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追击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24    作者:忘语


“人呢,莫非让他们跑掉了?”

青禽双目狰狞,望着眼前的红裙美妇,脸sèyīn沉了下来,心中想必已是猜测到了什么,话语中充满了愤怒之意。

‘哼,红三不惜大损元气释放的毒液之威,想必你也深有体会,其他的先不必再多说,我替你护法,先疗伤要紧。等恢复了元气,再从长计议。”红衣妇人冷哼了一声,淡然的说了几句后,就化为一道虚影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青禽脸sèyīn晴不定了好一会儿,才双目再次闭上,开始运功疗伤起来。

……

离铁火谷数百里之外的天空之中,随着一声呼啸声传来,一辆青铜飞车从远处某朵不起眼的白云之中一飞而出。

在车上,一青眉老者的掐诀催动之下化为一道长长青光的向前方破空而行。

在其前方一百多里处,此刻的柳鸣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法诀,拼命催动着机关飞舟向前激shè而行,身前却悬浮着一面涨缩不定的白sè圆盘,表面一些银sè光点,正在飞快的一一消失不见。

这些银sè光点,就是他沿途抛下的一些探测符箓,如今一一被激发而起,说明后面正有人用极快速度追来。

,柳鸣脸sè也渐渐沉了下来,稍一推算便是发现,如此下去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追上,到那时对方要真是化晶中期强者话,自己绝不是对手的。

他感应到着探测阵盘上隐隐散发的丝丝波动,突然心中一动,右手微微张开,一枚符箓出现在手中,接着法力纷纷涌入,符箓之中光芒流转,将他与叶天眉的身体罩住。

当所有的金sè光芒消失之后,两人身影这才显露出来。

只是,这次原地却出现了两个柳鸣和两个叶天眉,其气息不变,样貌竟然也完全相同。甚至连脚下机关飞舟的形制,也是一模一样。

而后,两个柳鸣分别带着叶天眉,化作两道残影,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离而去。

……

一个时辰过后,站在青铜飞车之上的青眉老者身影出现在空中,眉头紧皱,眼中流露出犹豫之sè。

“怎么会有两股气息,而且还是不同的方向……”

青眉老者望着手中灵镜,喃喃低语道,一时间竟不知该往那个方向追去。

半晌过后,老者眼中jīng光一闪,手中法决一催下,认定了一个方向,顿时脚下青铜飞车便化作贯天青虹,一路追了过去。

而此时,另一个方向的柳鸣,正带着昏迷不醒的叶天眉继续在空中疾驰。

飞舟之上,柳鸣眼中jīng光闪烁了几下,看了看手中阵盘上的波动,确定对方真的远去后,心中才微微一松。

看样子,对方一定是紧随虚影而去。

那么,待到对方再次折返,想必至少需数个时辰。

……

“好小子,竟然能想出此种手段蒙骗老夫。”

青眉老者一掌将青sè飞舟上柳鸣与叶天眉的分身虚影击得粉碎,目中厉sè翻滚,犹不解恨,又祭出三棱刺,将渐渐消散的青sè飞舟冰结,之后令其在幽蓝火焰中化为飞灰。

“这分身符箓倒也奇异,竟然连老夫的追踪秘法也被骗了。不过如此珍稀东西,想来对方身上也绝没有几张了,不然也不会只有一道虚影了。现在障眼法已被老夫破除,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青眉老者一边自语,一边催动脚下青铜飞车掉转方向,向感应到的另一个方向飞shè而去。

……

与此同时,柳鸣正微微侧首,看了躺在光罩中的叶天眉一眼,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此女身上气息若有若无,看样子短时间是无法醒来了。

但纵然如此,看似昏迷的叶天眉人仍然给其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让其并不敢轻易靠近过去。

柳鸣目光一动,又落在了此女肩头不知何时浮现的一片殷红,以及甲板上的几滴血迹上。

叶天眉肩头之伤,当时她只是通过符箓和丹药暂时控制了伤势而已。而先前一番激发潜力的御剑飞行,却让此伤口再次崩裂而开。

不过,她毕竟是化晶期强者,仅仅借助肉身的强大,也就在柳鸣驱舟飞行期间,再次愈合上了。

不过看着这些血迹,却让柳鸣心念一动之下,又想到了一个拖延时间的办法。

他冒险令飞舟降落,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叠蓝sè阵旗,而后双手掐诀,凝聚出一片符文,化作一道道金sè光芒,?融入这些旗子中。

“疾!”

柳鸣轻喝一声,双手之间法决一变,手中阵旗发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向着四周散开,在地面之上交织形成了一道玄奥的阵法。

“隐!”

随着柳鸣又一声落下,地面上的阵法,瞬间隐藏不见,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看到阵法布置完毕,柳鸣右手一挥,一团清水在空中飞舟甲板上凭空出现,再溜溜一转后,就将上面已经凝固的血迹尽数凭空摄起,并化为了鲜红之sè的水团一飞而下,融入到阵法中消失不见。

他看着血液消失的地方,目中寒光一闪,又一口气抛出数张新近在铁火谷中购置的禁制符箓后,将法阵气息彻底掩饰的一干二净后,才再次腾空起

……

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青虹闪过,一辆青铜飞车正悬浮在此地的上空。

车上之人正是一身灰袍的刘老,只是此刻柳鸣却早已不见踪影。

‘嗯?”

刘老静静悬浮在空中,眼中冷光闪烁,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却始终毫无所获。

‘怎会如此,明明感觉到此女气息就在此地……”

刘老眉头紧皱,口中喃喃低语,不解的看着手中的一个巴掌大阵盘。

正当他想要转身离开之时,脸sè突然大变起来,浑身气息猛地爆发开来,三棱刺化作一道幽光,瞬间被祭出,环绕其身体周围。

下一刻,柳鸣之前所布置的阵法就此激发开来,瞬间一阵滚滚黑雾的将其团团围住,黑雾之中爆发出惊人的灵气波动。

‘该死!此子居然在此地布置下了如此隐匿的阵法!待其被我抓住之时,非要将其挫骨扬灰方,可泄我心头之恨!”

顷刻间,刘老眼中怒sè一闪而过,开始催动手中三棱刺全力应对眼前的阵法。

他方一接触便立即明白,此阵只是个纯粹困人法阵,并无任何攻击威能。但越是如此,想要脱困而出也要颇费些手段!

但他毕竟是一名化晶强者,举手之间便是祭出三棱刺,激发了其中的寒冰真焰,化作一片汪洋火海,向着四周焚烧起来。

仅半柱香的时间,在寒冰真焰的席卷之下,阵中的黑sè雾气已是稀薄之极,布置所用的那些材料早已开始纷纷瓦解。

而刘老的身影,也从阵法之中一闪而出,神sèyīn冷的扫了一眼手中阵盘,当即二话不说的取出青铜飞车,在空中化作一道青sè长虹的激shè而去。

……

正在运功调息柳鸣,突然感到阵盘一阵波动。他一看之下,顿时大惊失sè起来。

自己先前布置阵法时,也继续在飞舟途经处布置了一些隐秘的探测符箓,而此刻这些符箓正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一一自爆起来,使得阵盘一时间波动不断。

看来那青眉老者此刻正飞快向自己方向追来。

看来对方不愧为化晶中期强者,手段也颇为不凡,竟能这么快时间就识破了自己的分身虚影,又破了困阵,追了上来。

柳鸣脸上神sè一阵yīn晴不定起来,最后终于咬咬牙,袖子一抖,从储物符中掏出一张符箓来。

符篆上有淡淡光华流转,灵纹排列极有规律,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柳鸣眼中肉痛之sè一闪而过,紧接着,他目光一凝,咬破舌尖,一口jīng血便是喷在符箓之上,随即一手将符箓捏爆,瞬间数股飓风席卷而出。舟身在飓风推动之下微微震动起来,速度顿时比之前快了几分。

柳鸣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感到一阵微微的头晕,心中不由苦笑起来。毕竟他平白失去一口jīng血,前之前又一刻不停的布阵施法。

但还没等他坐下调息,恢复刚才消耗的jīng血法力,就再次感到了身后那股强横无比的化晶期修者气息,就在离自己七八里的虚空之外。

这个发现顿时令他jǐng惕起来,再次掐动法诀,准备强行提升飞舟速度。

但令柳鸣有些疑惑的是,此刻,这股气息虽然依旧令自己有高不可攀的压迫感,但似乎比之前柔和了少许。

他还没搞清楚刘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老自己就主动传音过来了:

“这位道友,我们何必如此你追我赶,我看你年纪轻轻,修为就如此不凡,想来也是天纵之才,心中实在佩服,不如我们先停下,谈谈如何?”

柳鸣在闻听这些话语的瞬间,只觉神识一沉,竟忽然感觉后面说话之人乎慈祥和蔼之级,竟不由对其产生一种十分信服的感觉。

“不好,这老鬼竟然还jīng通jīng神秘术,差点真着了其道。”但下一刻,柳鸣依仗自己的强大jīng神力,顿时一个激灵的清醒了过来,不禁面露一丝骇然之sè。(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