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解毒与战书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02    作者:忘语


柳鸣闻言,倒是真有些略感意外,心念急转之后,才缓缓的回道:“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容我考虑一二。”

方尧微微一笑后,取出一个传讯阵盘递给了柳鸣,说道:

“其实,若是不用血蝗兽王兽的毒囊,在下也可为道友配置其他解毒丹药,不过一来耗时太久,时间上可能来不及,二来其他丹药解毒效果不尽人意,或许无法将道友体内毒素驱除干净。据我观察,道友体内之毒积累较多,时日已久,即便是在下为配置其他丹药暂时压制,想来也不会有太大效果。故而解毒之事,自然是越快越好。毕竟在下拿到血蝗兽毒囊,炼制解药也同样需要花费一些时间,道友还要早拿定主意。若是道友愿意加入一同剿灭血蝗兽的话,可随时通过此物联系在下。”

柳鸣听完,心中念头飞转,但面色不动声色,接过对方手中阵盘,道谢一番后,就飘然离开了此地。

他方一飞离开小岛,并没有就此返回青鱼岛,而是调转了方向,往其他方向飞去……

他在来此岛之前,也特意打听过长风会势力范围内的其他医道上颇有名气的修炼者。

而以柳鸣的性格,自然不愿放过一丝机会的。

……

两天后,距青鱼岛不远的一处海岛之上。

柳鸣面色凝重的从一间木屋之中走出,其身后还有一名麻衣老者。

“道友身上所中之毒性质奇特,老朽思来想去,也未能找到稳妥之法。不过道友先前提到的血蝗兽的毒囊,依老夫多年经验来看,此种以毒攻毒之法在对付一些奇毒之时,的确建树颇多。不过此法凶险也并不小。若是没有十足把握,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柳鸣听到此语,心中微微一动,当即拱手谢道:“多谢葛老指点,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自然顾不得这许多了。”

“确实是如此。对了,在此附近,还有一名长风会的方尧道友比老夫医术高上不少,此人医术精湛,如果他愿出手。或许有办法的。不过他似乎喜欢独处,不太喜欢和外界人士多打交道。”麻衣老者点了点头便欲回屋,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又这般说道。

柳鸣闻言,心中苦笑一声。但表面自自然又是一番道谢,然后再次驱云而起、

这次他所去的方向。赫然是青鱼岛了。

这几天天。他接连拜访了附近数位精擅医术的修炼者,结果这些人大多对柳鸣体内之毒束手无策,少数两三个人,提出的解毒之法,却是耗时更长,并且也没有几分把握的样子。

相较之下。倒是方尧提出的方法更可靠些,毕竟使用血蝗兽毒囊以毒攻毒之说,他也从其他几人那里得到了验证,的确大有可能。

他无奈之下。也只有先回去看看辛元那边的情况,然后再从长计议了。

柳鸣这般想着,手指一弹,一张符箓飞射而出,化为一团青光的没入足下云雾中,当即飞行速度快了几分。

一日后,他便遥遥看到了青鱼岛的影子。

柳鸣飞入青鱼岛后,便直接从空中来到了辛元洞府前落下。

但他叩门之后,才从洞府内留守的丫鬟口中得知,辛元外出后并未回来。

柳鸣眉头一皱后,也就先返回了自己洞府。

结果只过了大半日光景,辛元就满脸兴冲冲之色的主动找上门来,并在大厅中方一见他的瞬间,便从身上取出几个五颜六色的小瓶。

柳鸣见此,目中闪过一丝喜色。

一盏茶工夫后。

密室之中,柳鸣、辛元二人看着眼前放着的几个空空如也的瓶子,不禁相视苦笑了一眼。

这些长风会的解毒灵药被两人一一服下尝试后,却并丝毫效果的样子。

“会中那些客卿把这些丹药夸的天花乱坠,到头来还是无济于事。”辛元一脸郁闷的说道。

任谁千辛万苦的折腾了几日,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却最终发现是做了无用功后,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此毒毕竟是由真丹境强者所炼制,长风会收罗的这些丹药无用也属正常的。”柳鸣眉头微皱,淡淡的说道。

“现在所剩时间无多,看来为今之计,也只能加入那方尧一伙人,去猎杀那些血蝗兽了。”辛元哼了一声的说道。

先前柳鸣早已经将自己寻医经历,大概给其说过一遍了。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此事可能有些危险,你我还要稍加慎重才是。”柳鸣沉吟片刻后,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两人又商讨一番,都认为不管方尧所说是真是假,还是决定先答应方尧的提议,和其他人一起去剿灭那群血蝗兽。

毕竟以他二人的实力,自然不会怕对方事后出尔反尔。

拿定主意后,柳鸣当即取出了那传讯阵盘,联系了方尧。

对于柳鸣推荐的辛元,方尧自然没有反对、

毕竟那边血蝗兽数量极多,多一人便可多几分把握的。

随后双方便约定,半个月后在方尧所在小岛汇合,然后一同出发,去剿灭那群深海中的血蝗兽群。

而柳鸣二人面对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恶战,自然要准备一番,当即在略一商讨后,便分头准备起来。

……

就在柳鸣二人正忙着行动之时,长风会总坛却传来消息,金玉盟终于派人来正式向长风会下了战书。

三日后。

长风会大殿之中,会主风湛正居中而坐,而两位副会长、一干堂主及高阶客卿也尽数云集于此,并依次坐于其左侧。

柳鸣,辛元二人在得到通知后,自然也赶来赴会,并坐在了靠后位置。

卫重和一身彩衣的风采,则站于主座旁的一处空地。正若无旁人的低声谈笑着。

众人对面正端坐着两名金袍男子,一人鹤发童颜,据称乃是金玉盟副盟主,而其旁边坐着的瘦削男子,却有些神情木讷,一直默不出声。

“如此说来,风会主对双方各出三人一事并无意见。但对于赌斗方式,本盟希望按照六人轮流战制度,即是你我双方各出三人,只要未败便可以继续留在台上挑战。直到一方三名选手全部被击败为止。如此才能体现我们双方真正的实力!“鹤发老者缓缓的说着,一脸从容之色。

此言一出,在场长风会众人不由得一怔。

主座之上的风湛,眼中也是不由得闪过一丝讶色。

此种轮流战制度和他先前的预想略有不同,金玉盟门中凝液期修炼者实力原本便在长风会之上。如今提出如此方式赌斗,自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想来对方必定是有所倚仗的。

说起来。长风会这边的胜机大半着落五灵宗的黑衣青年身上,如此赌斗,倒也是正和了风湛的心意。

但他仍然目光一扫身旁边的卫重,想看看其时何意。

“风前辈尽管放心,此种比斗之法正合我意。”黑衣青年见此,却狞笑一声的说道。

“哼。既然独孤老鬼有此胆魄,风某自当奉陪到底。不过你们决定了赌斗方式,按照惯例,赌斗地点须得由我们定了。不如就在火焰谷吧,此谷在南海之域也是颇有名气,想来两位贵使也是知道的。“风湛略一思量后,哼了一声的回道。

“好,那就定在火焰谷,两个月之后的这一日,就是赌斗之日!,希望长风会不要让本盟失望!“鹤发老者只是略一思量,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卫重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在风采的耳边低低说了两句话。

风采听完后,美目一转,嘴角浮出了几分笑意。

“既然事情已经谈妥,我二人也就告辞了。”鹤发老者站起身来,告辞的说道。

“既然如此,老夫那便不送了!“风湛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鹤发老者干笑了几声后,目光一转之下,却落在了风湛身旁的黑衣男子,目光一闪或,忽大有深意的了一句:

“这位便是五灵宗的高徒卫重公子了吧,风前辈真是好手段啊!“言罢,他便和另外一人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风湛闻言,脸色一沉,但眼角余光一瞥黑衣青年之时,却发现其正和自己女儿聊得正欢,似乎根本未把老者先前之话放进心里,心中又微微松了一口气。

而后,这位长风会主等金玉盟使者离开大厅,就轻咳一声,起身宣布道:

“好,既然与金玉盟赌斗之事已然定下,风某现在宣布,小女的师兄,也就是卫重卫公子决意和本会交好,目前已经同意加入我长风会,并直接晋升高级客卿,作为此次赌斗的出战代表之一。至于赌斗的另外两个代表,由范,曲两位副会长担任,诸位可有什么意见。“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下,自然不会真有人反对什么。

范正曲龄二人,互望一眼后,同样沉默不语。

柳,辛二人自然更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两人正忙于半月后的深海之行及解毒之事,当然更不可能当此出头鸟了。

于是此事,就这般当场定了下来。

于是众人又商量了片刻有关赌斗的具体事宜,风湛便宣布这次聚会到此为止。

众人当即纷纷告辞,先后从正门走了出去。

柳鸣随众人一同出了大厅,在和辛元道别之后,并没有立刻返回洞府,而是腾空往岛屿另一端飞去。

不一会儿工夫后,他就驱云落在了一处看似荒凉的山谷前、

整个谷口,都是由赤红色巨石垒砌而成,离得老远,就能清楚感应到门内散发出的阵阵热气。

柳鸣双目一眯的打量了谷口片刻或,便大步走了过去。

他若是没有打听有错的话,这里居住的便是一位凝液初期的客卿,修为不高,但是却是总坛这里颇有名气的炼器师。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