然一张,獠牙毕露,一团散发着浓烈腐蚀气息的绿芒从中一喷而出,正面迎上了疾驰而来的银虹。

在银光一闪后,绿芒竟被银虹一切而散,随后毫不停留的从巨蟒身一闪而过,留下一道尺许深的伤口。

汩汩绿气从巨蟒身上飞溅而出!

与此同时,疤面青年眉头一皱,肩头上也崩裂出一道伤口,隐约有鲜血渗出。

银虹在斩开绿芒,炫目银芒也随之黯淡无光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