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联手一击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4    作者:忘语


而那名金鳞族少女,则一脸郑重的从手指上取下一枚晶莹戒指,往头顶一抛,单手一掐诀.

戒指便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噗”的一声,化为一团蓝色水雾的将身体一裹而起,体表当即一股股蓝色霞光缭绕.

此女其双手十指飞快弹起,顿时霞光化为数条蓝色水蟒的扑向了对面。

残余的其他几名矿奴见此,心中胆气为之一壮,当即也纷纷施展出了最强力的攻击手段。

一名海族矿奴双目晶芒闪动,单手向前一握,一张巨大骨弓就在手心处一闪而现,另一手一动之下,一支紫色箭矢便出现在了手指间,飞快一拉一放下,箭矢便化作一道丈许长的紫光激射而出。

某个异族矿奴,则目露狞色的一拍腰间皮袋,放出了数具兽形骸骨,并一落地后就弹跳而起。浑身黑气缭绕的往前方直扑过去。

还有一人,则满脸肉痛掏出一张残破的符箓,掐诀一抛后,当即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柄青色巨刃,一声霹雳后,就向对面铺天盖地的一斩而下。

而一名妖族矿奴,则就地一滚后,直接现出了本体原形,竟是一头长着赤红鬃毛的火狮,一声咆哮下,口中猛然喷射出了连绵不断的巨大火球。

最后一人,则掏出一个布满黑色灵纹的布袋,往身前一抛后,却从袋口之中飞出一大群黑幽幽的双翅妖虫,在空中一个盘旋后,便化为一朵乌云向前方席卷过去。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能跟着蓝玺深入到了此地,还能保住小命之人。自然无一再是弱者了。

他们在见到眼前这叫鬼黎的怪物的凶残手段,外加有海妖皇这等存在的威胁后。自然也都起了拼命之心,均不再留任何后手了。

何况退后只有死路一条,奋力一拼,却未必没有一丝生还的可能,毕竟海妖皇威震沧海之域如此多年,自然比眼前这个怪物更让他们大为忌惮的。

巨大头颅见此情形,却狂笑一声,大口一张,当即从口喷出一片片黑紫色霞光来。如匹练般上下一阵飞舞不定。

此霞光所过之处,蓝色晶虹一个闪动,当即失去光华的跌落而下,密密麻麻的冰枪则凭空碎裂而开,辛元放出的金芒更是无声的消散而开。

至于其他人放出的傀儡,光矢,秘术,虫群等,则连丝毫挣扎都没有的全被霞光一卷而走。被大口一吞而进。

接着巨大头颅两眼中银焰骤然一凝,再一张口,却是无穷无尽的黑丝一喷而出,仿佛滚滚黑潮席卷而来……

海妖皇见此情形。脸色一变,手中晶莹短尺一挥,便有一层层蓝色寒光一卷而出出。当即将接近的黑丝直接化为了巨冰。

但下一刻,这些黑丝便一颤之下纷纷破冰而出。

不过这时。白袍青年身形一个模糊后,早已向后倒射飞出。其身后被蓝色光霞包裹悬于空中的珈蓝,也不知被加持了何种秘术在身,竟然寸步不离的紧跟其激射而走。

柳鸣则早在飞剑一下和自己失去联系的瞬间,便暗觉不妙,当机立断之下身形暴退出了数十丈,终于在黑丝到来之前避开了此攻击,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已暗暗握住了一枚骨风锥,正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前方。

辛元则大喝一声,将手中铁枪舞得密不透风,化为密密麻麻金芒的堪堪将身前黑丝硬生生逼的微微一荡,这才趁机身形向后几个闪动,堪堪逃到了离柳鸣不远之处,背后却早已被冷汗浸湿了。

那名金鳞族少女惊慌之下,虽借助身前戒指幻化出的水墙抵挡了片刻,但下一刻就被黑丝洞穿而过,给缠了个结结实实。

而其他几名矿奴骇然之下,也纷纷祭出了灵器符拼命抵挡,仅一个照面,灵器符箓就全都在黑丝闪过后纷纷爆裂而开。

这些矿奴接触黑丝的一瞬间,就全都诡异的昏迷了过去。

随之巨大头颅,将包括金鳞族少女在内的几人全都一扯而回,一口一口的将这几名矿奴慢慢吞进了口中,仔细咀嚼起来,仿佛在品尝某种世间美味一般。

而柳鸣此刻心中震惊之极,原本想将飞颅骨蝎一并召唤出来的念头,立刻被抛之脑后,心念急转之下,当即就起了远远遁开的念头。

既然这叫鬼黎的怪物,真拥有远超其想象的实力,即使海妖皇这位真丹境出手也似乎没有有取胜的可能,他自然不可能真在这里等死的。

而他只要活着,虽然希望十分渺茫,但也未必不能在深渊之地找到另一处节点的,

柳鸣脸色阴晴连变数下,正想马上采取行动时,其和辛元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了白袍青年的传音声:

“我有一物,必能重创此怪物。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必须帮我分散那蓝玺的注意力才行。否则有其提醒这怪物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柳鸣和辛元一听这话,自然都是一惊。

柳鸣是有些将信将疑。

不远处的辛元,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目中厉色一闪后,竟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就将铁枪往身前一抛,单手掐诀的飞快一点之后,当即铁枪两头不断延伸弯曲翘起,同时体表符文一阵缭绕后,竟幻化成了一柄漆黑如墨的巨弓。

辛元一声低喝,两条手臂肌肉一鼓之下,便将此弓一拉而开,并且诶一枚刺目之极的金色光矢就在巨弓上浮现而出,散发出的气息之强,赫然已经达到了化晶强者也不敢忽视的层次。

巨大头颅后方上空的蓝玺见此,当即脸色大变起来。

因为金色光矢对准的方向,赫然就是其所在位置。

柳鸣见此情形,苦笑一声,将手中原本紧握着骨风锥一收而起,继而从须弥螺中悄然的取出了那枚黄巾力士符箓,一抛而出。

下一刻,一名面容和柳鸣有些相似的金甲人,便两手握拳的在其身前浮现而出。

海妖皇目中余光一扫下,口中不禁轻咦一声,但随后又若无其事的望向了眼前的巨大头颅,手中晶莹短尺泛起一层层的幽幽蓝光,似乎在积蓄某种力量之中。

柳鸣并未多看海妖皇,只是骤然踏出一步,当即体内传出龙吟和虎啸之声,同时体表黑气滚滚一冒后,就幻化出一只黑色雾蛟和一只黑色雾虎。

二者在柳鸣头顶处一个盘旋后,就没入到其两条手臂之上,形成了两枚漆黑如墨的印记。

柳鸣手腕一抖,两条手臂就在“噼啪”声响中粗上了一圈,两只拳头上更是浮现出一层层蛟鳞,化为了黑紫色的狰狞模样,再同时一个模糊后,密密麻麻的黑紫色拳影就在身前浮现而出,并在破空声中,向蓝玺所在狂涌而去。

另一边,辛元瞳孔之中金芒一闪,手中弓弦一松之下,“噗嗤”一声,狂风大起,一道刺目光矢如同霹雳一般激射而出。

蓝玺纵然知道对方不过是两名凝液中期的存在,面对此景也不敢有丝毫小瞧之意了,一声低喝后,双手一翻,手中现出了一杆长约丈许,上面绣有一种不知名银色花朵的大旗,一个挥舞之下,身前便有巴掌大银花纷纷绽放而开,并一闪的幻化出层层的银色光幕,将全身严严实实的罩在了里面,却没有丝毫反击的意思。

显然这位化晶强者,抱着只要抵挡住眼前的这波攻击,就可让鬼黎来亲自收拾二人的打算。

就在下一刻,金色光矢所化金虹在一闪之下,已先一步的击在了蓝玺释放的光幕防御之上。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光矢所落处,当即爆裂而开,金银两色光芒同时绽放而开。

但仅仅一个呼吸间,银光就急剧减少,被金光淹给彻底淹没了。

数声脆响传出!

蓝玺身前的光幕,竟顷刻间被击碎了五六层之多,残存光幕则嗡嗡的狂闪不已!

而就金光刚刚敛去的瞬间,密密麻麻的拳影,便伴随着一阵龙吟虎啸声,铺天盖地的击在了残存光幕之上。

光幕上立刻传出了连绵的“砰砰”声,片刻间,这几层光幕竟同时浮现出一道道白痕来,并在“轰”的一声巨响后,所有光幕同时爆裂而开。

蓝玺见此一惊色,不及多想,将手中大旗往身前一横,法力狂注之下,再次幻化出一朵朵银花来,这才堪堪抵住了余下拳影,但其身躯却也被残余威能,给逼得接连后退数步去。

柳鸣辛元合力一击下,竟差点真伤到了蓝玺这位化晶强者……

不过也就因此,蓝玺在背后冷汗一出后,一时间根本顾不得海妖皇那边,只是一脸警惕的死死盯住柳鸣二人所在方向,并将手中蓝色大旗再次拼命舞动起来,重新幻化出数层银幕的挡在了身前。

同一时间,下方的巨大头颅对头顶发生之事,却根本置之不理,只是全心品尝着口中的美食。

在它将最后一名昏迷矿奴也吞进了口中大嚼后,连同金鳞族女子在内的六七名矿奴,已尽数陨落在了此地。

就在这时,一直冷冷看着这边的海妖皇,终于再次出手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