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海族之战(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21    作者:忘语


海妖皇召唤完众多银甲傀儡后,在将失去光芒的银色幡旗往头顶一抛,又从袖中抽出了一柄剔透晶莹的短尺来,只是微微一晃,附近顿时点点蓝光浮现而出,并片刻间化为滔天巨浪般将其一包而起。

与此同时,其再用一根手指往短尺上轻轻一弹,当即一声清鸣后,就从巨浪中飞出了密密麻麻的蓝光,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一柄柄数丈长的蓝色长枪。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让四周的海族众人不禁咋舌不已。

“去”

白袍青年一声低喝后,十几条血蛟当即身形一顿,就会同百余名银色甲士直奔四周的那些圣兽扑去

而原本停滞在四周虚空中的密密麻麻长枪,则在他袖袍一扬之下,发出阵阵破空尖鸣声,化为道道蓝色晶虹的向六大假丹殿主所在位置激射而去,并在途中纷纷一个模糊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下一刻,六名假丹殿主近前虚空中,空间波动一起,一阵寒风狂卷而起。

眨眼间,一杆杆晶莹长枪在随风浮现而出,并散发出刺目蓝芒的向六大假丹所在狠狠投扎去

蓝色长枪尚在数丈之外时,这几名海族强者就已能感受到一股凛冽之极的威压扑面而来。

其中一身彩袍的甄恬见此,不禁脸色变了数变,单手虚空一抓,在无数银色电弧狂涌而出下,凝出了一柄柄丈许长,通体电光缭绕的雷矛。

此女手腕一抖,雷矛便在“嗖嗖”声中激射而出,往蓝色长枪迎面飞去。

然而下一幕,其脸色不禁大变起来。

雷矛刚一触碰蓝色长枪,竟摧枯拉朽般的爆裂而开,无法阻挡分毫的样子。

匆忙之下,她袖子一扬,又亮出了一面淡青色镜子,并一抛在了身前,十指一阵模糊的连点不已。

镜子在半空中滴溜溜的打转之下,卷出一圈圈的青色飓风,同时女子身形暴退,又抛出数枚符箓的一爆而开,化为层层光幕将自己包裹起来。

“砰”的几声巨响传来!

在此女释放的青色飓风干扰之下,虽有几柄蓝色长枪被偏移了稍许位置,堪堪从身边擦过,但仍有数柄一闪的击在了其护身光幕之上,并瞬间爆裂而开。

当即蓝光一闪,一团团蓝色冰雾瞬间浮现,一卷之下,就将此女冰封进了其中,化为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冰块。

但在几个呼吸后,就传出清脆的脆裂之声!

蓝色冰块寸寸碎裂而开,露出了其中浑身银弧了然的彩衣女子。

就在她脸色闪过一丝喜色,以为就此抵住了蓝色冰枪攻击之时,却赫然发现又有数柄蓝色冰枪一闪的到了其面前,只能一声冷哼的再次施法应对起来。

不远处的其他几名殿主情形,却与此女都差不多,都在纷纷祭出秘术灵器之下,才堪堪能抵住这仿若无穷无尽的蓝色长枪的袭击,一时无法再腾出手来向中央的白袍青年发出任何攻击了。

六大殿主看着白袍青年一副游刃有余的施法模样,不禁骇然,这才知道真丹期法力之雄厚,远超他们所能想象的。

毕竟若是换做他们施展如此恐怖法术,恐怕一身法力根本无法再支撑几轮的

而这时,那些血蛟也已经先一步的扑到了众多面前。

那头紫色章鱼,看到直奔自己而来的两条血色巨蛟及紧跟其身后的十余名银色甲士,美妇般的脸庞之上双眼绿芒一闪,八根粗大的触须前一个伸缩,庞大的身躯便往后退出数十丈远,同时“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团紫灰色烟雾出来,腥臭无比,在空中弥漫而开,足有近百十丈之大,遮蔽了眼前的一大片虚空。

烟雾翻滚之下,从中传出阵阵“噼啪”之声,无数紫色电弧在其中若隐若现。

两声嘹亮的龙吟般长鸣过后,两头血色巨蛟竟一头扎进了烟雾之中。

紫灰色烟雾一阵翻腾滚动,顷刻间竟急剧变少起来,两头巨蛟身躯在其中若隐若现,赫然正在大口狂吸四周的烟雾。

眨眼间,笼罩大片天空的紫灰色烟雾就被两条血色巨蛟吞噬的所剩无几,同时其身形一阵狂涨,如同吹气一般的一下涨大了小半有余,原本殷红身躯更有些微微发紫和透明起来。

此刻另外十余名银色甲士也应冲到了近前处,并毫不停顿的穿过了早已稀薄的雾气,从血蛟身后一闪而出,双刀发出森然寒光的圣兽庞大无比的身躯之上劈砍而去。

海族圣兽似乎未曾料到自己的雾气竟被瞬间破解,一声嘶吼声后,八根百余丈大小的触须一个模糊之下,便如雨点般的朝银色甲士身上狠狠抽去,每一下都仿若具有千钧之力般,引得周边空间一阵扭曲。

银色甲士在这巨大触须面前,却如同蝼蚁一般渺小,在巨力挤压之下,更是退无可退。

当即“砰砰”的巨响接连传出,但见银色甲士们在触须拍打之下,虽身形如沙袋般倒飞激射而去,直接重重摔到数十丈外的石地上,当即砸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深坑。

但这些傀儡,片刻后就若无其事的从坑中跑出,再次调转方向往圣兽方向冲去。

海族圣兽见此情景,其美妇般的脸庞似乎微微有些泛红,不禁将触须舞的更密集起来,虽然大部分银色甲士的攻击被其一抽击飞,但仍时不时有漏网之鱼接近,在其手中双刀一个十字劈砍之下,其身躯之上便泛起一朵血花。

以其如钢铁般的防御,面对这银色甲士的双刀竟如纸般毫无抵抗之力!

虽说这伤口对其如此庞大的身躯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这些银色甲士在不断被击飞的过程中,体表也渐渐多出了一些坑坑洼洼的伤痕,行动并开始渐渐迟缓起来。

就在此时,那两条血蛟已然将先前的紫灰色雾气吞噬的一干二净,并一个摆尾的也加入到了攻击之中。

两头血蛟和十几名银色甲士联手之下,明显仍然还不是这头巨大圣兽的对手,但却也一时间死死缠住了此兽,让其无法靠近白袍青年分毫。

而相同的情景,更是出现在其余十一处战团之中重复上演着。

这位海妖皇,竟然凭借真丹和众多傀儡,竟以一人之力,力压六大假丹,十二圣兽,并且还一副游刃有余的养子。

此种打出预料的结果,不但让那几名化晶妖族又惊又喜,巨舟之上观战的那名金冠老者在,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了、

他在沉吟了一下后,才冷哼的说了一句:

“没想到真丹之境竟然这般强大,这还只是借助外物之力才凝聚出的三窍下品真丹,若是凝聚的是上品极品真丹,那实力岂不是我等根本无法想象!也不知,所准备的那个后手,是否真的对其有用。”

“陛下放心,此贼子已经入了圈套,我等准备的毒人手段,在上古时候,可曾在出其不意之下,灭杀过传说中的天象级存在。现在即使只是一个残缺版本,但对付一名下品真丹,应该没有大问题的。”金冠老者身后一名颇为削瘦的老者,忽然含笑的回道,赫然正是厉鲲!

“很好!此次战役本王筹划了数十年,眼下看来,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如若成功,你便居功至伟,不仅可奉你为本王族客卿长老,论功行赏之时,自然更有你的好处。好吧现在也该让那些毒人出来了。”金冠老者目光在其身上扫了一眼,缓缓的说道。

“谢陛下!厉鲲对王族忠心耿耿,必将不负陛下重望。”厉鲲闻言大喜,忙神色恭敬的拱手回道。

这时,旁边另外一名满头灰发的金鳞族老者,单手一翻的取出一面血红色铜锣,一敲响后,蓦然有十余名身材高大,全身只穿短裤的海族男子,从巨舟后端的船舱之中一闪而出,并走到前面站成一排。

这些人竟每一个都散发着不逊色于六大假丹殿主的强大气息,但全都神色木然,光头秃眉,并且周身体表之上遍布着一根根密密麻麻的黑色血管,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同时他们几人刚一出现,便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之气在巨舟之上弥漫而开。

金冠老者闻后眉头微微一皱,便二话不说的向灰发老者一摆手。

老者会意,手中铜锣再次激烈响起。

但这十几名海族人眼中突然亮起一层红芒,纷纷的腾空而起,无声无息般的出现在了十二只圣兽的外围,并毫不停留的向中间海妖皇所在直冲而去。

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其中一名身形巨大的海族之人,在飞到半途之中时,竟然通体黑光一闪,在“砰”的一声闷响中,自爆而开,直接化为一团漆黑如墨的毒雾。

随后其他方向也是一连串闷响,这些海族之人竟然也尽数自爆开来,黑色毒雾翻滚之下,便联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雾圈一般,并活物般的飞快中间聚集起来。

而那些正在激斗中的圣兽和六大殿主似乎有所预感一般的,竟纷纷以竟然速度的脱离战斗倒退后撤。

转眼见,血色巨蛟及银色甲士以及海妖皇,便被黑色毒雾淹没了。

白袍青年见此情形中,脸上却闪过一丝冷笑,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就在准备催动着手中晶莹短尺和命令一干血蛟傀儡趁机追击之时,其在吸入一丝黑色雾气后,却脸色突然大变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