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颜啰之死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4    作者:忘语


“是颜大哥!”

“蓝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见此情形,当即人群之中一阵sāo动,引得周围灰白sè雾气一阵翻滚不定,立时便有几人站了出来,并有人当场出言问了起来。

柳鸣心中也是吃惊万分,但面上却不动声sè的目光从几人身上一扫而过,立时认出这几人是其之前在铁盟驻地见过的颜啰的心腹,而先前带其到此处的那名皮袍中年人也赫然在列。

站在其身旁的辛元,在看清蓝玺手中所提之人的面貌后,;脸sè也变得十分难看,显然对这突如其来一幕也是同样没有丝毫准备。

“什么意思?嘿嘿,要不是老夫发现的早,恐怕你等被人卖了还不自知的。否则,老夫又为何冒风险的突然将计划提前了。至于具体情形,你们自可以问问颜啰道友了。”蓝玺冷哼了一声后,手腕一抖,就将手中所提之人,直接往地上一抛。

“砰”的一声传来。

颜啰便脸朝下,身体便如同一滩软泥般的坠到了地上,趴着一动不动起来,并且仅几个呼吸的工夫,其身上古铜sè肌肤之上便凭空涌出了一道道锁链般的翠绿sè灵纹,并闪动着淡淡灵光,瞬间便遍布了全身各处,并且活物般游走不定,端是诡异万分!

而随着灵纹的闪烁不定,其连气息都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显然这时的颜啰,已经被蓝玺种下了禁制。

一时间场上雅雀无声,人人脸上均都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先前那些一副义愤填膺模样的颜啰心腹。此刻也不禁有些惊疑不定,一咯咯将嘴巴紧闭。不敢再发出一个字来。

“颜兄,蓝前辈所说。都是真的吗?”。辛元脸sè变了几变后,终于上前两步,冲地上的颜啰问道,但话语不禁有些颤抖了。

似乎是听到辛元所问之话,原本趴伏在地上的颜啰一根手指动了一下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点点的站起了身子。

看到原本以肉身强大而闻名的颜啰,此刻竟然连站立都有些困难的样子,不少人脸sè又微微一变起来。望向蓝玺的目光中都带有深深的惧意了。

而颜啰此刻披头散发、脸sè有些灰白,勉强站稳了身形,用一双毫无生气的双目,木然的从眼前的众人身上缓缓扫过,最终视线落在了辛元身上,才淡淡的说道:

“蓝玺说的没错,是我和矿洞守卫联系上了,将你们一举一动都上报了,并且早在数年前就如此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辛元面孔更是一下苍白无血。

如今在场之人,自然都对逃脱计划寄予厚望之极,否则也不会加入此计划之中的,甚至相当一部分铁盟心腹。更是颜啰直接推拉拢推荐的。

如今其却主动向矿洞守卫泄露计划,怎能不让他们异常愤怒。

“颜啰,你将我们招来此处。又去串通守卫,究竟意yù何为?”

“枉我们那么信任你。那般为你卖命,而你却勾结守卫!”

……

一时间。人群中质疑声,怒骂声,不绝于耳。

其他人望着颜啰的眼神,更是大都瞬间凶恶起来。

对于众人的表现,蓝玺早已有所预料般,却只是双手倒背的冷眼旁观。

就在这时,颜啰忽然咧开大嘴,仰首狂笑起来,眼中满是疯狂的神sè,众人一惊之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等笑声止住后,颜啰突然将身形一挺,神情倨傲的朗声说道:

“你们这些人,还当真以为存在什么逃脱之路不成?真是可笑之极!”

众人听了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颜啰是何用意。

而一名海族人,却往前一步,冷笑一声的说道:

“你此刻早已众叛亲离,人心尽失,海敢信口雌黄,莫非以为还有人会信你吗?”。

“哼,事已至此,我也无须隐瞒什么了。蓝玺所说的逃脱路线,完全是不可能通过的。此计划一开始就是蓝玺在欺骗你们。虽然不知道他真实目的是什么,但既然其欺骗我在先,我设法自找生路又有何错的!只是我没有料到,其真正实力竟真在我之上。现在既然技不如人,我也无话可说的。不过不久后,你们就会一同下来陪我,在黄泉路上倒不会太过孤单的。”颜啰越说越激动,声音中充满了说不尽的疯狂之意。

此话一出,原本有些吵嚷的人群,顿时再次安静了下来,但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落在了站在颜啰身后的蓝发老者身上,充满了惊疑忌惮等各种各样的神sè。

蓝玺见此情形,嘴角轻轻一撇,单手一抬,猛然一掌向前虚空拍去。

“砰”的一声!

颜啰头颅便被硬生生的一击而碎,红白之物飞溅一地。

下一刻,但见颜啰无头尸体肌肤上的翠绿sè灵纹突然疯狂闪动起来,一阵涨缩之下,其原本青铜sè皮肤开始黯淡起来,血肉也以肉眼可见的迅速干瘪下去。

顷刻间,一具无头干尸轻飘飘的栽倒地上。

蓝玺扫了在场众人一眼,面上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但偏偏目光冷冽无比,并缓缓的开口道:

“其实老夫早在开始筹划本计划之时,便已发现了颜啰心术不正,暗中勾结矿洞守卫了,不过看在他身为一大势力之主,尚有些利用价值的份上,才让其多活一段时rì。期间,我也给过其给了不少机会,可惜他依旧冥顽不灵。故而老夫才一直未将真逃脱之法告知于他,以至于其才误以为此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至于真正的逃生之路么……”

洞窟中众人听到此处,都不由睁大眼珠起来。

但蓝玺声音一顿后,口气却蓦然一冷下来:

“尔等便在此再静等数rì,便可见知分晓了。至于不愿意等待者,尽可自便。”

随后这位化晶强者,在原地盘膝坐下,自顾自的打坐吐纳起来。

在场众人见此情形,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他们虽然不知道蓝玺和颜啰二人,到底是谁先欺骗的谁,也不知那蓝玺所说的逃生之路是否真的存在,但事已至此,自然也不会去加以深究的。

至于蓝玺最后口中的自便之说,多半也只是说说而已,如果谁要真的想要就此离去,以其心狠手辣的xìng格和颜啰的前车之鉴,下场可想而知了。

不一会儿,原本聚在一块儿的众人,便三五成群同样的盘坐地上,或窃窃私语,或自顾自的调息起来。

辛元却在叹了一口气后,袖子一抖,当即一团火球飞shè而出,“轰”的一声,击在了颜啰无头干尸上,将其化为了灰烬。

接着,他才神sèyīn沉的找另一个角落处,谁也不加理会的闭目养神起来。

柳鸣一直看着发生的一切,面上虽然神sè未变,但此刻望了望不远处胸有成竹模样的蓝玺一眼后,眉梢一挑后,当即慢悠悠的也朝一个人少之处走了过去。

两天后,位于海底宫殿地下的某密室外。

一名身穿红袍,皮肤深蓝的丑陋妇人,带着数名手捧大红衣衫的妖族侍女出现在了通往密室的通道口处。

在距离密室大门尚有一小段距离之时,几名侍女在丑妇的手势一摆之下,突然停住了脚步。

“叶仙子,海皇大人召见,请快些换上老奴给你带来的衣衫,速速随我前去觐见。”丑妇扯着嗓子,朝厢房之中传音而去。

半晌后,厢房之中才传出了叶天眉清冷的声音:

“海妖皇突然召见,究竟所谓何事?”

“这个老奴不知,请仙子快些开门更换衣衫,海皇大人已久候多时了。”丑妇颇为不耐烦地直接加以催促道。

“看来,这位妖皇大人根本没打算给我太久时间。不过好在两天前,我终于将剑阵堪堪祭炼完成了,如今倒也没有去见他的必要了。”半晌之后,密室中中再次传出了叶天眉清冷的声音。

“大胆,你说什么!”丑陋妇人听到此言,立刻意识到不妙,面sè大变的一声训斥后,当即单手一个翻转,手心中蓦然多出一枚青sè符箓,就要将其一捏而碎。

但就在这时,看似厚实并闪动淡淡白光的石门,时突然爆裂而开。

在碎石飞溅之中,一道银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卷而出,再一个模糊后,附近虚空之中便另八口银sè长剑浮现而出,下并化为无数银丝的将丑妇及其身后妖族侍女全部卷入其中。

一阵惊叫后,丑陋妇人和这些妖族侍女,便被直接切成了无数碎肉。

整条通道瞬间被一团团血雾笼罩住了,同时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

而密密麻麻的银丝一凝之下,便再度化为八口银sè长剑悬于半空之中,并发出一阵阵嗡鸣之声。

接着厢房之中又一道银光飞出,竟带着其他八口飞剑一同化为一团银光的冲天而起,瞬间便洞穿了一层层青石楼板和笼罩整座宫殿的层层禁制,直奔上方淡蓝sè光幕一冲而去。

就在这时,海底宫殿的某处地方,突然传出了海妖皇yīn森的声音:

“御剑飞行!叶仙子,你想如此简单的跑出本座手心,未免有些痴心妄想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