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晶妙镜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3    作者:忘语


仅仅两个照面过后,那名青族大汉就被柳鸣干净利落的击杀了。

而由于其从始至终都没动用御剑之术,让一旁观战的颜啰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异sè。

坐在石椅之上的蓝玺,面上也不禁闪过一丝意外神表情,一双略显浑浊双目,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青年,似乎隐隐含有一丝欣赏之意。

“柳道友果然身手不凡,既然三人中如今仅剩下你一人了,那自然有资格加入老夫的计划之中。不过我再问你一句,道友可是真自愿加入的,没有半分勉强之意?”蓝玺缓缓说道。

“能有机会逃离这海底矿区,在下自然求之不得的。”柳鸣眼中jīng光一闪而过,毫不犹豫的回道。

“很好。”

听到柳鸣如此识趣的话语,蓝玺满意的点了点头,朝身后一摆手,颜啰当即会意的从腰间取下一个鼓鼓囊囊的皮袋,轻轻一抛之下,袋子便朝柳鸣飞去。

柳鸣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待皮袋飞到身前时单手一扬,便将皮袋接在手中。

与此同时,柳鸣耳边再次响起了蓝玺淡淡的声音:

“这里是十枚虫卵和老夫此次计划的信物,你现在便可以回去多加准备一二,三个月后正式开始行动。到时候我会让人持着相同信物派通知于你。而在这三个月间,你也无需耗费体力去开采矿石,只要一心打坐修炼法力,将状态保持在最巅峰即可。至于每月所需缴纳的矿石,自然会有人代缴并将解药按时给你送来。”

想来也是。毕竟那虫卵虽然可以镇压体内之毒,但数量并不太多的。现如今众人还尚在矿洞之时,还是需要服用每月的解药的。如此做的话。也可以迷惑那些矿洞守卫,让他们不至于起疑。

柳鸣神识往袋内一扫,发现袋中除了十个如先前一般无二的小瓶外,还有一枚金灿灿的小型贝壳,壳上铭印着一些玄奥的符文。除此之外,还有十余块中品灵石,虽不算多,但在这矿脉之中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柳鸣自然也不会客气什么,称谢一声后。便二话不说的将皮袋小心的一收而起,一拱手的朝蓝玺二人告辞后,便转身离开了石洞。

看着柳鸣的身影消失在前方通道尽头,蓝玺突然转过头来,向一旁的颜啰开口询问道:

“没想到此子竟也是一名体修,且肉身也是颇为强横的样子,不过其御剑之术是否当真如你所说这般威力不凡?不会误了我们的大事。”

“蓝兄尽管放心!其催动御剑之术威力极大,仅凭一柄下品灵器飞剑,便可破我铜锣灵体的肉身防御。如果到时候前辈如将那柄中品灵剑给他,威力必将更胜先前,想来绝无问题的。”颜啰闻言,则不加思索的出口加以保证道。

“如此自然最好。那柄灵剑到时候给他便是。”蓝玺闻听此言,似乎心中担心彻底去除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此子的实力还不仅限于此。甚至还可能有所隐藏实力。”颜啰眼珠如此一转,又补充的说道。

“哦。此话怎讲?”蓝玺听了这话后,神sè一动。

“这次为了测试此子真正实力。特地找来的这两人,虽说不是真被我等看中,但也算是实力不弱之人了。柳鸣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将那青族之人击杀,可见其压箱手段绝对不少,绝不可能只有御剑术这一种后招的。”颜啰摸了摸下巴,目光闪烁的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管他是否隐藏实力,只要真能被我们所用就行。另外,最后一批虫卵培育的如何了?若是准备妥当后,那几人你知道怎么处理了,可别留有什么尾巴。”蓝玺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又如此问了一句。

“我明白。这一批虫卵两个月后即可成熟,如果成活率和以往差不多,在七成左右的话,那在计划启动之时,应足够用了。”颜啰不慌不忙的回道。

“很好,关于禁断血符的宿主选取之事,进展的如何了?”蓝玺眼中闪烁了几下,又开口问道。

“血符之事已按照蓝兄要求从矿奴中选定了两名宿主,并以脱离此地的条件进行了安抚。至于到时候……可由不得他们了。”颜啰神sè恭敬的回复道,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蓝兄放心,我自会派人时刻盯着他们的,实在不行,到行动rì期前几天,就提前将血符从他们体内提取出来。”颜啰嘿嘿一笑后,非常自信的说道。

“好,既然你都考虑周全,我便放心了。”蓝玺这才露出了满意之sè。

“另外,关于孽气侵蚀的问题,最近有几人通过对孽兽之骨的分析,找到了一些方法。”

“哦?你且说来听听。”蓝玺听了这话,仿佛jīng神一振。

“其实,我们可以将那些孽兽之骨炼制一种……”

……

数rì后,在距离海底宫殿不远处的海底世界之中,一座由巨大青石砌成的不起眼建筑中。

在建筑底下的一间黑暗密室之中。

一名头生紫sè肉瘤,面sè略显狰狞的妖族大汉,正yīn沉着脸,坐在屋中唯一的一张黒木椅子上。

正是当初将柳鸣带入深海矿脉的,名叫焦禅的化晶妖族。

其身前则站着的一名上下都被灰sè长袍笼罩的神秘人,正在向其回禀着什么事情。

“照你说,三个月后,蓝玺这老家伙就开始行动了?很好,当初要不是看在其和妖皇大人有些渊源的份上,我怎可能让其在矿洞一直活的这般滋润自如。等本座当场抓住其后,立刻就废去其一身修为,让他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到时妖皇大人想来也不会因此责难与我等的。”焦禅听完后,蓦然狰狞一笑起来。

听他口气竟和蓝玺是旧识,而且恩怨不小的样子。

神秘人见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闪动不定的望着眼前的大汉。

“哼,你放心,只要确认消息属实,事成之后本座定可保证还你zì yóu之身。难道还怕本座食言不成?”焦禅见眼前的神秘人沉默不语的样子,冷哼一声的许诺道。

神秘人闻言,这才朝其拱了拱手,就无声的退下了。

望着神秘人退去的身影,焦禅单手一翻转的取出一个玉质阵盘,单手掐诀的往上面一指,当即阵盘表面rǔ白sè光芒一闪,一行小字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其中。

随后,大汉蓦然站起身来,大步流星的直奔密室外走去。

……

海底矿脉的一个隐秘洞窟,十分偏僻,人迹罕至。

而与此洞窟相连的唯一一条通道的入口处也堆满了无数巨石,相信即便有矿奴路过,也会误以为是废弃矿脉而转身离去的。

正是在这么个洞窟中,却伫立着一间石屋。

石屋李里面不大,只有七八丈大小,zhōng yāng却有一座直径两丈,通体由蓝sè符文凝聚而成的小型法阵,散发出一圈圈淡淡蓝sè光芒,并不时有一股股莫名气息从中隐隐溢出。

法阵四周镶嵌着的十几颗拳头大的中品灵石!

一名老者正站在法阵中心处,神情肃穆,一头深蓝sè头发无风自动,正是此地唯一的化晶期强者蓝玺。

此刻,他手捧一面晶莹剔透的晶镜,口中念念有词不停,忽然单手一掐诀,扬手一道白光打入法阵之中。

下一刻,法阵表面一阵灵光闪动,隐隐便有点点rǔ白sè光点飞舞而出,并化为一缕缕jīng纯的能量,缓向晶镜之中聚集而去,并最终一闪的纷纷没入其中。

随着光点的越聚越多,老者手中晶镜逐渐闪亮了起来。

忽然老者口中咒语一停,神sè微微一动下,猛然将手中晶镜往身前一抛,同时伸出一根手指朝虚空轻轻一划。

晶镜一个模糊后,顿时化为一团蓝sè光球,凭空悬浮在了身前。

“噗”的一声!

脚下法阵中一道道灵纹闪亮而起,同时七八道拇指粗细的蓝sè光柱就从中一喷而出,瞬间和光团连接一起。

顿时蓝sè光团一凝,晶镜重新显现而出,同时表面流光一转,便凭空狂涨,顷刻间便化为一面丈许般巨大。

老者一张口,喷出一团jīng气罩在了巨镜之上。

当即此镜表面一层蓝雾浮现而出,渐渐现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来,从头到脚都被一身蓝sè长袍覆盖,根本看不清面容,但隐约是一名婀娜女子模样。

“说,这是我手中最后一块晶妙镜了,以后从行动开始到结束,你我二人再无法联系了。”蓝玺仔细望着晶镜中女子的模糊身影,再确定对方无误后,才面无表情的缓缓说道。

(今天有些事情耽误了,只能先一更了。第二更就放到明天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