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黑色丹药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忘语


在先前海妖皇与柳鸣对话之时,厉鲲便在一旁仔细的打量着柳鸣。

以他化晶强者的见识和眼力,自然看的出柳鸣之前喷出的金sè小剑,就是炼制元灵飞剑所用的剑胚之灵。

但让厉鲲心中疑惑万分的是,只有凝液境中期的柳鸣,是如何凝聚出剑胚之灵的,而且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如此恐怖!

但他亲眼看到其剑胚在一击之后,化为飞灰,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在剑胚被毁之后,先不说柳鸣元气大伤,再也无法施展出先前那宛如天威的一剑,就算是伤势复原之后,在修剑之道上也几乎再无jīng进的可能了。

否则如若对方能多次发出那惊天一击,他以后见到柳鸣真要退避三舍,将圣兽之卵事情彻底抛置脑后了。

再者,此子如今已得罪了海妖皇,虽说暂时说是将他贬至深海矿脉之中开采矿石,但明眼人都清楚,此事绝不会如明面上说的那般简单。

加上他如今也是自身难保,真有什么想法也断然不会在此时冒然行事什么。

对于厉鲲心中所想,柳鸣自然也能猜测出几分,但此时也只能淡淡一笑的不去理会。

当珈蓝和厉鲲也离去后,原地就只剩叶天眉与柳鸣两人。

叶天眉秀眉微皱的站在一旁,望了柳鸣一眼,缓缓走到其身旁。

还未等柳鸣开口,叶天眉大袖一挥,光芒闪烁之后,手掌之中便出现了一枚异香扑鼻的火红sè丹药。

这枚丹药一出现。便散发出一股股浓郁至极的灵气,一看便知绝非凡物的样子。尤其是丹药外表。更是隐隐间符文流转,散发着淡淡的rǔ白sè光芒。让人闻上一口,顿觉神清气爽。

“快将其服下!”

叶天眉也不多说什么,手指一弹,丹药就化为一道香风的飞shè过去。

柳鸣嘴巴一张,就将此丹药吞进了口中,并化为一股津液的流入腹中。

叶天眉犹豫一下后,抬起手臂,在其后背一拍,当即送入一股jīng纯法力过去。让药力飞快散开之后,便化作一股神秘jīng粹的能量,带着清凉之意,在经脉之中游走,不断修复着柳鸣体内受损的经脉和**。

如此几个来回后,他身体因之前强行凝聚法力,而遭反噬的不适,总算被勉强压制下来。

柳鸣神情一松下来,转首看了叶天眉jīng致如画的脸庞一眼后。低声的说了一声:

“多谢!”

随后他闭上双眼,再查看一番体内状况。

此刻的,其身体之中的经脉裂痕密布,五脏六腑有些移位。甚至那原本法力浓郁的灵海之中,如今也干涸的没有一丝法力。

柳鸣见此情景,苦笑不已。此种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要不是自己肉身强大远超同阶。可能早已经.脉寸断而亡了。

如今即便有叶天眉的疗伤丹药,但若想恢复。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过他回想起,刚才远超出意料之外的那一剑之时,心中同样震撼不已,没想到那枚太罡剑胚自爆之下,居然能真接将身为真丹之境的海妖皇都给伤到。

虽说是自爆剑胚之灵的背水一击,但他相信,普通的化晶期剑修哪怕催动剑胚之灵自爆,也绝不可能伤到海妖皇分毫的。

一方面是记载此秘术的太罡剑诀果然不同凡响,另一方面说明蛮鬼宗那位创设太罡御剑术的六yīn祖师,其修为之高,绝不是化晶之境这么简单,十有仈jiǔ本身就不下于海妖皇,甚至在真丹之上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否则先前一剑,绝不可能会有这般大的威力。

叶天眉看着低首思量的柳鸣,双眸微微有些出神,轻叹一声,便yù张口的想要对柳鸣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蓝sè光幕之中,两道身影从中一闪飞出。

柳鸣心中一惊之下抬头望去,发现来人正是青禽和赤鲤二人。

青禽脸sèyīn沉的看着两人,沉声说道:

“你们两个还留在此地干什么?难道想违抗海妖皇大人的命令不成?”

但他目光从柳鸣身上扫过之时,其瞳孔深处,却闪过一丝忌惮之sè。

显然柳鸣方才那一剑,也给他留下太深印象了。

叶天眉黛眉一挑,冷冷的看着二人,但却没有丝毫动身离开之意。

青禽见此,神情便是一冷,当即面露威胁之sè的说道:

“怎么,叶大搜友难道还想反抗,要是如此的话,这一切就休怪青某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青禽体内当即一股强大灵压一放而出。

赤鲤也面露似笑非笑的神sè,只是看向叶天眉的目光深处,赫然多出一丝不易察觉的yīn冷之sè。

叶天眉见此,面带寒霜,袖子中玉手五指一动,当即银sè小剑一闪在手心中凭空浮现。

“走,只要能活下来,一切都有可能的。”

在这时,柳鸣忽然一把抓住了此女的胳膊,微微一笑的说道。

叶天眉娇躯一颤,晶眸一转的看了看柳鸣一眼后,又扫了扫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掌后,竟在默然片刻后,微微点了下头。

柳鸣这才将手掌一松,不等青禽二人再说什么,就身形一动的向蓝光所在一飘过去。

叶天眉则恢复清冷之sè的跟了过去,

……

淡蓝sè光幕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艘数十丈飞舟,飞舟通体呈乌黑之sè,表面闪烁着一层淡淡金光,一看便知是布满了非同一般的禁制。

“开!”

就在柳鸣仔细打量飞舟之时,青禽左手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枚布满花纹的巴掌大小令牌。

令牌之上铭印了一道淡蓝sè雪花的印记,不知何种材料所铸,其通体发蓝,其中似有水纹流转,宛如玉石一般。

青禽手臂一晃,令牌之中骤然shè出一道淡蓝sè光芒,融入飞舟表面的金光之中,从中出现一个光点,并以肉眼可见速度扩散,下一刻便形成一道缝隙般入口,

四人就顺着缝隙,瞬间没入飞舟之中。

片刻功夫后,四人就身处飞舟中部一间布置jīng致的巨大厅堂中,白袍青年背对他们,正看着面前悬挂的一副山水图。

“妖皇大人,人已带到!”青禽赤鲤微微躬身的的说道

“将他们带下去,各自安排一下。对了,不得对叶仙子太过失礼了!”海妖皇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

青禽和赤鲤同时拱手回应,而后就分别带着柳鸣与叶天眉,往大厅外走去。

当来到门口时,赤鲤与青禽交换了个眼神后,赤鲤便带着先叶天眉朝飞舟前端走去。

叶天眉没走出几步,骤然间回过头望了一眼柳鸣,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些许担忧之sè。

柳鸣见状微微一怔之下,却朝其摇了摇头头,随后被青禽一推之下,往飞舟后端走去。

……

一炷香功夫后,柳鸣被领进一个颇为偏僻的小屋中,里面只有数丈方圆的样子,摆放着几张古朴的座椅,四周皆被木板围了起来,木板表面浮现着一层棕黄sè的光幕,其上似有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流转着,散发着淡淡的灵气波动。

随意的打量了一圈之后,柳鸣神sè不变,但心中冷笑一声。

如此多禁制,摆明了这位海妖皇要监视众人有无异动,但又不怕被众人发现,其霸道xìng格,由此可见一斑。

柳鸣心念转动一番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当即盘坐地上,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药,服下之后,开始运功疗伤。

他这一次负伤之重,一个不慎,就是跌落一层境界,恐怕都是大有可能的。

现在对他来说,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将伤势彻底压制住,先回复些许法力再说,。

半个时辰后,柳鸣正闭目运功的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之处传来。

柳鸣双眼瞬间睁开,向着门口之处望去,人影一晃,青禽就身穿一身青袍的出现在房间之中。

当他看到柳鸣望来之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狞笑,缓步走到柳鸣身前,突然二话不说的右臂一抬,化作一道残影的狠狠的击在柳鸣腹部。

“砰”的一声闷响。

柳鸣腹部一热之下,能清楚感应到对方拳头中穿过来的一股诡异震动之力,即使以其肉身强大,也不禁脸sè顿时“唰”的一下,苍白了几分,同时青筋暴起,额头冷汗直冒。但是还未等其消停下来,青禽却毫不客气的又是一拳而至。

“小子,这一拳的滋味如何?”看着柳鸣宛如大虾一样蜷起的身体,青禽yīnyīn一笑说道

随后他右手轻轻一扬,一颗乌黑的丹药出现在手中,一抖之下,化作一团乌光,飞入到了柳鸣口中。

接着他右臂一晃,又是狠狠一击。

柳鸣腹痛之下,下意识嘴巴一动,就将丹药给吞入到了腹中。

黑sè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腥臭能量,飞快的融入到其五脏六腑之中。

“你给我吃的什么!”

柳鸣勉强的重新直起身子后,感觉到身体之中的丝丝异变,没有露出动怒的表情,反而十分平静的问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青禽见此,则冷哼一声的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