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陌生青年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02    作者:忘语


“哦,所以你就专程在洞口埋伏,想打劫来此地的新人,干这些谋财害命、杀人夺财的勾当?”柳鸣似笑非笑的说着,有意无意的摆弄了几下手中原本属于对方的骨刀。.

“道友恕罪!在下只是有眼不识泰山,要知道阁下实力如此惊人话,在下躲之不及,又怎敢过来得罪的。主要是现在临近月尾,我这个月所获矿石不多,换取了解药后,便所剩无几,故而才等在洞口附近,想碰碰运气,看能否遇到一些新来的,抢些灵器之物好去换些食物裹腹。”枯瘦男子闻言,心中一跳连忙摆动着一双枯瘦手臂解释道。

“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此地新来的矿工不太多的样子?”柳鸣没有理会男子的求饶,继续问道。

“道友说的不错,我也是先前有一次去地表缴纳矿石之时,从几名守卫的闲谈中听说的,这几年,因为海妖皇渡劫收缩势力的缘故,被新抓来的矿奴比以前少了许多,以往每月都会有数名矿奴被守卫押解从洞口扔下,如今一两个月也不见能有一人。”枯瘦男子轻吐一口气后,又开始说道。

“也就是说,现在留在此地之人,大都是早些年便已在此的老人了?”柳鸣若有所思的问道。

“的确如此的,此地环境恶劣,食物等资源匮乏,势力之间纷争频繁,故而现在能在此地中生存下来之人,除了一些体修或境界稍高者外,大都是心姓非比一般之辈。至于那些弱小者……不是依附了矿洞中某些势力或者个别强大者,自然早就葬身矿洞某处了。”枯瘦男子老实的回道。

柳鸣问到这里,总算对这矿坑之中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这枯瘦男子虽其貌不扬,但对此地之事倒知道的不少,如此一来,倒省了自己不少工夫。

枯瘦男子见柳鸣站在原地,沉思不语的的样子,单手撑地,缓缓的将身子往后挪了挪,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大人,我所知道的都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那我……”

还未等他说完,柳鸣淡淡的扫了男子一眼,瞳孔中忽然一缕晶闪过。

枯瘦男子只觉脑中“嗡”的一下,一股强大之极的精神力顿时冲入神识海中,让其不一声惨叫,立刻两眼一白的再次瘫软在地上,一时间再也没有其他感觉了。

柳鸣嘴角泛起一丝淡笑,毫不停顿的单手掐诀,对准男子又一法诀打出,一道黑芒眨眼间没入枯瘦男子的眉宇之间,其身体一颤之下,又缓缓坐了起来。

望着枯瘦男子呆滞的眼神,柳鸣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

接下来的时间里,为了确保对方对自己没有隐瞒什么事情,柳鸣通过施展一些简单[***]之术,竟将前面同样问题再次的询问了一番。

在确定其之前所述没有虚假之言,也没有什么遗漏之处后,便俯下身子,右手一探的捏碎了男子喉咙。

倒在地上的枯瘦男子,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清明之色,四肢不停的抽蓄了几下,但在显出一丝不甘之色后,两颗眼珠就凝滞了,彻底丢掉了姓命。

柳鸣在将对方身上的东西全都一卷而空后,抬手一拳,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后,将尸体一脚踢入里面,并大袖一抖后,将其匆匆掩埋掉后,,看了看离此处不远的两处通道,略一犹豫后,沿着其中一条通道向前潜行而去了

在知道此地法力汲取如此困难之后,他自然也懒得再浪费宝贵的法力,放出火球来毁灭尸体了。

……

半个时辰后,矿洞通道中,先前柳鸣所在的偏僻之地,枯瘦男子尸体赫然又被人重新挖了出来,满身泥土的躺在地上。

在洞壁上镶嵌着的几颗青色荧石散发的微弱光芒映射下,其因临死前挣扎而扭曲的脸庞显得尤为诡异。

“竟然是沙老二。啧啧,要不是石兄弟鼻子灵敏,恐怕我等还真无法发现的。不过下手之人还真干脆。他大哥知道此事恐怕要发飙了。”其中一个高大身影,检查了一番尸体后,啧啧称奇的说道。

“这里距离出口可并不算太远,我们先前去交矿石的时候,不是也在出口下方不远处发现了一些交手的痕迹。显然这沙老二,多半是被新来的家伙给杀掉的。”旁边的一名矮些的人影,则如此说道。

“嘿嘿,这小子多半是想敲诈下新人,捞点好处,未曾想反而被杀。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另一名身材微胖的身影,目中满是讥笑之色的说道。

“谷兄,我们怎么处理此事?看尸体尚软,应该人还死去没多久,凭你的追踪本事,应该还有不小机会追上这人的。这可是卖沙疯子一个人情的大好机会。”先前那名矮些的人影,朝着高大身影询问道。

“哼,算了。沙老二虽然修为不高,也不是弱者,且能在此地那么久,也不是易于之辈。新来者既然能如此轻易将其擒住,并抓到这里才加以灭口,显然也不是一般之辈。此事,我们还是不要掺和了,以免节外生枝。”高大人影略一犹豫后,还是摇摇头。

其他人听罢虽然感觉有些可惜,但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一干人就此不挂俺不问,直接跨过尸体,朝另一处通道离去。

小半曰后,此尸体又被附近路过的另外一批矿奴发现,并最终在这地下世界内传扬了开来。

……

此刻的柳鸣,正一个人在一条昏暗的矿道中缓缓行走着,其腰间不但多出一柄骨刀,身上衣衫更是变得破破烂烂,沾着不少泥土,看起来十分的陈旧的样子。

他如今的打扮模样,活脱脱的一个在此地呆了不少时间的矿奴,想来不会有人能轻易看穿其新人身份。

他手中则捧着一副淡黄色的兽皮地图,图中的内容简陋无比,勾勒出一张粗糙的地下矿洞轮廓图,以至于每走到一个分岔口处,便需要驻足仔细辨认一番。

在行进过程中,柳鸣目光不停朝通道两侧扫视,发现粗糙的灰白色石壁上尽是坑坑洼洼的大小凹槽,但里面一个矿石未见,早不知多少年前全被采集一空的样子了。

柳鸣丝毫不觉奇怪,仍继续向前而行。

毕竟此处仍算在出口处附近,根据先前那枯瘦男子所说,这里矿石早就被采集一空,要找到矿石如今必须深入矿脉更深处才能有所得了。

让他暗自眉头紧皱的是,随着继续的前行深入,以其如此强大精神之力在离体后,竟然也无法探出太远处了,并且还会以惊人速度飞快加以消耗。

如此一来,除非到了一些可疑之处,他自然也不敢将精神力再轻易放出了。

毕竟在这危机四伏的地下世界,多保存一份实力,在关键时候说不定就能救下其一条小命的。

他就这般行走了约莫半盏茶工夫后,但见前方不远处的通道尽头点点亮光闪动着,赫然又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并且路口附近的石壁上镶嵌着几块丝毫价值没有的青色莹石,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不过就在柳鸣一进入此路口时候,忽然脸色一变,双足未动,身躯就骤然向一侧滑行开来。

就在这时,他头顶“呼”的一声,一根黑乎乎铁棒以惊人速度狠狠砸下,几乎紧擦着柳鸣身躯斜扫而过。

“轰“的一声巨响在整个通道回荡不已,掀起一阵漫天灰尘。灰尘散尽之后在柳鸣先前所站地面上凭空多出一个丈许大的大坑。

柳鸣身躯一个晃动后,就出现在了五六丈外,然后冷冷看着大坑边上凭空多出的一个瘦削身影。

“竟然躲过去了!没想到,你一个新人,倒还颇有些本事的样子。”新出现的瘦削人影见此情景,有些意外的自语了一句,这才将和其体型完全不相符的巨大铁棒轻易一提而起,随手挥舞了一下后扛在了肩头,然后才抬起头有些好奇的打量了柳鸣几眼。

柳鸣自然也看清楚了对方,竟是一个身穿灰色布衣,有些面黄肌瘦病怏怏的青年,五官还算端正,但浓眉大眼,看年纪似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正用懒洋洋的神色上下打量着他。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新人,难道这里每一个人,你都认识不成?”柳鸣看了看腰间的骨刀和身上的破烂衣衫,淡淡的开口问道。

“每一个人认识不太可能,但我在这里生活了这般久,平时见过的大都应该都有些印像的。况且你虽然刻意打扮了一番,但凡是在此地生活超过一年之人,哪一个不是脸色苍白,气息衰弱之人,怎可能还能保持旺盛的的灵力气息。”瘦弱青年闻言,嘿嘿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

“原来如此,倒是在下疏忽了。在下柳鸣,阁下也是人族修炼者吧,不知尊姓大名。”柳鸣点点头后,对刚才被偷袭之事似乎视若无睹,反而一笑想问道。

“想知道我的名字,只要能活过一年,以后自然会有大把的机会的。另外,你能躲过我一击,倒也有资格在此地活下去了。另外给你一个忠告,不管你手里地图从何处得到的,但一般只能相信前半部分,后半部分的更深处通道,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增添或消失一部分的。。”瘦削青年冷笑一声大说完后,就身形一晃,就化为一团黑影的没入另一条通道中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