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囚笼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7    作者:忘语


要知道,整个沧海之域无数岛屿和异族之中,那么多年以来,才只出了海妖皇这般一个真丹境强者。

根据当初彦师叔和掌门处得来的消息,这海妖皇的手下并不算多,完全无法和沧海王族相提并论的,更不要说其还有众多诸如云川三族之类的附庸海族。

这海妖皇单凭其一人之力,就压的原来沧海霸主坐卧不宁,不惜与云川大陆的人族定下协议,而全力以赴与之对抗。

可见这真丹境的可怕了,并且其成就的还只是借助外物化形的三三窍下品真丹。

柳鸣如今听闻,上面竟然还有更高两大境界的存在,这自然已经远超乎其所能想象了。

而对此他以前未曾听说过,也丝毫印象没有的。

各大宗门典籍中记载的最高层次修炼典籍,也大都是到化晶境就此截止的,连真丹境功法也是鲜有所闻。

如此一来,这个通玄境对其来说,自然是太过飘渺遥远了一点。

“多谢前辈指点,如今看来,晚辈总算还算能有一丝希望的。”柳鸣脸色变化了几次后,最终只能苦笑的回道。

“好了,你的三个问题已经问完,下面就是我给你的一点小礼物了。”青衣少年去不管不顾的说完身形一晃,竟一下出现在了浑天碑前面。

只见他手掌一抬,在石碑上面一摸之后,当即金色沙漏上方突然多出了一只紧闭着的黑色竖目图案。

“这浑天碑,其实也是此宝的一部分。只有当你经历过三次以上汲取法力,并帮其找到到足够的真魔之气后,石碑才会正式出现。这表示你已经被这东西承认正式宿主的资格了。原本上一次此碑出现时,我就应该现身而出的,但因为上一任宿主提供的能量不足,我还无法在你面前凝聚出这副身躯出来,只能多睡一些时间加以弥补了。下面,我也会给你几句忠告之言的。也许能让你活的更长久一些。”

“还请前辈指点!”柳鸣一听此话,强打精神起来。

“你也不必客气,告诉你这些事情,原本就是我的职责。再说了,这东西找到一个合适宿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也不想刚有人可以说说话,并借此了解一下外界情形。下一次再见时你就已经被其吸成了人干。如此一来,我也要被迫再陷入沉睡中的。好了,这些忠告之言,我只会说出一遍,也只能说些可以说的事情来竟我的诞生,好像就是为了指引你们这些宿主而来的。言行举止本身也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就算想告诉你更多的东西,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青衣少年口中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色竟蓦然变得有些阴沉下来。

柳鸣听了,心中虽然吃惊,但自然连连点头。

青衣少年见此。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首先,我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何来历,但却一向称呼其为‘囚笼’。因为无论对我还是对封印在此的那些魔魂来说,这里的确就是一个特殊些的囚笼而已。而我给你的忠告就是,一是尽一切可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的法力修为,二是尽多的去寻找一些真魔之气。”

“前者可以为我和‘囚笼’提供更多的能量,并可以让你在此空间滞留的时间更久,获得更多好处。其中改变时间流速的功用。你想必也已经体验到了其中的妙处了,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每一次这种法力汲取,是此宝按照某些规律自行作出的反应,我也无法具体控制的,并且只能将其提前,而无法将其推后的。当浑天碑上沙漏中的砂砾流干之时,也就是此宝汲取法力之刻。且每一次所汲取的法力数量。大概都是你上一次的一倍,但同时作为法力提供的基本报酬,‘囚笼’也会将你提供的法力提纯一番,返还一半去。而当你法力无法满足囚笼的一次性汲取需要时。便会被直接汲取寿元精血加以补充,直至将你吸成人干为止,甚至你的精魂也可能成为此宝能量补充的一部分。”

“当然,平常你若是想要临时进入此空间,只要将法力灌注这浑天碑中,自然也能到此,只是逗留时间极短罢了。”

柳鸣仔细的听着,神色一开始有些阴晴不定,一会儿又眉头紧锁起来,随后又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青衣少年说到这里,声音略微顿了一下后,又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的说道:

“至于后者所需的真魔之气,则可以用来修补‘囚笼’的封印之力,以防止其封印的那些魔魂逃出来。这‘囚笼’封印十分特殊,不知是由什么构成的,也只有真魔之气才能加以修补。而起形成的时间太过久远,从我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于残缺之中。故而你上一次才会被夺舍,并亲眼目睹封印被冲击的的情形。若是封印完好的话,此种事情原本不可能发生的。而做此事的,只是这里被封印某魔魂的几缕分念而已。此魔魂主魂还一直被镇压在封印最深处无法动弹的。不过因为你数次努力,封印现在已经被修补了一小部分,短时间内还应该无事的。但时间一长的话,就不好说了。而他们真正脱离囚笼的唯一途径,就是直接夺舍现在此物宿主,也就是你的肉身。所以你若不想成为他人容器,必须多多去寻真魔之气来修补封印才行。不要以为,凭借一点符箓和区区的几件灵器就能阻挡其夺舍了,一旦魔魂主魂撕破封印出来,就算你有专防夺舍的高阶法宝在身,也无法抵御的。而且你若能修补好此封印,我也会给你一个天大的好处。”

柳鸣听有些瞠目结舌,半晌之后,才苦笑的说道:

“这般说来,晚辈虽然被罗睺前辈承认了,但除了知道自己可能被吸成人干,或者被此地封印的魔魂夺舍,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半点好处的。”

“谁说没有好处。我不是说了,要给你一个小礼物吗!”罗睺眉梢一挑,单手一拍浑天碑上的黑色竖目图案,面露一丝诡异的说道。

“这个是……”

柳鸣看着这个怪异的图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嘿嘿,不用多问,你马上就知道了。”罗睺嘿嘿一笑,忽然一根手指虚空一点石碑的竖目图案。

当即浑天碑一阵轻震动,黑色竖目竟一下活过来办的徐徐一睁而开,竟露出里面银濛濛的瞳孔,滴溜溜一转后,正好盯住了身前的柳鸣。

柳鸣双目下意识的和竖目一对上后,当即觉得自己神识“轰”的一声,整个身躯一飘,竟有一种神魂脱离躯体的怪异感觉,接着附近景色一个模糊后,其赫然竟重新出现在了先前封印巨大魔首祭坛所在的山腹洞窟之中。

而离他不远的正前方。体表布满黑色灵纹的魔化蓝玺,赫然正眼冒凶光的盯着他。

柳鸣一看到此情形,自然一惊,几乎下意识的一蹬地面,身形边往后方暴退而去,同时体表几处要害便已布满了数层赤蛟鳞片。

而与此同时,魔化蓝玺骤然身形一个模糊,下一刻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单手一抬,“唰”的一道黑芒闪过,一个布满黑色灵纹的魔爪便往胸前狠狠插下。

其动作快若闪电一般,身处半空之中的柳鸣虽然心觉不妙,但双手却完全跟不上对方动作,只能仓促间将胸口的鳞片有加厚了几层。

“砰”的一声巨响。

柳鸣胸口一痛,仿佛被一股庞然巨力强推出去一般,原本后退的身形在这一击之下,更是倒飞出了数十丈远,并直直撞在了后方的岩壁之上,使得岩壁之上多出一个尺许深的人形凹坑来。

他竟被硬生生的嵌入其中,并被巨力震得一阵头晕目眩,胸口处一片血肉模糊,一时间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结果还未等柳鸣定了定心神,刚想要一爬而起,眼前黑影一闪,魔化蓝玺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眼前。

柳鸣神色骤变,暗叫不好,布满鳞片的单手刚刚抬起想要抵挡一二。

“咔嚓”一声。

他只觉自己肩头一凉,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传来。侧目一瞥之下,群殴一条手臂竟已被魔化蓝玺一抓之下,整个撕扯了下来,并随手往旁边一抛。

他心中一沉,还未及多想,身前又“砰”的一声轻响传来,护体罡气瞬间被什么东西一击而破,一只布满黑纹的手掌如利刃一般,已迅雷不及掩耳的从其胸膛洞穿而入,并“唰”的一声拔了出来,带起一片血雾。

柳鸣只觉胸口先是一阵剧痛,当即两眼一黑的陷入黑暗中。

他一惊之下,黑暗之中五色霞光再次一卷,神识再次“嗡”的一声之后,便睁开双目的醒了过来。

其赫然发现自己竟仍然身处在那个神秘空间之中,而面前那石碑上的黑色竖目正在缓缓的闭上,并最终恢复到了一道细缝的模样。

站在石碑旁的青衣少年,则淡淡的看着他,只是面色比先前略有一些苍白。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