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石林祭坛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3    作者:忘语


其他人见此情形,也是不禁心中一阵后怕。

这位真丹境强者在身受重伤情况下,竟还能在耗尽一只化晶中期孽兽的法力,并将之轻而易举的击杀。

而自始至终,那只孽兽竟连其衣袖都不曾染指一下。

要是先前真如蓝玺所说,与其动手,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就这般众人稍微将这两头化晶孽兽残骸处理了并瓜分了一二后,当即继续上路而行。

不过因为先前一下阵亡了不少人缘故,队伍中气氛自然越发压抑气起来。

又过了数日。

眼看葫芦中灵液快要用尽的时候,众人终于在蓝玺的带领之下,走出了那片无尽荒漠。

没有了那些阴寒之风的侵扰,众人自然再度开始腾空而起,在低空之中飞行赶路。

又穿越了一小片罕见的长有不知名低矮灌木的平原和一片弥漫着瘴气的沼泽地之后,众人进入到了一片灰蒙蒙的丘陵地带,并在不远处的一座黑黝黝的山峰前,停住了脚步。

山峰并不算太高,约有七八百丈左右,通体黝黑,周围萦绕着一片片的灰白色雾气,使得山峰在若隐若现,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就在此时,最前方的蓝玺手中的圆盘,忽然发出了一阵阵低低的嗡鸣声,并微微闪动起来。

蓝玺见此,当即低首仔细查看一下后,便大喜的宣布道:

“另外一个节点,终于让老夫给找到了!如果老夫所料不错,这节点所在位置应该就在这座山峰后面了。”

随后,他便腾空而起,,有些急不可耐的向前飞了过去。

其他人也早已看到了其手中圆盘的异样之处,大部分人心中原本已有了一些推测,再从蓝玺口中得到了证实之后,自然也是喜出望外,纷纷跟着飞了过去。

但海妖皇见此情形,突然低首望了一眼怀中还是昏迷的珈蓝,眉头微微一皱的并未说什么,但周身蓝光一现,同样徐徐跟了上去。

柳鸣望着远处的黑色山峰,瞳孔却不由的一缩。

不知为何。他在见到此山的一瞬间,心头顿时有一丝莫名的不安浮现而出。

不过在他人都已前行情形之下,柳鸣也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的跟了过去。

毕竟在这种凶险之地,若是离群而行的话,也未免太不切实际了。

但他却在不知不觉间,悄然从队伍的中间位置,慢慢落到了最后面。同时嘴唇无声的微动了几下。

原本同样飞在队伍靠中位置的辛元,耳边忽然响起了柳鸣的传音声,身形微微一凝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起来,但速度却不知不觉的也慢下了几分,没有多久后,其就坠落到了最后面的几人中去。

不过海妖皇,却在片刻后转首过来,有意无意的扫了柳鸣一眼后,就面无表情的仍继续前行。

柳鸣心中一凛!

以海妖皇深不可测的实力来看,要说有办法能探测到其先前的传音,也未必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心中这般想着,但表面仍然丝毫异色未露,只是默默在队伍后面与辛元两人并肩飞行。

半个时辰后,众人终于绕过了先前的黑色山峰,来到了山峰后面的一片开阔平地。

而在前方目光所及处,隐隐是一片灰白色高大石林立,远远望去,竟似乎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样子。

柳鸣一见这些石柱,心中不禁微微一怔。

此石林,竟然隐约给其一种熟悉的感觉,竟让其不觉想起了云川大陆元魔门的宗门所在。

元魔门的宗门所在,也是类似的一大片石林和飘舞的一些诡异雾气。黑

只不过那宗门的石林,全都是一根根铭印了许多黑色灵文的巨大石柱,且雾气是从这些灵纹中冒出的。

而这里的石林,则只是一些不规则的高大怪石,根本看不出有任何人为的迹象。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柳鸣心中更有些不妙的感觉。

但就在这时,蓝玺在石林前停了下来,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圆盘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冲石林方向一指,十分肯定的说道:

“我们要找的节点,就在前方某处了,至于准确位置,待我们进去后,应该便可知晓。”

话音甫落,他便率先往石林方向一飞而去。

其他矿奴兴奋之下,纷纷紧跟而上。

当柳鸣飞入石林中后,目光闪动下,就悄然的放出了一缕精神力,结果便发现这石柱看似天然形成,杂乱无章,似乎并无任何规律可寻,也没有任何异样之处。

这让其心中微微一松,就和辛元也二话不说的跟在了众人之后。

结果一顿饭工夫后,众人就来到了石林中的一个空旷之地处,而那里赫然矗立着一座四四方方的高大祭坛,足有二三十十丈之高,表面遍布一层厚厚灰尘,不知存在这里已经多久的样子。

而祭坛中心处,更是耸立着一个黑乎乎的石碑,上面隐约有些模糊的黑紫色灵纹,但又非常模糊的样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地怎么会有如此诡异东西?”

目睹眼前之物,自然有人大吃一惊,不禁向蓝玺质疑问道。

“哼,我怎么知道!老夫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能只是巧合吧。不过我可以肯定,这祭坛上方就是另一个节点所在之处。”蓝玺耸了耸肩,一口否认道。

随后,他用手中圆盘对准祭坛上方一晃,单手掐诀,一道白光一闪的打入圆盘之中。

当即圆盘表面符文涌现,一颤之后,一道白色光柱喷射而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石碑上方的虚空处。

“噗”的一声!

那片虚空中剧烈的空间波动一起,当即一团朦朦胧胧的白色旋涡隐约可现,但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了一层凝后光幕。

果然是一节点所在。

“根据老夫的经验,这层节点因为时间久远,本身已经十分脆弱了。诸位到此时,也无须节省法力,只管全力攻击便可,出口就在眼前!”蓝玺神色凝重说道,随之单手一摆,便示意众人开始进攻。

众矿奴看到虚空中刚才显现的白色漩涡和清楚感受到从中散发而出空间波动后,对蓝玺之言,自然再无半分怀疑。

但当即大喜之下,人人纷纷催动起浑身法力,祭出各种灵器秘术,对此节点就是一阵猛攻。

一时间,场上光霞闪动,轰隆隆声震耳欲聋,各种法术刃光纷纷没入光幕之中,引得表面一阵晶光流转。

不过,就在其他人奋力攻击只时,却还有几人没有动手!

除了站在人群后方柳鸣及辛元外,第三个人,赫然是那叫“芷茗”的金鳞族女子。

第四个没有出手之人,自然是抱着珈蓝的海妖皇了!

其除了刚开始见到这古老祭坛之时,眉梢略一挑动外,就在原地站着根本未动一下。

柳鸣望着石碑上的那些似乎有些熟悉的黑紫色灵纹,却目光闪动不已。

蓝玺见此,脸色一沉,目光缓缓扫过四人后,最后竟停留在了那名金鳞族少女身上,并冷冷的问道:

“芷茗,你为什么还不出手,莫非不想出去了吗?”

那原本看似对其十分恭敬的海族少女,闻言先是神色一阵阴晴不定,在看了看同样并未出手的柳鸣辛元二人,以及不远处的海妖皇后,却忽然冷笑一声的开口说道:

“出手?你莫非想等我们将法力耗后,就能够让将我们轻易斩杀,然后全部献祭了吧。”

她说话声音不大,在众人纷繁的攻击声中,几乎要被淹没,但听到其他矿奴耳中,却仿若惊雷一般。

正在出手的众人大吃一惊之余,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手中举动,全“唰”的望向了蓝玺,全,目光自然充满了惊疑之色。

“什么献祭?你在说什么,莫非你不想离开此地了。”蓝玺却脸色未变,只是淡淡的说道。

“哼,到了此时,你还想欺瞒与我。你真以为在秘洞中偷偷修建那座祭坛的事情,就没有一人知道了。我曾经亲眼看过此祭坛,和这里的这一座相比,除了小了许多,上面多了一个石碑外,其他式样都明显一般无二。”金鳞族少女闻言,却面带讥讽之色的说道。

蓝玺听了这话,脸上这才首次微微一变起来,但未等他再想说什么,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海妖皇,却突然开口了:

“蓝玺,将那东西唤出来吧。我虽然现在法力大减,但还是能清楚的感应到其存在的。”

话音刚落,白袍青年目光突然往祭坛下方一望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祭坛附近看似结实的地面,突然变的如同沙土一般的松软起来,并在一声剧烈的震颤下,突然“轰”一声,塌陷般的以祭坛为中心的现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来。

而祭坛本身却仍然稳稳的耸立在原处。

几名靠的较前的矿奴大惊,当即身形一闪,就要向后退去。

但就在这时,“嗤嗤”声一响!

黑芒一闪!

无数黑丝从地底深处中骤然激射而出,闪电般的洞穿这数名矿奴身躯而过。

顿时数声凄厉惨叫声传出,这数名矿奴当即翻身栽倒在地。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