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海族之战(十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1    作者:忘语


白袍青年忽然闪电般在自己身上一抓,竟取出了一根筷子粗细的金黄色木头,猛的一抛而出,并一拳击了个粉碎,化为了一堆金色粉末迎风而散。.

随之他再大袖一挥之下,当即一道蓝色光幕凭空浮现,瞬间将自己罩在了其中。

金冠老者在巨舟上目睹此幕后,却一抚掌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果然此子早年真得到这般一根幽檀灵木!蓝小子,虽说你得到后一直当做隐秘,根本没告诉过几人,但却未曾料到你的亲信赤鲤会向本王和盘托出。要不是本王不惜设下苦肉计,让厉鲲向你投诚,故意放出风声去,你又怎会上当将此木一直贴身而放。你还真信了什么利用你你躯壳施展上古法阵咒杀之说,真是可笑之极!”

“陛下英明!海妖皇虽身为真丹境强者,但在陛下面前,却只能束手就擒了。他虽然知晓抵挡此咒杀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带着此根世间少有的灵木在身,却殊不知,此木散发的香气和这毒人之血所化毒雾融合之后,却会让毒姓顺缉拿增强数倍,即便是真丹之境的强者,也根本无法抵挡的。”厉鲲也是脸露喜色的,在一旁恭敬的说道。

而与此同时,原本在黑色雾气中**吞噬雾气的血蛟龙,竟纷纷发出哀鸣声的挣扎起来,原本略有些透明的血色外壳竟在剧毒的侵蚀之下,发出“兹兹”的声响,身形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缩小起来,片刻工夫便重新华化为了一团毫无生气的黑色液体。

而那些原本只是行动稍有迟滞的银色甲士般的傀儡,在被黑色毒雾一卷而过后,看似坚硬无比的甲衣,也纷纷侵蚀熔解开来,顷刻间就行动迟缓无比,随后一头头的从高空坠落而下,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了。

而本应该万毒不侵的海妖皇,瞬间被黑色雾气如同跗骨之蛆般将其包裹在其中,体表原先放出的蓝色光幕竟然无法阻挡分毫,俊美的脸庞一下苍白如纸起来。

仅仅几个呼吸的工夫,其气息较之先前便衰弱了小半之多。

白袍青年当即眼中厉色一闪而过,一声低吼之下,周身泛起一层蓝色光芒,将周围的黑色的毒雾逼开了稍许,而后一个模糊之下,骤然化为了一条数十丈大小的蓝色蛟龙,并在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吟声中,就硬生生冲出雾海,直奔海皇宫殿内激射而去。

而就在海妖皇现出真身的瞬间,原先退下的六大殿主却早有预料的般猛然一掉头,化为六道晶虹的一涌而上,紧追其的没入宫殿之内。

“妖皇大人!”

青禽等几名化晶期战将,见此情景,不禁心急如焚起来,原本战局稍有转机,却这顷刻间完全被颠覆了。

他们当即互望一眼后,就骤然间催动剩余法力的一哄而散!

到了此时,他们自然只能个谋生路了。

不过在被那十几头圣兽一涌而上后,当即或杀或擒,根本没有一人能够安然脱身。

随后,原本退在远处的海族大军,在金冠老者一声吩咐下,当即将海皇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时,这位沧海王族的王者,才大松一口气,面露喜色的大声说道:

“从此以后,这沧海之中便不再有什么海妖皇,而只有我们沧海王族!”

其洪亮的声音方一落下,战场之中顿时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原本神情肃穆的海族卫士,脸上均露出了兴奋和豁然之色。

而金冠老者则说完之后,便负手而立,目光再度望向了包围圈中央的海皇宫方向,静等从海皇宫中有好消息传出。

再起心目中,在海妖皇已经身中奇毒情形下,自然绝逃不过六大殿主的共同追杀。

只要将这位妖族真丹灭杀掉,他们此战才算是真正功德圆满了了。

结果足足等了有一刻钟工夫后,原本安静无比的海皇宫中,则终于有了动静,但见六道气息强大的晶虹再次从中一闪而出,并往金冠老者所在巨舟激射而回。

片刻后,巨舟之上。

一名彩袍女子站在金冠老者的身前,在禀告着什么,其他五名鳞族假丹强者,则神色恭敬的站再此女身后。

“什么,被他给跑掉了!这怎么可能!“”金冠老者只听了数句,神色就一下变得惊怒交加起来。

“陛下,在我等一路追踪之下,发现海妖皇潜入了地下深处,而手中还夹带着一名我族女子。当我们跟随气息来到更深处一个密室中是,他竟从一个早已布置好的法阵处,直接撕裂虚空,进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裂缝中去了,而在其进入之后,又将入口硬生生的击毁了。”

“陛下,我先前在被抓之时,似乎便听说过,在这海皇宫下面有一个罕见的海底矿脉,而这矿脉深处似乎连同着一处未知的无底深渊。”一旁的厉鲲见此,则小心翼翼的补充道。

金冠老者听完,顿时整个人怔住了。

……

同一时间。

海底矿脉入口处大洞旁边,躺了一地的矿洞守卫尸体,鲜血流淌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甚至连那十二头巨大的人形傀儡,此刻也被一个个的一劈两半,躺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分毫了。

至于那名叫“陈纲”的矿洞守卫首领,更在血泊中身首异处,正张脸上都因惊惧而扭曲了起来。

在其尸体旁不远的地方,一身绿袍的叶天眉正驻足而立,单手一招,其身后原本漫天飞舞的九道银色剑光骤然间一滞后,就纷纷一闪的没入其身躯中。

接着,她抬手朝地上虚空一抓,一口金色小剑和一件赤红皮甲同时从陈纲尸体上一飞而出,稳稳的落在了其手中。

此女看了二物一眼,秀眉微微一皱后,便将它们收而起。

随后,她美眸之中晶芒一闪,手中一抖,虚空之中银光一闪、

“砰”的一声,原本笼罩在旁边地上大洞的半圆形蓝色光幕顿时,寸寸碎裂而开。

叶天眉身形一个闪动,就默不作声的直接没入深洞之中。

……

无底深渊中。

以蓝玺为首的一干矿奴在刚刚避过了一大群孽兽后,正在一片灰色土地上继续匆匆赶路着。

忽然,正前方百余丈的高空中“嗡嗡”声一响,接剧烈的空间波动一起,凭空浮现出一道白蒙蒙的空间裂缝。

接着白影一晃,竟从中跌跄的飞出了一名抱着女子的白袍青年来。

这青年相貌俊美,脸色却是苍白无比,一身白袍之上似乎隐隐有几丝血迹。

此人悬浮在高空之中,先是长吐一口气,而后目光往身下一干矿奴处一扫后,当即面露一丝意外之色,但马上就神色如常。并淡淡说了一句:

“哦,原来是你们,这倒真是有些意外!”

柳鸣等一干人,看着空中突然出现的白袍青年,目瞪口呆之下,几乎以为都自己眼花掉了。

这青年自然便是通过海皇宫底下法阵逃至此地的海妖皇了。

此刻他目光一闪后,又落在了在众人前方的蓝玺身上,并平静的再说道。

“我原本便想过你会打这深渊之地的主意,没想到你真这么做了,并且还带着这般多一干废物!这倒和你原先脾姓,大不相同的。”

蓝玺在一看到白袍青年的同时,同样心中骇然无比,但此刻再一听对方此话后,脸色当即变得十分难看了,同时心念飞快的转动着。

他的计划虽不能说什么天衣无缝,但经过这许多年的筹划,各方面考虑的还是颇为周详的,尤其计划发动的时机,应该说是十拿九稳。

但千算万算,却不曾料到在此地遇到海妖皇。

毕竟按照他的推算,此刻应该是海族大举压境,战斗最为激烈之时。

而以双方的实力,要决出胜负来绝不是如此短时间可以做到的。

看来多半上面大战,出了什么未知的变故了!

而柳鸣等人的心,更是直往下沉去!

能随蓝玺进入这深渊之地的这些矿奴,原本便是属于矿奴中的佼佼者,无论是修为还是阅历都是相对不凡的,否则也不会被蓝玺选为同伴了。

但面对海妖皇这位真丹境强者,他们绝不会奢望有丝毫能逃出对方之手的机会。

这样一来,原本以为已然脱离海底矿脉,可以有机会重获**的众人,自然人人流露出了绝望之色。

柳鸣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不迭起来,不知这海妖皇发了什么疯,怎会突然撕裂空间的出现在此处!

想当初鳖元岛上,如此多的化晶期强者在其面前都不堪一击,更不要说此时了。

不过海妖皇怀中的女子又是谁?

虽然被其脸朝内被半抱的无法看的清楚,但看身形绝不可能是叶天眉,但仍然给其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在这时,蓝玺忽然间神色一缓的开口了:

“诸位莫慌,不要被其大话哄骗住了。这位海妖皇,此刻外强中干,恐怕多半是自身难保,才撕裂虚空跑到这里来的。如果我们联手一战的话,谁生谁死,还是犹未可知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