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九月子母剑阵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忘语


辛元对此则丝毫异sè未露,似乎早已知道柳鸣会如此做一般。

柳鸣在做完这一切,确保凝液境存在神识无法侵入后,才一笑的问道:

“好了,现在辛兄可以和在下说些实话了把。以蓝玺和颜啰两位的神通,再加上有辛兄弟等如此强者协助,还有什么事是无法办到的,为何会单独拿找上柳某这名才进入矿洞没有多久的新人,就不怕我是海妖皇的眼线吗!至于擅长强大攻击秘术之人,以矿洞中如此多的凝液中后期修炼者,怎可能真凑不齐足够多的人数。其他人怎么看,也应该比在下更可靠几分。”

柳鸣说完,便双目jīng光闪动的盯着辛元。

辛元闻言,则神sè一凝,再看了看附近的白sè光幕后,才苦笑一声的回道。:

“柳兄弟既然如此问了,辛某便也直说了。当rì我让柳兄弟不惜催动法力,在颜啰目前使出御剑之术,一来是为了感激当初的赠药之恩,的确想给柳兄一个机会。二我等计划现在的确真缺少一名攻击强大之人。柳兄不会以为,在下所说的攻击力强大,真是什么人都能胜任!就算那些凝液中后期的其他矿奴中,真有几人掌握的秘术攻击力惊人,不在御剑术之下。但他们在矿洞中关了如此多年,没有灵力长期滋润身躯,恐怕连经脉都早已萎缩不少,哪还能再施展出什么大威力秘术来。柳兄就不同了。你才刚刚进入这里不久,甚至连体内法力都还保持大半之多,施展出的御剑术。自然还能和外面时一般的犀利无匹。这才是我们计划真正需要之人。据我知道的,此计划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似乎需要一些能施展强大威能攻击之人,齐心协力发动联手攻击。方有可能顺利施行。而且不久前,好像已经有其他人推荐了另外的人选。柳兄即使答应,到时说不定还要和其他人争上一争的。时至今rì,此计划也已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了,的确也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辛元说到后面,神sè慎重了下来。

对他来说,当初见识了柳鸣以御剑之术一击斩杀沙老大后,便动了拉气入伙的心思。

当后来他经历了孽灾爆发。柳鸣的慷慨赠药后,心中自然也有了几分感激,这才不再犹豫的极力向颜啰极力推荐柳鸣,更要求由其亲自前来说服柳鸣加入。

颜啰虽然知道柳鸣只是一名新来者,但时间紧迫下,自然也无法顾忌这般太多了。

况且之前,他已亲身见识过了柳鸣御剑之术的威力,再有了辛元的推荐后,就同意了此事。并派出两名同样的凝液后期心腹,跟随辛元到此。

柳鸣听完辛元所述,当即再沉吟了一会儿后,才缓缓的再问道:

“既然辛兄弟都说了如此多了。多半应该不假了。但是如何能让我相信,颜啰兄他们真已经找到了压制体内禁制的方法。”

辛元似乎早料到了柳鸣会有如此一问,二话不说的从怀中摸出一个漆黑如墨。刻有一圈圈神秘符文的小瓶子,直接抛给了过去。然后才面露一丝神秘之sè的说道:

“柳兄弟下次体内毒发之时,服下这瓶中之物后。便知道其效果如何了。。”

柳鸣抓着小瓶,闻言立刻拔出瓶塞,却是发现里面只有一个黑乎乎的虫卵般东西,半寸长短,筷子粗细,一动不动,也没有灵力波动传出的样子。

柳鸣盯着小瓶中的东西看了半天,一时之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心中不禁有些讶然,但面上丝毫异sè不露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辛兄弟了,如若瓶中之物真有效果的话,柳某自然会加入的。如此良机话,我同样也不愿放过的。。”

这困扰了其那么久的黑sè雾气如果真能解除,他自然可以大大松一口气了。

至于那灵海之中的血sè光团,虽然对方没说,但想来也已有了万全对策,多半要等真的加入到计划之中后,才会加以告知了。

辛元见此,同样大松一口气,眼带一丝喜sè的说道:

“柳兄如此选择,绝不会错的。既然如此,辛某便就此告辞,先回复颜啰兄去了。”

柳鸣点点头,也没有多挽留什么,而是单手一掐诀,冲白sè光幕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光幕当即化为点点晶光的凭空溃散开来。

辛元则朝柳鸣一抱拳后,转身而走,没有丝毫停留耽搁之意。

就在辛元离开没多久,洞口处的两股隐匿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见。

柳鸣坐在石洞总会,用手指抚摸着手中黑sè小瓶表面的符文,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

与此同时。

在海底宫殿下方一间从里面被布下了重重禁制的密室中。

一座晶莹剔透的白玉床榻前,脸sè冰霜如雪的叶天眉正在闭目打坐之中。

其容貌依旧清艳绝伦,只是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银光,闪烁个不停,与房间四周波光流转的水蓝sè晶石交相辉映下,似梦似烟,美妙异常。

此女四周,赫然倒插一柄柄尺许长的银sè长剑,竟足有八柄之多,并围成一圈的闪动着森然寒光。

不知过了多久后,此女美目一睁而开,一扫四周的银sè长剑后,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奇怪的表情,并在半晌之后,忽然泛起了一丝冷笑的低声自语几句:

“十年之约!双修伴侣可笑之极,真以为我会相信此等约定吗?虽然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等我修成这一直不敢修炼的九月子母剑阵后,就算不是你对手,但九剑合一之下,若想从此离开,又有谁能追得上我!”

叶天眉喃喃说完话后,脸上寒意一现后,当即一张口,一口数寸长的银sè小剑一喷而出,在头顶处化为一团银光的一个盘旋后,当即发出一阵阵的清鸣声,而附近八柄银sè长剑也同时嗡嗡而起,仿若正在呼应一般。

叶天眉目光一闪之下,十根纤纤玉指如同车轮般的一阵飞快变换,结成了一个个古怪的手印,同时一阵阵轻吟般的咒语声从其口中传出。

下一刻,但她手中法诀暂时一停,同时一声娇叱后,身上的淡银sè光芒骤然间涨缩起来,并有一枚枚银sè符文浮现流转而出。

而此女便在这银芒包裹之中,仿若月宫仙子一般清冷,盘坐娇躯更在一颤之后,凭空悬浮而起,并缓缓转动起来,其一身青sè衣裙也无风自起。

叶太难黛眉一挑后,忽然手中法决再次一变,一道道银sè符文从指间弹shè飞出,只是几个闪动间就纷纷的没入到了周围的八柄银sè长剑之中。

下一刻,银sè长剑一柄柄的接连闪亮而起,同时嗡鸣声大作,微微颤抖起来,当即隐约可见一片片的银sè剑影隐约可见。

而女子头顶上盘旋的银sè小剑,也暑通体银sè霞光大盛,再一凝之后,竟又幻化出密密麻麻的银sè光丝,与四周八柄银sè长剑释放的光影交错呼应。

刹那间,一个以叶天眉为中心,直径丈许的剑阵雏形隐约形成。

就在这时,叶天眉的身形一凝之下便停止了转动,接着眸中寒芒一闪,猛然一催剑诀。

“嗖”“嗖”几声。

八柄银sè长剑纷纷拔地而起,叶天眉心念的控制之下,纷纷绕着银sè小剑滴溜溜的飞快转动起来。

每转一圈,长剑表面银光赫然就再亮上一分,转动速度也骤然快上了一丝。

几个呼吸的工夫后,八柄银sè长剑已变得刺眼无比,并一颤之后,同时往中心处小剑处激shè而去。

“轰”的一声!

此女上空,当即一团银芒在空中显露,仿若一轮银月当空般的刺眼夺目。

在银光中,各种符文忽隐忽现,声势惊人之极。

随之银芒一敛之下,一口通体散发着惊人煞气的巨剑,银光灿灿的出现在了叶天眉头顶上空,一时间,给人一种气势滔天的感觉。

叶天眉望着眼前的银sè巨剑,毫不犹豫的一张口,一口jīng血喷出,双手十指飞快的冲jīng血一阵连弹,jīng血立即化为一股血雾的在空中一个盘旋,便纷纷没入了巨剑之中。

银sè巨剑在血雾消失的瞬间,放出了一圈圈血sè银芒,并随之微微颤抖起来。

一声清鸣!

银sè巨剑一闪之下,骤然重新一分为九,小剑化为银光的围绕女子身躯盘旋飞舞,其他八口则回到原来位置,表面浮现出一些符文,并且各自一根透明晶丝和银sè小剑相连一起。

叶天眉单手冲空中小剑虚空一点,其当即光芒狂闪,其余八柄长剑也同时体表银光卷动,呼应般的涨缩不定。

这时叶天眉才檀口轻吐一口香气,再次徐徐闭上双目,继续吐纳调息起来。

渐渐的,一小八大,九柄飞剑渐渐恢复了平静,但随着此女的均匀呼吸声,竟也有韵律般的忽暗忽明着,仿佛真成了叶天眉身体的一部分。

不过在密室屋顶处,在下方森然寒光照映之下,一座淡银sè法阵也随着叶天眉的呼吸声,忽隐忽现着。。)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