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解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06    作者:忘语


“凡道友数百年修行,竟一时失手被这血蝗兽偷袭陨落,的确是可惜的很。”方尧长叹一口气的说道,对于凡凌子的陨落,也十分遗憾的模样。

“我们修炼之人,原本就是逆天行事,在修炼途中陨落而亡,也是毫不奇怪的事情,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将凡道友尸身好好收敛一下而已。”一旁的青袍老者鄯长风闻言,则神情漠然的如此说道……

沐舞仙子也有些神色黯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袖袍一抖,手中彩带便飞卷而出,将不远处的白袍儒生尸体一卷而回。

“凡凌子道友所在的飞莲岛和我小魁岛距离不远,平素也有几分交情,尸身便由我顺道带回岛上交由其门人安葬吧。”沐舞仙子幽幽的说道。

“那便有劳沐舞仙子了。”方尧点了点头的说道。

接下来,众人当即动用了大批的储物符,将这些血蝗兽尸体全都收起后,而那头王兽则单独用一枚储物符收起,随之就此离开了海底。

小半个时辰过后,几人飞出了海底,回到了方尧所在的岛屿。

几人来到方尧的洞府中,当即在大厅中袖子一抖,放出了数十枚储物符,再一掐诀后,数百头血蝗兽尸体从储物符中涌出,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顿时弥漫开来。

众人按照先前所说分配方案一会儿功夫,便将先前所得的低阶血蝗兽尸体瓜分个干净。

柳鸣与辛元二人都志不在此,只是将它们直接卖给了他人。各自换取了十余万灵石。

如此之来,便只剩下了那头凝液期的血蝗兽了。

“不知这血蝗王兽如何分配?”方尧双盯着地上血蝗兽的尸体,开口问道。

凝液期的血蝗兽可说全身是宝。其妖核自不必说,一身血肉更是炼丹的极好材料,鳞甲部分只要灵力未失,也可用来炼制灵器级别的战甲。

而按照事先所说好的,此王兽的材料归属,完全是按照各人贡献大小分配的。

他虽然身为此次行动的发起人,不过此时的决定权明显已不在其手中。

老者和沐舞仙子闻言。不由有些紧张的看向了柳鸣下次能源二人。

“我二人只需其毒囊和部分精血即可。”柳鸣见此,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先前在返回途中,便早和辛元传音商讨过此事了。

老者三人闻言。心中均都为之一松。

虽然此兽精血和毒囊也算价值不菲,但和柳鸣二人最后力挽狂澜的贡献相比,自然又不算什么了。

接下俩,沐舞仙子和鄯长风则上前挑选了一些兽角和精血等材料。

结果方尧自然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血蝗兽体内的妖核。此次行动至。除了一人陨落之外,倒也皆大欢喜。

在方尧可以挽留下,青袍老者及妖娆女子倒也没有急着离开,竟和柳鸣二人一般暂时留在了洞府中。

而方尧在已经见识过柳鸣和辛元的实力后,倒也不敢再有其他什么心思,稍稍花些时间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便立刻开始炼制清散丹起来。

……

方尧洞府中的某件密室内,柳鸣和辛元盘膝而坐。调息恢复着法力。此行二人并没有受伤,只是消耗了些许法力而已。小半日工夫便可全部恢复。

而隔壁的另外一件石室内,一身灰袍的方尧正盘坐于一个数丈大小的白色鼎炉前,两手掐诀,手中不时打出一连串的法决,没入鼎炉之中,引得此物一阵微微颤动。

骤然间,他单手法决一变,盖子立即一飞而起的露出了鼎口。

方尧二话不说的右手一翻转,一个白玉小瓶便出现在了手中,瓶中装的正是从血蝗兽毒囊中提炼出的毒液。

他小心翼翼将瓶内黑色液体倒了些许到白色鼎炉之中后,又飞快取出其他一些材料,一边掐指计算着什么,一边将东西一一放入了鼎炉之中。

数个时辰后!

白色鼎炉底部的一个坑洞中,一缕缕赤红火焰源源不断涌出,片刻后,鼎炉内便开始散发出丝丝药香气,这是诸多材料开始融合的征兆。

便在此刻,鼎炉内突然一股黑烟冲出,一声见状连忙手中法决一停,使得鼎炉底部的火焰瞬间熄灭。

方尧轻叹一口气,眉头一紧。

即便有了这血蝗兽毒液做药引,这清散丹也并非如此容易炼制,这已是第五次失败了,他才堪堪练成九枚清散丹。

只有六成左右的成功率,以炼丹师而言,这已经是极好的了。

不过对于解除柳鸣二人体内之毒,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幸好那凝液期血蝗兽毒囊内毒液甚多,倒也足够了。

方尧思量至此,手中法决再次一掐,鼎炉四周火焰再次熊熊燃起,便继续开炉炼丹起来。

……

一天一夜后,方尧终于走出了炼丹室,来到了柳鸣二人休息的密室内,手里拿着两瓶清散丹。

“方某此番幸不辱命,共炼制了三十二颗清散丹,倒也足够两位驱除体内的剧毒了。”方尧一手捻着胡须,笑吟吟的将手中药瓶分别交予了柳鸣二人。

柳鸣闻言大喜,称谢一声后,急忙接过药瓶神识略微一扫,只见瓶中赫然放着一颗颗豆粒大小翠绿丹药,并隐隐带着一丝丝腥气,表面还有一写血红色的灵纹。

柳鸣自己本身也是一名炼丹师,自然一眼就看出眼前丹药,的确品阶不低,再将丹药放在舌尖处一舔舔后,略一眯缝眼睛的品味了皮那颗后,就露出满意之色的点了点头,当即将手中丹药立刻抛入了口中。然后当场盘膝坐下。

旁边辛元当即睁大眼睛,看着柳鸣服用的反应。

而此丹入口即化,柳鸣只觉口中一阵微苦。接着清散丹便化作一道血色灵气遁入体内,游走在经脉脏腑之间。

柳鸣神识内扫之下,只见血色灵气顺着筋脉游走不停,眨眼间便游遍了五脏六腑,其上附着的黑色雾气一经触碰此股血气,竟飞蛾脱火般的纷纷自行没入其中,同时腹内传来一阵刀刮般的剧痛。

一顿饭工夫后。这股血色灵逐渐变黑!

柳鸣猛然一吸气,再一张口,竟喷出一团黑色血团、

与此同时。脏腑上的黑气竟真的大减了不少。

一旁的辛元见此,大喜过望,当即也立刻服下了一颗丹药。

柳鸣长出一口气后,这才冲方尧拱手称谢。

“多谢方道友为我二人炼制出这清散丹。这些血蝗兽精血对我二人并无大用。就送予方道友,当做此次炼丹报酬了。”柳鸣口中说着,便将一个小葫芦取出,里面装着正是一日前分得的海兽精血。

方尧见此心中一喜,口中客气了两句后,也就将葫芦一收而起。,同时并嘱咐二人,若要想将毒性全部拔除干净。还是要将这整瓶丹药每隔一段时间服用完才行。

柳鸣自然连连的点头。

不久后,当辛元也喷出一团黑血。毒性大减之后,二人就和方尧三人告辞,离开了洞府,往青鱼岛方而回了。

只是和来时的心情不同,此刻的柳鸣和辛元都大感浑身轻松,心头之患终于为之一去而空。

几乎同一时间,青鱼岛西岛之上,某个偏僻角落的小山中。

山上杂草灌木丛生,看似人迹罕至,异常荒凉。

位于山腹中的一个隐秘通道中,一名高大男子在里面缓缓前行着。

其方脸浓眉,赫然是长风会副会主范正!

密道尽头处,赫然出现一个洞窟入口。

范正突然颇为小心的四下探查一番,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后,忽然几步走进了山洞,并来到了一个角落处,伸手在石壁之上拍了两下。

“咔咔“之声响起!

原本平整的石壁顿时向里凹陷了数丈,露出了一座丈许大小的小型法阵来。

范正二话不说的摸出一枚玉简并抛入法阵之中,同时单手一扬,一道白色法决打出,没入了法阵之中。

法阵白光闪动下,嗡鸣声响起!

玉简在符文缭绕之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范正轻吐了口气,一个转身,正准备离去之际,身后却赫然多出了一名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风……会主,您怎么会在这……?”范正一看清来人,立刻脸色大变,声音不禁有些微微发颤。

“哼”

风湛冷哼一声后,竟二话不说的袖子一抖,一道黄色剑光一卷而出。

范正大惊,身形骤然间向后一跳而去,同时一张口,就喷出一块银色铁牌,迎风一晃后,赫然化为一面银色盾牌挡在了身前。

“噗”的一声!

雪亮剑光一闪,竟将看似不凡的盾牌切豆腐般的一切而开,更直接从范正脖颈处一闪而逝!

范正高大身躯依然挺立,头颅却骨碌碌的从脖颈处滚落而下,其脸上兀自保持着一副惊惧之极的神情。

接着数尺高的血柱一喷而出,一团黑气从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间便欲从洞口逃脱。

风湛冷笑一声,长袖一动,又有一片黄色剑光席卷而出,不但,将黑气搅的粉碎,又在一阵破空声中,将眼前的小型法阵劈成了两半。同时他单手一扬,一颗火球射出,将范正的尸体烧为了灰烬。

做完这一切后,风湛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灵剑,身影几个晃动间,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洞窟。

(今晚只有一更!。忘语这两天思路上遇到些瓶颈,所以多花些时间在构思上了,但明天就能恢复正常更新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