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聚集与惊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4    作者:忘语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的。レ晶妙镜何其珍贵,即便是我手中也没有几枚的。要不是为了和你保持联络,根本不会动用此等宝物的。不过也够了,本族此刻也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你这边的行动,弄的声势越大越好,只要能多牵扯海妖皇的一些手下,削弱海底宫殿守卫力量一分,本族成功把握就更大一分。当然,如果能将那些化晶妖族多引来一两个,那就更好不过了。” 晶镜中女子用一种悦耳的声音说道。

“哼,多引一两名化晶强者?你还真敢说!真要来个三四名化晶强者,我恐怕即使有后手也要真陨落在此了。无须多言,只要计划一旦启动,此地肯定声势不小,但到时能引来多少人,却不是蓝某能管的了。”蓝玺背负着双手,冷冷的说道。

“为了这一次的谋划,本族已经准备了多年,外加一些机缘巧合,才能最终得以真正付诸实施。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这边具体行动时间,一定要按照约定好时间发动,早一刻或晚一刻,都绝对不行的。”晶镜中女子不管蓝玺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

“这个你之前已经说过多遍,我自然知道其中轻重的。嘿嘿,那人竟敢和专门负责矿脉守卫的焦禅勾结一起。我若不是多年前就被你提醒,恐怕真被其给卖了,还不一定知道的。这次,我必让他知道出卖我的代价。”蓝玺目中寒光一闪,现出一丝狰狞的说道。

“你也不简单。竟然能想出这般一个逃脱计划,还能让其他人全都信以为真,并悄悄的故意走漏消息,将计就计的完美配合我们行动。只是可惜了那些矿奴,如此信任你,恐怕到死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晶镜中女子突然咯咯一笑的说道。

“他们想的倒美,若真能这般容易逃脱,我又岂会被困此地达上百年之久了。不过要不是你提供给我的这种灵虫培育配方。我也不可能这般顺利的让其他人相信。”蓝玺目光闪烁,神sè又恢复如常了。

“你知道就行。要不是你本身就具有本族一半血脉,我当初也绝不会冒然联系上你的。事成之后,本族也会按照约定,封你为族中长老,从此享受族中供奉。”晶镜中女子声音一缓下来。

“希望如此。”蓝玺淡淡回道。

“另外,其他人我不管,本族流落在此地的那名纯血王族,你务必要一并救出。做好了此事,到时族中自然还会给你其他的好处。。”晶镜中女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语气颇为凝重的补充道。

“哼。如若不是为了救她。我又何苦自断一臂的出面去应付那化晶期的孽兽,不是自找不自在吗?你难道真以为其能助我从此地出去不成?” 蓝玺双目微眯,不动声sè的反问道。

“那就有劳蓝兄费心了。”晶镜中女子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于是二人再几声交谈,商定了一些细节事宜后,悬浮半空之中的晶镜和法阵边缘灵石,就骤然间“砰”的一声。同时碎裂而开。

女子身影随之一同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蓝玺见此,则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推开石门后,抬步往洞窟一边的角落走去。

在走到岩壁前后,其手臂突然一阵模糊。闪电般的在岩壁之上拍了几下。

一阵“轰隆”声过后,眼前岩壁之上赫然显现了一扇石门。往里一推而开后,蓝玺便进入到了另一间十分隐秘的石室内。

在室内四周镶嵌着一些散发透光的萤石,而中心处一个高台之上,布有一个直径数丈的小型祭坛。

祭坛zhōng yāng竖立着一根四棱的小型石柱,漆黑如墨。

祭坛表面则一圈圈的淡银sè灵纹,密密麻麻,几乎遍布祭坛之上每一寸地方,而在边缘处,则镶嵌着数枚黑sè晶石。

蓝玺缓步走到祭坛前,一番祷告后,神情郑重的一抬手,做了一个诡异的手势。

眼前祭坛表面上灵纹顿时一亮而起,一道刺目的白sè光柱猛然从石柱中向上爆shè而出,直冲出祭坛之上十余丈之高。

蓝玺见此,蓦然一张口,一面漆黑sè令牌一喷而出,并迎风一晃的化为一团黑sè雾气没入光柱之中。。

光柱一阵摇晃后,接着鬼哭狼嚎声从中传出。

光柱随即消失,取而代之的,空中浮现出了一张模糊不清的黑sè鬼脸,冲老者一声低吼后,就再次一闪的消失了。

……

一个半月时间,转瞬间即过。

在此期间,深海矿脉之中风平浪静,仿佛先前的孽灾根本都未出现过一般。

柳鸣除了又斩杀了数只孽兽,取得了一些孽兽材料外,并未再有其他的收获。

他利用这些孽兽之骨,又不惜灵石的炼制出了一枚骨风锥。

而月尾之时,更有一名矿奴来到其所在石洞门口,扔下当月的解毒丹后,就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走。

柳鸣对此,自然毫不客气的一收而起,其余时间,则待在石洞内吐纳调息,积蓄法力,一心将自己身心全部调整到巅峰状态。

再过数rì后,其石洞中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柳鸣一言不发的望着眼前这名一身皮袍中年人族男子,眉头微微皱起。

眼前此人,正是其当rì见过的颜啰的心腹手下之一。

皮袍男子面无表情的打量了柳鸣几眼后,突然手腕一抖,一枚金光灿灿的物体便朝柳鸣飞去。

柳鸣伸手接过一看,赫然是一枚金sè贝壳,心念一动之下,另一只手一翻转,便取出了另一枚金sè贝壳,将两者一合之下,果然完全吻合,一丝缝隙都没有。

柳鸣目光一闪,随之将其往额头之上一贴,贝壳上的符文流转之下,同时耳中响起了蓝玺的话语声。

听完这些言语,柳鸣心中不禁一惊。

“什么,让我们现在就聚集起来,计划提前了,马上就开始行动了。”柳鸣将金sè贝壳从额头挪开后,盯着对方,一字字问道。

皮袍男子却毫无表情的点点头。

柳鸣心念一阵飞快转动,目光闪烁不已,衡量了一番其中轻重,还是长吐一口气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动身”。

半rì后。

通过一些从未走过的隐秘通道后,柳鸣终于在中年男子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应是矿脉最深处的某个狭长的洞窟内。

在一路上,柳鸣从与这中年男子的交谈中隐约得知,此次行动提前,似乎是因为计划有了暴露的可能,故而不得不提前行动。

至于具体如何出的问题,,这中年男子同样的毫不知情了。

柳鸣进入此洞窟后,略一打量,便发现洞除了来时的入口外,在远处另一端也有一个通道,但隐约被一层白sè雾气淹没了。

而洞窟之内,赫然已有二十多人聚集在了那里。

每一人都神情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其中赫然就有辛元,金鳞族少女,还有那名叫清岐的女子等人,却出人意料的未见到颜啰,蓝玺二人的身影。

那名中年男子在带柳鸣来到此地后,便自顾自的走开,和其他人占到了一起。

柳鸣神sè一动后,也缓步走到了辛元旁边,并嘴唇微动的传音问道:

“辛兄,可从颜啰处得到什么消息,此计划难道真的暴露了:

“柳兄,我也是被其他人带来此处的,只是比你稍早了一些罢了,事先也未收到丝毫风声。而且这段时间,我并没有见过颜啰的。” 辛元面露苦笑之sè后,同样传音的回道。

柳鸣听罢,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后便与辛元二人并肩而立的等待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不断有人被带到了洞窟之中当来者见到洞内有熟悉之人时,目中都难掩惊讶之sè。

显然不少人此前也未正式碰头联系过的。

当足足凑够了三十余人后,人群中一名蓝鳞族男子,才突然走到人前,向众人一抱拳的大声宣布道:

“各位都是蓝前辈挑选出的同伴,还请在此稍候片刻,前辈已在赶来此地途中,不久后便可抵达,与诸位共商逃脱大计。”

“蓝前辈将我等召集,说计划提前了,现在又让我们在此白白的干等,是不是该给我等一个交代的。”一名双手抱肩的大汉,yīn沉的问道。“蓝前辈是怎样计划的,在下同样不知。至于交代的话,阁下等蓝前辈到了的话,字可以自行去问。在下也只是负责传话而已。道友可不要找错人了。”这名蓝鳞族海族,嘿嘿一声的回到。

大汉哼了一声后,脸sè有些yīn晴不定,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柳鸣等其他人见此,也都是神sè各异,同样每人主动开口什么。

一个时辰后。

另一个入口处脚步声一响,灰白sè雾气一阵剧烈翻滚后,一道身影浮现而出,并几步从中走了出来。

众人目光“唰”的一声,全都扫了过去,但等一看清来人之时,却又均都大惊失sè起来。

身影主人,正是本次计划的发起人,本地唯一的化晶期强者蓝玺,其手中却提着一个软绵绵的古铜肤sè之人,竟然正是颜啰!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