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暗流涌动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30    作者:忘语


他体内原先被青禽种下的血色禁制,在当初进入深渊之底时,到真被蓝玺亲自动手给解除掉了,但五脏六腑上海皇丹所化的黑色雾气,仍然存在,倒也没有明显变化.

以前蓝玺所分发外加上从深渊之中陨落矿奴身上搜来的不知名虫卵,只要按时服用,倒也足可维持半年之内不受影响。不过想要完全祛除,看来只有等其体内伤势恢复后,再另想办法了。

随后他又用神识之力一探腰间皮袋中的骨蝎和魔头飞颅,发现两者仍旧昏睡不醒。

他当初急着从节点逃脱,并未仔细检查二者具体情形,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二者的昏睡,必定和那祭坛上巨大魔首残骸不翼而飞大有联系。

二者也都有过类似的先例!

柳鸣想到这里,也就放心了下来,并颇为期待飞颅和骨蝎醒来或,会再有何种惊人变化了、

柳鸣随机敛心神,默默催动体内法力,下一刻,一股黑濛濛雾气从体内弥漫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身体。

……

长风会近来又收入了两名凝液中期的客卿长老之事,不久后便在青鱼岛上流传了开来,不仅一些凡人势力,连一些会中的堂主客卿之间也开始暗暗打听柳,辛二人的消息起来。

奈何这两位新晋客卿长老一入洞府之中,便立刻开始闭关不出,让一些有意结识之人失望不已。

对于这些事,柳鸣自然毫不知情,一心沉浸在修炼和恢复之中。

俗话说的好。修炼无岁月,转眼间。三个月就过去了。

柳鸣在这段时间里,竟真的没出洞府一步。全心闭关调养伤势。

两名丫鬟,更不敢打扰其半分,只是按照其嘱咐,在药田中种上了一批看似普通却又常用的药草而已。

这一日。

密室之中,盘膝而坐的柳鸣,蓦地睁开双眼,体表茫茫黑气一阵翻滚之下,忽的弥漫而开,布满了整个石室。不多时再一凝之下。便化作一条黑雾蛟龙和一只黑色雾巨虎,围着其身躯身体流转飞舞,隐隐发出一阵阵龙吟虎啸之声。

他心念一动之下,雾龙与雾虎有蓦然化作滚滚黑气,并如长鲸吸水一般的没入天灵盖中,不见了踪影。

柳鸣这才将法决一收,两手用力一握后,当即传出一阵爆竹般的密响声,在感受到体内传出的庞然巨力或。面上不禁现出一丝笑容来。

直到今日,他的法力终于完全恢复,而魔化后造成的体内暗伤也总算彻底痊愈了,至于神识海中血色光团的残留。也终于在其努力之下,再也没有丝毫痕迹了。

他在海底矿脉这段日子,虽然自身法力没有半分增长。但是食用了那些孽兽肉干后,却将肉身潜能却进一步激发出来。如今其伤势一去后,竟让其感觉到自己距离龙虎冥狱功第二层大成。似乎并不太遥远了。

而他修炼成第二层此功法的时候,应该就是其冲击凝液境后期的良机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当即袖子一抖,将四周阵旗一收,就站起身来,缓步走出了密室。

走到外间,柳鸣一怔之下,却见一名青衣少女正坐在洞府外厅之中,单手撑着脑袋,在打着瞌睡。

这个瞌睡少女便是长风会指派给他的侍女之一,名叫莲儿!

柳鸣平日里闭门修炼,只是嘱咐其退却一切客人来访,并不许其踏入密室半步外,刀未和其多说过什么。

而另外一名叫红儿的侍女,相比现在正在药园之内。

就在此时,忽然从洞府入口处却通过禁制,隐约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柳兄弟,你可曾出关了。我这可是第三次过来了。”

正在打瞌睡的莲儿一惊而醒,灵动明眸慌乱看去,却见到柳鸣正似笑非笑站在身前,当即“呀”的一声,连忙站了起来,耳根处早已满是红晕,忙给柳鸣行礼。

柳鸣摆了摆手,示意其招呼来人进来,莲儿盈盈一礼后便急忙往洞口走去。

不到片刻工夫,一个身形瘦削的高大人影便出现在了柳鸣面前,这人一身淡青长袍,正是一副长风会客卿打扮的辛元。

辛元目光往柳鸣身上略一打量后,便嘿嘿一笑的言道:“

柳兄弟,你这一闭关可是好久,莫不是你这侍女告知,我真以为你已不辞而别了。”

柳鸣挥了挥手,让莲儿退下后,才淡然一笑道:

“辛兄见笑了,在下之前身体受了不少暗伤,修炼恢复起来自然花了不少时间,看辛兄这样子,伤势早就好了吧。”

“嘿嘿,我本就没受什么大伤,只是法力损耗比较严重,花了月许时间便恢复了十之八九了。”辛元也不隐瞒,坦然的回答道。

接下来,二人一阵谈笑风生,但说及当初海底矿脉时的经历时,自然又都颇有些感慨!

如今在这南海陌生之地,柳鸣也只有与辛元间,才会显得这般轻松熟络。

毕竟二者同来自沧海之域,也算是共同患难过的同伴。

再过片刻后,辛元神色一凝,就说起了其出关后打探到的一些消息。

毕竟以他的性格和修为,略施了一些手段,便很快和长风会的不少客卿打成了一团。

这两三个月下来,也从其他客卿那里打听出了不少情报来。

“原来如此,看来当日长风会的韦云,范正二人如此迫切的拉拢我们,还提供了如此优厚的条件,也是事出有因的。”柳鸣听完后,眉头微皱的说道。

“那是自然,他们最近和群岛区域另一大势力‘金玉盟’,因为一处稀有水玉脉矿争夺。而起了很大冲突。那金玉盟是十大宗门之一,天香阁的附属门派。金玉盟盟主也是一名化晶期修炼者。其势力不比长风会弱,自然不会畏惧长风会分毫的。而偏偏长风会的会长数年前有事外出。不知是何缘故竟然至今未归。长风会上上下下因此人心浮动,大为不安。更有人暗中猜测,会长可能已经就此陨落了。”辛元哼了一声,缓缓的说着。

柳鸣叹了口气的说道:“俗话说的好,世事无常,修炼之路本就如此,别说是化晶期的修炼者,就是真丹境,也未必便能事事如意的。”

辛元心中一动。知道柳鸣所指何人,想了想后,便继续说道:

“正因为如此,长风会的两位副会长近两年来拼命发展会中势力,一边以优厚的条件收罗凝液期的散修作为客卿,另一边他们也在像紫霄观求援,以备不测。”

“不过他们以利益收来的散修,真正战事一起,能不能帮上忙还是两说之事。”柳鸣淡淡的说道。

就他个人而言。对长风会可是并没有什么归宿感的,至于其他那些客卿长老们,想必也不会对长风会有多少尽心尽力的念头。

“副会长和堂主们也知道我们这些客卿不靠谱,不过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的。毕竟会中此刻没有化晶期强者坐镇,也只能尽可能多的收罗一些凝液境的灵师撑撑门面。”辛元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恩。对于此事,我们只要随机应变。见机行事便可。”柳鸣若有所思的颔首道。

“嘿嘿,这个自然!对了。这段时间我也和其他人打听过沧海之域的情报。”辛元嘿嘿一声,话锋一转的又说道。

柳鸣听到“沧海”二字,心中不禁一动,连忙道:

“辛兄可曾查出了什么?”

“没有,我问过大部分客卿长老,也和两位副门主打听过,竟然无人知道沧海之域这个地方。”辛元苦笑一声,说道。

柳鸣听了,自然眉头再次皱起。

“不过,我无奈之下前往长风会的藏书阁中,对一些典籍拼命查阅了一番,所幸,还是给找到了一则记录。”辛元拿出一本陈旧书本,并翻到了某一页,递了过来。

柳鸣心中一动的伸手接过书本,细细阅读起来。

根据书本上的记载,这些信息赫然是数千年一位人族化晶期前辈写下的,这位前辈竟和柳鸣二人一样,也是通过空间裂缝,无意流落到南海。

然而柳鸣越看脸色却越是阴沉,据书上这位前辈所说,沧海之域距离南海竟是极远,若要回去,须得横渡十几处巨大海域,这些海域每一处都不比沧海之域小,其中更有众多异族统制的区域。

总体而言,想要从这南海之域通过海路前往沧海,根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而那位化晶期前辈最终也只能打消了回去的念头,在南海逍遥了数百年后,就此在南海某岛坐化了。

柳鸣合上书本,自然有些无语。

辛元又将这段时间岛上的一些所见所闻,与柳鸣再述说了片刻后,便起身告辞而去。

柳鸣送走辛元,面沉似水的又回到了密室中。

他盘坐在蒲团上思量了好久后,才突然苦笑了一声。

其恢复功力的喜悦,此刻早已消失无踪了!、

要说这回归沧海之域的事,虽说已有了点眉目,但此消息对于现在的柳鸣来说,却等于没有。

如果实力不足,就贸然踏上回程,自然无异于是送死。

他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尽快提升修为和实力才行!

先不说这返回沧海之事,就罗睺所言的镇压魔化之事,都需要其不断的提升眼下修为才行。

更何况,他现在所处的南海之域,看来也不是那么太平,没有几分自保之力的话,恐怕都坚持不到神秘气泡的下一次汲取法力。

柳鸣思量至此,当即有了决定,单手一翻,便从须弥螺中取出一面黝黑盾牌,其上九个骷髅图案栩栩如生,诡异之极!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