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落金砂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21    作者:忘语


柳鸣望着眼前的两具甲士手中幻化而出的兵器,心中一阵惊讶,眉头一皱下,仍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具手臂幻化为锤子的甲士身上。

这甲士本身力量就已经很强大了,若是配合上此等重锤,其攻击之力,绝不下于凝液境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呼”“呼”两声!

两具甲士身上金光一阵流转下,身形一阵模糊,就一前一后将柳鸣夹在中间,匕首和重锤猛然朝其身上交叉一劈。

一旁观战的炎玦,在此刻也动了起来,只见其单手一翻,一把金灿灿的沙子便是出现在了他手中。

他冷笑一声,两手一搓的向上一扬,沙子便被一抛而出,同时盘膝虚空坐地,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顿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呼啸声中,漫天金sè砂砾,一闪的尽数消失在半空中。

不远处的柳鸣,此时正想展开攻势抵御那两具甲士,忽然只觉眼前金光一闪,就被漫天的金sè沙粒包裹在其中了。

他吃了一惊,急忙将全身法力拼命灌注在手中的金月剑上,顿时剑身变得金光闪闪,一扫而出之下,重重劈向这些金sè沙粒。

可令柳鸣大为震惊的是,堪称极品灵器的金月剑砍在金sè沙粒上,竟如同砍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火星直冒。

而那些金沙却安然无恙。 “老夫jīng心炼制的极品灵器落金沙,一经施展,足可覆盖百丈之广,犹如天罗地网一般,使被罩之人无处可逃,且坚硬无比无法摧毁。道友手中的短剑虽也是一柄极品灵器,但是想要依仗此物就想破开此砂,真是痴心妄想。”此刻,一旁盘膝坐地cāo控着落金砂的炎玦睁开了双眼,看了一下眼前的情形。淡淡一笑道。

柳鸣心中一凛,但面上丝毫异sè未露出,只是不作声的继续将体内法力狂注到金月剑中。

炎玦见此,脸上冷笑之sè更盛了,口中不慌不忙的又说道:

“阁下若是识相的话,老夫倒是可以让你痛快的转世投胎去。道友若是再执迷不悟,惹怒了老夫,绝对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柳鸣面上仍然毫无表情,但手中的金月剑开始震颤不已。其上的金光渐渐刺眼起来。

一声大喝。寒光一闪!

金月剑变幻化出重重叠叠的金sè剑影。巨浪般向四面八方同时狂劈而出。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

落金砂形成的沙幕犹如风过湖水般地一阵波动荡漾,便将金月剑的攻势化解开了。

此刻柳鸣身子周遭均有尖锐的气体爆鸣声传来,已是那两具甲士冲到近金沙外侧,并再次将手臂幻化出其他利刃的狂劈而来。

那些金沙。竟然对它们攻击丝毫阻碍没有,犹若根本不复存在一般。

柳鸣脸sè一沉,一边手腕一抖,金sè短剑再次幻化出片片剑光的抵挡着靠近的金沙和利刃,一边单手骤然一拍腰间皮袋。

只听”噗“的一声。

皮袋一打而开,一团黑sè一冲而出,在空中滴溜溜一凝,伴随着几声“嘎嘎”的怪笑,化为了一颗满头绿发的魔头飞颅

经过进阶后的休养。飞颅左右两侧的小骷髅头如今更长大了一些,眼中妖焰亮度亦是更胜当初许多。

紧接着,柳鸣又一拍腰间另外一只黑sè皮袋,一道黑霞闪过后,一只周身布满豆粒赤红sè鳞片的骨蝎。也发出嘶嘶声的一闪而出。

他神念一动之下,就对着飞颅和骨蝎悄然吩咐了下去。

骨蝎听后,便骤然间一跳而起,冲着一具傀儡甲士激shè而去,同时背上的“蛇首”一个抽动后,就发出“嗤嗤”的破空声,密密麻麻的黑线当即浮现而出,直奔对面洞穿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魔头飞颅大嘴一张,便是吐出了一股绿气,一阵翻涌下,便将另外一具甲士身躯给包裹起来,满头绿发更是如漫天绿丝暴shè而出,化为一张密密麻麻的丝网,也向这具甲士一罩而去。

两名傀儡甲士也不甘示弱,仗着皮糙肉厚和两手可以幻化出各种兵器,当即拼命反击,一时间四者战在了一起。

这两具傀儡甲士的防御也委实骇人,饶是骨蝎和魔头飞颅的攻击诡异,威力不弱,一时间无法真正奈何它们,仅仅只能将二者缠住,无暇再攻击柳鸣去。

柳鸣见此情景,心中微微一松,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落金砂。

其手中金月剑忽然一收而起,两手一握之下,顿时涌出一团团黑气,大喝一声,一拳冲着身前的金sè沙粒重重捣出

“嗡嗡”声一响!

拳头所过的空间中,立即有阵阵低闷响声传出来,同时附近空间也是微微的晃动不已。

“蠢货!”

炎玦冷笑起来。

方才借着极品灵器的威力都对落金沙无可奈何,现在单凭**力量就想要破开禁锢,这实在太可笑了!

“轰”的一声!

一团黑sè光晕骤间在金sè沙粒上爆裂而开,在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原本稳定异常的金sè沙幕忽然一阵剧烈晃动,竟有种要崩碎的迹象!

如此一幕让炎玦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眼中一丝厉sè闪过,手指如车轮般不断掐着各种古怪法诀。

落金砂乃其jīng心炼制的本命灵器,和其神识有极为密切的联系,就在柳鸣拳头刚刚落在金sè沙粒的瞬间,能感到脑中猛然一响,身躯不由的倒退出数步远去,同时脸sè苍白异常。

这落金砂虽然极为坚硬绵密,金月剑无法将其劈开,却无法能承受蛮力的轰击。

柳鸣原本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理来破阵的,不料真的有用,当即心头一喜,再次催动肉身力量,两只拳头在黑气包裹中,顿时化为密密麻麻拳影的冲沙粒狠狠砸出。

“轰”又是一声巨响,金sè沙海再次晃动起来。

可就在柳鸣再一次抡起拳头,想要砸出之时,忽然见得眼前的金sè沙粒上金光一闪之下,竟然开始急速地旋转起来。形成一个金灿灿的铁桶样子,将其死死围住。

金sè沙粒在急速旋转的同时,里面竟然生出一根根尖刺,其被带动着急速旋转的强大力道,已是形成一道道锋利至极的金sè刃光!

柳鸣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当即体表浓浓黑气一涌而出,并且单手往身上一拍后,当即黑气中无数红sè符文飘舞而出,再滴溜溜一转后,竟隐约形成一件符文护罩,将柳鸣身躯护在了其中。

正是那件上品灵器赤蛟皮甲被其一下激发惹出。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金sè刃光狂涌而至,冲着中心处狂切而来,竟让柳鸣不由产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好在赤蛟皮甲所化符文光罩,也非同一般。

一阵刺耳的尖鸣后金sè刃光便撞击到了赤红符文上,二者间激荡起重重的震波。

符文光罩狂闪几下后,竟然没有真被撕裂而开。

就在这时,柳鸣哼了一声后,手臂一动后,当即一层层赤红鳞片浮现而出,并化为两层的竟整条手臂连同拳头都包裹了进去

柳鸣脸上厉sè一现后,手臂一动,当即一团深红sè拳影激shè而出。

一声撕裂耳膜的巨响声!

柳鸣手臂重重落在在金sè沙粒中间,竟然硬生生洞穿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孔洞。

那一道道的金sè尖刺,却是根本没有伤到柳鸣分毫,仅仅只是在其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白生生的浅淡痕迹。

柳鸣之所以敢这么做,自然因为对这些赤蛟鳞片信心十足。

他当年也曾经用金月剑劈砍过这些手臂上的鳞片,也仅仅只是在其上留下一道白sè剑痕。

如今他手臂上鳞片叠加之后,防御力自然是要成倍增强的。

外面的炎玦见此情形,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贪婪和吃惊。

这柳鸣手臂之上的鳞片竟然如此之坚硬。按照其判断,绝非一般材料能做到的。

看来他这次要对付之人,身上还真是有不少重宝的。

不过,这位炼器大师也不是等闲之辈,很快便将心中杂念一收,忽然一张口,喷出一团jīng血,并迎风一晃后,化为血雾的没入金sè沙砂之中。

金sè砂砾形成沙孔一缩之后,就要将深红手臂就此包裹起来。

柳鸣心中一凛,手臂就一个模糊的收缩而回。

就在这时,炎玦左手拿捏法诀,右手则是接连对着落金砂虚空点出。

“呼呼”声中,金光漫天飞舞,沙粒忽然分散开,之后又以一种肉眼可见速度的速度飞快合拢,形成一道高达十余丈的金sè飓风,当头将柳鸣笼罩于其中。

吸收了炎玦jīng血的落金砂,其威力果然要比先前强大了许多,被笼罩住的瞬间,柳鸣只感四周空气一紧,一股股五行巨力狂涌而来。

符文护罩当即发出困难的哀鸣声,表面赤光一黯,仿佛随时都可能就此碎裂 任凯。

更令柳鸣有些骇然的是,随着落金砂的旋转,四周巨力仍然在飞快增加,看来要是再不想办法出去,一直被这落金砂困住,是必死无疑的。

当即柳鸣不再迟疑,单手一掐诀,右手五指一握,开始有道道黑气从体内滚滚而出,在头顶滴溜溜一阵旋转之后,便是飞快凝聚成一条黑sè蛟龙虚影,一个盘旋后,就忽然一冲而下,最后缠绕在其右臂之上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