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混元镔铁棍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9    作者:忘语


巨大孽兽一声惨叫后,当即一个倒翻的从洞口中飞落而下,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一双赤目死死盯在了坏其好事的柳鸣身上,发出怪异的鸣叫声,同时背后突鼓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毒包,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柳鸣却身形再一晃后,已与大汉并肩而立。

“多谢。”大汉并未多说一句话,随手翻出一枚解毒丹药一口吞下后,再用一张符箓往伤口处一贴后,就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的巨型蟾蜍孽兽。

“道友负责清理周围的其他孽兽,这个大个子交给我。”柳鸣双目一眯的看了巨型蟾蜍般孽兽一眼后,缓缓的说道。

对于柳鸣的建议,那名叫“郑勇”的男子并没有异议,点点头后,身形一动,就挥动骨剑的扑向另一头只低阶孽兽。

柳鸣则站在原地,单手提着骨剑,冷冷望着下方的巨大孽兽。

巨型蟾蜍在发出“咕咕”的一声怪叫后,两只后肢突然一用力,身躯就再一次的腾空而起,背后数个毒包突然爆裂而开,从中喷shè出数股浓郁至极的黑雾,瞬间便将前方小半边虚空覆盖。

柳鸣看着眼前席卷而来的黑雾,没有迟疑的单手一扬,一枚拳头大小的火球便“嗖”的一声,化为一道红芒的飞入黑sè雾气中不见了踪影,随后轻吐了一个“爆”字。

“轰”的一声闷!

黑sè毒雾翻滚之下,如同被狂风席卷一般,顷刻间震散开来。

然而下一刻。柳鸣脸便发现对面虚空中赫然空空如也,蟾蜍孽兽就凭空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其身前数丈远处,突然波动一起。那头蟾蜍孽兽竟鬼魅般的闪现而出,一张开大口,一根完好无损的长舌就再次弹shè而,正对准柳鸣眉宇处。

柳鸣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未动,但眉宇处红光一闪,数层豆粒大小的赤sè鳞片便立即从额头冒出。

“噌”的一声!

蟾蜍孽兽长舌点在赤红鳞片上后,当即被反弹而开、

此兽不禁一怔,似乎对眼前一幕诧异之极。

柳鸣却手臂一动,“咔嚓”一声的暴涨一截。一只布满鳞片的手掌一把将长舌抓住。

他只觉单手所抓之处冰凉滑腻无比,眼中厉sè一闪,五指只是一抖,当即一股无形震力传出,沿着舌头直奔孽兽头颅狂涌而去。

蟾蜍孽兽见状大惊,在长舌猛一缩而无法抽动分毫后,猛然大口一合上,竟将自己舌头自行咬断,同时背后毒包纷纷的爆裂而开。黑sè毒雾铺天盖地的向柳鸣所在之处席卷而来。

柳鸣神sè一凝,单足一点地面,当即向后倒shè出去,同时手中数颗火球飞出。

一阵爆裂声后。黑sè毒雾当即又被炸裂开来大半。

而柳鸣站稳身形,再定睛一看之时,却是发现。那受了重伤的蟾蜍巨兽,此刻竟已趁机窜出了洞口。并一跳十余丈远的逃之夭夭掉了。

就在这时,另外两头狼形孽兽却又一冲跳上洞口。直奔柳鸣狠狠扑来。

……

在接下去的一个时辰里,柳鸣与辛元的同伴便如此这般的轮流驻守洞口,不让那洞外的孽兽闯入其中分毫。

而经过一番苦战,除了柳鸣以外的其他人,已经纷纷的身伤痕,所幸没再有伤亡出现,但如此强烈战斗下,自然人人均感疲惫。

倒是柳鸣在此期间,没有再用多少法力,只是通过强横之极的**之力,就守住了数波汹涌之极的孽兽攻势。

……

不知多久后,石洞外的厮杀声和嘶吼声依旧不绝于耳。

而柳鸣此刻正盘膝坐在石洞内的一角,紧闭着双目打坐调息,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体力。

在经过数轮的浴血厮杀,其他人都已经大感吃不消了。并如若没有如此一个石洞,能借助狭窄地形轮番上阵,恐怕早就挡住不住外面的兽群。

而此时石洞中的辛元及其同伴,除了一名被蟾蜍孽兽击杀外,剩余的六人中,也仅剩两人还有一战之力,但也不同程度的负了一些伤,此刻正在洞口进行着殊防守。

倒是坐在柳鸣对面的辛元,自从服下柳鸣所给丹药后,这时的气sè明显比先前好了许多,不过若想动手的话,恐怕还非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

这让柳鸣颇有些遗憾。

在这种时候,若能多上一个强力帮手的话,保住小命的希望自然会大上不少的。

从孽灾发生至此,不过仅仅过了大半rì的时间,可石洞外聚集的孽兽,却是给人越杀越多,有增无减的感觉。

他虽然依仗自己强大肉身,尚未感觉吃力,但此消彼长之下,能坚持多久还真是不好说的,毕竟还有一头凝液后期境的巨狼孽兽,还一直在外面虎视眈眈着。

“辛大哥,郑勇也受伤了,外面的孽兽好像疯了一般,突然不断的涌来,我也快支撑不住了。”一个急促的大叫声,从洞口外传来。

辛元听到此话便是一惊,不禁满脸苦笑之sè,目光在洞中扫了一圈后,最终还是落在了角落里的柳鸣身上。

想来也是,此刻洞中尚有作战能力的便只有柳鸣了。

看到辛元眼中略带歉意的目光,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当即站起身来,直接一拱手的说道:

“辛道友,不知可否借你兵器一用?”

柳鸣原先的那柄骨刀,在上一次防守时,终于还是被一头孽兽咬断成了数截。

辛元一听这话,不禁一怔,但马上连连点头的说道:

“柳道友不必客气,尽管拿去用便是。”

随后他单手一抓正倚靠在石墙上的巨大铁棒,略一提气的猛然一轮,铁棒便在一声呼啸中一飞而来。

巨大铁棒尚在途中,一股几乎令人窒息的恶风就先扑面而来。

柳鸣双眉一挑,肩头轻轻一晃,两条手臂就此粗了一圈有余,一把就将飞来铁棒抓在了手中。

下一刻,柳鸣只觉双手一沉,心中微微一凛。

这巨大铁棒竟远比其原先预料的还要重上几分。

一阵惊叹声从其他几人中传出,人人都面带吃惊的表情。

辛元望向柳鸣的目光中更露出了一丝讶然之sè,但口中却平静的说道:

“我这乌铁铸就的混元镔铁棍重达一千三百斤,自我踏入凝液境界获此兵器后,还是第一次借于旁人,希望能助柳道友一臂之力。”

“很好,有此兵器的话,我一人应该也能守住一段时间的。”柳鸣略一武动铁棒几下后,脸上露出一些笑意的说道。

随之他将铁棒往肩头一扛,就身形一闪的往外而去。

此时的洞口处情形,用惨烈来形容毫不过分。

一名浑身鲜血淋淋的jīng壮大汉,正独自一人守在石洞门口zhōng yāng位置,奋力挥舞着手中骨制巨锤,每一下击出虽能击飞一至两只扑上前来的孽兽,但由于早已力有不逮,那些孽兽刚一落地,便能若无其事的再次站立而起,并嘶吼着再次加入到围攻的兽群之中。

在其旁边不远处的另一名男子,正是先前与柳鸣并肩而战的郑勇。

此刻他一条腿已是血肉模糊一片,身上也是伤横累累,其脖颈处先前被巨大蟾蜍孽兽舌头所致的伤口已然崩裂,鲜血正汩汩流出的,但他背靠着洞口边缘处的石壁,仍脸露疯狂之sè的挥舞着手中的骨剑,一时之间倒使得身前几只孽兽不敢太过上前。

两人中间处,则已堆着数具孽兽的尸体和残肢断臂。

“此地交给我,你二人先去后面休息一下。”

柳鸣一边纵身跃至大汉前方空地,低沉的吩咐一声后,就忽然将肩头上铁棒一轮,一击便将一只想要冲上前来的狼犬孽兽打的头破血流。

随后两丈多长的铁棒在他挥舞之下,化为一片小山般的黑濛濛棍影,如惊涛骇浪般的朝周边席卷而去、

那些孽兽一旦触碰,不是一棍击毙,就是当场被击的吐血倒飞。

这一千多斤重的铁棒在其手中,竟仿佛纸糊之物一般。

到了此时,柳鸣强横肉身之力,终于彻底显露无疑。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就有三四只孽兽丧命于柳鸣的棍影之下,附近嘶吼之声一时间此起彼伏。

一旁刚将郑姓大汉扶起的男子见此,脸上露出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一时间竟呆立在了当场。

与此同时,立在洞窟角落高地之上掠阵的巨大黑狼孽兽,似乎也已发现了战况发生了一丝转变,突然其仰首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嚎叫声,无数黑气从其身上冒出,又一阵翻滚的缠绕体表之上,瞬间引得周围狼犬孽兽也纷纷驻足仰天嘶吼起来,气势惊人之极。

巨狼孽兽散发着红sè光芒的眼眸一闪下,身形略一模糊,竟在原地一下消失不见了。

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方,黑光一闪,巨狼孽兽身形浮现而出,并在黑气包裹之下,直奔向柳鸣所在洞口激shè而来,在其身后,则是密密麻麻十几只狼犬孽兽也一同冲来。

柳鸣见此情形,暗道不妙,但手中黑sè巨棒仍是舞的密不透风,心中却已经各种念头快转动。。)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