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第二枚重水珠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08    作者:忘语


风湛见现场众人都已离去,一挥手的放出一艘银色飞舟,带着卫重风采走了上去。

破空声一响,飞舟银光大盛之下腾空而起,往青鱼岛方向激射而去。

“此次擂台选拔赛中,那二人竟能轻易力压其他人,特别是柳鸣竟是一名剑修,着实有些出乎意料,不知卫公子对此怎么看?”飞舟船舱中,风湛似意犹未尽的谈论起先前的比斗,并有意无意的询问其一旁的卫重的看法来。

“风前辈,二人此次之所以能过如此轻松的取胜,并非是他们实力强,而是因为其他人实力太弱而已,要是换做我的话,不出十招,就让他们乖乖认输了。”卫重闻言,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是当然,即便二人真有些本事,又怎能和卫公子相提并论了,毕竟此次赌斗,还是得仰仗卫公子了。”风湛不以为然的说道。

柳鸣二人表现虽然不俗,但在并未展现全部实力的情况下,自然无法让风湛对他们抱太大期望了,故而仍押宝与卫重身上了。

“风前辈放心,对付金玉盟,即便是让我以一敌三,也不在话下。”卫重一边说着,一边侧目看着风采,一副傲然模样。

“父亲大人,这次的赌斗,有师兄在自然是没问题。不过那两个客卿倒也值得大力培养一番吧。”风采见状,先是恭维了黑衣青年脸一番,旋即话题一转,又提到了柳鸣和辛元。似乎对两人颇感兴趣的样子。

“此事我自有主张。”风湛闻言,若有所思的说道、。

……

与金玉盟约定的赌斗在一月之后。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柳鸣和辛元二人便各自在洞府之中专心修炼起来。同时按时服用清散丹,拔除体内残毒。

这一日,柳鸣正在密室中盘膝打坐调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手计算了下日期后,忽然一下站起了身来,缓缓向洞府外走去。

按照日子算来,已到了与黄真相约的日了。

柳鸣一路腾空而行,没有多久后。便再次出现在了黄真洞府的石门前。

然而这次开门的同样是先前那名皮肤黝黑的女子,也就是黄真之女了。

“见过柳前辈,前辈灵器数日前已经炼制完成,家父数日前有事外出,临走前已吩咐我,如果这几天前辈来,便带前辈直接去取东西即可。”黝黑女子一见到柳鸣,当即恭敬的说道,随即一侧身子。让开了大门。

“如此那便麻烦黄姑娘了。”听到灵器已然炼制成功。柳鸣心中微微一喜之下,便点了点头也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并在黝黑女子的带领下进入洞府中一个石室之中。

女子指了指置于屋中一个石桌上的金色玉盒,开口道:

“柳前辈。家父为您炼制的灵器就在里面。”

柳鸣点点头,抬手虚空一抓,玉盒就被一下摄到了手中。并将盖子一打而开。

只见盒中放着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圆珠,表面晶莹剔透。丝丝黑气缭绕浮现,从外观上来看赫然和其手中另一枚重水珠二次祭炼前一般无二样子。只是其散发的清凉之意更盛几分的样子。

柳鸣心念一动之下,用两根手指将黑色圆珠摄于手中,略微检查一番后,发现此枚重水珠也是十八重禁制的中品灵器,顿时喜形于色的赞道:

“黄道友果然好手段,不愧是长风会中最富盛名的炼器师。”

他说完,其单手一翻,又拿出一袋水玄石,交予此女,言明是辅料的费用,随后便告辞离开了。

小半个时辰后,柳鸣驱云已飞出黄振百余里外,出现一个青鱼岛西岛一座无人山脚下。

他身形刚一站定,便袖袍一抖,将新炼制的重水珠一取而出,手指略一用力,重水珠如预料般扁圆如意起来。

他二话不说的开始将法力注入其中,黑色圆珠表面黑芒闪起,并逐渐凝聚起缕缕浓密雾气。

“去”

柳鸣低喝一声,手腕一抖之下,巨力狂涌之下,早已变得奇重无比的圆珠,骤然脱手而出,向数十丈外的一处小山头一砸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阵飞沙走石!

山体表面赫然出现一个直径五六丈的大坑,随着碎石四溅,巨坑周围岩石也纷纷龟裂蔓延而开。

以柳鸣此刻的臂力,施展起这尚未祭炼的重水珠,比之当初,威力自然大不相同了。

柳鸣再抬手一抓,一团黑气便从大坑之中一飞而出,滴溜溜一凝的重新化为了圆珠,而后另一手一翻,取出了另外一颗黑濛濛圆珠,法力灌注之下,双手再一搓,两颗重水珠竟融合在了一起。

柳鸣之所以会炼制两颗重水珠,那便是因为重水珠这种灵器,因为性质特殊,可以随心所欲的融合分离了。

他眉头一挑,手腕一抖,合体后的重水珠,便呼啸一声的激射而出,冲对面另一座小山头狠狠砸去。

“轰隆隆”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声响传来!

烟尘碎石如飓风一般四散而起,随着磨盘大的巨石滚滚而下,原本数十丈高的小山头竟如同被削去了大半,周边地面碎石遍地。

融合后的重水珠竟有如此威力,这让柳鸣是心中一喜。

他单手召回圆珠珠后,单手虚空一点后,顿时一分为二了,并小心的收了起来。

柳鸣无意再次久待,当下一掐法决,足下生出一朵黑云的往自己洞府方向飞去。

一个月的时光转瞬即逝。

此期间,柳鸣只是在洞府闭门修炼,体内毒性早已拔除干净,身上再无隐患,而第二枚重水珠,也已经祭炼过了一番。

他之后又找了一僻静之处,再次试验祭炼完毕后的重水珠合体一击,发现单论破坏力已经堪比极品灵器,心中自然十分满意。

……

长风会所辖势力范围,靠近金玉盟交界处的一座看似普通的岛屿上。

此岛仅青鱼岛三分之一大小,且中间大半面积被一个环形山脉所占据,岛上没有密密麻麻的诸多建筑,有的只是零星的几处依山而建,有些陈旧的木质房屋,在阵阵狂风呼啸声中,有些摇摇欲坠之感。

山脉上某座不起眼山峰的山脚下,,却有着一个漆黑的巨大山洞,入口被几根巨木撑起一个木架,赫然便是一处矿洞。

而此时,在这座矿洞深处的一处废弃矿道中,一个浑身被灰色长袍笼罩的神秘人影正在穿行着。

此处坑道纵横交错,几乎每走几步就有一个分岔路,而此人却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七拐八转的不知走了多久后,前方通道忽然被一面布满灰尘的石壁堵死了,看似前面完全是死路一条。

但神秘人影从怀中摸出一张破烂地图,对照的看了一番后,忽然发出一声冷笑声,手臂金光一闪,竟直接没入石壁之中,再往回一收后,手中赫然多出了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翠绿玉石,表面剔透晶莹,其内流光溢彩,一看就是最上品的灵玉。

“果然是最上品的玉石矿脉,其深处能够诞生灵材的可能性的确很大,怪不得连天香阁等势力都为之动心了。”神秘人喃喃几声后,手臂上光霞一卷,正要再有所动作。

就在这时,从神秘人影背后却传出一个叹息声、

先前的神秘人吃了一惊,闪电般的一个转身,赫然发现眼前凭空多出另外一人影,并待看清了眼前之人后,当即一下失声出口。

“风会主”

后面人影,赫然正是风湛。

而这名藏头露面的神秘人,头上兜帽也在身形后退下,自行的脱落而,竟是长风会另一副会主曲龄!

只是他此刻,满脸惊惶之色。

“没想到,风兄竟然已经知道了此矿的存在,看来范正失踪之事真是你所为了,但不知他现在如何了?‘曲龄一惊之后,总算恢复了几分镇定,但眼中的恐惧之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你说呢?我自问待你们二人不薄,结果你二人竟然同时背叛与我,一个勾结金玉盟,一个却和天禽宗的勾勾搭搭。”风湛面无表情,淡淡的回道。

“既然你都已知晓,何必再多说这些废话。像此等令矿,岂是我等这样的势力可以独占的,我二人也不过想为本会找一个好买家而已。倒是你是何时得知这玉矿所在的?”曲龄神色一黯,轻吐一口气道。

“这等灵矿所在,我身为长风会会主,岂会真的毫不知情。其实早在数年前,风某便已经知道此矿存在了,只是当时忌惮太多,根本不敢开采和透露半分风声出去。却没想到,还是被其他人发现,独孤老贼更是直接出手伏击于我,虽侥幸被我逃脱,但也自知此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再留在南海,这才远遁中天大陆,暂避一时风头。”风湛不慌不忙的回道。

“勾结金玉盟的乃是范正,设计埋伏也是他的主意,曲某当日可并不知情。”曲龄苦笑一声的回道。

“哼,早在数年前我便已怀疑他勾结外贼,只是一直未能查清他背后站着何人,倒不好下杀手。”风湛脸色骤然一沉的说道。

“哦,风兄如今将其这般直接斩杀了,就不担心他背后的……“曲龄口中正说着话,却忽然袖子一扬,“砰”的一声,一蓬青芒激射而来,同时一把将袖中早已拿出的一枚符箓瞬间捏碎,身躯黄光一闪,竟直接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