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逃脱路线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2    作者:忘语


“你们三个都是其他人这段时间推荐给蓝某之人,并且也都点明要亲眼见在下一面。现在三位既然已经见到蓝某了,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不过我一人只回答一个问题,最好想好后再问。”蓝玺其深邃的目光在眼前三人身上一扫而过后,淡淡的说道。

柳鸣等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其中一名头发乱糟糟的青肤sè异族大汉,当即走上前两步后,一拱手的问道:

“蓝前辈,在下青族荀坤……”

“你们叫什么名字,我早就知道了。多余之话不必多说,说你的问题吧。”蓝玺颇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其话语,声音一冷的说道。

“在下想知道,前辈所赐的那种可暂时压制海皇丹毒xìng的虫卵,究竟从何而来?晚辈似乎从未听说够的。这次参与计划之人,每人可以得到多少枚此种虫卵呢?”那名猎青族荀姓大汉见此,先是一怔,但马上飞快的问道。

“哼,这已经算是两个问题了。也罢,看在你是第一个提问的份上,老夫就破例都回答了。老谋在此地百余年间,通过对每月提供的解药成分的研究,总算对这海皇丹的习xìng略有所得,而后再通过十余年的苦心培育杂交,才有了如今你们所见灵虫之卵,故而外界根本没有此种灵虫的。至于其数量……”

蓝玺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顿,才思量一下的继续回道:

“此虫因为培育不易,外加时间有限。因而其卵老夫手也不是太多,但只要你们真心愿意加入老夫计划,并承诺在此行之中听从老夫调遣,老夫便每人会一次xìng提供十枚以上,以便在逃离此地及之后暂时压制毒xìng之用。”

那名猎青族大汉听完,张了张嘴又想些说什么,但蓝玺未等其开口,蓝玺便伸出一只手朝其身旁另一名面sè有些yīn沉的海族男子。做了个手势,示意其提问。

那人男子倒也干脆,只是略一抱拳的直接问道:

“蓝前辈,那海皇丹之毒虽然可以暂时压制。但不知前辈对我们体内灵海之中的另外一种禁制,有何对应良策?若是有词禁制在身的话,我等恐怕还无法轻易离开此地的。”

“你们体内的血sè光团,其实只是一种略微复杂的血道禁制而已,只有在离开矿脉一定范围才会发作。虽对xìng命无甚影响,却能瞬间禁锢你等法力。倒也也颇为麻烦。但老夫在不久前也研究出了破解秘术,到时行动前只要耗费老夫一些法力,便可助尔等将其直接驱除体外。永绝后患。对此回答。你可还满意?”蓝玺闻言,不加思索的回道。

海族男子听完蓝玺所述,自然大喜过望的连称”满意“,便垂手立于一旁。

如此一人,众人目光自然转向最后一人的柳鸣身上了。

柳鸣沉默了片刻后,才神sè平静的开口了:

“蓝前辈。我被押入此地的时候,发现出口之处禁制重重,不仅有众多守卫巡视,更有化晶期和妖兽把守,恐怕矿脉四周同样有大量jǐng卫巡逻。不知前辈是如何能确保能带我们安然脱离此地?”

听完柳鸣所提的问题,蓝玺眉头首次微微一皱。在沉吟了半晌过后,才缓缓回道:

“对你所说的,大可不必担心。我们等离开之时,根本不会经过来时的矿脉入口处的。只是这路线之事重大,具体的情形,你们以后自会知晓,现在老夫不便多说。”

蓝玺的回答模模糊糊,显然仍不会在这时透露出具体的计划。

柳鸣心中自然有些失望,但面上丝毫异样未露,称谢一声后,也就闭口不言了。

不过就这时,蓝玺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声音骤然一冷冲他们说道。。

“三位道友也别高兴的太早,老夫既然已经尽心回答你们的提问,那下面也该三位作出的自己的选择了。”

“作出选择?蓝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等三个不是都已经选择加入计划中了吗?”青族大汉隐约感到有些不妙,脸sè一变的问道。

“哼,先前只是你们三个愿意加入,老夫可从未说过全都收下的。实话告诉你们,由于老夫这逃脱办法比较特殊,故而容纳的逃脱名额也是有限。现在只剩再加入一个同伴即可。你们三个的条件差不多,应该都勉强够此资格,但就因此,你们三人中只有最强者,才能得到我的认可,成为我计划之中最后一名重要同伴,至于其他两人么……嘿嘿……”蓝玺说到最后,脸上当即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虽然他话并没有说完,但明眼人都心里清楚,以其对本次计划的重视程度,未被认可的其他两人下场,多半也只能死路一条了。

柳鸣三人闻言,自然都是心中一沉。

此时,站在老者旁边的颜啰,眉头皱了一皱,望向柳鸣的目光中不禁流露一丝歉意神sè,似乎在向柳鸣表示其事先并不知情,但最终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劝阻话语。

“三个人中只能留下一个。蓝前辈以为这样的条件,我们会同意……”那名青族大汉,突然暴怒异常的嚷嚷起来。

但其话语还未说完,突然一条粗壮手臂闪电般一动,竟出人意料的一拳击向站在其旁边的那名海族男子。

海族男子仓促之间想要避开,却已然不及,只听的“砰”的一声,脸孔顿时被砸的血肉横飞,白骨毕露。

“你竟敢……”

此男子一声愤怒的大叫过后,两眼顿时模糊不清,头颅一阵眩晕,双足“蹬蹬”的向后退了几步,其袖中却“噗”的一声,一股黑烟丝毫征兆的一冒而出,竟滴溜溜一凝的化为一柄式样狰狞的黑sè骨匕,一闪之下,直奔青肤大汉小腹激shè而去。。

不过就在这时,海族男子眼前只觉绿光一闪,脖颈处便是一凉,随后便觉自己腾空而起,眼前却凭空都出一个身形有些熟悉的无头身体,接着眼前一黑,便再也没有意识了。

就在海族男子头颅被青族大汉用一柄青sè长刃,一阵风般斩下的时候,那柄堪堪刺到其身前的黑sè骨匕,又重新化为一团黑气的溃散而灭。

从猎大汉开口嚷嚷到突然出手斩杀掉旁边的yīn狠海族男子,整个过程不过一个呼吸间工夫,电光火石一般的突然。

这时,海族男子无头尸体才晃了几晃后,重重载倒在了地面上。

蓝玺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只是面无表情的静静看着,只是嘴角隐约带有一丝疯狂之意,而旁边的颜啰则面sè微微一变,但随后又恢复如常了。

“很好,现在就之剩下阁下一人了。”青族大汉将手中青sè长刃往身前一横后,才面露狰狞的转过身来,冲柳鸣yīn森然说道。

“这也正是在下想对阁下说的话。”柳鸣在这青肤大汉突然动手的一瞬间,早就无声的退到了数丈远的地方,此刻见对方如此说话后,却打了个哈欠的回道。

大汉见此,目中厉sè一闪,当即也不说话,只是手中青sè长一抖,忽然无数翠绿枝条从中疯狂生出,在互相交织一凝后,竟化为了一柄翠绿sè的巨大木剑,同时无数黑刺从中剑身上疯狂生出。

其只是将手中巨剑朝柳鸣所在之处奋力一挥,顿时密密麻麻黑刺瞬间从巨大木剑之中击shè而出。

一时间破空之声阵阵,柳鸣身前虚空全被铺天盖地的黑芒。

而大汉手中巨大木剑绿光一闪,表面竟又有无数黑刺生出,再一抖后,又是众多黑芒激shè而出,仿若无穷无尽一般。

柳鸣却在这时,忽然一声低吼,两手一握拳后,当在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鸣声中,身躯骤然暴涨了一圈,双手和周身要害之处更是瞬间被赤sè鳞片所覆盖,并猛然一拳向前狠狠捣出,当即一股庞然巨力一涌惹出。

对面激shè而来的黑芒,一颤之后,就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尖锐声中,纷纷被一震而飞,只有少数漏网之鱼才在一些赤sè鳞片上留下一些点点白痕。

青族大汉见此脸sè不禁一变,手中青sè木剑一抖之下,忽然从中飞出数条青sè荆棘枝条,一阵飞舞之下,当即化为一道道模糊索影,直奔柳鸣所在狂抽而来,同时一个纵跃而起,手中巨剑直接化为一道青光的奔柳鸣一斩而下。

柳鸣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同样一拳震散眼前黑芒后,单足骤然一跺地面,就“嗖”的一声,身形一阵模糊的在原地消失了。

下一刻,空中人影一晃,柳鸣竟不知怎么的冲出了一道道青索阻拦,直接出现在了尚在半空中的青族大汉身前,体表黑气滚滚一凝后,当即头顶上浮现出一条黑sè雾蛟和一只黑sè雾虎,并“呼”“呼’”两拳的再次击出。

而大汉大惊之下,只来及将巨剑往身前一横,并喷出一张符箓,化为一层绿sè光幕的将自己护在里面。

“轰”“轰”两声

柳鸣一拳就将巨大木剑击的粉碎,再一拳后,手臂骤然一个暴涨,就将绿sè光幕击的爆裂而开,并一闪的直接洞穿了大汉胸膛,将里面正在跳动的心脏一捏而碎。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