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幻魔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8    作者:忘语


柳鸣伸出双手看了看,并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微微一思量,便为之恍然。

原来他刚才的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赫然只是一场做梦般的幻觉而已,而这一切似乎便拜这浑天碑上的黑色竖目所赐。

柳鸣在幻境中时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此期间与那魔化蓝玺的交手过程,却又真实无比,甚至其连手臂被扯断以及最终胸口被洞穿时的冰凉和痛楚,仿佛还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让其仍有些心有余悸。

那一瞬间,他可真以为自己要就此陨落了。

这时面前的青衣少年才轻咳了一声,说释道

“感受过‘幻魔瞳’后,觉得滋味如何?这个礼物还不错吧!此物是可以复制你此前经历的任意一场激战,并可将你的神识拉入到其所创造的幻境之中,与以前的强敌重新激战一番。”

“竟有此等宝物!”听到罗睺解释之言,柳鸣不禁心中大喜、

要知道,再好的法术神通,秘术灵器,如果没有经过实战中的测试,是无法发挥真正效力的。

一名修炼者即使平时修炼的再好,往往实战中却表现不佳,一身本事能发挥平时的十之一二就算不错了。若是面对生死一线时,甚至可能手足无措,连手印口诀都无法顺利施展出来。

由此可见,实战的重要性了。

而且一般来说,对手越强,越是在面临生死之时。越能激发人的某些潜力,甚至可能让其突破某些瓶颈的。

如果真如罗睺所说。这‘幻魔瞳’能随意重复以往实战场景的话,。那对提升个人实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想要实现‘幻魔瞳’重复功效,限制其实同样不少的。一是必须往这浑天碑上黑色竖目中注入大量精神力,因为幻境的存在靠的就是精神力在维持,一旦精神力不济的话,幻境是随时可能溃灭的,越是强大的对手,所需要的精神力便越多。二是这幻魔瞳能复制的东西,只能是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激战场景。其它经历是无法复制出来的。而在幻境中能复制出的对手能力,也只能是在你面前展露过的秘术功法灵器,若有什么底牌和隐藏修为的话,同样无法复制而出的。”青衣少年似笑非笑的望着柳鸣,又补充道。

接着罗睺又随口告诉了柳鸣一些魔化之后,还会有的一些后遗症,让其好自为之。

柳鸣听完这些话,还想开口问些什么,对方却忽然袖子一抖之下。让其两眼便是一黑。

等他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就发现自己重新出现在了深渊之地节点下方的土坑中……

他刚一恢复意识。当即发现自己身体浑身上下剧痛无比,丝毫力气也没有,一身法力更是被掏空了一般。降低到了极点,只能勉强维持其没有跌入灵徒期而已。

柳鸣龇牙咧嘴的定了定心神,心中苦笑了几声后。这大概就是罗睺所说的半魔化后遗症吧!

他随手掏出几枚恢复丹药服下,稍一调息过后。才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

就在此刻,不远处的黑色山峰忽的微微颤抖起来。接着以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传来。

顷刻间工夫,山体表面竟隐隐的浮现一道道裂痕。

柳鸣一惊之下,连忙稳住身形,不经意间猛一抬头,却发现高空中的节点所在,白色光幕竟然也微微闪动起来,随后“咔嚓”一声,同样裂开了一条缝隙。

柳鸣一惊,立即便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当即勉强一提法力往黑色山脉飞去。

片刻之后,他便次出现在了山腹中的封印之地。

此刻的洞窟之中,辛元也已经挣脱了身上的符链,在见到柳鸣突然出现后,先是一惊之下不禁后退了几步,但在略一打量过后,又松了一口气的开口说道:

“柳兄弟,你没事吧?”

方才柳鸣魔化之后,嗜血暴虐的一幕已深深铭刻在辛元心里,故而现在再次见到面对柳鸣后,让其神情不禁有些不自然起来。

“辛兄快走,此地快要倒塌了,外面的空间节点也要崩溃了。”

柳鸣大叫一声之后,目光飞快一扫,当即发现了祭坛上不知为何一动不动的骨蝎和飞颅,精神力飞快一扫后,立刻感觉到这两个灵宠并无大碍,似乎只是陷入了沉睡一般。

他身形一动的到了二者上空,大袖一挥之下,便将二者收入了皮袋之中,并将那枚跌落祭坛边上的黄巾力士秘符一收而起,再一把抓起地上昏迷不醒的珈蓝,转身往外边飞去。

辛元自然也已感到了山体的震动,在一听柳鸣的话语后,顿时脸色大变,连忙身形一晃的跟了上去。

只是这片刻工夫,黑色山脉在震颤之中已有了崩塌迹象!

两人在急速飞驰之下,不多时已冲出了山腹,再次出现在了石林空间节点的下方。

此刻上方虚空之中,空间节点所在白色光幕上,已布满了无数细痕,后面隐约可见的空间漩涡也微微颤抖起来。

辛元大急之下,不及多想的全身法力疯狂往手中混元镔铁棍灌注而入,口中一声大喝之下,双臂一抖,混元镔铁棍便掀起层层漆黑棍影,“轰”的一声,便击在了虚空中的白色光幕之上。

白色光幕本就濒临破碎,在这迅猛一击之下,当即寸寸碎裂而开,现出了一个大洞。

“走。”

柳鸣不假思索的手臂一动之下,却是先把处于昏迷之中的珈蓝先扔了出去,其娇躯在空中一闪之下,便没入了白色光幕上的大洞之中。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柳鸣回头匆匆一瞥之下,当即发现黑色山峰终于在隆隆声响中开始坍塌,这封印巨魔之处不知过了多少年月,如今也走到了尽头。

他深吸一口气后,就和辛元同样不敢再作停留的飞身而起,并一闪的没入了到了白色霞光之中。

当即二人眼前光霞一阵闪过,并被一阵剧烈空间波动包裹中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起来。

……

一处无名的翠绿山峰上空,忽的涌现出一片霞光,空间波动一起,两道人影便赫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正是从石林之中逃离而出的柳鸣和辛元。

两人刚一出现,连忙稳住身体,并稳稳的落在了山峰之上。

看着眼前的情景,回想这一路经历之事,两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神色大为放松了下来。

不管先前经历了何种凶险,他们终于还是逃了出来。

“总算彻底离开了那个海底矿脉,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闻起来更舒服。”辛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笑容说道。

“是啊……咦……奇怪,珈蓝怎么不在这里?”直到此刻,柳鸣先点点头,但目光向四下一扫后,马上神色为之一凝。

他在逃出空间节点之前,明明先把昏迷的此女先送了出来,可是山峰上却却没有她的丝毫气息。

不光是珈蓝,海妖皇明明也是从同一个空间节点出来的,此刻也是踪影全无。

“你说那个海妖皇和那个女人,是不是落在别处了?”辛元四下看了看,神识扫过附近也是一怔。

方圆数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气息而已。

柳鸣略一思量,在转身看看空中已经爆裂毁灭的空间出口后,就隐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那个空间节点可能是一个十分罕见的‘活节点’,其出口链接了多处外部空间,且坐标位置应该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故而先逃出来的海妖皇和珈蓝应该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了,而我们二人因为同时进入,这才被送到了一个地方。”柳鸣目光闪烁之下,缓缓的说道。

“应该如此没错了,否则就无法说的通了。”辛元目光闪动几下后,也就点头赞同道。

“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柳鸣不禁又几分担心了。

“柳兄弟放心,这世界如此之大,那可能怎么凑巧就会将那位仙子送至危险之处。”辛元虽然有些好奇柳鸣和珈蓝的关系,却十分识趣的没有多加询问什么。

“希望如此吧!”柳鸣也只能如此思量了。

“只是这里也不知是哪一处地方,我们法力都所剩无几,还是先打坐休息一番,待恢复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把。”辛元提议道。

“也好。”柳鸣自然一口答应。

……

同一时间,一座被海水包围的岛屿中心处的空地之上,一直昏迷不醒的珈蓝,美目微微一颤之下,终于幽幽醒转过来。

“施主,你醒了。”耳边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珈蓝一惊,连忙坐了起来。

在她身前不远处,一个女尼正站在那里,其一身青色长袍,头上带着一顶灰帽,容貌清秀,神态却甚是温和。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珈蓝看着女尼,神情不禁有些恍惚,脑海中更是只觉一片空白,半晌后,才怔怔的开口问道。

“呵呵,此处海心岛乃是贫尼平时苦修之处,不知女施主如何称呼?却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女尼微微一怔,随后温和一笑的询问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