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清散丹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02    作者:忘语


辛元将玉牌往额头上一贴之下,便将此任务的情况了然于胸。

原来这裂婴兽是一种凝液初期的海兽,一身水系神通虽然颇为厉害,但极其惧怕火焰之力,而其妖核是一种极好的炼丹材料,由于鸣叫声音和婴孩啼哭声十分相似,因此得名。

此兽喜居在珊瑚群中,而距青鱼岛南边不远处便有一处珊瑚岛。

辛元略一思量之下,当即抬步走出功德堂,手中铁棒一抛同时身形一个闪动,铁棒便载着他化作一道黑芒的直奔南边飞去。

……

柳鸣这一飞便是小半日,终于在正午时分,来到了一座翠绿小岛上空。

小岛的面积不算大,但却草木茂盛,不少地方被开辟成了药田,上面种满了各种形形色色的灵草药材,除此之外岛屿不少地方,还有一座座此起彼伏的山丘,倒也称得上环境幽雅之地。

柳鸣在半空盘旋了一会儿,在确定此处便是此行的目的地后,便徐徐降落在了此岛之上的一座秀丽山峰的底部。

他用精神力略一扫过附近情况后,身形几个闪动后,已经站到了一扇青石大门前。

结果他尚未来及敲门,石门却吱呀一声的自行打开了。

柳鸣见此不禁一怔,但见一个童子探出头来,一眼看到柳鸣后,当即警惕的问道:

“你是何人?”

“在下长风会客卿柳鸣,今日是来拜会方尧方道友,烦请小友通报一声。”柳鸣心念一转后。微笑的回道。

“通报就不必了!不过在下一向不见长风会之外的客人!道友可否将客卿令牌拿出来一见。”一个浑厚声音,突然从童子后面的通道深处传了出来。

柳鸣眉头一皱。袖子一抖,一团青光浮现而出。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面闪动青光的令牌。

童子接过令牌后,立刻转身走了进去。

“原来是柳道友,请进吧。“片刻后洞府中又传了那男子的声音,道童走了出来,恭敬的交还令牌后,便连忙引着柳鸣走了进去。

此洞府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但里面却较之柳鸣青鱼岛所分配的洞府要大上不少,一条蜿蜒走廊连通了不少石室。

不多时。柳鸣在道童的带路下便来到了走廊尽头一间较大的石厅之中,其中拜访一些简单的木桌木椅,左右两边岩壁之上各有一处石门,似乎还连着其他两个通道的模样。

“柳道友还请喝些灵茶稍等片刻,方某正在炼制一炉丹药,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先前的男子声音,从左侧偏门中传出。

“方道友不必如此客气,有事的话。尽管先忙。是在下冒昧打扰了。”柳鸣朗声回道。

他先前方一踏入此处,便顿觉一股高温气息从左侧通道中隐约传来,想必那边便是方尧所修建的炼丹之所。

这时,道童在等柳鸣坐下后。又托着一个木盘,奉上一杯灵茶。

柳鸣低首仔细看了一眼手中茶水,但见晶莹剔透的茶杯中。茶水翠绿欲滴,并隐隐散发着一股奇香。

他颔首浅尝了一口后。但觉先是一阵微苦,一下咽喉却化为一团清凉之意。并瞬间遍布全身经脉而各处,竟通体舒泰无比。

这茶水竟有如此功效,不禁让柳鸣对此地主人生出几分期待之色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一边慢慢喝着茶,一边静静等候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忽然目光一闪,落在了一侧墙壁上的某块印满赤红符文的古怪图画上,并且面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

“哦,原来柳道友也懂得炼丹之术?”就在柳鸣看到出神的时候,,左边偏门处人影一晃,走出一名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

此人四十余岁模样,高高瘦瘦,面容儒雅,此刻正手捻胡须,笑吟吟的望着柳鸣。

“阁下想必就是方道友了,刘某早年的确对炼丹之术研读过一二,但和道友相比却不足挂齿了。”柳鸣见此,拱了拱手的谦虚几声道。

“在下虽然久居岛外,但也略有所闻,数月前有两位新道友加入本会,想来柳道友便是其中之一吧。”方尧打量了柳鸣几眼后,微笑的说道,并几步走到厅堂主位上坐了下来。

“不错,在下的确才加入长风会不久。其实今日来拜访方道友是有一事相求。”柳鸣点了点头后,干脆直接说明了来意。

“哦,方某也就是一手医术还算上得了台面,不知道友来此是治病还是解毒?”方尧丝毫不觉意外的说道。

“实不相瞒,在下身中一种罕见奇毒,此毒平时依附在五脏六腑之上,并无甚大碍,但每月都必须服用一定解药压制,否则一旦发作起来,此毒就会弥漫而开,侵蚀内脏,后果不堪设想的。”柳鸣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然的说道。

“能侵蚀五脏精血,并且定期发作,此等奇毒听起来似乎并不简单,不过在下或可试上一试。”灰袍中年人闻言,眼中晶光闪动的思索片刻后,才有一丝凝重的回道,似乎有几分兴趣的样子。

柳鸣见这方尧一口答应,心中一喜,当即将自己试图破解以及此毒会吞噬法力的奇异秉性详细述说了一遍,而对于如何中此毒的过程,则含糊了过去,灰袍男子也并没有多问。

而方尧听完之后,又沉吟了片刻后,便将柳鸣带到了客厅隔壁的另外一间密室中。

密室中的地上,赫然铭刻着一个丈许大小的淡黄色圆形法阵,中间放置着一个蒲团,而四周凹槽之中则镶嵌着十余枚黄色晶石。

方尧示意柳鸣坐到法阵中央。

柳鸣见此,神识微微一扫。确信此法阵似乎只是一个探测法阵后,便几步了过去。盘膝坐下。

见柳鸣坐稳之后,灰袍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单手一挥,冲阵中一连十几道法决打过去,每一道都准确击到了黄色法阵的一处晶石之上。

顿时整座法阵“嗡”的一声,黄色光芒闪动,随即缓缓转动而起。

方尧接着单手一翻转,又取出一面样式古朴的铜镜,一抛之下,口中咒语声急促地响起。

铜镜一个闪动后,悬于柳鸣头顶。再滴溜溜一转之下,从中喷出一道金色霞光,将柳鸣全身罩于其中。

接着,方尧一道道法诀打出,铜镜之上不时一个个怪异符文涌现而出,飘舞不定着。

“启”

灰袍中年人忽的一声低喝,一道黄色光柱当即从铜镜表面喷射而出,化为一片光幕的将柳鸣罩在里面。

柳鸣双目一眯,倒是站在原地未动一下。任凭黄色光幕在自己体表流转不定。

而方尧则单手掐诀,聚精会神的看着铜镜翻滚浮现的一些奇怪景象。

不知多久,他才长吐一口气,一道法决便击到了法阵之中。顿时黄色法阵骤然间停止了转动,光芒也渐渐敛去。

而铜镜也在其袖袍一挥之下,飞回了其手中。

柳鸣见此。当即缓步走出了法阵,站在了一旁。静静等候起来。

方尧就在原地不动的冥思苦想起来,半晌后。又问柳鸣要了一滴丹田附近的精血,放入某个法盘中后,竟从中提取了出了一缕黑丝。

接着他尝试十几种不同的灵液,和黑丝混合一起,并仔细的加以观察。

足足一刻钟后,方尧餐忽然哈哈一笑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此毒性果然十分奇特,不过倒也不是无法化解,方某知道的一种解毒丹,应该恰好就能解除此毒。”

“此话当真!方兄这里可有此丹药!”柳鸣闻言,自然心中一喜。

“此叫清散丹的丹药很少有人用到,我手中倒是没有现成的。但在下炼制此丹倒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却尚缺一味药引,并且这药引……也并不容易得到。”方尧闻言,却露出了迟疑之色。

““不知这药引究竟为何物,从哪里可得到,还请道友指点一二。只要方兄能炼制出此丹,在下解毒后,定当重谢。“柳鸣一听”清散丹“此名字,心念一转下,的确从未听说过后,当即一拱手,凝重的问道。

“此药引是一种名叫血蝗兽的海兽毒囊,且必须是凝液期的王兽体内毒囊才可。不过血蝗兽这种妖兽单个实力不强,却一向群居生活,数量动则成百上千并且身居海底,十分难缠。”方尧略一沉吟后,却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柳鸣听了这话,眉头不禁一皱。

血蝗兽这个名字他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并且听其描述,似乎的确不是一件易事。

方尧见柳鸣面上的为难之色,却忽然微笑的说道:

“柳道友也不必心急,在下倒是恰好知道附近海域盘踞着一群血蝗兽,其中的王兽也已经有了凝液后期的火候,若是道友能取到其中的毒囊,足够解除你体内的剧毒了。”

“哦,竟有这种凑巧之事!”柳鸣听了这话,神色微微一动。

“柳道友不要误会了!老夫之所以知道此事,是因为血蝗兽无慢核,还是血肉,都是价值极大。我和几位好友也早就看中了这批海兽,并为此谋划了许久,所以才会知道其准确位置。不过其数目实在太大,我等几人应付起来,还是颇为吃力,故而迟迟未能成行。不过,若是柳道友愿意加入的话,我等把握自然更大几分,就可马上采取开始计划了。若能得手,不仅能解了道友之毒,同时也可按照出力多少,分配得到的好处。不知柳道友以为如何?”灰袍男子一捻胡须,坦然的讲述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