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辛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9    作者:忘语


石洞并不大,大约只有十多丈大小。

洞中除了几张石床和一旁堆着的几个大袋子,便没有什么其他摆设了。

柳鸣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面黄肌瘦,浓眉大眼的面容,只是看起来病怏怏的脸孔上,更添了一丝灰败的气sè。

正是他刚进入地下矿洞时,遇到的那名瘦削青年。

此刻他正盘膝而坐在中间一张石床之上,那根长约两丈有余的巨大铁棒则斜倚在一边石墙上。

这是柳鸣第一次看到此棒离开青年手中,不禁微微有些错愕,再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

这才发现,青年身上的灰sè衣衫,此刻已经破烂不堪,表面还隐隐残留着不少血迹,不知是孽兽的,还是自身的。

不过看他现在这般模样,明显负伤在身,还颇为严重的样子。

而以其如此实力,竟也受了如此之伤,可见不久前肯定也经历了激烈之极的厮杀。

柳鸣几乎下意识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洞外那头比周围孽兽大三四倍的黑sè巨狼般孽兽来。

而在他身边,则同样盘坐着四名男子,其中一人正是先前在交换会时被这瘦削青年用一枚解毒药招揽之人,虽然只有凝液境初期的修为,但却和另外三人一样,肉身都颇为强横,此刻见到柳鸣进来,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其一眼,便继续打坐调息起来。

瘦削青同样打量了柳鸣及其肩上的骨蝎几眼,嘿嘿一笑的说道:

“柳道友能在这孽灾之中平安抵达此处,看来我当初还有些小瞧你这个新人了。”

“阁下言重了,我也只是发现的早,跑的够快,运气较好罢了。不知如今,道友可愿告知姓名了?”柳鸣打了个哈哈,一副不置可否的神sè。

“在下辛元,七八年前落难到此后,才被几位兄弟临时推举为首领的。不过我等此刻情形,想来也不必多解释什么了。”这位名叫“辛元”的瘦削青年闻言,轻笑着说道,但这一笑似乎牵动了身上伤势,让其骤然轻咳了几声,脸sè更是瞬间煞白了几分。

“原来是辛道友。此地已完全被孽兽包围了,再加上追赶我的那批孽兽,此刻数目惊人之极,绝对无法硬闯出去了。不过我刚才看到,原先此地的兽群,似乎一头黑sè巨狼般孽兽为首。辛兄之伤莫非和此兽有关?”柳鸣略一沉吟后,缓缓的问道。

“不错,我正是被此兽偷袭所伤的。这头孽兽有凝液后期的实力,并且还能够自行变化身躯大小,先前混在普通孽兽之中,我一个不及防才被其得手的。好在其他兄弟救助及时,并且侥幸冲入此地死地,尚能依托地势坚持一二。不过柳道友竟也逃到此地来,看来和我等几人倒是有些缘分的。”辛元微微一笑的说道。

“这种缘分,不要也罢!”柳鸣闻言,不禁苦笑一声。

“嘿嘿,除非道友真打算闯出去,否则也只能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现在情形紧急,我也不说些什么废话了。柳兄现在也算和我等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想要活命的话,恐怕也要出些力气的。

“辛兄打算让我做些什么。”柳鸣念头略转,心中隐隐猜到些什么。

“很简单。柳兄能独自一人闯到此地,肯定实力非凡。而此次孽灾刚刚开始,若按照以往的惯例,还有两rì多的时间。在此期间还需要到道友和我等其他几个兄弟一般,轮流去洞口防守孽兽的攻击。每一刻钟换一班!道友觉得如何可?”辛元神情有些严肃了。

柳鸣听到这里,想都没想的立刻点头答应了。

要此时的石洞外面,孽兽会越来越多起来,其中还有凝液后期实力的孽兽,而各个通道也早已堵的水泄不通。

他除了和青年既然在此坚守,熬过这次孽灾外,已别无他法了。

虽然这叫“辛元”的青年看似失去了大半战力,但其同伴却看似一个个肉身不凡,只要确保洞口不被攻破,轮流休息恢复的话,应该还能挨过很长一段时间的。

“很好,柳兄果然是聪明人,不用在下多费口舌的。不过你一路赶来,想必体力已经消耗了不少,此刻大可先打坐休息一下,等他们都轮过一遍后,才轮到到道友。”辛元见柳鸣如此爽快的答应了,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喜sè,同时一咧大嘴的说道。

“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客气了!”柳鸣见此情形,并未推辞,一招手的将骨蝎收入腰间皮袋之中,让其叶休息一下,在便自顾自在石洞中找了一个空地,盘膝而坐。

“郑勇,华单,你二人出去替换一下吧。。”辛元朝身旁不远处正盘膝而坐的两名男子吩咐道,其中一人正是那名凝液境初期的修炼者。

两人只是应了一声,便站起身来,从腰间取下骨质兵器,向洞口走去。

片刻后,先前守在洞口的两名jīng壮大汉一前一后的走入石洞中,但见两人手中骨锤均是鲜血淋淋,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手臂、膝盖的衣服早已变成一条条的,隐约可见密密麻麻的细小血痕。

走在后边一人的一条手臂,更是似乎被什么给洞穿而过,凭空多出一个拇指般粗细的血洞来,正汩汩的流出一些暗红sè的黑血,散发出一阵腥臭气息。

“那些蟾蜍模样孽兽,甚是难缠,不禁速度奇快无比,且其舌头攻击角度颇为诡异。”手臂重伤大汉脸sè有些苍白,在说完这些后,就身躯一颤的翻身栽倒。

而走在前边大汉,在听到身后的倒地声后,顿时一惊,赶紧一转身的将其扶起,并在其他人帮助之下,让其平躺在一张石床之上,再喂服下一枚解毒丹药后,众人略微松了一口气。

柳鸣则脸上有些yīn晴不定。

先前追他的那些小型蟾蜍般孽兽果然极为难缠,幸亏他一直都未曾和这些孽兽纠缠什么,否则麻烦就大了。

辛元见此情形,脸sè有些难看,现在又有一人受伤这般重,情形自然更加不妙起来,不过就在其轻咳一声,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洞口外蓦然传来一声惨叫声,随后传来另一人的吼声:

“华单也中毒了,快来一人助我!”

这声音一传入石洞中,所有人都神sè大变。

“我先去应对一下吧。我对此种孽兽有些了解,应对起来应该不是太难

未等辛元开口,柳鸣目光一闪后,忽然站起身来,从腰间抽出骨刀,大步向洞口外走去。

“对了,我这还有一瓶丹药,应该对辛兄伤势有些好处的。”

不过他放走出数步,忽然头也不回的袖子向后一抖,当即一只数寸高的青sè小瓶一抛而出。

接着他身形一晃,两个闪动后,就冲到了洞口处,随之那边传出“嗤嗤”破空声,兽吼声也顿时大作……

辛元一把接住青sè小瓶,看了看柳鸣消失的洞口处后,脸上不禁一丝异sè闪过,将瓶盖一打开后,用鼻子对着瓶口轻嗅了一下后,顿时jīng神一振。

瘦削青年为之有些动容了。

以他的阅历,几乎顷刻间就能肯定药瓶中之物,绝对是最上品的丹药。

而在这地下洞窟中,别说上品的疗伤丹药,就是没入品的低劣丹药也是非常珍稀少见的。而平常众矿奴能从守卫处换取东西中,也属丹药最为稀少,疗伤丹药则又是其中价格最高的。

青年目光一扫,就发现小瓶中有两颗碧绿sè丹药,心中更加的意外了。

毕竟对方也在矿洞中生活了数个月,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上品疗伤丹药的价值。

辛元脸sè一阵变化后,看了看旁边石床上躺着的那名大汉后,最终还是默不作声的倒出一颗给其服下,自己则服下了另外一颗,随之催动体内不多的法力,开始炼化药力疗伤起来。

当另外一名男子,满脸黑气的跌撞回到石洞中的时候,洞口处的柳鸣,刚用一片刀影,将两头蟾蜍般一罩其中。

旁边另外一名男子,则挥动一柄骨剑,拼命抵挡着另一方向的孽兽攻击。

“小心!”

柳鸣将两头孽兽斩的遍体鳞伤的逼退之后,目光向男子这比那一扫之后,忽然脸sè一变的低声提醒道。

几乎同一时间,一头被击飞的狼形孽兽身后处,波动一起,一道数丈大小的墨绿sè身影一闪而现,赫然是一只比普通蟾蜍孽兽大上倍许的巨型孽兽。

那男子也是对敌经验颇为丰富之人,顿时心中一寒之下,不加思索的手中骨剑一挥,幻化出一道道剑影的挡在了身前,同时另一只手瞬间捏爆了一枚符箓。

“砰”的一声后,一层蓝sè光幕浮现而出,将男子护在了其中。

而巨大孽兽一现身后,当即大嘴一张,一条指头粗细的细长红舌一卷而出,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剑影,扎在了光幕上。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传来!

巨型蟾蜍孽兽的舌头只是略微一顿,就将男子体表光幕洞穿而过、

“啊!”

这男子头颅一扭之下,长舌头堪堪从其脖颈边一擦而过,血飞溅而出。

原来此人似早有所料这护体光幕抵御不住其攻击,故而在生死一瞬间,拼命作出躲避举动。

而就在这时,一柄骨刀却电光火石般的一闪,狠狠斩在了孽兽的长舌上,将其瞬间一斩两截。(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