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临时联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1    作者:忘语


此言一出,立时引起了众人一片骚动,虽说不少人依旧不敢相信其所说的,但也有数名精神力颇为强大之人,已从这突然出现的海妖皇身上,隐隐看出了些端倪。

柳鸣自然是其中一个了。

以他强大精神力,观察之下,虽然无法洞悉悬浮于半空中的白袍青年的修为,但却发现其看似与先前一般无二的外表下,散发出的气息之中似乎混杂了其他什么东西,死死纠缠一起的样子。

海妖皇听了蓝玺的话,神色丝毫不变,目光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后,淡淡的说道:

“我的确是有恙在身,不过你以为凭借他们,便真可与本座一战的话,大可放手一试的。”

海妖皇的声音虽不大,但是方一传入众人耳中,却“嗡”的一声轰响,仿若晴空霹雳。

大多数人神识立刻恍惚起来,一些精神力稍弱之辈,甚至感到浑身都一阵无力。

但柳鸣听了此话只是眉头一皱,马上就若无其事起来。

以其不下于化晶期的强大精神力,只要不海妖皇特意用精神秘术针对其施展,这等精神威压自然对其不会有多大作用的。

虽然众人没多久就再次恢复了正常,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原本有些心动之人,望向这白袍青年的目光中,再次生出畏惧之极的神色来。

蓝玺虽然同样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但脸色也不禁有些难看起来,但其沉吟片刻后,突然朝着半空之中再次开口道:

“海妖皇,虽然不知你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处,也不管你是到底伤势如何,还能保存多少势力。但此地是深渊之地,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我双方贸然动手的话会是什么后果的。”

“哦。那你有何建议?”海妖皇听到此言,却面现不置可否的神色。体表蓝光一闪,身形一个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蓝玺面前。

“既然阁下没有一见我等出手,想来也不愿将法力浪费在我等身上,毕竟你的大敌还是海族。如此的话,不如你我双方暂时合作如何。”蓝玺一惊。不由的向后倒退两步,但口中却委婉的说道。

而柳鸣目光一闪,终于看清了海妖皇怀中抱着的昏迷女子,竟是珈蓝,当即是一头雾水,万分惊讶起来。

但此女原本绝美的脸庞上。此刻竟毫无一丝血色,双目紧闭,散发出的气息若有若无。

就他心中惊疑之际,众人面前的白袍青年却突然开口了。

“哼,看来你好像知道不少事情似的。但你既然在这矿脉深处呆了如此之久,此番来此深渊之地,想必不是贸然之举。应该有办法确定其他节点所在吧。”

海妖皇哼了一声的说道,眼光却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蓝玺手中的法盘。

“近些年来,老夫的确专门研究过相关秘术,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找到节点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蓝玺心中先是一突,但马上不加思索的回道。

“很好,只要能带本座找寻到离开的节点,本座便也不再为难你们了。并且。如若在这一路上遇到什么危险的话,我自然也会一并出力的。”海妖皇听完之后,略一沉吟的说道。

“没问题。不过有关海皇丹之事,是否也该有个交代了?”蓝玺听完海妖皇所说之后,面上一喜,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的,眼珠一转的说道。

“哼!此物是本座炼制。自然有办法解除。只是眼下怎可能带着这种丹药在身,等离开此地后,我自然会将解毒之法相高的。”海妖皇哼了一声的说道。

“好,希望妖皇大人到时能遵守此约!”蓝玺闻言。眉头皱了一皱,最终才苦笑一声的说道。

海妖皇嘿嘿一声后,却根本没有再多说什么。

众人听到这里,这才心中大松了一口气,不少人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喜色。

虽说眼前这海妖皇此刻明显受了重伤,修为也已跌落了不少,否则也断然不会和自己这一方谈什么交易的。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众人还是明白的。

这海妖皇好歹是一名真丹境的强者,即便此刻实力大减,但依旧不是普通化晶期可以想比的。

有这般一个强者相助的话,众人逃离此地的几率自然大大增加了。

当然也有心思敏捷之人,当即心中就下了一但脱离深渊,立刻就远远遁走,好避开这位海妖皇的打算。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却突然有人问了一句:

“妖皇前辈,不知我师叔叶天眉,此刻身在何处?”

说话之人正是柳鸣!

此刻的他,望着这位沧海王者,面色平静。

海妖皇闻言先是一怔,但颇有深意的望了其一眼后,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淡淡的说道:

“你师叔倒是机警的很,早在本座出事前,就已逃出了海皇宫了。”

“此话当真?”柳鸣心中一凛。

“哼,本座还会欺骗你一个区区凝液境在不成。”海妖皇脸上终于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柳鸣听闻青年此话,才真正大喜过望的微一拱手,就不再言语了。

于是下面的时间,蓝玺与海妖皇两人稍一讨论了下逃脱事宜后,双方就在一种颇为诡异的气氛中,继续向深渊深处前行起来。

不过海妖皇附近处,自然不会有任何人敢靠近分毫的。

柳鸣虽然对珈蓝为何会落在这位真丹境妖修手中,仍然大感惊讶,但此种情形下,自然也无法再去询问什么。

好在看白袍青年半抱她的小心模样,倒也一时间不用太担心其安危。

……

深海矿脉之中的某个不大的洞窟之中。

一身绿袍的叶天眉,正神色有些冰冷的伫立在洞窟中央,其身躯周围悬浮着九柄散发森然寒光的银色飞剑,使得洞窟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到了冰点。

经过其之前在矿洞中的一番搜索,通过法器赫然没有发现柳鸣的气息。

于是这位化晶女剑修一气之下,便一连抓住了数名矿奴,并擒至此地盘问起来。

而矿洞中在蓝玺不再情形下,自然无人能阻挡其分毫。逃

此刻其身前,正半跪着数名矿奴,均都是一些小势力的说令,但一个个神情都是紧张之极的在说着什么。

“前辈饶命,柳鸣这人我之前见过,但最近却没有再见过其。”一名海族男子模样的矿奴声音有些微微发颤的说道。

“不止是他,这段时间另有一大批矿奴不在人前出现了。现在不少人,都暗自议论此事。”另一名兽族矿奴连忙补充道。

“是啊,失踪之人似乎都是在此地修为较高之辈,就连本地修为最高的一名化晶期前辈,也一并消失了。有人说,他们可能不知用何种手段,全都逃走了。”一名人族老者也开口说道。

叶天眉听完之后,心中自然大感意外。

但转念一想此子先前的种种表现,又觉得是十分可能的事情。

这让此女心中又为之一安。

此时,上面大战多半快要结束了,他却无法长时间滞留矿脉深处继续找寻柳鸣下落了。

故而叶天眉略一沉吟后,就告诉眼前这些矿奴海底世界正在大战,而外面禁制和矿洞守卫也已经被其解决掉的事情,然后就飘然的离开了。

这些矿奴闻听叶天眉之言,自然是又惊又喜,一等此女远去,再互望一眼后,当即都二话不说的纷纷狂奔离开。

没有多久,整个矿洞中矿奴,都知道了此消息。

当即数百矿奴狂喜之下,一窝蜂的从出口大洞中冲了出来……

数日后。

深渊之地。

此刻的柳鸣一行约莫二十余人,正如同一条一字长蛇般,在一片一望无垠荒漠之中行走着。

众人留下的长长的足迹,往往在一阵风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荒漠的上方,依旧是被一片滚滚雾气所笼罩的灰蒙蒙天空!

只是此刻的天空,比刚进入前更深暗了了一些的样子。

组成这片荒漠的沙粒,并不是如同外界沙漠般的深黄色,而是一种灰白色的细小砂砾。

故而与其说是荒漠,却更像是一片死气沉沉的黑白世界。

放眼望去,荒漠之中空空旷旷,少了先前荒地中的那些巨大的黑色石块,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灰白色沙丘,并随着阵阵寒风席卷下,使得原本难以分辨方向的荒漠,便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在之前的一路上,众人又遭遇了数次孽兽海和几只化晶期的孽兽,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在服用了灵液的情况下,自然都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

只是此刻,众人所持的灵液,却只有半葫芦左右了。

但在蓝玺信誓旦旦解释之下,并出示了手中圆盘施法后,显示的不远标记后,自然也没有人再有异议了。

只是为了节省法力,众人不在飞行,而是改为了步行。

毕竟在这不时刮起阵阵寒风的荒漠之中,飞行是一件相当消耗法力和危险的事情。

蓝玺自然依旧手持圆盘,独自一人的走在了最前方,而与其达成临时协议的海妖皇,则面无表情横抱着珈蓝,走在了其后。

其余众人,与二者都隐隐拉开了一小段距离,跟在了后面。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