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再次逼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3    作者:忘语


柳鸣经过这些天在矿脉之中的勘察,已然发现这些在外界珍稀无比的矿石,即使在这矿脉深处区域也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且就算找到了矿石较为集中的矿区,仅靠其一人之力,法力又受到压制的情况下,光劈开这些坚硬石壁都是一件十分费时费力的事情。

这条矿道之所以被原来矿奴废弃的原因,多半也是挖到这里,发现能找到的矿石品质一般,亦或是数量并不能满意,才会干脆直接放弃掉了。

不过这对于柳鸣来说,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所在。

一来此处离开主矿脉较远,在整个矿脉之中位置较为偏僻,二来被废弃的矿洞不太会引人注意。

故而他一发现此地,便立即动手在此开辟出了自己的临时住处,但之后却没有马上动手开采什么矿石。

而是立刻放出骨蝎,通过心神联系吩咐了几句之后,便一转身的来到石洞中央,盘膝而坐。

他在先前探索和挖掘中消耗了不少体力法力,自然要先恢复一番,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下一刻,柳鸣从须弥螺中取出了两块中品灵石,并两手各握一块的施展起一心二用的天赋,开始一边吸取灵石中的灵气,一边通过呼吸吐纳恢复自身的体力来。

随着柳鸣手中的灵石开始闪烁出一圈圈柔和的淡淡光芒,其也开始慢慢的闭上双目,准备进入入定中。

……

一个时辰后。

柳鸣徐徐睁开了双目,瞳孔之中清澈如水。浑身的法力和体力虽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但相比先前已是好了很多了。

他略一思量下,单手一翻的立刻从须弥螺中摸出数枚先前从外界坊市内搜集而来的解毒丹药服下,而后便准备催动一些秘术,尝试逼出体内海皇丹之毒和灵海附近的那一小团诡异血光。

自从被青禽施法在体内种下了这两种诡异禁制之后,柳鸣虽表面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一直有些惴惴不安。

让自己姓命时刻掌握在他人手中,这是他绝不会允许的事情。

先前在海妖皇巨舟上的时候,柳鸣虽然也曾经尝试驱逐体内之物,但因为一直身处对方事先所布的监视法阵之下,自然不敢全力而为,否则被发现后反而会弄巧成拙,只是略加尝试而已。

再之后,从出了巨舟直至来到这深海矿脉,他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现如今,他总算已经独身一人,并找还到了一处颇为隐蔽之所,自然要拿出全部手段,准备同时借助法阵和丹药之力,开始全力尝试破除体内禁制。

片刻后,但见柳鸣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阵掐诀,随后朝四周连串一点。

附近十几杆五颜六色的阵旗,便在一阵闪烁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后无数白色符文从阵旗消失之处浮现而出,互相连接之下,当即在地面上浮现一个乳白色的丈许大纹阵。

柳鸣再单手一扬,数块中品晶石从袖中一飞而出,稳稳的没入纹阵边缘处的几个凹槽中,仅露出一半晶体。

做完这些后,他神色一凝,双手十指连连弹出,开始结出一连串的复杂手印,并打出无数法决,纷纷没入到纹阵之中。

结果吸入了法决的纹阵,缓缓旋转起来,并迸射一道道白色光芒,宛如实质般的在空中交错编织,几息之间便在柳鸣头顶上方形成了一白色丝网。

丝网虽然只有丈许大,但把上方遮蔽成了白濛濛的一片。

柳鸣因为这须弥螺的缘故,身上还有这么一些丹药和灵石在身,但此物毕竟空间十分有限,外加还要放置那几件重要灵器和其他一些无法舍弃的重要物品,故而除了十几块上品灵石外,剩下的则都是不多的中品灵石。

至于其他的灵石,一部分被其在铁火谷中的时候,用来补充一些阵旗灵符和丹药了。而剩下无法放入须弥螺的部分,则被放入到了那颗储物须弥晶球内,已经被矿洞守卫搜走,好用来迷惑外人。

而今这法阵虽然已经布置成功,但一旦运转起来无法从外界获得多少元气补充的缘故,对灵石消耗之大也远非外界可比。

故而柳鸣心里明白,法阵一旦被激发起来后,绝无法支持太长时间的。

此刻,悬浮于柳鸣上方的白色丝网,在其手中法决变换之下,开始有规律的涨缩起来,而后骤然间往其头顶处一落而下,在即将接触的瞬间迅速弥漫而开,将柳鸣全身包裹了起来。

在其被包裹的瞬间,柳鸣通过神念内视了一下后,便是发现灵海附近的血色光团,仍在缓缓闪烁转动着,但在先前所服丹药及白色云团的作用之下,似乎比先前转动之速慢上了几分。而同样的,其五脏六腑表面上的黑色雾气的侵蚀也有所放缓的样子。

柳鸣见此情形,心中微微一松,但随即飞快往嘴里塞进一颗碧绿色丹药,便再次双目微微一闭后,便催动体内法力引导药力。

此枚碧绿色丹药名为“清灵丹”,十六名在铁谷城中坊市花费了不少灵石所购得的一种解毒丹药,仅有三颗,专解一些奇毒,故而一直被藏于须弥螺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此丹一入口后立即变得柔滑无比,直接溶解成液流入腹中,随后体内立即升起一股冰心清凉的异样感觉,并在法力引导之下,缓缓往灵海中聚集而去。

几个呼吸之间,柳鸣灵海中另便多出了一颗碧绿光团,随后法力催动下,小心翼翼的向血色光团靠近之时。

灵海附近的血色光团似有所察觉似的,闪烁速度骤然加快起来,并散发出一圈圈的血光,而碧绿色能量团一颤之下,竟丝毫无法再前进分毫了。

柳鸣见此,心中意林,一咬牙之下,不禁又加大了几分法力的注入,原本有些黯淡的碧绿光团,骤然间体表绿光一盛,一举突破了血色光芒阻挡,向着血色光团撞击而去。

但下一刻,柳鸣脸色骤然大变,两颗光团接触的一瞬间,传来一股犹如被无数把尖刀同时搅动般的剧烈痛楚。

这让猝不及防的柳鸣,脸孔一下变得苍白无血,额头当即有密密麻麻的汗珠滚落而下,,整个身子也也瞬间卷缩而起,竟躬成了弓形!

这种深入魂魄般的痛楚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后,灵海之内又突然传出一阵烈火燃烧般的灼热之感,但随即又立刻转变为一股清凉之意,如此反复变换了数次,将柳鸣折磨的欲生欲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清凉之意逐渐被灼热之感完全替代,灵海中的碧绿色能量团也随之逐渐变小,最终消散殆尽,而催动能量块的法力也毫无疑问的被血色光团吞噬的一干二净。

此刻丹田之中那种翻天覆地的疼痛之感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柳鸣重新做直了身紫,脸色却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后,便再次取出一枚其他丹药服下,又手一掐诀,继续催动法力起来。

……

一个时辰后,当柳鸣身下的法阵中的“嗡嗡声”戛然而止后,周围凹槽中的晶石当即发出清脆声的纷纷碎裂开来。

柳鸣睁双目一睁而开,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此刻他已经各种手段用尽,还消耗了不少的中品灵石,但还无法解除这体内的两种禁制。

二者被海妖皇如此大规模的用来控制矿奴,果然其现在能力能够解除掉的,必须另找其他方法才行。

于是剩下的时间内,柳鸣也不愿意再消耗有限的灵石了,将阵旗一收而起,再略微休息一二后,就起身走出了石洞,开始往这废弃矿坑的通道尽头处走去。

从进入矿区至今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今之计,只有按照这地下世界“规矩”,先凑齐一个月份额矿石换取本月解药,然后再从长计议了。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这海皇丹所化的黑色雾气的腐蚀,以其肉身的强横尚能抵挡一二,但可不敢保证到了其真正发作之时,又会产生何种惊人异变了。

否则此地矿奴,肉身强大者和桀骜不驯者不知会有多少,怎会都心甘情愿的用矿石换取解药的。

片刻之后,柳鸣便来到了通道尽头一面石壁前,通过先前的探查,此处虽然合格的珍稀矿石有些稀少,但总算还有一些开采的价值。

柳鸣目光淡淡的扫了石壁上坑坑洼洼表面一眼后,单手忽然虚空一抓,就将附近一柄不知被何人遗弃的骨楸一把摄到了手中,随手“呼呼”两声挥舞几下,试了试其分量后,便开始奋力挖掘起来。

在此过程中,柳鸣并没有将骨蝎收进皮袋中,而是放在附近一直警戒着。

他如今孤身一人在此,在精神力无法长期放出体外情形下,自然也需要一个得力臂助留在外面,以防被人偷袭。

此鬼物如今仍旧只有凝液初期修为,但经过变异后,不但自身多出一层防御力惊人的鳞片,背后的“蛇首”更是剧毒无比,一般的凝液境矿奴碰上绝不是对手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