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海族之战(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9    作者:忘语


这一下,气势汹汹的海族卫士们的攻击,自然有一部分方向一改,瞄准了这些巨兽。

然而,当他们发现普通术灵器和法攻击对这些麒麟般的巨兽毫无效果之时,这几头巨兽却一一阵风般的顶着各种攻击冲入到了海族大军的前沿阵线中。

顷刻间间,便有一艘巨舟被几头巨兽围着的各自一击后,就在轰隆隆声被攻破蓝色光幕,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其上数以百计的海族卫士,更是被巨兽大口之下,便被其所喷霞光一卷的吸入肚子中。

这一幕,让远处的金冠老者脸色不禁变了数变,其一招手下,立刻身后便有一批面带有各色鳞片的化晶期强者站了出来,并直接腾空而起,以飞快的速度向前方巨兽冲去。

……

海底冰寒洞通道中。

赤鲤一脸阴沉的站在一层白色光幕禁制前,而珈蓝面无表情的站在其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其举动。

在之前的小半个时辰里,赤鲤就被这突然出现的禁制挡住了,心急之下,可谓是手段尽出。

然而无论是各种法术和各种符箓法器,却只能在这散发奇寒的光幕上留下一些淡淡痕迹,却始终无法撼动其分毫。

赤鲤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后,突然银牙一咬,一张口,一道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黑色光球一喷而出。

赫然是其炼多年的一团真元之焰

她手中一阵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之下,光球顿时化为一缕黑色火焰腾的往身前的冰寒光幕一卷而去。

“腾”的一下。白色光幕顿时被一片数丈大小的黑色火海淹没了,同时。散发出一股股令人窒息的热浪。

珈蓝见此不禁脸色微微一变的,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白色光幕在汹汹燃烧下。表面浮现出一枚枚玄奥之极的符文,晶光流转之下,拼命抵御着本命火焰的侵蚀。

赤鲤见此立时催动法决,往火焰中狂注法力而去,不停加大其威能。

砰”的一声闷响后,寒冰光幕终于在火焰中爆裂而开,化为点点晶芒的消失在虚空中。

赤鲤扫了望了一眼满地的冰渣,再抬首往前方望去,便发现光幕后面赫然露出了一条晶莹通道来。

此通道墙壁如先前来时的路一般。全都疑结着一层寒霜,只是比之前更加凝厚几分,方一接近,便有一股刺骨寒意扑面而来。

在另一端尽头处,则隐约是一座冰窟的入口。

“走吧。

赤鲤脸上闪过一丝大喜之色,头也不回的一声吩咐,就抬步往前走去。

珈蓝则默不作声的跟了上来。

通道不长,片刻工夫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踏入了一座亩许大小的冰窟之中。

珈蓝目光往四周一扫而过后。最终停留在了中心处竖立着的冰柱和其中封印的宫装女子身上,脸上肌肉抽搐一下后,瞳孔深处不禁闪过一丝快意之色,接着身形一动。就一阵风般的向对面一飞而去。

可就在此时,一阵阵的嗡嗡声蓦然响起!

冰柱后面,一个早已布置好的丈许大法阵突然一亮而起。引起周围一阵空间波动。

在光华闪动间,一名相貌俊美的白袍青年在法阵中心处一闪而现。正是海妖皇本人。

青年一现身而出,双目立刻毫无表情向赤鲤望去。

赤鲤身形一凝。顿时僵硬的停在了原地,脸上再无半点血色了。

而珈蓝也大吃一惊,眼中同样充满了恐惧之色。

“说吧,为何要背叛本座。”海妖皇却只是淡淡的问了红衣美妇一句,却目光一转的落在冰柱中的女子身上,竟透露出一丝少见的暖意。

“呵呵,背叛……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到最后尽然会功亏一篑……”赤鲤木然的望着眼前的白袍青年,喃喃的自语道,忽然自顾自的轻笑了一声,继而放声的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中带着一丝凄厉,使其身后不远处的珈蓝听了心更往深处沉去。

白袍青年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一闪的再次望向此女,却没有再开口半句,一副仍静等对方回复的养子。

赤鲤突然笑声一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神色一冷的说道:

“赤鲤本是一介散妖,浮沉于沧海之中,原本与世无争,在历经近千年修炼踏入化晶期后,为了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而拜入妖皇大人麾下。但您可曾知道,自从妾身见到大人第一眼起,便深深喜欢上了大人。不久后,我便暗暗在心中立下誓言,此生哪怕自身修为再无寸进,也要助您成就成丹之境!这些年,我为您四处搜寻天材地宝,随您探深渊,助您杀海族,并不顾危险的深入各个海岛,为您抓取符合要求的矿奴,帮您成就了现在的一番势力。”

说到此处,赤鲤声音一顿,脸上突然换上了一副怨毒之色的神情,恶狠狠的接着说道:

“可妖皇大人你呢,却视我如稻草一般,除了分配任务之时,从未私下召见过我,更没正眼看过我一眼。我为你南征北战,数次身负重伤,却从未得到你的丝毫怜爱之意,却反对一个活死人钟爱有加。是我赤鲤不美吗?不,是你太冷酷,太绝情了。我虽然不知道此女是何来历,但无论哪方面看都比其强上百倍,甚至大人最后还打算找一个相貌和其相似的人族女子为双修伴侣!你这样做,可曾考虑过赤鲤的感受没有!我不信这般多年了,你真感受不到我对你的满心情意!此女又能给你什么,不过是一个冰中死物而已。”

“够了!不准你出言侮辱于她!”海妖皇闻言,突然脸色一沉,单手只是一扬,顿时蓝色妖风一起,一股无形巨力突然落在了此女身上,,并将其一卷而起,并如沙袋般的重重摔到附近地面上,让其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倒地的赤鲤,身躯一颤之后,竟自行从地上一个翻滚的缓缓爬了起来,用一根手指着冰柱,目中尽是疯狂之色的说道。

“我知道这被冰封之人,真名叫‘金灵’,其本体其实是一条碧海金晶蛟,并且还是天生的嫁衣灵体,我只要借助珈蓝的梦魇之体,就可吞噬了她的精魂,从而使我能占据此身体,当我变成了第二个‘金灵’后,哈哈……”

“很好,原来是抱着此种打算进入这里的!既然这样的话,我对你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海妖皇听到这里,瞳孔深处当即一冷,面上浮现出一层青气来的缓缓说道。

随之他浑身迸发出一股庞大之极的气息,一圈圈的气浪飓风般的向四周一卷而开后,身形一闪,便瞬移般出现在了赤鲤跟前,白袍一抖。

“砰”的一声闷响,丝毫没有闪躲的赤鲤便在其一掌之下,肉身顷刻间溃裂而开,化为一团猩红血雾,并从中突然激射出一团黑气。

正是这化晶期妖修赤鲤的一缕精魂。

海妖皇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抬,五指一张,黑气便“嗖”的一声被吸到了其手掌之中,无法动弹分毫。

此刻,海妖皇微微扫了手中拼命挣扎的黑气一眼,目中却露出一丝奇怪表情,好一会儿后,才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她的确叫金灵,可她却并不是本座的恋人,而是本座的同胞亲姐,我之所以可以成就这沧海之域唯一的真丹之境,就是借助了她所留的妖核,方才得以突破瓶颈,进入境界的。要是你犯了其他事情,本座或许可以饶你一命,但你却打其主意,那便怪不得本座心狠手辣了。”

话音刚一落下,白袍青年五指一握之下,顿时一团刺目蓝芒在手心中爆发而出。

一声女子的惨叫后,黑气当即在蓝芒中化为一股青烟的不见了。

一名化晶期的妖族修炼者,就如此轻易的神魂俱灭了。

海妖皇做完这一切后,轻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看向了珈蓝所在之处。

这时的珈蓝,却趁赤鲤与白袍青年对话之际,悄无声息的偷偷退到了冰窟入口处,一见海妖皇看过来,脸色大变之下,当即不顾一切的飞快一掐法决,顿时数道耀眼光芒从身上激射而出,顷刻间婀娜身影便在一阵涟漪荡漾之下,幻化出了十多具之多,并同时向通道中激射而去。

珈蓝在情急之下赫然使出了梦魇大法,且不惜法力的施展到了极致,打算就此逃之夭夭掉。

可就在下一刻,但见海妖皇只是身形一动,身形就丝毫征兆没有的洞穿了重重涟漪而过,一只散发着蓝芒的大手一扫,气息与本体一模一样的数道虚影顷刻间溃散而开,并一把将珈蓝真身抓住。

接着白袍青年,单手提着此女,再瞬间一闪后,就鬼魅般的重新回到了原先站立处。

“蓝前辈,晚辈可事先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未曾做过,这一切都是赤鲤逼我的。”珈蓝娇躯完全被一股而无形之力束缚住,虽然心中大为惊惧,口中却飞快的说道。

(这一卷,终于快要结束了,但剧情也到了这一卷的关键之处,所以为了保证质量,忘语有时不得不花更多时间来构思各处细节。其实这本书是买断的,要是纯粹为了钱的话,忘语完全可以忽视质量而多写些章节的,好能挣更多的稿费。呵呵,但以我的处事原则,自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下一章也正在修改中,我会尽快给大家上传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