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普陀昙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5    作者:忘语


海妖皇突然将手中早已蓝芒大盛的短尺一挥,身前骤然间一片淡蓝光一闪而过,身形竟在一个模糊过后,就此在原地消失了。

对面的巨大头颅见此,却毫不在意的却发出一阵桀桀怪笑声,头颅微微转动之后,一张巨口,又是一片黑丝潮水般一涌而出,朝一侧虚空处一罩而去。

结果“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团数丈高银色火浪从黑色丝网下骤然一窜而起,一卷而开,竟将这些似乎刀枪不入的黑丝眨眼间尽数毁去。

而在火浪中心处,一身白袍的海妖皇,单手托着一朵莲花般银色灯焰,浮现而出,冲着近在咫尺的巨大头颅诡异一笑后,忽然将手中灯焰冲其一抛而出,在空中留下了一连串银色虚影,自己则一晃瞬间倒射出去,并用一种奇异目光看向对面

巨大头颅几乎下意识的一张大口,将银色灯焰一吸而入,随后大笑的言道:

“我这阴秽神光,祭炼了不知多少岁月,可污秽天下万物,任何灵器法宝一经沾染,便会灵性尽失。你还有什么宝物,尽管施展出来就是了。”

“不!鬼黎前辈,那东西是佛门的普陀昙焰,万万吞不得!”

下方传出了这般如此大的动静,终于让半空之中的蓝玺,目光朝这边扫了一眼,结果正好看到了巨大头颅吞掉银色灯焰的一幕,当即大惊失色的交出声来。

“普陀昙焰!”

这巨大头颅听了后,明显一怔,但尚未反应过来时,其体内突然传出一阵梵音天乐之声。

此声音一传入在场人的耳中,顿时有让众人萦绕心头烦恼,全都被一扫而空的感觉。

这梵音竟似乎有净涤神识不可思议效用!

而与此同时,巨大头颅体表之上,突然浮现出一个个淡银色的梵文。阵交织流转下,从中凝出一朵朵碗口大小的银莲,并一瓣瓣的绽放开来,并在下一刻化作了一团团的银焰,互相融合连接,化作一片汹汹银色火海。

也不断喷出一股股银焰,顷刻间便将整个头颅彻底淹没了进去。

其土石体表。,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的熔解开来。

身在半空之中的蓝玺见到此幕,脸色骤然大变,二话不收的一个个转身,周身银光一闪,就向远处激射而走。

但海妖皇一声冷哼后。突然袖子一挥,晶莹短尺在空中一划而过,七八柄蓝色长枪便幻化而出,一扬之下,长枪便毫不停留的连成一线,向其所在方向激射而去。

但听“砰砰”的几声脆响之后,“噗”的一声传出!

蓝玺体表层层光幕。被这数柄连成一线冰枪一闪的全都尽数击的粉碎,并且最后一柄从其肩头处一闪而过,就将其半边身子全都化为了冰雕。

蓝玺纵然负痛之极,仍然一咬牙的将袖中一枚玉佩瞬间捏碎,当即体表丝丝五色霞光一卷,就将其包裹而起的继续破空而走。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凄厉尖鸣从附近虚空中传出!

一道白芒骤然激射而至,一个闪动后。就直接洞穿五色霞光和蓝玺护体罡气,从其头颅一侧没入进去,又从另一侧带着一股血线的激射而出。

白芒随之滴溜溜一转,就化为无数骨片的爆裂而开。

蓝玺一声惨叫后,就从半空中直接坠落而下,重重摔到地面上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了。

这时,远处的柳鸣才长吐一口气。将手中的另外一枚数寸长灵器一收而起。

这蓝玺竟被其用一枚骨锥,出其不意的给击毙了。

白袍青年目睹此景,略有些意外,但哼了一声后。袖子骤然一抖,赫然又是一柄冰枪流星般激射而来。

“砰”的一声!

从蓝玺尸体上口鼻中刚刚飞出的一团绿气,瞬间被冰枪一击而灭。

柳鸣见此,神色微动,但目光再一落在那再无任何声息发出的银色火焰处后,心中又不禁又一丝骇然!

“这普陀昙焰到底是何种神物,竟然一个照面,就将这看似无比厉害的怪物就轻易的灭杀掉了。

“没想到……这世间竟然真有普陀昙焰这等佛门圣物,我还以为这只是那些上古信徒在典籍之中凭空杜撰出来的。”附近的辛元,也将巨弓垂于一边,面露惊疑之色的喃喃说道。

柳鸣闻言,心中一动,正想开口向其询问一下时,原本站在银色焰海前的白袍青年,忽然脸色一变,单足骤然一跺,身躯竟一个模糊的向后激射而走,两个闪动后,就回到了原来所站位置,并一把将悬于半空中的珈蓝抱住,然化为一道晶虹的向众人来时方向破空而走。

海妖皇这些动作奇快无比,犹如电光火石一般。

就在柳鸣和辛元见此吃惊的时候,从汹汹银焰中却再次传出了巨大头颅“嘎嘎”的怪笑声:

“啧啧,没想到你这小家伙手中竟然还有一朵佛门灵焰,要是我本体真是一纯粹鬼物的话,恐怕还真无法幸免的道消身殒。但可惜的是,我现在的模样只是借助这本地一些阴气,凝聚的一具化身而已。”

话音刚落,银焰之中骤然间发出一阵嗡嗡之声,随后便喷出一根漆黑如墨的符链,只是一个闪动,就横跨出了数百丈虚空,向已经逃的只剩下一个黑点的白袍青年方向激射而去。

海妖皇抱着珈蓝正全力催动遁光而逃,感觉到身后的呼呼风声,脸色大变之下,手中晶莹短尺便已再次现出,浑身法力一催之下,短尺便向后脱手而出,迎风化为十丈大巨大,并疯狂旋转起来,当即掀起滔天般的蓝色寒风,呼啸着迎向了疾驰而来的黑色符链、

随着“嗞啦”之声不断传来,破空而至的黑色符链竟在飓风席卷之下被节节冰冻,在空中结成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长龙状蓝色冰条,散发着丝丝的寒气。

海妖皇则趁此机会祭出了一张符箓,遁光速度一下激增数倍,瞬息之间又窜出了数百丈之远。

但就在这时,他身后不远处的蓦然传阵接二连三的脆响声,但见那条晶莹冰条仅仅一个呼吸间便已碎裂而开。

黑色符链一个模糊后,就再次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白袍青年大惊,但还未再来及采取何种行动时,附近虚空中波动一起,黑色符链就一闪的洞穿射出,并一下幻化成重重虚影的一缠而上。

海妖皇但觉双臂一紧,身子一滞,便和珈蓝便被捆缚个结结实实,浑身山下再也无法动弹分毫,接着在一股巨力牵扯下,被瞬间拉向了飞来之处。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海妖皇和珈蓝就再次出现在了遁逃前的位置。

此时,海妖皇苍白的脸上十分阴沉,被符链捆住之后,其体内便洁莉娜爆发出数次惊人气息,体表也蓝光狂闪,试图想要强行挣脱而出。

但此符链端是诡异之极,无论其强大的肉身之力还是体内精纯法力,体一经催动,便泥牛入海般的纷纷消散于体表,根本无法真正发挥作用。

与此同时,汹汹燃烧着的滔天银焰骤然一敛,里面便凭空浮现出了一团黑濛濛雾气来,再滴溜溜一凝后,便又弥漫而开,化为了一张巨大而扭曲的脸孔。

只是这一次,脸孔全都是由黑气凝聚而成,面露得意笑容,并显得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如此惊人的巨变,自然大大的出乎了柳鸣和辛元的意料之外!

不过两人也不是一般修炼者,反应也算极快之极,几乎蓝玺一声招呼不打就逃走的片刻间,二人竟也二话不说的同样转身而逃。

柳鸣体表黑雾一个翻滚,当即将身亲金甲傀儡一卷而起,化作一团黑气的破空而走!

辛元则不假思索的手中黑色巨弓一晃,便再次化为一根黑色巨棒,低喝一声之下,手臂一弯曲,往另一方向猛地一投。

“嗖”的一声。

黑色巨棒便带着一道黑色虚影,破空激射而去,并迎风暴涨开来。

辛元身形原地一个模糊,下一刻竟已出现在了十几丈外的巨棒之上,仿佛弩箭般的激射而走。

“去”

这一次,黑色巨脸没有再说什么废话,只是低声一喝,两条如先前一般的符链,顿时从口中一喷而出,一个模糊的没入身前虚空不见了踪影。

辛元只听到耳边破空声一响,就被从附近虚空中洞穿出的符链瞬间绑了个结结实实,体内法力一凝后,就和巨棍同时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而柳鸣略一感应到身后传来的空间波动后,当即脸色大变,单手一掐诀,原本跟着其一起飞遁的金甲符兵,突然身形暴涨一截,手臂一个模糊后,顿时向后一扑而出,同时狂击出无数金色拳影去,隐约形成一道金茫茫飓风,挡在了柳鸣深后。

“噗”的一声!

从后面虚空中射出的黑色符链,竟对金色飓风视若无睹的一闪而过,并直接洞穿金甲符兵的头颅,再一个模糊后,就诡异的出现在了连柳鸣身躯上,同样几个缠绕而上,就将其硬生生也捆束了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