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海族之战 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6    作者:忘语


青禽见此大喜,顿时一根手指冲符阵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

符阵中心处一根蓝sè光柱一冲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幻化成一条遍布淡蓝sè鳞片的蛟龙虚影。

“青禽,出了什么事情,竟让你动用救命有的本命翎羽。”蛟龙虚影一现身后,立刻口吐人言的问道。

“妖皇大人,不好了。沧海王族汇聚其他十大海族部落,已经兵临海皇宫了,还望大人速速返回坐镇。”青禽急忙的回禀道。

同一时间,距离深海世界不知道多远的一处海面上空,化身蛟龙本体的海妖皇,在听到眼前一只通体透明的小型飞禽中传出的青禽话语,眼中不禁闪过一丝yīn沉之sè,半晌未语……

就在海底世界之中,妖族与海族大战方起的时候。

海皇宫附近的某个偏僻之极的角落中,两道纤细身影悄然的从中一闪而出,一前一后的往海皇宫方向跑去。

在周边建筑上淡淡光芒照映下略一细看,正是那先前“失踪”的赤鲤和珈蓝。

此刻的两人已换上了两件青sè紧身皮衣,走在前面的赤鲤一边跑着,还一边放出自己jīng神力,时刻注意着四周动静。

紧跟在其身后的珈蓝,则目光闪动不定。

在来到海皇宫跟前后,赤鲤当即便从某处不为人知的小门中一闪而入,珈蓝却突然回过头来,往高空五sè光幕外的密密麻麻海族大军望了一眼,脸上现出一丝复杂之sè来,但一咬牙后,也跟着快步踏入了小门之中。

金碧辉煌的海皇宫内,此刻乎由于外面战乱的缘故,宽敞的通道之中几乎看不到一名侍卫。

而仅有的几名侍女在见到赤鲤之后。也纷纷躬身见礼,不敢询问分毫。

但这些女子,再赤鲤面无表情的忽然出手之下。纷纷被一掌击毙,连同尸体也瞬间被化为了灰烬。

结果。二者经过一阵七拐八拐后,最终来到了一间颇为jīng致淡雅厅堂之中。

赤鲤冷冷的打量了厅堂两眼后,绕过了位于中间的主座,来到一根石柱跟前,翻手取出了一枚蓝sè贝壳,轻轻一晃。

“噗”的一声。

蓝sè贝壳一亮之下,从中飞出一枚淡蓝sè符文。一闪的没入石柱之中。

石柱微微一颤后,体表一层晶光流转而过,当即现出一扇小门来。

“走!”赤鲤见此,脸上一喜。一声吩咐后,就率先钻入了其中。

珈蓝见此,秀眉紧蹙,但也只能紧跟了进去。

随后两人沿着门后一个向下的青sè石阶,进入到了一个冰窟般的通道中。

……

另一边。深海矿脉最深处的狭长洞窟内。

独自盘膝而坐的蓝玺,原本紧闭的双目突然一睁而开,并站起身来的淡淡说了一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行动了。”

声音虽不大,传入他人耳中却如同惊雷一般。

洞窟中所有人全都心中一凛。目光“唰”的一下,都落在了其身上。

结果这位化晶强者却对众人的眼光视若无睹一般,几步之下便走到了离其不远的某片石壁处,二话不说的抬手一拳。

“砰”的一声!

看似毫不起眼的石壁在一接触其拳头的瞬间,竟骤然间泛起一层白光的一闪,竟将其拳头硬生生阻挡在了外面。

蓝玺见此目中jīng光一敛,口中传出一句低沉的咒语之声,同时其拳头上骤然间刺目灵光闪动,一股诡异震波当即一卷而出。

一声闷响!

白sè光幕一阵晃动不已,随之连同后面石壁一起寸寸的碎裂而开,引得周边灰白sè雾气一阵翻滚不已。

石壁后面,赫然显露出了一条黑乎乎的巨大通道,通道之中弥漫着滚滚的灰白sè雾气,不知通往何方。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此处众人见了,一下目瞪口呆起来。

而身处人群之中的柳鸣,虽然面上表情不变,心中也是惊讶万分。

他先前方一进入到这洞窟的时候,为了万一起见,早已放出庞大的jīng神力将这四周给扫了一遍,当时可丝毫没有发现这石壁后竟然还别有天地。

可见这块石壁上的那层白sè光幕,绝对不是一般的禁制。

正当洞中众人惊疑不定之际,蓝玺却淡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就自顾自的大步向通道中走去了,身影随即消失在了其中。

其他人见此,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不少人都面露一丝迟疑之sè。

虽说根据蓝玺所言,因为颜啰背叛在先故而并未告知其逃脱的真实计划,但颜啰临死前的那番话,还是让不少人起了疑心的。

但就在这时,众人眼前一道灰sè身影一晃之下,一名青年竟毫不犹豫的也进入到了通道之中。

正是先前一直沉默不语的辛元。

柳鸣见此,眉头一皱,略有些意外。

但在有了第一人跟下去之后,其他人在互望一眼后,当即有人大笑一声,就此也跟了进去。

其他人见此,当即也不再迟疑的纷纷进入其中。

到了此时,他们纵然还对蓝玺的逃脱之计划有些将信将疑,但此刻进退两难之际,谁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毕竟只要有一丝希望,没有人愿意终生呆在这暗无天rì的矿洞中。

柳鸣站在一旁,等到大半人都进入通道之后,目光一闪之下,也无声的进入了其中。

这通道越走越宽,不到半盏茶工夫,长宽便已有约莫五六丈之巨,而通道四壁全都是一种闪着灰蒙蒙晶光的怪异延时,柳鸣以前从未见识过的样子。

通道中弥漫着的灰白雾气,似乎便是透过此种岩石散发而出,这让柳鸣不禁升起几分好奇。

但此种情形下,他也不可能敲下几块灰白sè岩石,加以仔细研究一下。

这条通道似乎就这般一直缓缓的往下延伸而去,并且越往前走越深入地下的样子,让众人也不知已经深处矿脉之下多深之处了。

时间就这般一点点的过去了。

众人这一走,便是两个多时辰,每个人都只是默默的跟着前方老者的身影,不断的往前走着。

不过当众人眼前豁然一亮后,一个巨大地下世界便出现在了眼前。

柳鸣目光四下一扫,只觉洞窟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片如先前通道中的灰sè石壁,石壁底部四还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植物。

而在地下世界中间部分,赫然被一个极其庞大的地下湖泊占据了。

此湖泊占据了整个洞窟的十之**地面,足有数里之广。

湖水冰冷黝黑,上方萦绕着一层浓郁至极的灰白sè雾气,散发出腥臭刺鼻的气味。

一名人突然上前几步,骤然抬足一踢,就让附近地面上的一截枯木利箭般的激shè而出,并在力道耗尽之后,当即一头落在了湖面之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看似轻飘飘的枯木,一接触湖水的瞬间,便一个打转的直沉而下。

众人见此,面上都不禁浮出一丝骇然之sè。

在众人进来处的湖泊岸边处,赫然有一座淡金sè法阵耸立在那里。

法阵之中则竖立着十余座数丈高的石台,隐隐排成了一种诡异的形状。

石台之上,各自插有一面金灿灿的阵旗,散发着淡淡金光。

正在这时,站在最前方的蓝玺突然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朝身后的众人说道:

“此地便是老夫通过多年寻觅,终于找到的逃脱路线入口。乃是地下深渊与本地矿脉相交的一个薄弱节点,只要我们能打破此节点,便能进入那些孽兽所来的深渊之地。然后我等在这深渊之地中再找到其他的节点,就设法回转到其他地方,便可再度恢复zì yóu之身了。”

这话一出口,自然引的众人一番sāo动。

“蓝前辈,我们一旦进入这深渊之地,就要面对其中无处不在的孽气侵蚀,以前辈的修为可能不用担心,可我们……”

“不仅如此,其中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孽兽,比之孽灾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矿脉之中遇到还有地方可退,但在那深渊之地,一旦遭遇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还有,那深渊之地无边无际,凭借我们这几人,如何能从其中再找到回转到其他区域的节点呢?”

“是啊,此种方法未免太冒险了一点……”

一些看似对深渊之地也有些了解之人,纷纷sè变的开口询问起来。

面对众人的质疑,蓝玺单手一翻,手掌中便出现了一块散发着森森白sè的骨牌和一瓶漆黑如墨的葫芦,一边扫了说话之人一眼,一边缓缓说道:

“这是老夫用孽兽之骨祭炼的一种防护灵器,只要佩戴在身上,便可以抵御孽气侵蚀,而至于这葫芦中装的,则是老夫用收集的孽兽jīng血炼制的一种灵液,服下后可短时间内让自身气息变得和孽兽一般,在此期间不会遭受孽兽的攻击。在诸位进入这深渊之地后,老夫被会每人分配一份,同时也会助各位去除灵海之中的血sè禁制。至于如何这深渊之地找到其他节点么……”

老者说到这里,声音一顿,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