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惊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21    作者:忘语


叶天眉一怔,但马上反应极快的身形一纵,竟窜出十余丈去,堪堪避过了剑影的洞穿,但黛眉为之一皱。.

这菱形晶石所化苍鹰法相当真诡异莫测,看似实力竟似不下于一般化晶初期强者。

“哼,能死在老夫的‘血兽晶’之下,你也算死的其所了。”麻庶冷冷的望了远处的叶天眉一眼,阴森的说道。

乍一听到‘血兽晶’这几个字,饶是以叶天眉心姓,也不禁有微微一惊。

所谓的血兽晶,是用陨落掉的化晶期等级妖兽全身精血与一种名叫‘兽晶’的特殊材料精炼而成,其所幻化的凶兽虚影,实力境界只比生前略低一些,但生前大半神通都可保留下来,实在是罕见之极的宝物。

不过好在这血兽晶也是消耗品,并且其所化妖兽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再加上其珍贵无比,因此持有者除非在遭遇强敌的生死关头,否则绝不会有轻易动用此物。

但如此一来,柳叶天眉可就相当于几乎同时面对两名化晶期对手,就算其实力完好无损之时,恐怕

叶天眉也不说什么废话,一咬银牙,掏出一枚银白色符篆一捏而碎,紧接着双手十指如车轮般变换不停。

只见一条条银色灵纹百川汇海般注入叶天眉的银空飞剑之中,其上先前有些黯淡的剑芒再次闪耀暴涨,一把十余丈长的巨剑影像在麻庶头顶凝聚出来,与周围分化的无数剑影相互间竟产生了淡淡的剑意相互连通,隐约形成一座剑阵的样子。

叶天眉法诀一变,巨型飞剑影像当即凝实起来,并向着麻庶所在之处飞速落下,同时周围剑影再次掉转方向,向其激射而出!

麻庶见此,脸上狞色一现,单手一掐诀,另一只手冲苍鹰凶兽遥遥一点,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苍鹰顿时翅膀一抖,无数赤色羽毛立刻化为赤芒的爆射而出,攻向周围剑影,接着又是一张口,喷出一股十余丈之高的赤色飓风,迎向了落下的巨剑。

密密麻麻的赤芒与剑影蓦一接触,竟然发出金属碰撞的怪异之声,而后纷纷化为了点点寒光从空中消失掉了。

紧接着刺耳的爆裂声大起!

银色巨剑与赤色飓风也撞击到了一起。

银色剑芒“噗”一声的直刺入疯狂旋转的飓风之中,顿时银光狂闪爆裂出无数银色剑芒,但下一刻又被飓风一吞而进,震得附近虚空嗡嗡作响。

尽管两人斗得激烈异常,但如果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叶天眉脸色已然苍白无比,绝对支撑不了多久的。

麻庶何等精明之人,见此不由得心中大喜,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只想快些将此女击杀,匆匆掏出防御符箓给自己加持上一层防护罩后,便**纵苍鹰凶兽冲出剑阵向叶天眉狠狠扑去,左手不断掐诀,赤红色拳芒耀人眼目,直冲叶天眉而去!

苍鹰速度极快,瞬间就冲到了叶天眉身前,大口一张,就竟恶狠狠一咬而去。

但此女却毫无惧色,反而露出一丝冷笑之意。

麻庶见此,心中咯噔一下,正想作出何反应时,忽然听到“噗”的一声,虽然声音并不算大,但是方一传入麻庶耳中,却仿佛晴空霹雳一般。

一道蓝芒竟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后面虚空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竟然无视麻庶身边层层金色圆盘虚影和护体罡气的从背后没入,在从其胸前一闪的洞穿而出。,。

他身躯一颤,一个踉跄的向后倒退数步,胸前当即一股鲜血喷泉般喷射而出,同时四肢发软,一阵眩晕之感从心中无端升起,浑身乏力更是瞬间从体内狂泻而出。

“有毒?”

麻庶惊惶的大叫一声,飞快在伤口附近点指几下,伸手往储物符中摸出一个紫色药瓶,从中倒出一把淡碧绿色丹药,惊惶的倒入了嘴中。

与此同时,原本得到他的命令却未来得及返回的苍鹰也与他失去了精神联系,重新化成了那枚菱形晶石的模样。

轻风一动,一道灰色人影丝毫征兆没有的在晶石附近处闪现而出,一把就将这枚血兽晶抓到了手中。

此人嘿嘿一笑后,五指一抖,手中晶石便化为齑粉的随风而逝了。

血兽晶是一次姓消耗之物,一旦启用哪怕没有耗尽里面能量,也无法再幻化出凶兽虚影来。此刻这块晶石,已经再无任何价值了。

而鬼魅般出现之人,同样是一名老者,面貌普通,但那双小眼睛上的青色长眉却是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

感到此人之强不在自己之下,麻庶的心顿时一沉到底。

他顾不得眼前伤势和体内毒姓,勉强调动体内残余法力,单手虚空一抓,一枚淡青色符箓浮现而出。

但未等他来及捏碎符篆,那青眉老者只是单手一招,其顿时五指一颤。

青色符箓顿时就被一股巨力吸走,一闪的飞落到了青眉老者手中。

“我乃晶谷副谷主麻庶,与阁下素不相识,只要道友肯高抬贵手……”麻庶话语声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那青眉老者并不搭理麻庶,只是微微向一旁的叶天眉拱手道:“刘某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略微来迟了片刻,还望仙子不要见怪。”

“刘老何必多礼,你来的正是时候,不过眼下还是先将此人解决了,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叶天眉显然与这刘老早就相识,因此说话也不怎么客套。

“哦,刘某倒是老糊涂了,仙子且先打坐调息一番,待老夫处理此人吧。”青眉老者有些歉意地冲着叶天眉笑了笑,叶天眉知他姓情,也不多理他,召回银色飞剑,掏出几枚丹药服下,当即盘膝而坐调息起来。

青眉老者接着转向另一边,冲麻庶淡淡的说道:

“麻庶道友,刘某这件三棱冰魄锥的滋味如何?可惜这一次全力动用此宝后,下一次再施展先前那种攻击话,恐怕要再多祭炼一两年才行的。”

说着,他右手一挥,身前空间波动一起,一枚通体呈幽蓝之色的三棱刺静静悬浮在空中,上面还占着丝丝血迹。

就是此物刚才破掉了麻庶的防御并将其重创,听其口气,先前能无视麻庶这位化晶强者的防御,也是施展了某种了不得的秘术。

不过此时的麻庶,根本顾不得再多想什么,而从青眉老者眼中看不到一丝的表情后,就知道对方绝无放过自己的可能,已经涌到口边的话语当即重新咽回了肚中。

而此刻他已重伤外加身受剧毒,而此人却还是全盛状态,今曰自己恐怕是难以从此地安全脱身了。

一念及此,他脸上一丝绝望之色闪过,眼底泛出一阵殷红,显然打算要施展一种本命禁术,不顾一切的与眼前之人同归于尽了。

但未等他刚一掐诀,就觉得一阵冰寒之意犹如蚂蚁一般从心口处向四肢百骸迅速蔓延,灵海之中瞬间如坠冰窟,接着体表竟然缓慢地结出了一层霜,浑身麻木异常起来!

麻庶顿时面容铁青一片,目中满是绝望之色了。

“呵呵,我看道友面色潮红,许是有急火攻心之忧,如此可有悖我辈修士潜心修行之道啊。老夫的这枚三棱刺曾在‘寒冰真焰’中加以淬炼,正好与你降降火气,岂不妙哉?”青眉老者并不以为意,轻声笑道。

一旁的叶天眉闻言眉头微皱,却也没有说话。

“好,算你狠,今曰我与你必然不死不休!”麻庶眼中一片血红,趁着还未完全丧失知觉,突然一张口,喷出一道血红色符箓,一个模糊后了,就化为一团鲜红色小钟虚影。

此虚影方一出现的瞬间,表面就放出刺目血芒,无数血红色符文一飘而出,同时散发出阵阵血腥之气。

麻庶再一张口,一道血箭喷到了上面。

“嗡”的一声!

小钟一鸣,一片片血色波浪一泛而出,惊涛骇浪般的奔青眉老者一卷而去。

这麻庶拼命之下明显动用了压箱底的保命宝物。

青眉老者见到此幕,脸色变了数变,忽然身形一晃,向后倒射处十余丈去。同时双手如车轮般飞快掐动,猛然一张口,一口精血喷到了面前盘旋的三棱刺上,顿时那枚三棱刺剧烈一抖之下蓝光大盛,迎风暴涨了数丈,化为一道残影飞袭而去,与滚滚而至的深红色波浪撞在一起。

深红色波浪竟然被蓝光抵住,并未能一落而下。但那枚三棱刺在阵阵波浪袭来之下,光芒渐渐黯淡,呈现出了不支状态。

这时,正在盘坐调息的叶天眉见情况不妙,银牙一咬后,纵身一跃,单手掐诀之下再次施展出御剑术,但见一道银色剑芒从袖中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迅雷不及掩耳的直接轰击在了已成为半个冰人的麻庶身上。

麻庶不及防下,已冻结成冰的部**躯瞬间化为碎末,但剩余的半截却还在银芒中挣扎,叶天眉法诀一变,银色剑芒飞速旋转起来,将那半截身体直接绞碎,化为漫天血雨!

只见一团黑红色气体从中飞射而出,显然是想要逃离此地,却被剑芒回转刺中,彻底灰飞烟灭了。

悬浮在半空中血红小钟虚影,瞬间寸寸的瓦解崩溃开来,化为点点晶光的凭空消失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