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海族之战(四)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8    作者:忘语


蓝玺只对众人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便自顾自的一个闪身来到石台下的一处空地上,盘膝坐下,闭上了双目,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两枚中品灵石,开始用最快速度调息恢复法力起来。

而与此同时,石台之上早已蓄势待发的众人,也纷纷催动各自秘术,对这新出现的银sè光幕展开了犀利攻击。

首先发动攻击的,便是辛元此子。

就在蓝玺声音刚刚落下,其浑身就泛起一层淡淡黄光,纵身一跃而起,双手一轮巨大铁棒,对准银sè光幕中心处,就是虚空一砸而去。

下一刻,无数道黑糊糊棍影小山般幻化而出,劈头盖脸的击在了银sè光幕上。

一团团气浪当即便在光幕上爆裂而开,响彻整个洞窟,并隐约形成一道道黑濛濛劲风,四下飞卷。

辛元仍不管不顾的手中仍然狂击不停,身上肌肉骤然粗大一圈后,隐约一道道黑sè灵纹从其体表浮现而出。

那名金鳞族女子,则身形一动后,轻飘飘的浮在了空中,单手一个翻转,手中顿时托起一面古镜。

“噗”的一声。

从镜中喷出了无数细小的光点,往空中一聚,眨眼间便凝成一道金濛濛光柱,一闪而逝的喷了过去。

而起附近的一座石台上,那名叫清岐的女子,手中则第一出一面黑雾缭绕的幡旗,拼命狂摇之下,无数黑雾从中涌出,又纷纷化为一只只鬼面鹰身的怪禽,掀起一股股怪风,也扑向来了银sè光幕。

这时,另一边石台上也一阵的飞沙走石,同时夹杂着“噗噗”的破空声。

几名海族之人。则各持一件骨质巨弓,放出一道道五光十sè的箭矢,流星般的一一轰到了远处虚空处。

看似他们动作并不算快。但每一次攻击都让银sè光幕为之颤抖,竟然威能奇大无比!

而湖边的其他矿奴。到了这时也纷纷拿出自己压箱的宝物,同样加入到了攻击中。

他们的攻击虽然明显比上上辛元等人,但胜在人多并且同一时间出手,远远看去仿佛腾空飞起一片五sè云霞,声势反而更加竟然几分的养子。

就在一阵阵轰鸣声和爆裂声中,银sè光幕终于一个模糊的开始扭曲起来。

柳鸣看到这里,当即也不再犹豫了。

他二话不说手腕一抖。当即手中蓝芒一闪,一根手指往手中蓝sè小剑上一抹,全身法力往其中狂注而入。

蓝sè小剑一阵颤抖后,骤然散发出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气。

柳鸣面无表情的一手腕一抖。当即密密麻麻的剑影幻化而出,并骤然五指一松下,所有剑影当即破空激shè而出,并在途中融合一体,并瞬间迎风体形狂涨。眨眼间体形狂涨,化为一柄三四十丈长的蓝濛濛光剑。

一声刺耳的尖鸣!

蓝sè光剑在柳鸣用法决一催后,就骤然化为一道晶虹的席卷而去,一个闪动后,就斩在了已经有些扭曲的光幕上。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

银sè光幕在当即在巨大光剑斩在上面后。一下变得有些摇摇yù坠!

柳鸣站在石台上,,面无表情的手臂一动,一根手指再隔空一点而去、

蓝sè光剑当即一个弹开后,就又一个盘旋的再次一斩二下……

一顿饭功夫后!

湖面上的银sè光幕,在各种攻击狂轰之下,终于一声清脆的崩溃而开。

柳鸣等人还未来及一喜,银sè光幕崩溃之处,蓦然凭空浮现一根根血sè光丝,并不停的交织翻滚,游走不定,犹如活物一般,竟再此形成了一堵血濛濛的光墙。

柳鸣见此,心念一动,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攻击。

其他人也一凛之下,也大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但仍有两人似乎攻击的兴起,几乎下意识的一个抬手冲血sè光墙shè出一道艳丽箭矢,两一个两手一扬,大片赤红雷火就一击而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二者攻击方一到血sè光墙面前,竟“噗”“噗”两声,全都诡异的直接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随之光墙墙里面传出了“轰隆隆”巨响,光芒一闪,竟upi两道血sè光柱从中一喷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出手两人面前。

这两名矿奴脸sè顿时大变,心知不妙,当即一个将手中骨弓一晃,顿时幻化出一片片的白sè光幕,发出呜呜怪响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另一个则猛一张大口,竟喷出一股赤焰,迎着光柱一卷而去。

但是下一刻,两道光柱骤然间一散,竟幻化密密麻麻的血丝,只见“嗤嗤”声一响,赤sè火焰和白sè光幕就被瞬间洞穿而过,并将后面二人一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远看仿佛两只血茧一般。。

这二人大惊的在血茧之中拼命挣扎,并大声呼叫,但在源源不断的血丝缠绕之下,顷刻间就无法动弹分毫了。

旁边几人骇然之下,刚想过来施法相助之时,那些血丝却突然间衣一紧。

两只血茧当即“砰”的一声,直接在原地爆裂而开,化为了两团浓浓血雾,一股血腥之气当即充斥着整个洞窟了。

而这时的血sè光墙在闪动了几下后,赫然就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个活物不成?”

这一切发生只有几个呼吸的工夫,让周围石台上的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背冷汗淋漓,大都纷纷暗庆先前自己并没有冒然出手,但也有人和先前两名矿奴交好之人,大怒的问道。

“哼,什么活物,不过是一片血瘴而已。这东西虽然不可能有什么灵xìng,但一旦遭受攻击后,却会本能般的攻击靠近其的一切活物。老夫若是没有进入此地之前,借助宝物之力破除这东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现在嘛,则只有多花费些工夫了。而且老夫先前说的明白,这第三层禁制,交给我来处理的。他们既然不肯听话,自然怪不得他人了。”

那原本盘膝而坐的蓝玺突然双眼一睁,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缓缓的开口说道。

随之他站起身来,突然身影一个模糊下,便诡异的出现在离其不远的两名并肩站立的海族人面前,两只大手闪电般五指一张,便出其不意的将二者天灵盖抓住了。

“蓝前辈,你要做什么!”

两名海族人大惊失sè,但浑身却如同万斤坠身般的无法动弹分毫,当即大叫的问道。

“哼,干什么?当然是要取破禁血符助大家逃生了。”

“什么,你不是说……”

二人话还未说话,蓝玺眼中狞sè一闪而过,五指用力一捏,一股巨力之下,两人头颅便骤然间爆裂而开。

就在两具无头尸体落下的同一时间,蓝玺双手突然一阵飞快变幻,两具尸体脖劲处突然涌出一股jīng血,并眨眼间凝为两团血球,滴溜溜一转后就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蓝玺眼中蓝芒一闪,单手虚空连点两下,血球竟凭空幻化成两枚不知名的血sè符文,再一催后,就凭空狂涨到了丈许大小,并开始忽暗忽明的狂闪不定起来。

辛元等见到这血腥一幕,自然又是一惊。

要不他刚才说出了“借助禁制血符逃生”的话语,恐怕真的又要大乱一场了。

这时,蓝玺对其他人不管不问,两手五指一弹,口中晦涩的咒语声接踵而出,两枚血sè符文便化为两道血虹的激shè而出,并一闪的没入到了血sè光墙之中。

血sè光墙在融入血sè符文之后,当即体表灵光闪动,好一阵涨缩不定起,并在蓝玺再虚空一点后,竟“呲啦”一声,化为血红sè液体的溶解开来。

而众人面前,当即现出一道十余丈长的空间裂缝,非常狭窄,并且里面黑不隆冬的模样。

这让众人大喜的同时,望着眼前的空间裂缝,又都浮现一丝迟疑之sè。

蓝玺对此却似乎早有准备,只是袖子一抖,当即抛出一个骨球出去

此物只是在空间裂缝前滴溜溜住转动一圈后,就骤然化为一具不大的骸骨傀儡,直接摇摇晃晃的飞入到了裂缝之中。

随之蓝玺自己,却单手掐诀,双目微闭而起。

刹那间,所有人都盯着蓝玺面孔,不眨一下了。毕竟空间裂缝那边是否安全,可是决定在场所有人的命运。

“很好,那边现在很安全,并没有发现孽兽的踪影。此裂缝应该可以持续约一个时辰的时间。诸位现在可从老夫这里取走一份骨牌和灵液,略加休息一二,便抓紧时间进入里面了。”蓝玺手中法决一松而开,双目再一睁开后,缓缓的冲众人说道。

这话一出口,自然引的众人狂喜之极。

而蓝玺则缓步走到了入口前,再次盘膝坐下,大袖一挥,身前顿时多出了一堆皮袋来。

这一次,不用蓝玺再催促什么,当即就有人立刻上前领取了东西

鸣在取过一个袋子后,稍用神识一扫,便发现一枚如先前一般无二的骨牌和一瓶孽兽之血炼制的灵液,便不置可否的也找了一处空地,坐了下来。

大半个时辰后。

“出发!”

蓝玺突然一站而起,率先取出一枚骨牌,挂于腰间,接着一个转身,身形一闪的没入裂缝之中。

其他人也心中一凛的站起身来,随着其纷纷往空间裂缝一飞而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