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拉拢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忘语


黑sè剑影虽然被一击而偏,但从中放出的无形剑气还是将颜啰肩部一划而破。

颜啰看到此幕,不怒反喜起来,接着单手一掐诀,周身黄光一敛,肌肤就恢复到了原本模样,并大笑的冲柳鸣说道:

“哈哈,柳兄弟的这招御剑之术果然惊人之极,若非我还留有一件银蚕丝编织的手套,这铜锣灵体能否抵挡,还犹未可知了!”

“颜兄承让了!我这御剑术也是刚刚修成没有多久,还无法做到收发如心的。”柳鸣抬手一招,将恢复原形的黑sè小剑一收而回后,则微微一笑的说道。

在此地围观的其他铁盟众人见此,一时间窃窃私语,望向柳鸣的目光虽然神sè各异,但大都蕴含了一丝惧意了。

以颜啰在他们心目中的强大,柳鸣能一剑伤到其,自然也算是真正的强者了。

而在海底矿洞这等弱肉强食的地方,强大者远比在外面更让人敬畏的。

柳鸣未曾想到的是,这颜啰虽身为这矿脉之中两大势力之一的首领,肉身之强横不下于化晶期强者,但为人却似乎豪爽异常。

他这次切磋虽被柳鸣御剑之术击伤,后面对其却更加热情起来,更是吩咐下去专门再腾出了一间较大些的石房,让柳鸣住了进去。

接下来的两rì内,颜啰仍不断派人去四处打探这孽兽的情况,但从陆陆续续反馈来的消息来看,此次孽灾似乎真这般毫无征兆的爆发。而又如此诡异的退去了。

另外,从交换区的传来的消息。以陈纲为首的矿区守卫终于现身而出,但只看了看后,但没逗留多久的便再次离开了。

对此,颜啰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便没有多加理会了。

在此期间,柳鸣一直待在那石屋之中自顾打坐调息,颜啰也差人为其送来了不少烘烤完的孽兽肉干供其食用。

辛元也来过一次石屋找柳鸣,此子依旧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但气sè却比先前好了不少,且不知竟从哪里找来了两壶水酒,与柳鸣一边攀谈一边聊些以前在外面的游历见闻,倒也惬意万分。

在话语中,辛元似乎对其先前赠药之事颇为感激的样子,但对于其先前传音中所谓的“天大的好处”却只字未提,就仿若从没有说过一般。

柳鸣见对此。自然更不会主动开口询问。

再过两rì后,在确定矿洞中所有孽兽全都退回了深渊后,柳鸣当即便向颜啰告辞,并在婉拒了其关于加入铁盟的盛情相邀,便动身返回自己的住处。

辛元等人则继续留在了铁盟驻地养伤。

果不其然,柳鸣在返回的路上。不仅未曾再见到一只孽兽,连一路上遇到的矿奴都寥寥无几。

等到了原先居住的石洞处后,附近矿道中原本充斥的灰白雾气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抬手放出一只骨蝎继续jǐng戒,便一个闪身,进入了石洞中。

此次能从孽灾之中逃得xìng命。算是造化不小,算是逃过一劫了。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倒让柳鸣对逃出此地的渴望更强烈了几分。

不过他此时无论体力还是法力,都是消耗了不少,急需好好补充一番才好的。

柳鸣当即盘膝坐下,两手一个翻转的各拿出一块灵石后,就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先前在铁盟驻地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在人前显露上品灵石分毫的。

……

几rì后。

柳鸣仍盘膝而坐的时候,突然洞口传来一阵骨蝎的“嘶嘶”之声,。

他眼皮一动,蓦然睁开了双眼。

但从这骨蝎传出的声音来看,却不像遭遇敌袭的样子。

就在柳鸣准备放处jīng神力一探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石洞中回荡而起:

“柳兄弟,几rì未见,别来无恙。”

“原来是辛兄到了,既然来了,就进来一叙。”听到话声,柳鸣神sè一动的说道。

下一刻,一道灰sè人影一闪,出现在了石洞中。

正是辛元。

“看来辛兄恢复的不错,已然生龙活虎般的无事了。”柳鸣打量了几眼辛元,轻笑一声的说道。

“这还要多亏柳兄弟的上品丹药了。”辛元朝着柳鸣一拱手,笑嘻嘻的说道。

“没什么。柳某之所以那般大方,当时也是指望辛兄能够早些恢复战斗之能的。对了,辛兄这次来访,总不是只打算找在下闲聊的,不知所为何事?”柳鸣突然话锋一转,开门见山的询问起对方来意。

“柳兄,不知你想不想活着离开此地?”辛元闻言,脸上笑容一敛,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离开此地?莫非你指的是离开这海底矿洞?”柳鸣听到这话,心中一怔,脸上却不动声sè的问道。

“没错,辛某所说的正是离开这深海矿脉?”辛元依旧肃然的言道。

“既然如此,辛兄弟不妨说来听听。”柳鸣沉默了一下后,有些异样的缓缓说道。

“不知柳兄是否还对那蓝玺出手之事,有些疑惑?”辛元闻言,却大有深意的反问道。

“哦,莫非辛兄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柳鸣一听这“蓝玺”二字,心念一动,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我也是不久前刚刚知道真相的。其实,这位蓝前辈之所以会在兽群前现身,还真是为了那名金鳞族女子。而此女正是我等逃脱此地的一个关键人物,其不得不现身相救的。”辛元坦然的回道了。

“很好。辛兄就将此事从头到尾的给在下详细说上一二。”柳鸣听了神sè一凝,认真的问道。

“其实这事要从多年前说起了,那位蓝前辈算是囚入矿洞中的最早一批矿奴中的一个,已经在此地呆了上百年之久。颜啰道友却是三十多年前才被押入此地的……”瘦削青年开始一五一十的讲述起来。

原来此地两大势力首领,颜啰及蓝玺两大强者,无论先进入矿洞,还是后成为矿奴者,自然谁也不愿一辈子在这暗无天rì之地苟延残喘的。

故而二人表面上看似水火不容,但实际上从两大势力形成的第一天起,他们悄悄联手,共谋逃脱之策了。

之所以两大势力之间冲突不断,自然也是做给其他矿奴和那些矿奴守卫看的,以防他们起疑。

如今在两人的悄悄努力之下,已然找到了压制体内禁制的方法,并终于找到了能够离开矿洞的路线。

那蓝玺近段时间之所以一直在众人面前隐身不见,其实就一直在为这条逃脱路线忙碌着。

颜啰则是带着一群手下夜以继rì的拼命收集矿石,用以换取一些灵石,丹药和符箓,同时在四处张罗着,同为逃脱做其他的各种准备。

不过为了隐秘起见,防止矿奴中有海妖皇眼线及走漏风声,两大势力中也只有颜啰和蓝玺的少数心腹之人才知道此事。

至于其他矿奴,则只有被二人认可且实力足够强大之人,才会悄然拉拢告知一二的。

眼前的辛元,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现在要想顺利施行逃过计划,却还需要一些拥有强大攻击力的人协助才行,而整个矿洞中能符合此条件的人并不多,至今还凑不齐足够人数。

故而当初辛元在其和颜啰比试时,才让其动用御剑术的。

事后,颜啰果然也对柳鸣的御剑术威能大为满意,才让辛元过来亲自相邀的。

辛元讲完之后,就立刻闭口不言,静等柳鸣消化完这些消息,再给其准确答复。

柳鸣听完后,脸sè则一阵的yīn晴不定,才凝重的问道:

“照这般说来,蓝前辈和颜啰兄对此计划胸有成竹了,那辛兄可知具体的逃脱路线。要知道我等可是深处海底深处,整片矿脉四周全都被海妖皇人布下了重重禁制了。”

辛元一听此话,却摇了摇头:

“为确保万无一失,只有在行动前的一刻,才会被他二人告知具体的脱离路线和办法。,在此之前,我等这些人都不知道的。柳兄弟,以你的资质和实力难道真愿意一辈子囚禁在此,愿不愿意加入我们?”

柳鸣眉头微微皱起,又陷入了沉思中,好一会儿后,才忽然一笑的问道:

“辛兄弟,此行并非仅你一人前来的?”

他就在二人交谈之间,已将jīng神力悄然放出,发觉了在石洞外,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两股隐匿着的陌生强大气息。

要不是他jīng神力足够强大,又刻意加以探查了一番的话,换做是其他凝液境中期的修炼者,根本无法发觉分毫的。

辛元闻听此言,脸上一丝异sè闪过,口中却十分坦然的承认道:

“没想到柳行灵识竟也如此强大。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还望你多加包涵。不过辛某之前所说之事,却是千真万确,绝没有半点徐建之处。。”

柳鸣闻言,目光一闪,再望了眼前的瘦削青年片刻后,忽然单手一扬,竟有一枚黄sè符箓激shè而出,并“砰”的一声后,凭空爆裂而开。

一层白sè光幕一闪浮现,瞬间将二人全罩在了其下,就此隔断了和外面的一切联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