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反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21    作者:忘语


下一刻,柳鸣目光一闪,随后二话不说的手臂一动,凭空粗大了一圈,并在层层黑气卷动中,一拳对着漫天的金sè沙粒狠狠捣出。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柳鸣拳头所落之处的金sè沙幕之上,当即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狂涌而出,官兵化为层层黑波的迅速向四周蔓延开来。

金sè沙幕表面,当即一阵闪烁不定,飞快黯淡下来。

也就这一瞬间,远处盘膝而坐的炎玦不由得一张口,一团黑血喷了出来,面sè苍白起来。

炎玦倒也狠厉异常,倒吸了一口气后,两手飞快在自己身上拍出几掌后,让面孔殷红一片后,两手又不停的掐诀变化,将全身法力往落金砂满注而入。

但见漫天沙雾骤然金光大盛,随之疯狂涌动起来,下一刻竟凝聚出一个数丈大小的金sè巨拳,在金光闪烁下夹带一股狂风的朝柳鸣一砸而下。

柳鸣刚施展开已经修炼圆满的龙虎冥狱功第一层,见一击就已奏效,难掩心头的一丝兴奋之意,随即一见金sè巨拳声势,双瞳又是微微一缩,不敢迟疑的手臂一动,表面黑sè蛟龙虚影略一仰首后,又是一拳轰出。

“轰轰轰!”三生惊人的巨响接连传来,柳鸣与那落金砂所化金sè巨拳对击了三拳!

““咔嚓”之后,又是一阵阵清脆如破冰般的爆裂声!

待得最后一拳落下时,空中的金sè巨拳在层层黑气笼罩下终于被破开,化为漫天沙粒的飘散开来,尽数散落在了地上。

而此刻的炎玦,已是接连喷出几口黑血,面sè苍白得几近透明之sè,气息萎靡到了极点。显然受伤不轻的样子!

柳鸣面sè如常,没有去多加理会炎玦,视线却是落在了那两具正和骨蝎、魔头飞颅战斗在一起的甲士身上。

他袖子一抖,金月剑再次握于手中,一抖之下,金月剑之上当即有密密麻麻的晶芒暴shè而出,威力和以前相比显然大不相同,一闪之下便是将两具甲士笼罩于其下了。

当当的清脆声不绝于耳!

几息之后,待得笼罩于甲士身上的金芒散开后,赫然能看到甲士身上灵光也暗淡了不少,并且体表遍布密密麻麻豆粒一般大的小坑。

炎玦受伤后,神念大损,连两头傀儡甲士的威力也被大大削弱,防御力也已远不如先前。

而趁此机会,正和此傀儡甲士纠缠的飞颅,满头长发忽然一个飘忽,就化为十几根绳索的将甲士困束了个结结实实。

柳鸣见此心中一喜,毫不迟疑地将手中金月剑往空中一抛,两手飞快掐动剑诀。

“嗖”的一声尖锐响声!

金sè短剑当晶光大盛,一颤之后,化为一道惊虹飞卷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就从此甲士眉宇间洞穿而过

“砰”的一声!

待得金月剑穿过之后,甲士眉宇间凭空多出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里面隐约可见一块碎裂的金sè晶石。

这傀儡身躯之上的金sè忽然暗淡,紧跟着眼眸中晶光开始徐徐消散开,最终身躯猛然一震,在“轰隆”声中倒地了。

之后,柳鸣手中剑诀又一变,虚空对着另外一具还和骨蝎纠缠的甲士一点而出。

半空中的金月剑一抖,又化为一道晶光冲这具傀儡激shè而去,

此甲士目中jīng光一闪,忽然一手蓦然一个模糊,竟然化为了一只厚厚金盾,一横的挡在了面前。

但是“噗”的一声后,晶光没入金盾之中,又冲甲士脑勺后洞穿而出,让其先前那具甲士一样,“轰隆”倒地。

如此,两具看似十分强大的人形傀儡,竟均被柳鸣施展开御剑术神通轻易击毁了。

其中一半固然是炎玦这位cāo纵者受伤缘故,另一半则是柳鸣先前终于依靠强大jīng神力,发现了两具傀儡镶嵌晶石的地方,这才能一击得手。

整个过程快似闪电,几乎一呼一吸之间就完成了。

做完这一切,柳鸣神sè微微一松,目光才再一瞥另一边的炎玦,一个飘动后,缓缓逼近了过去。。

炎玦眼见自己花费巨大代价才弄到后的两具人形傀儡,竟然这般轻易的丧失了战斗能力,面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恐惧之意,当即强行压着身体上的剧痛,二话不说的向后一个飘动,就打算立刻施法逃之夭夭。

“嘎嘎”,“嘶嘶”,两声怪叫传来!

骨蝎和魔头飞颅竟不知什么时候的出现在了身后,分别面露凶光的盯着这位炼器大师。

炎玦身形一顿,面sè难看到了极点,再缓缓转身面对柳鸣后,一咬牙地的说道:“道友一身神通惊人异常,老夫佩服之极。不过老夫身为黑焰宫的客卿长老,你若敢这般杀我,便是公然挑衅黑焰宫,以后会有什么下场,道友应该很清楚吧!”

柳鸣闻言,微微一笑,手中金月剑轻轻一抖,立刻一道道剑影幻化而出,附近虚空中顿时尖鸣声大起。

炎玦见此一幕,脸上肌肉一抽,连忙摆手道:

“也罢,只要道友答应放过老夫,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老夫自问还有些身家的。”

“没这个必要!”柳鸣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sè,手臂一动,身前剑影,骤然化为无数金芒的爆shè而出。

炎玦见此大惊,一张口,一个蓝sè珠子一吐而出,在半空滴溜溜一阵旋转之后,化为一个厚实的蓝sè茧子将其身子罩住,同时袖中另有一张黄红sè符箓被一捏而碎。

随后,柳鸣只觉眼前一花,炎玦身子一个模糊后,诡异的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哼,想走,哪有这般容易的。”柳鸣哼了一声,庞大jīng神力一放而出,反手一翻转,取出一枚黄sè符箓往身上一贴,顿时一团青光闪动,将其身躯一托后,便往东面方向低空激shè而去。

与此同时,骨蝎身上黑气滚滚一动,一闪之下便没入到了地下。

飞颅则一声怪笑后,当即化为一团绿光的尾随柳鸣而去。

一盏茶功夫后!

忽然“砰”的一声!

前方大地一阵颤抖,一团滚滚的黑气忽然从地下冒出,一凝而成白骨蝎的样子,同时尾部蛇首中,赫然卷着昏迷不醒的炎玦。

其满脸黑气,身躯抽搐不止,一副不用动手,也要毒发身亡的模样。

显然骨蝎终于在地下发威,将已经身负重伤的炎玦直接毒昏了过去。

柳鸣身躯一个模糊后,就清风般的赶到这里,二话不说的手中寒光一闪,金月剑骤然划过炎玦的脖子。

“噗”的一声,一颗头颅骨碌碌的滚落而下,在地上滴溜溜滚动不已,脸上肌肉还因为极度的惊恐扭曲在了一起。

柳鸣单手一招,数张储物符便从炎玦身躯上一一飞起,最后被其一抓而落在手中。

骨蝎尾部一动后,无头尸体被一抖的抛到了十几丈外。

柳鸣袖子一抖,两团赤红火球激shè而出。

“轰”“轰”两声,两团火球砸在了头颅和无头身躯上,当即化为滚滚火焰。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炎玦头颅忽然爆裂而开,一团黑气竟卷着一颗鸡蛋大小的晶球状物体从火焰中激shè而出,一个闪动后,就飞出了数丈外远去。

正是炎玦的一缕jīng魂!

柳鸣见此,眉梢一挑,但并不感到太意外。

毕竟修炼到了凝液境之后,各族的修炼功法或是某些天赋神通之中,都有可能存在一些在肉身毁灭后,仍让原jīng魂能存活一段时间的秘法。

而只要此类jīng魂能及时逃到自己事先早就安排好的合适肉身处,加以夺舍,则就有一定可能保住xìng命的。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很大隐患,不说肉身本身的排斥之力,夺舍本身也会造成修为和jīng神力大减,甚至寿元大损的。

当然拥有此种能力的凝液境修炼者,更是少之又少,一般数十名凝液境修炼者中才可能有一两人知晓而已。但到了化晶期后,几乎人人都可学习此种秘术了。

柳鸣灭杀过不少强敌,对此等事情更是了如指掌,手腕一抖,又一道金sè剑光席卷而出,向黑气激shè而去,下一刻便将其淹没其中。

一声凄厉惨叫后,炎玦一丝残魂就在金光中被搅的粉碎,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颗闪着神秘金光的晶球,被柳鸣单手一招的收入手心。

如此一来,这位沧海之域的炼器大师,算是真正从此世间消失了。

柳鸣轻吐一口气,单手一个翻转,手中金月剑当即一闪的不见了踪影,其目光一转,往另一只手中抓着的那几枚储物符一望而去。

一层层金sè的能量薄膜缓缓从这些储物符上流转而出,隐约有种无形弹力一荡而出,想要将手指震开。

显然这些储物符,均被炎玦特意加持了jīng神力禁制,外人一般情形下根本无法使用的。

不过现在既然人已经死去了,自然一切都好办了。

柳鸣嘴角微微一翘,单手一阵掐诀,将储物符往高空一抛而起,双手连连对着这些符文一点而出。

黑光肆掠,伴随“呜”“呜”的空气震荡声!

不一会儿,柳鸣一收手,半空的储物符再次落到他手中,上面流转的光芒已消失不见,自己法力能轻易灌入储物符中。

柳鸣心头一喜之下,当即将法力往储物符中一灌而入,探查刚开始的两张储物符,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些常用的符篆和一些还算不错的炼器材料。

不过,在柳鸣的法力灌入进第三张储物符中时,他脸上渐渐有了一些笑意,这张储物符中倒是有不少属xìng各异的上品灵石,并且还有几株品级颇高的灵草和一些称得上珍稀的矿石。

最后,他自然将目光移至了那颗闪着神秘金光的晶球之上。

柳鸣将其往额头上一贴,再略一催动法决后,就将jīng神力浸入了其中,双目缓缓闭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神sè也跟着yīn晴变化不定着。

一小会儿工夫后,他才双目一睁的将晶球从额头上拿开,难掩面上的兴奋之sè。(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