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矿洞老者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31    作者:忘语


当柳鸣收回目光,回过神来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sè。

因为他发现,其身边除了先前见到的那名凝液后期的守卫头目和其他两名之前架着他的守卫外,面前不远处又多出一个生有一头乱糟糟头发的老者。

老者头发呈银白之sè,身穿一件破旧灰sè长袍,面部皱纹密布,两颊疤痕纵横,,看似浑浊双睛微微眯起,看起来宛如垂暮老人,但散发的生机却异常强大。

老者站在原地,隐隐间与周围环境已融为一体,而以柳鸣庞大的jīng神力竟无法感应出此老修为高低。

当柳鸣还在仔细打量着此人之时,那名为首的凝液后期守卫头目,已脸sè十分恭敬的缓步走到老者身边,微微躬腰,低声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疤面老者双眼骤然睁开,抬头向着柳鸣望来,脸sè闪过一丝讶然之sè,随后轻轻点了点头,那三名守卫就面sè恭敬的急忙离开此地。

就这样,原地只剩柳鸣与老者两人。

‘老夫不知道你是何来历,以及海皇大人为何亲自点名将你送来。但既然到了此地,你的生死就全在老夫手中了,这点你可明了?”

老者声音不大,但传入耳中却清晰如常.

柳鸣却神sè淡然,眼都不眨一下。

疤面老者见此,嘿嘿一声后,竟也没有动怒,反而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在这里当矿奴,只有两个规矩,一是不要妄想逃走,否则只要抓住,立刻就地击毙,绝不会有丝毫宽待。二是每月都必须上交一定数额的矿石,换取服下的海皇丹的当月解药,否则三天内就会毒发身亡。”

柳鸣听到“海皇丹解药”之时,神sè才微微一动,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服下的黑sè丹药名称。听老者所言,每月所换的解药,却只是起着压制作用罢了。

老者说完之后,见柳鸣面露沉思之sè,而后声音一震的再次问道:“你可有其他不明之处?”

柳鸣目光一闪后,淡淡问道:

“如若我能上交更多的矿石,又该如何?”

老者闻言,轻笑了起来:

“你若是能上交更多数额的矿石,便能在老夫这里换取一些好处,即使身为矿奴,也可在下面活的十分滋润。不过在此之前,你先想办法活过第一个月再说吧。”

老者说完这话,也不等柳鸣如何想法,其伸出干瘪的手掌,从怀中摸出一块法盘,通体呈银sè,光芒内敛,足有两个巴掌大小,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老者单手往法盘上一拍,忽然面容肃然的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同时右手将法盘托起,将体内法力往其中灌注而去、

圆盘顿时爆发出一圈耀眼的银芒。

笼罩着巨洞入口的半圆形蓝sè光幕中,则一声震耳yù聋的轰鸣后,周边地表也随之开始震动起来,一个闪烁着银sè光芒,旋转不停的符阵赫然在蓝sè光幕内浮现而出。

“开!”

老者轻喝一声,扬手打出一道法决,飞向巨大符阵而去。

符阵外围当即闪现出一圈圈淡银sè波纹,顷刻间便打开了一道裂缝。

随后老者二大袖一抖,涌出一道磅礴之力。

柳鸣只觉身躯一颤,当即被巨力一包的向符阵缝隙中一推而去。

眼前一黑之下,他整个身体便向着下方黑暗之处,不断坠落而去。

……

同一时间,海底宫殿之内。

身穿白sè长袍的海妖皇,此刻正面sèyīn沉的负手而立,而厉鲲则面sè恭敬的站在一旁。

“你当初所说之事,是否当真?”海妖皇淡淡的开口问道:

厉鲲好像早已知晓对方会如此问话一般,面sè不变的肯定回答道:“确有此事,沧海王族无意中得到您多年前褪去的一层外壳,如今更是打算施展某种逆天诅咒禁术中的‘七星夺魂大法’,想要借此暗算您的七魂六魄。”

“嘿嘿,也亏海族这些老怪物能找到此门大法!”白袍青年听闻‘七星夺魂大法’几个字之后,嘿嘿冷笑了几声。

此上古禁术,他自然也有听闻过的。

只是这种大法施展所需条件苛刻之极,不但需要凑齐七名假丹境界的强者,更需要和被施法者自身血脉相连之物,外加无数的珍稀材料才有能施法。

而且此种禁术早已经在沧海之域失传多年,虽然不知如今沧海王族那边如何得到此法,并且准备到了何种地步。但是既然从厉鲲口中说出来,想来不是空穴来风之事。。

海妖皇心中沉思一番之后,脸上冷笑一敛的向厉鲲询厉声问道。

“你可还有其他未告知本皇之事?”

厉鲲在感觉到其冰冷刺骨的目光之后,心中微微一颤,连忙再次开口说道:

“据在下所知,沧海王族准备在与陛下决战之rì,突然施展此法,而后在消弱大人的实力之后,再将您当场击杀。厉某毕竟毕竟不知沧海望族嫡系,就只知这些,更多的情报就再也不知了。”

“等到决战之时,才施法暗算!他们倒是打的好主意!”海妖皇哼了一声后,面露沉吟之sè籁。

一炷香时间后,厉鲲恭敬的退出了大殿。

看着厉鲲远去背影,海妖皇眼中冷光闪动。

青禽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旁,脸上露出担忧之sè的小心询问道:

“大人,如若此人所说属实,您又打算如何应对?”

“放心,我心中有数的,这种逆天禁术这般好布置的?就算真布置出来,本皇自然也有应付的手段。”

听闻海妖皇好似根本不在意的样子,青禽才放心下来。

“海皇大人,人已带到!”

正在青禽与海妖皇交谈之时,赤鲤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声音刚刚落下,海妖皇便见到一身红sè裙衫的赤鲤,正带着叶天眉,缓缓向大殿zhōng yāng走来。

叶天眉此刻已换上了一套青sè水云锈纹的衣裙,身姿袅袅,一双美眸晶光流转之下,增添几分艳丽之sè,但脸上却依旧神情冰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来。

海妖皇见到叶天眉到来,身上气势猛然一收,骤然转变成面带微笑,温文尔雅的模样,并一摆手,示意青禽两人回避。

“海皇大人,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青禽见状立刻会意,不敢有丝毫犹豫的应了一声,见一旁的赤鲤脸现迟疑之sè后,立即朝其使了个眼sè,随后便一拉其的悄然离开了大殿。

叶天眉站立在海妖皇三丈之外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名身穿白袍的青年,没有开口说话。

而海妖皇则眼前绝sè女子的jīng致脸庞,目中满是欣赏之sè。

“不知这几rì,对本皇专门给仙子安排的房间,可还满意?”半晌过后,还是海妖皇打破了屋内的沉默,声音异常柔和的问道。

叶天眉听闻此话,秀眉不经意地微微皱了皱,但并没有回答对方,反而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

“这些话就不用说了,阁下唤我来此,到底有何事情。”

海妖皇闻言,哑然一笑的回道:

“既然这样,本皇也就直说了。不知先前所提的双修道侣之事,可考虑好了?”

“此事好说,你肯放我师侄离开,我便可以考虑此事。”

海妖皇声音刚一落下,叶天眉黛眉一挑,便想都不想的回道。

“叶仙子如此回答,未免太小瞧本座了。此种条件,无须多说的。”海妖皇心中早有所预料,听闻之后,神sè不变,但仍一口回绝道。

“既然如此,哪还有何可谈的。”叶天眉见海妖皇如此回答,神sè冷漠,身影一转,便向殿外走去。

“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本皇也可考虑给你一次机会。”看着叶天眉yù将离去的背影,海妖皇目中一丝冷意闪过后,忽然这般说了一句。

海妖皇的声音不大,但听到叶天眉的耳中却清晰异常,使其原本准备离开的身形一顿,当即停下了脚步。

“什么机会?”

叶天眉没有回头,只是用背影对着海妖皇,但声音仍然清冷如初。

“只要你能够在十年之内,进阶到化晶中期,本皇就放你师侄离开。而且在此期间,本皇可以承诺,不对你有任何越礼之举。”海妖皇声音依旧平淡,但目不转睛的盯着叶天眉的背影,只是自己都没有发现,其呼吸和心跳都不禁加快了几分。

叶天眉眉头皱了一下,没有马上问其缘由,反略一沉吟后,又询问道:“我真如你所言进入到了化晶中期,你又何保证如约放人?”

“保证?你若真想那人族小辈活着离开,也只能相信本皇之言了。不过以我真丹期修炼者身份,岂会在这种事情上虚言相欺!”海妖皇双目一眯,轻笑了起来。

叶天眉听闻此言,身躯微微一颤,就在海妖皇的注视下,面无表情的朝着殿外缓缓走去。

看着叶天眉离去的背影,海妖皇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一丝奇怪莫名的表情。

半晌之后,他才收回了目光,忽然单手虚空一抓,袖中光芒闪烁之下,手中便多了一个散发着淡淡银sè光芒的画轴。

海妖皇看着手中的画轴,手臂一抖之下,便令其如瀑布垂落般徐徐展开,显露出画上之物。(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