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悬赏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3    作者:忘语


一个二十余丈的狭长洞窟内。.

顶部镶嵌着的数块发光的青色荧石,将此地的一切照映的还算清楚,地面和四壁则全都坑坑洼洼,不平整之极,一看便是人工凿钻的痕迹。

从痕迹的新旧程度来看,距今应该不算太远的样子,且是被人直接用锋利刀具开凿出来的,

一侧洞壁处,赫然有一条开好的数丈高的四方通道,而通道入口处却被一个残缺近半的大型怪兽骨架直接堵住大半。

此刻通道前,一名衣衫褴褛,脸色略有些苍白的矿奴模样青年驻足而立,望着怪兽骨骸,面露若有所思之色。

这青年自然正是柳鸣。

经过近一天多的不断深入,此地已距离地图后半部分所标示的深处通道已经没有多远路程了。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内,他不时能看到一些死状凄惨的矿奴尸体。像如今这般的怪兽骨架,还是第一次瞧见。

这半具颇为庞大骨架上,上面一丝血肉都没有留下,也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传出,想来应是死去许久了。

从仅存的骨架残骸判断,能隐约看出其体型完整时,应该足有三四丈大小,外形大体上酷似一头巨犬,剩下的一条前肢与后肢的骨骸虽已残破不堪,但爪子部分都锋利异常的样子,其头颅附近地面上还散乱着一些数寸长的獠牙,在昏暗光线的映照下泛出青森森的寒光。

“这应该便是那孽兽了?”

柳鸣沉吟了一番后,用低不可闻声音喃喃自语了几句。

突然他心念一动下,从腰间拿下那柄骨刀,凑到了骨架旁,略一比对之后便是发现,除了新旧程度外,两者的材质果然十分酷似,但细微处却又有些不同。

不过下一刻,他忽然手臂一动,手中骨刀便化为一道寒光的一劈而下。

“噗”的一声。

眼前骨架上一根粗大骨骼,当即被其轻易的一斩而断。

“果然如此!”柳鸣点点头,将骨刀一收而起后,脸上露处了然的神色来。

眼前这半具骨架虽然是孽兽残骸无疑,但其骨骼品质明显不如其手中骨刀材质。看来孽兽之间也是种类各异,实力悬殊巨大。

否则这半具骨架也不会被这般轻易的遗弃这里,而一直无人问津了。

不过即使这样,此等相当于凝液境的孽兽尸体如若放在外界,其一身皮毛骨骸还是炼制灵器的不错材料。

可在此地,就算更佳的孽兽骨骼也只能被简单加工制成了锋利兵器,皮毛被制成地图衣物,血肉更是仅作为充饥之物而已。

不过看到此地的矿奴虽各个面黄肌瘦,但肉身却比外界一般同阶修士强上不少,看来这孽兽血肉似乎还有一些增强体制的功效,这对于龙虎冥狱功的**当有不少裨益的。

柳鸣眼中闪过一丝所思之色,但随之摸了摸下巴后,当即便将骨刀放回腰间,绕过这孽兽骨架,继续往深处而去了。

……

一个时辰后。

柳鸣手中拿着地图,从一个小型洞窟中走了出来,来到一个岔路口,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自从他见到那具孽兽骸骨之后,照地图上所指示路线便开始很难找到相符的路口了,在尝试了数次之后,不禁回想起先前在三岔口遇到的那名陌生青年的话来。

“看来此处应该算是已经是是矿脉深处了,时常有人开辟出新的通道来,手中地图才会这般不太管用了。”柳鸣不禁暗暗想到。

他轻叹了一口气后,他便将手中地图一收而起,从身上另外摸出一块空白的兽皮,根据当前的地形,随意描绘了一下后,便找了另一条岔路,身形一闪的走了进去。

半曰后。

柳鸣手中那张新的兽皮之中已被其画了不少通道的路线标识,而其中大部分路线上都已画了一个叉。

由于已身处矿脉深处,在过去的时间里,在反复的尝试之下,他的确也找到了不少的洞窟。

但让他心中颇有些郁闷得是,这些地方大都是些没有什么价值的普通矿石,亦或是已被人开采一空的废矿。

此刻的他手持一块肉干,正一边啃咬着,一边在一条狭长的通道之中继续小心翼翼的寻觅着。

此种用孽兽血肉所制而成的肉干颇有韧姓,几乎无法嚼烂,且一入口,虽仍可感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呕,难吃之极!

话说回来,自从他踏入修仙界以来,如此直接食用兽类血肉,这还是第二次。

毕竟妖兽血肉炼制成丹药后效果会好上不少,且杂质和副作用也会少上一些。

柳鸣起初之时也有些吃不惯,但在感受了其的特殊效用后,却有些**起来。

原来此种肉干,咽入喉中之后不久,便化为一缕细微热量体经脉各处,让四肢百骸隐约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感觉,就连神智都似乎一下更清醒了一分。

看来就想他先前猜测的那般,这孽兽之肉对肉身真有一定的益处。

但令柳鸣有些奇怪的是,这孽兽之肉对体内法力的恢复却微乎其微,和一般妖兽血肉大不相同了。。

看来这孽兽并不能算是真正妖兽,其来历大堪深究的。

当他又沿着通道走了不下数百米后,在前方不远处的通道尽头看到了一个看似才刚刚开辟出来不久的新通道。

他心中一喜之下,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在来到洞口前后,看了看入口处用黑红色血迹描绘出的一柄小剑标注后,当即眉头一皱。

他略一犹豫后,还是摇摇头的转身离开,另寻起其他矿道来。

这通道之中虽说应有不少珍稀之极的矿石资源,但既然有标记留下,显然已被人占据了。

柳鸣这一路走来时,不时能看到一些被挖掘一空的废弃矿道,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通道入口处,都留有各种各样的标记。

以他现在的情况,自然没有必要主动加以招惹其他势力的。

……

与此同时。

距离矿洞交易区不远处的另一个洞窟。

洞窟较为宽敞,约莫三十丈大小,其靠边位置坐落着几间通体由巨石垒成的简陋石屋。

石屋是完全封闭的,没有开设一间窗户,只在四面石壁的上方留有几个孔洞。

屋子前方的空地上,有两名身材颇为魁梧的矿奴大汉,正来回巡逻着,其腰间各配有一把孽兽之骨制成的兵器,眼光时不时的扫向此处唯一的通道口,一脸警戒之色。

而其中最大的一间石屋之中,此刻正生有一大堆篝火。

篝火上方架起了数块烤肉,一阵阵夹杂着浓浓血腥味的肉香味正飘散而出,弥漫在整间石屋之中。

在篝火旁,一名满脸横肉,面目狰狞,身材足有两丈般的大汉正来回踱着步,并目露凶光的看着眼前一名**碧绿、满脸不自在神色矮小矿奴。

“这么说,是一名新来者杀死的我弟弟。不过你是从何处得知的此消息?”突然间,大汉冷冷的开口道,两只粗大手手掌只是轻轻一握后,当即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关节爆响之声。

“回禀沙老大,我最近借助妖虫,施展秘术在铁鳞等人身上,本想探查一下他们动向,看看是否有新发现的资源点,却未曾想到从他们谈话中听到了令弟消息,于是我第一时间久立即赶来通知您了。”矮小矿奴急忙赔笑着回道。

“哼,此消息我自会亲自验证。只要确认是真的,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但若是胆敢欺骗我,我就将你骨头一寸寸的敲碎掉。”

大汉听罢,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手上关节爆响声同时嘎然而止,只见其胸膛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鼓起,隐现一层晶莹之色,仿佛钢铁铸成一般。。

“沙老大,我怎敢欺骗你。在下以心魔起誓,绝不会有半分虚假的。”矮小矿奴在大汉的气势之下,不禁一怔,随后又信誓旦旦的拍着**说道。

“很好,你给我放出消息,就说沙某悬赏两千灵石,寻找这名新人的下落。区区一名新人竟然敢对我的人下手,虽然我弟弟只是一个窝囊废,但此仇不报的话,别人还不知如何看我的。这个新人只要被找到,我绝对会让他后悔来这世界的。”大汉满脸狰狞的又向矮小矿奴吩咐道。

矮小矿奴自然连连的称是,随后在大汉手一摆后,唯唯诺诺退出了房间。

石屋之内再度恢复了宁静。

……

柳鸣自然不知道自己这条姓命,如今在某些人眼里只值区区两千灵石而已。

此刻的他已身处某个矿脉通道深处一个自行开辟的石洞中,正从袖中摸出一杆杆阵旗,在布置一个临时法阵的样子。

石洞门口处,一身赤红色鳞片的白骨蝎静静的趴伏在地上,小心的注视着附近的一切。

此通道,是他花费了偌大时间,才终于找到的一条无人的废弃之地,并用那件从矿脉守卫处得来的下品铁剑灵器,花费了好大一会儿时间,才勉强开出了眼前的这个容身之地。

虽然开在矿道墙壁上的石洞并不算大,也不过两三丈大小而已,但此地可能是因为属于珍稀矿脉区域之内的缘故,就连普通石头都坚硬似铁,即使他如今有着远超同阶修士的肉身和一身力大无穷的蛮力,在不敢轻易消耗法力催动龙虎冥狱功的情形之下,每斩一剑也不过只能在石壁上切下数寸厚一层而已。

这时,柳鸣才总算有些明白,为何那些矿奴为了一些珍稀矿石会这般拼命了。

要是所有通道内矿石都这般难以开采的话,想要凑够一个月数额还真不是一件轻松事情,而要获更多数量的珍稀矿石,更是难上加难之事。(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