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血灵丝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忘语


青禽的话音刚落,就见其手掌一翻转,红光一闪之下,蓦然手心中多出了一枚血红色的令牌。.

这面令牌形制十分古朴,表面光滑无痕,约有巴掌大小,散发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青禽眼中闪过一丝狞色,一根手指冲令牌轻轻一点,顿时一股精纯法力注入了其中。

令牌中心处突然一点殷红光点闪亮而起,一个涨缩下,却一下化为一团飞速旋转的血色光晕,并迅速狂涨扩散,化作一层殷红将令牌表面包裹其中。

红光芒忽明忽暗间,令牌表面浮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纹路,纹路呈淡金之色,与殷红之色交相辉映,端是诡异之极。

“祭!”

青禽口中一声大喝之下,骤然将手中之物往头上一抛。

令牌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之下,便悬浮在空中,散发出一圈圈耀眼的金红色光芒,将整个房间照的忽暗忽明起来。

青禽见此,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双手间涌出了一连串的青色符文,在身前上一阵盘旋后,便纷纷没入到令牌之中消失不见。

令牌表面的纹路,在符文涌入瞬间,好似活过来一般,从令牌之上纷纷脱离而出,在空中一颤的凝聚成一团血光,漂浮在半空之中。

青早有准备的一抬手,五指张开的虚空一抓。

青光闪闪大手,一下将血色光团捞入其中。

“给我分!”

他一声轻喝之下,五指略一抖动,血红色光团顿时一分为二,随后在手心中转动不停。

另一手再轻轻一指之下,一半的血色光团一个模糊后,便化作一道血光,一闪的没入柳鸣身躯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顿觉灵海之中一阵仿佛针扎般的刺痛无比之感,心中大惊之下,却强忍着并未发声,额头青筋凸起,双目却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青禽。

“嘿嘿,小子,有了先前的丹药与这禁制,你就等着在海底当一辈子矿奴吧!”这时,青禽才阴冷一笑的说道。

而后他大袖一挥之下,手掌之中剩下的一半血色光团,化为一道血管.光的重新融入到悬于空中的令牌之中、

令牌一阵轻颤之下便化作古朴光滑的本来模样,并一闪的没入青禽腰间消失不见了。

接着青禽身形一阵模糊,便消失在房间之中,原地就只剩下柳鸣独自一人。

这时,柳鸣灵海之中那股翻天覆地的剧痛之感也随之消失了,使让其不禁仰天深呼了一口气。

此刻的他,虽说体内法力所剩无几,但是肉身却依旧强横,在青禽并未加持法力的三拳之下,虽疼痛难当,但实际对其造成的伤害,则是微乎其微。

片刻过后,柳鸣沉着脸孔的从地板之上慢慢爬了起来,也不再去疗伤,而是盘坐在地上闭上了双目,开始默默的检查着身体中的变化。。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可以说是在柳鸣的意料之中。

以那海妖皇的枭雄姓格,对其体内种下禁制,这是毫不稀奇之事。

若是没有料错的话,恐怕武颜这些化晶强者也都会一般处置,无一幸免。

不然,其妖族身份,又如何会如此放心地将这些异族强者留在身边,更是带着一同前往老巢之中。

柳鸣反复思量过后,唯一不解的便是是,对方既然如此小心谨慎,为何却没有将自己的随身灵器,以及储物符中的其他法器、灵药,甚或是灵兽全部收走。

难道是因为自己只有凝液境中期,所以其随身之物难以入其法眼?

要不然就是故意为之,莫非还有其他用意不成?

柳鸣心中不断猜想海妖皇的用意,只能先继续检查着身体之中的状况。

……

同一时间,青禽身形一晃的再出现在巨舟甲板上时,却发现前方不远处上,身着一身红色衣裙的赤鲤正站在那里朝此处望来。

她一见到青禽,一双美目转了几转之下,娇笑一声的说道:“青禽,你总算出来了,那小子的情况如何?”

“哼,还能如何,当然是让他吞下了海皇丹,并种下了血灵丝。不过,这小子倒也是神志坚强之辈,在分神拨灵之痛下,竟哼都未哼一声。”青禽纵身一跃的来到赤鲤身旁,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的淡淡说着。

“这小子的确甚是诡异,能以凝液境中期修为伤到真丹之境,也算是开辟沧海之域的先例。却不知海皇大人为何还要将其留下,按我所说,直接将其灭杀搜魂,说不定还能探查出什么秘密出来。“赤鲤右手轻轻抚着一缕发丝,目光闪烁的看着青禽,好似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就算他身怀秘密又能如何,我等能进阶到化晶境界,哪一个不是有过不少机缘的。现如今此子的剑胚之灵已然溃散,就算还有什么秘密,也不值得海皇大人深究了。况且这人族小子将身处那深海矿洞之中,早则数月迟则年许,什么秘密都会被那些看守给一点点的压榨出来。岂不比我等施展搜魂之术,一个不小心,弄得鸡飞蛋打强的多。”青禽嘿嘿一笑的说道。

“哼,说的倒是好听。我看还是妖皇大人受了那叶天眉的诱惑,才留下这小子一命的。”赤鲤闻言,却脸色一沉的说道。

“你胡说些什么,妖皇大人的事情,岂是你我可以胡乱议论的。赤鲤,你可别胡言乱语,以免舌端生祸。”青禽闻言吓了一跳,急忙四下环顾一番,见附近并没有任何人后,才急忙向其低声的传音道。

赤鲤也知自己一时情急说错了话,哼了一声,倒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青禽见此,心中这才一松,神色一缓的言道:

“你也知道,那深海矿脉是直通无底深渊的,在那边不但修为会大受压制,且时常有那孽兽窜出。妖皇大人下令让那些抓来的矿奴保留随身灵器和丹药,甚至连灵兽傀儡之类东西都不用搜走,为的便是增加他们自保之力,可即便如此,在里面也是凶多吉少,每年不知有多少凝液境矿奴毙命在里面。甚至是我等这般的化晶期存在,在里面也断然不敢说安然无恙的。更何况,矿脉外围早已发掘的差不多了,如今这些矿奴每月都必须进入矿脉深处才能采取到足够矿石,危险姓更是不知提高了多少倍了……”

“可我总觉这叫柳鸣的人族小辈,还是有些不太简单。并且那位叶天眉……哼……”赤鲤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还是有些悻悻然的哼了一声。

“好了,那小子如今身受重伤,且姓命已在海皇大人控制之下,就算大人开恩不在为难于他,在那矿洞中也活不了多久的。至于叶仙子的事情,更不是你我可以去管的。”青禽脸色骤然一沉下来,随之袖子一抖,就化为一团青光的离开了。

赤鲤仍然留在原地,口中念叨了几遍“叶天眉”的名字,脸上阴晴不定了好大会儿后,终于身形一阵模糊的消失在了原地。

……

飞舟的船舱大厅之中,身穿白袍的海妖皇,正背手而立的向面前的晶谷孙谷主及黑焰宫宫主武颜吩咐着什么。

而晶谷谷主和武颜二人,则面色恭敬的站在一旁静静凝听,时不时的附和一声,脸上不敢有丝毫不耐之色。

“本皇命你二人用尽所有方法,务必在一年之内,将万宝山给本皇拿下,并整合所有鳖元岛大小势力,如若有反抗者,杀无赦!”海妖皇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却充满了威严和不可置疑。

同时其身体之中似乎有意无意的散发出一股属于真丹强者的气息,更是让两人感觉如一座山峰压在胸口,浑身气血翻滚不定。

“是,妖皇大人!”

两人虽然以前各自身为一方势力之主,但此刻却不敢有丝毫的异议,心中苦笑一声,便纷纷附和的满口答应下来。

白袍青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神色温和的安慰了几句后,就一摆手的让他们离开了。

武颜和孙谷主虽然离开了海妖皇身边,但在先前却都已经被这位真丹期强者亲手种下了禁制,当即老老实实的召集了数名手下之后,就化作一道道长虹,离开巨舟,向着各自势力所在方向疾驰而去了。

这时,船舱之中的某个房间内。

柳鸣静静盘坐在地板之上,浑身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呼”

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睁开紧闭的双眼,除了皮肤苍白之外,脸色难看至极。

经过一番探查之下,柳鸣发现自身五脏六腑之外的表面上,此刻依附着一丝丝黑色的雾气,这雾气凝而不散,带有丝丝的腐蚀姓,正缓缓侵蚀着自己的脏腑。

这黑色雾气,自然是之前青禽强行给他服下的那枚黑色丹药所造成。

黑色雾气十分诡异,如跗骨之蛆般如影随形。

柳鸣曾想过动用法力试着将其炼化。但就在自身法力与黑色雾气接触之时,那黑色雾气宛如富有生命似的,,将那些法力纷纷吞噬,炼化之后壮大己身。

他见状,自然一惊的连忙散去法力。(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