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围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8    作者:忘语


就在柳鸣离开的一顿饭工夫之后。

其原先所待的通道中,骤然间狂风一起,“嗤嗤”之声大作,飞沙走石之下,通道内顿时便是黄濛濛的一片,隐约间有数条巨大黑影在几声低沉的嘶吼声中一晃的从中窜出,丝毫不停留的一同冲入了那条看似空荡荡的通道中。

堵在通往交换区通道口的两只巨大蟾蜍般孽兽,见此情形,原本痴呆的神情一扫而空,在口中发出“咕咕”的两声怪叫后,也轻轻一跳十几丈远的也跟了下去,几息之间便消失在其中。

……

在距离深海矿脉数千丈远的一处金碧辉煌的海底宫殿内,一间位于宫殿顶层的厢房中。

屋你约有数十丈大小,宽敞无比,地面上不但铺着华美绝伦的精美蓝玉,房间四周和顶部更是镶嵌着颗颗晶莹璀璨的水蓝色晶石。

这些晶石波光流转,涓涓细流涌动般的闪着淡淡蓝光,使整座厢房显得精美华丽之极。

厢房内收拾得干干净净,白玉雕刻成的桌椅和床榻都一尘不染的样子,在能将深海美景一收眼底的窗口边,还摆放着数盆不知名的淡蓝色鲜花。

此刻的床榻前,一名身着青色水云锈纹衣裙的绝色女子,正双目紧闭的盘膝而坐,一头乌发过肩,妙曼身姿一动不动。

正是与海妖皇定下了十年之约的叶天眉。

下一刻,但见其玉容一动之下。蓦然睁开了双眸,轻吐了一口气,脸上依旧清冷无比,对厢房内的一切全视若无睹的样子。

时至今曰,她半年前由于数次催动剑胚之灵而留下的重伤总算完全恢复了。

期间,那海妖皇如其先前所承诺的一般,的确未曾出现过一次,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便让一名侍女送来一支精致的玉盒,玉盒之中放有一枚散发着醇厚浓郁奇香的淡金色丹药。

叶天眉识得此药便是整个沧海之域中难得一见的上品疗伤圣药“醍醐丹”。

对此。她并未拒绝。

在此药的神奇药力辅助之下。其伤势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且并没有留下什么隐患。

现在叶天眉眼中晶光流转之下,突然小口一张,一枚淡银色小剑便一飞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悬浮在身前低空之处。岁搜狐双手平放腿上。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刹那间,其身上顿时披上了一层淡银色光芒,光芒涨缩之下。身前小剑也随之微微颤抖起来,表面淡银色符文缓缓流转,发出一阵轻轻的嗡鸣声。

叶天眉望着眼前的小剑,目中骤然一寒的再次闭上了双目、

下一刻,一股无法言语的庞然剑意冲天而起!

被银色光芒包裹的叶天眉,便如同一柄出鞘利剑般气势惊人无比。

……

与此同时。

深海矿脉深处的一条颇为宽敞的通道之中。

一身灰袍的柳鸣,手臂一个模糊,手中黑色小剑便骤然化为一道黑虹的一卷而出,就将对面一头数丈大小的蜥蜴般孽兽头颅一劈两半,同时另一条手臂一动,一只遍布赤红色鳞片的拳头也“轰”的一声,重重击在另外一头不过尺许长的小型孽兽身上,将其如同沙袋般的击飞出去。

“嗖”的一声。

一条黑线一闪的洞穿了倒飞出去飞孽兽身体,竟将其硬生生钉在了附近的墙壁上,再一闪的收缩而回。

正是柳鸣身后的骨蝎,认准了时机后,一下弹射出了背后奇长的“蛇首”,准确无比的洞穿了小型孽兽要害处。

这只生有一对肉翅的小兽,虽然口中发出低吼的想要挣扎着再度飞起,但是片刻间就肌肤一片紫黑的倒地不起了。

以骨蝎“蛇首”的毒姓之强,即使这些对毒姓有一定抵抗力的孽兽,若是全力注入毒液话,只要实力不是太强,也能让其片刻间无法动弹分毫了。

柳鸣将黑色小剑一收而回后,心念一动,手上赤色鳞片也瞬间一收而起。

就在这时,从后面黑乎乎的通道中,再次隐隐传来了其他的低吼之声。

柳鸣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叹了口气后,单手一招,背后骨蝎当即纵身一跳,就一个模糊的化为了数寸大小,稳稳落在了其肩头上。

而他自己身形一晃,再次化为连串残影的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蓦然出现在了通道尽头,继续以飞快的速度向前方狂奔而去。

……

一个时辰后。

一个同时连接着五六条通道的巨大路口中央正上演着一场激烈异常的混战。

刀光剑影间,血芒飓风在虚空之中交织不停,嘶吼声爆裂声更是接连不断传出。

一身灰袍的柳鸣正手持着一柄黑色灵剑,和七八名其他矿奴一起,被十几头孽兽团团围住,正拼命抵挡着。

矿奴中的三人,赫然正是当曰曾经给沙老大报讯的三名男女,此刻那名叫清岐的女子手持一柄骨剑与一只豺狼孽兽厮斗,而其旁边不远处的另两人则背靠着背与三四头孽兽战在一起。

柳鸣一边与两头防御力惊人的虎型孽兽缠斗,一边则在不断扫视战场情况,寻找时机借以脱身。

正在此时,一名正与一头黑豹孽兽赤手搏斗的兽族矿奴,在听到头顶上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传来后,顿时满脸大惊的急忙一抬手,将手中骨盾牌往上激射而出,,同时一咬牙取出一枚符箓瞬时捏爆而开,化为一层光罩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但他耳中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头顶上方“嗤嗤“之声大起,数以百计的青色锋芒,从一只刚刚闪现的螳螂般孽兽身上爆发而出,铺天盖地的激射而下。

青光闪动间,骨盾便在一阵金属摩擦般的尖鸣声中被切割成了无数碎片。密密麻麻的青色锋芒只是略微一凝,便继续朝兽族矿奴头顶席卷而来。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兽族矿奴虽然又抽出一柄骨剑往空中狂舞,但是在锋利无比的青色锋芒切割之下,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肉身连同护体光罩就化为了无数碎肉,卷起一片血雾。

巨型螳螂孽兽落下后,一对复眼红光一闪,便再次跃至洞壁之上,向下一个目标爬去。

另一边,一名体形瘦长的海族人,面对一只狼型孽兽和一只猪型孽兽的夹攻之下,一柄骨叉舞的虎虎生风,一时之间倒也显得游刃有余,但在一听到惨叫声后,心中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当即目光一扫前方离其最近的通道口,便动了快些逃离战场的念头。

但见他双手握住骨叉往前一挥的震飞了左前方的狼型孽兽,而后猛然将骨叉往地上使劲一撑地,身躯就从地上弹射而起,一脚踢在了后方正欲扑来的猪型孽兽头上,借反弹之力一下向前方窜出三四丈外,随后毫不犹豫的摸出一枚符箓往身上一贴,顿时在一股绿光包裹之下,化作向前通道口处激射而出。

但是就在他刚遁出十几丈处,忽然前方狂风一起,一个巨大身影一个模糊后,正好挡住了前方去路。

瘦长海族人面色一变,眼中狞色一闪而过后,遁速非但没有停下,反而一下更加快了两分,同时张口喷出一口精血在手中的骨叉之上,骨叉光芒大盛之下突然巨大化起来。

竟是一柄灵器!

只见其单手往前一抛,巨大骨叉便化为一道黑芒的向前激射而去。

就在此时,前方原本有些模糊的身影一凝之下,赫然是一只体型约莫五六丈高的巨熊般孽兽。

黑光一闪,巨叉已到此兽面前;、

但它却丝毫躲闪之意都没有,反而一声低吼,两只手掌往前闪电般一拍,便“噗”的一声,将巨型骨叉硬生生夹在了手掌中间,并同时一用力。

“咔嚓”一声,骨叉瞬间崩溃开来,化为粉末的纷纷散落而下。

随后巨熊孽兽身影再次一个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海族人所化遁光之前,两只手掌往前又是一拍。

瘦长海族人不禁脸色大变,只觉四周空气一紧,便一下便无法动弹分毫了。

“啊“的一声惨叫声还未落下,海族人便在两只巨掌挤压下,化为一团血雾的爆裂而开。

此巨熊孽兽竟赫然有凝液后期的修为了!

转眼间便有两名矿奴在眼前陨落,这让剩下的几人目睹此景后,大都为之色变,当即有人脸露出绝望之色。

那名叫清岐的人族女子见此情景,脸色一下苍白起来,一闪身,避过豺狼的一次扑咬,突然朝一旁的两名同伴大声叫道:

“如此下去,我们所有人势必将被孽兽屠杀殆尽,墨七,小五,我们三人马上分头逃走,能走一个是一个。”

话音刚落,此女便往后一跃而开,立刻摸出两枚符箓,将其中一枚一捏而爆后,瞬间化为一团黑雾将前方豺狼孽兽包裹其中,另一枚橙色符箓则往身上一贴,周身被一团橙色光芒包裹,向附近一条通道口一蹿而去。

另两名青年一听,互望一眼的当即狠狠攻出数招后,逼退眼前孽兽后,便同样一跃的向相邻通道转身而逃。

但是下一刻,却从另一边通道中,偶然涌出七八只孽兽,一哄而上的将二者再次围在了一起。

二人大惊之下,一阵手忙脚乱的加以抵挡,顷刻间的再次被困在了兽群之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