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蓝玺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忘语


两天后,海底宫殿的某座颇为精致淡雅的厅堂之中。

一身白袍的海妖皇,坐在两排白玉桌椅中间的主座之上.

大厅不大,窗口边放着几盆淡蓝色的不知名鲜花,在两侧,还各站立着一男一女。

女的长着一副绝色面容,身穿荷绿色衣裙,娉婷玉立,肌肤赛雪,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赫然正是珈蓝此女。

她此刻正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看着脚尖,不知在想些什么。

男的则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竟是一位年近花甲的驼背老者,手中托着一个账本,正侧着身子,口若悬河的在向海妖皇回禀着什么事情。

“妖皇大人,先前您放出自己在天劫之中重伤的消息后,果然引得那些海族之人放松了警惕之心,我们在过去这一年之中,以雷霆之势迅速清扫了金鳞族势力边缘的一些中小势力,除了个别冥顽不灵者已被就地清剿外,其余势力纷纷愿意向海皇大人投诚,并献上了……”

但就在这时,海妖皇忽然脸色一变,竟一下抬手打断了其说话,然后一摆手的示意其退下去。

驼背老者张了张嘴,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不敢违背什么,只能一抱拳的匆匆退出了大厅。

“你也先退下吧。”海妖皇脸色有些阴沉,也朝一旁的女子吩咐一声。

“是”

珈蓝仿佛才回过神来,有些惧意的朝海妖皇躬身施了一礼后,也急忙退了出去。

白袍青年见珈蓝走出大厅之后,当即袖子一抖,竟从拿出一副散发着淡淡银光的卷轴出来,缓缓一打而开后,那张酷似叶天眉的绝色妖族少妇肖像图,便重新在面前显露而出。

只见原本栩栩如生女子肖像上,此刻多了一层薄薄水雾,赫然比以前模糊了许多,同时少妇身上竟泛起一层淡淡的血光。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吗!若是这样的话,看来无法再等上十年了,必须及早找一个良辰吉时了。”海妖皇看着眼前的美女肖像,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才喃喃的说道。

随之,他将画轴一收而起,忽然朝其座椅后的一个石柱走去,单手一掐诀,张口冲上面喷出一枚淡蓝色符文,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

“噗”的一声闷响,石柱表面蓝光一闪后,竟忽然从中闪现出一扇黑乎乎小门来。

白袍青年身形一动,毫不犹豫的一闪而进,并沿着一条淡青色石阶,往下方走去。

而起身后的小门,则灵光一闪后,重新弥合关闭。

白袍青年在黑暗中,足足走了一盏茶工夫后,眼前骤然一亮后,竟走入一个遍布寒冰的晶莹冰窟中。。

这冰窟不过亩许大小,里面空空如也,唯有中心处耸立着一根水缸般粗细的巨大冰柱。

在冰柱中,一名身穿白色宫装的绝色少妇,正双目微闭上,一动不动的并冰封其中。

此女容颜赫然和先前画轴上的美女肖像一般无二!

白袍青年在一见到冰柱中的女子后,脸上的淡然神色更是飞快消失不见,当即换上了一种痴痴的神色,向着冰柱一步步走去。

……

海底矿脉的石洞中,柳鸣此刻正闭目盘坐着,脸上表情似有些痛苦,豆大的汗珠不断顺着双侧脸颊滑下,体表外则散发出一丝丝的黑气,翻滚飘舞不定。

其身前的空地之上,则放着一个黑色小瓶。瓶塞已被拔去,里面已是空空如也了。

约莫半盏茶工夫后,柳鸣神色一动,蓦然一张口,竟喷出一团带有几根黑丝的碧绿色毒血来。

此血“噗“的一声落到地面上后,顿时一股腥臭气息在石洞内弥漫而开,而其所在地面眨眼间腐蚀出了一个小洞来。

柳鸣睁开了双目,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即便放出神识将自己体内情形扫了一遍,眉头一皱而起。

就在不久前,一月之期方至,体内剧毒再次发作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的吞下了黑色小瓶中的那枚不知名虫卵。

结果其一入腹中,便立时化出一团腥臭绿液,并迅速蔓延开来,将柳鸣的五脏六腑包裹在了其中,。

而原本脏腑上的黑色雾气一经触碰这些绿液,其扩散速度竟硬生生被压制住了。

不够看情形也只是暂时压制而已,过不了多久恐怕还会再次爆发的,不过如此的话,倒也能起到和临时解药差不多的效果,还无法真正解除此毒性的。

他在得到这无名虫卵的这一段日子里,自然早就检查过多遍,虽然无法辨认出来历,但也确定其没有被动过什么手脚,本身也是无害,这才会放心的服下。

而本月的解药,他依旧按时前往交换区进行了兑换,一方面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另一方面,则是不想引起他人注意。

毕竟自从他当日一剑斩杀沙老大后,敢找其麻烦的少了,但也同样收到了不少中小势力的关注。

而这一次既然是矿洞中两大势力的首领联手准备逃出此地,想必其已然有了一套周密的计划,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自然也不失为一个脱离海底的良机。

他只要能离开这里,并能有办法暂时将体内之毒压制住的话,倒也不怕到了外面无法寻到真正的解毒之法。

他现在唯一的顾虑,就是对蓝玺颜啰二人本性并不太了解,对这具体逃脱路线也是仍然一头雾水。

而听辛元话中的口气,按照蓝玺二人办法想要真正离开海底矿洞,似乎也是一件要冒不小风险的事情。

他在没完全了解全盘计划的情况下,多少也要做些防备举措,可别到时候被对方利用完后,直接当做弃子抛弃了。

柳鸣思量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哑然一笑起来。

此时情形,和他当初未进入修炼界前,从即将沉没凶岛上逃离前的一幕,是何其的相似。

当时原本信誓旦旦约定好要一同逃离岛屿的上百人中,最终却只有寥寥可数的十几人才能登上那艘小船,从而在岛屿沉没前保住性命的。

而这十几人,也无一不是凶岛上最狡诈和最强大中人。

“若是真有人能够活着逃出此地,我必定是其中一人。”柳鸣目中寒光一闪,喃喃了一声后,再次闭上了双目。

……

数日后。

辛元果然如柳鸣所料的出现在了石洞之中。

此刻的他,孽灾之时所受之伤完全恢复,虽然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周身散发气息已和柳鸣最初见到时一般无二了。

“柳兄,算算时日,想必你已有了决断吧。”辛元一见柳鸣,当即笑嘻嘻的说道。

“你先前所给之物的确能暂时克制体内海皇丹之毒,只是不知此物一次能镇压毒性多久时?”柳鸣并没有直接回答辛元的问题,反微微一笑的问道。

“这东西,我也只在数月前服用过一次,按照颜啰兄所说应该可以压制毒性半月之久,实际效果也的确如此。它虽不如那些守卫处得来的解药压制毒性时间长久,但好在虫卵可以长久保存。”辛元听罢,摸了摸下巴,随后坦然的说道。

“如此说来,只要数量上能保证,也足以让我们短时间内无需担心体内之毒了。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加入了。”柳鸣对此回答没有觉得意外,当即点点头的说道。

“如此甚好,我这就回去转告颜兄。”辛元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且慢!在此之前,柳某想再见颜兄与这位蓝前辈一面,有些疑问还想当面一问,还请辛兄弟一并转告吧。”柳鸣目光一闪后,却又叫住青年,郑重的说道。

“这个自然,柳兄弟既然同意加入,即便不开口,他们二人也会主动和你见上一见的,禁锢那。”辛元早有所料般的朝柳鸣摆了摆手,满口答应道。

随后,此子便一阵风似的告辞离去了。

……

五天后。

在离深海矿脉主矿脉较远的某个洞窟内,一个极其隐秘的石洞之中。

一身灰袍的柳鸣,一脸平静的和其他两名气势不凡的异族人并肩而立。

而在他们面前不远处处所坐之人,便是传闻中的蓝玺。

一个看似面容普通,毫不起眼的老者。

他身形略显消瘦,脸色红润,眼珠略有些浑浊,要说其能惹人注意之处,便是其一头的深蓝色长发,和头顶上生出的一枚半寸长的晶莹短角。

柳鸣目光一凝,便落在了身躯齐全的两条手臂上。

显然这位化晶强者在传闻中折损的手臂,如今显然已经通过某种秘术重新生长出来了。

此刻蓝玺面无表情的坐在居中位置的一把石椅上,一身古铜色肌肤的颜啰则似笑非笑的站在其旁边。

柳鸣见此,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皱。

此幕倒真有些出乎其预料,看来矿洞中有关二人实力差不过的传闻,根本就是遮人耳目罢了。

蓝玺的强大绝对在颜啰之上,二者绝不是一做一站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你们三个都是他人近期推荐给蓝某之人,并且也都点明要亲眼见在下一面。现在三位既然已经见到蓝某了,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不过我一人只能回答一个问题,最好想好了再来开口。”蓝玺深邃的目光在眼前三人身上转过两遍后,就淡淡的开口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