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章 紫霄使者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30    作者:忘语


柳鸣手中之物,正是那件极品灵器九嶷骷髅盾!

随后他另一只手掌一个翻转,手心处点点金光闪动,却是当日从炎珏处得到的另一件极品灵器,落金沙。

这两件极品灵器自从得来之后,便一直都没来及炼化,而原本的金灵剑及赤蛟皮甲已然丢失,此刻正好以此来取而代之。

……

三天后。

密室中央,柳鸣身前的空地上,已铭刻处一个二丈方圆的复杂法阵,随着手中法决的不断打入,正泛着一阵灰色光芒。

在法阵中央,九嶷骷髅盾悬浮在半空中,同时表面浮现出无数模糊不清的黑色符文,互相连接之下,凝聚成了一层层模糊不清的符阵,足足三十五层之多。

柳鸣目中精光闪烁,两手法决骤然间一停,同时一张口,喷出了一口精血出来,在其身前化为一层血雾,随即单手朝虚空一指,血雾便滴溜溜一转的纷纷没入九嶷骷髅盾上,一闪而没。

下一刻,九嶷骷髅盾开始微微震颤,同时发出一阵“嗡嗡”声响,、表面最外一层禁制符阵更渐渐清晰起来。

柳鸣见此,二话不说的十指一阵车轮般变换,再度打出一道道法诀,口中同时念念有词,并传出低沉的咒语声。

这番炼化手段,用的却是从那本《火炼真经》上学到的手法,是炎玦专门针对九嶷骷髅盾创造而出的,只要过程中不受打扰,炼化起来应该会非常顺利。

故而他刚开始祭炼没多久。这第一层禁制便已经有了隐隐的松动迹象。

柳鸣眼中喜色一闪即逝,当即加快了体内法力催动。双手法决继续不断变换起来。

大半月后。

密室之中的虚空之中,金色霞光一卷之下。但见漫天的金色沙砾正在呼啸声中,在空中盘旋狂舞不已。

而在金色沙砾的下方,柳鸣神情专注的盘膝而坐,双手掐诀,口中则传出阵阵低沉的咒语声。

“凝”

他一声地和,眼中精光一闪,手中一道法决便打入半空的金色沙砾中。

空中顿时金光一阵大盛,一凝之下,竟幻化出一柄数丈长的金色长枪。在空中一个来回穿梭,便发出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并留下一道刺目的金色残影。

柳鸣接着十指如车轮般的不断变换法诀,半空中的金色沙砾更在一阵金光闪烁中,忽而化作一只金光灿灿的巨拳,忽而又化作一柄气势雄浑的金光大锤,端是神妙万分。

“收”

柳鸣再一声低喝,手中法决一停,并单手一挥之下。漫天砂砾一凝之下,便“嗖”的一声,化为十一颗黄豆大小的金色砂砾,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之下。便落在了其手心之中。

柳鸣看了看手中的落金砂,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接着他另一手一抛,心念一动之下。一股滚滚黑气骤然从袖袍之中一飞而出,并化作一个黑色漩涡在半空之中一阵旋转。黑气翻滚之中,赫嗡嗡乱响动。

正是那面极品灵器九嶷骷髅盾!

“好。终于把这两件极品灵器祭炼完成了,这炎玦倒也当之不愧其炼器宗师的名号,其留下的炼制手法,倒也当真好用的很啊!否则真不知还要花费多少时间。”柳鸣望着空中的盾牌,嘴里喃喃自语道。

他一招手,便再次将盾牌一招而回,略微看了看后,便一个翻转的将两件灵器收回到了须弥螺中。

先前金灵剑及赤蛟皮甲的丢失,让其实力骤降不少,而今在将这两件极品灵器祭炼完后,不仅补上了先前的空缺,且无论从品质还是未能上都犹有过之,这让他欣喜之余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唯一让其有些遗憾的是,这九阴骷髅盾并非一件剑器,否则如此等阶的极品灵器配合其御剑术话,威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柳鸣当下站起身来,将法阵一收后,缓步走出了密室。

结果刚一出门,却发现侍女莲儿此刻正面带急色的站在外面,一见到柳鸣出来后,先是一惊,但旋即大喜的走上前来,敛衽一礼的恭敬说道:

“柳前辈,您终于出来了。”

“什么事?”柳鸣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这样,今天范副会长托人传话,紫霄观的上使大人快已快抵达青鱼岛了,两位副门主召集所有留在岛上的凝液中期以上的客卿都前去相陪。”莲儿如此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柳鸣一听“紫霄观”,心中一动,不加思索的回道。

……

当柳鸣走出洞府之时,便发现有一名长风会普通弟子候在了门口,见到柳鸣,当即便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

“柳鸣前辈,副会长已在总坛议事大殿恭候了,小的这就给你带路。”

柳鸣自然没有异议,就在对方引领下,当即腾空而其,直奔总坛所在高大建筑一飞而去。

片刻后,他便出现在总坛中的一座气势雄伟的殿堂中。

整座大殿颇为宽敞,足有百余丈广,且无论四周墙壁还是地面均都由整块青色巨石砌成,并镶嵌着数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将大殿照映的明亮无比。

大殿中间则摆放着两排青玉桌椅,此刻正有七八名高阶客卿打扮之人三三两两的坐于其中,有低头交耳轻声交谈的,也有自顾自闭目养神的,而辛元赫然也在其中,正与身旁之人相谈甚欢的样子。

在两排座椅的末端,则坐着两名青袍大汉,其中一人柳鸣已经见过,正是范正副会长,另一人则是一个面如重枣的大汉,鼻梁高挺,颇具威严,应该是长风会另一位凝液后期的副会长了。

柳鸣方一踏入大殿,便引得大厅里的一些客卿长老望了过来。

“这位就是柳客卿吧,老夫曲龄,前些日子因为闭关修炼,倒是没来及前去拜访一二的。”红面大汉一见柳鸣,双目一亮,当即起身遥遥朝柳鸣一拱手,声如洪钟般的报出了自己名字。

“曲道友客气,应该是柳某前去拜访才是。”柳鸣连忙客气的拱手回道,和其寒暄了两句,接着又冲其旁边的范正,也微笑的打了招呼,才向辛元方向走了过去。

“柳兄,你来的可够迟的。”柳鸣刚刚坐下,辛元便转过头来,嘿嘿一笑的说道。

“怎么,紫霄观的特使还未到吗?”柳鸣微微一笑,却问起了使者之事。

“应该马上就到了。”辛元摇了摇头。

“这位就是辛长老时常提及的柳长老吧,幸会,幸会。”刚刚和辛元谈笑的另一名客卿长老忽然朝柳鸣一拱手的说道。

但见此人面如冠玉,看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岁模样,一身青袍,看起来倒也风流倜傥,仿若是一名世俗的翩翩公子哥。

“我来引荐一下,这位观鱼道友,也是会中新晋的客卿。”辛元轻笑着向柳鸣介绍道。

这人微微一笑后,刚想冲柳鸣说上几句客套话时,门口忽的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从殿门外走进来一名看似二十来岁的年轻道士。

“上使大人远道而来,我等未能出门远迎,还望恕罪!。”居中而坐的范正和曲龄二人早已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大厅里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望向这位特使的目光中大都带着一丝恭敬之意。

毕竟对大多数出自南海的长风会客卿来说,紫霄观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让一般散修敬畏有加的庞然大物。

“诸位道友不必客气。”年轻道士微微一笑,看似十分随意的冲众人都单手竖掌的一礼。

柳鸣默不作声的打量了来人一眼,只见这道士面目颇也清秀,一身紫袍席地,袖口上绣着一排弯曲的符箓图案,从散发的气息来判断,赫然也是一名凝液境修炼者。

等年轻道士方一落座,范正笑呵呵的向其介绍起两旁的会中客卿,其他人也大都对道士恭敬有加……

年轻道士看起来倒是彬彬有礼,仿佛待人非常和善的样子,但柳鸣却从对方目光深处时不时能看到了一丝隐含的轻蔑之意。

片刻或,年轻道士目光从在场诸人身上一扫而过,便向身旁的范曲二人轻笑着言道:

“原本我来之前,家师还有些担心,但现在一看,倒是多此一举了。长风会这些年发展的着实不错,竟能有这般多道友加入,实力较之往年大有增长。”

范,曲二人脸色一喜,正欲答上几句,紫袍道士却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

“不过,一个门派的关键还是要看核心战力,想必两位也是这般认为的吧?”

范正闻言一时语塞,而一旁的曲龄却讪讪称是。

这时,辛元低声向柳鸣悄悄的传音道:

“嘿嘿,看来这紫霄观高于顶,根本不屑于长风会这等势力,只怕未必肯认真帮助其对付金玉盟。”

“不错,这两大势力一旦发生冲突,我们这些客卿只怕都难免被牵扯其中,这长风会虽然承诺过不会勉强客卿长老的去留,但实际如何可是犹未可知的,我们也要做些准备才是。”柳鸣闻言,面上丝毫异色没有,却同样悄然的传声回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