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阻截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9    作者:忘语


爬上阁楼的五道黑影,此时已隐隐呈现出包围的样子。

若仔细凝望之下,便能发现阁楼外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禁制波动,似乎有法阵禁制被激发了起来。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见此,不加思索的单手一扬,立刻一道绿幽幽的符箓从袖中激shè而出,化为一道绿芒,一闪便是没入了其中。

下一刻,一圈圈淡绿sè光晕从禁制中一现而出,随着一阵剧烈空间波动传出,禁制在“砰”的巨响中,终于爆裂而开。

“嗖”的一声,一道黑影便冲入了楼阁,而后四道黑影身形一动,也鬼魅般出现在了阁楼中。

当这五人进入阁楼之后,却是发现屋中之人镇定异常,其双眼紧闭盘坐在床上,好像根本没有发现有人突然闯入。

为首那名黑衣人见状,毫不迟疑的一扬手,一张大网脱手而出,同时口中响起了晦涩的咒语声。

顿时大网一下亮起了一层蓝芒,并马上涨得足有丈许大,狠狠的向前飞去,一张一缩下后罩在了盘坐之人身上。

这几人眼见如此顺利地得手,脸上却是一点喜sè也没有,互望了一眼后,同时露出恼怒之sè。

但见那被罩住之人的身躯在一阵五sè光霞闪动中,化为点点灵光的凭空消散了。

“该死,让他逃掉了!”为首的那名黑衣大汉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脸sè异常难看起来,随后单手一翻,取出一个青sè的法盘来,法诀一掐而起,便是有一行小字一闪的没入了法盘之中。

做完这一切后,五名黑衣大汉匆匆从楼阁中退出,很快消失不见。

……

与此同时,柳鸣却早已在铁火谷数十里外的密林中了,并冲某个认准方向飞奔而去。

在一听到谷中海族人与那青禽和赤鲤的争斗之声响起,他就从前些rì子悄悄破开的禁制缺口中溜了出来,只在房屋中留下一道化影符。

此符乃是一种高阶符箓,是早年花费大价钱购置的,虽然没有丝毫战斗力,但在迷惑人的耳目上却有奇效。

即使其所化只留下一道虚影,也可以临时散发着和本体一样的气息和jīng神波动,令人真假难辨。

出了铁火谷后,柳鸣立即便从储物符中取出了一枚黄sè的符篆,往身上一贴,顿时一团黄雾一散而开,只觉身子一轻,猛然脚下一蹬,便向密林中急速飞驰而去。

柳鸣本可催动机关飞舟来赶路,可那样的话实在太显眼了,很容易被炎玦的手下发现,所以只能退而求其的借用符篆之力,在密林掩护下放足奔驰了。

他在途中不断通过jīng神力扫视后方,不见有人跟踪过来,终于神sè缓和了下来。

可就在刚飞出不过十余里,他两眼瞳孔却是骤然一缩,身形蓦然一顿的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分毫了。

只见不远处,一名身穿赤红长袍,脸颊有些天生淡红灵纹的中年男子正笑眯眯地盯着他,面带有一丝玩味,颇有一种猎人见到猎物踏进陷阱时的得意之sè。

赫然正是那名有着沧海三大炼器宗师之名的炎玦。

而在他身边,还站着两具金灿灿的傀儡甲士,足有两丈之高。

“道友如此急于离开此地,可是正yù去取那硬毛材料?”炎玦眨了眨眼睛后,似笑非笑的问道。

“大师说的不错,在下正想去那海外碰碰运气,以便能来兑换大师的上品灵器。”柳鸣瞅了炎玦一眼,神sè很快恢复了平静。。

他嘴上这般说着,心中不禁疑惑炎玦是如何锁定其行踪的。

要知道,他这一路均是通过强大jīng神力探查着四周动向,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发现有可疑之人跟踪的迹象。

他自然不知道,炎玦当初交给的镇魂锁,竟然被其偷偷用了一种名叫“麝香鼠”妖兽身上的油脂浸泡过。

只要柳鸣将此灵器带在身上,在三个月内就无法逃脱其饲养的另一头麝香鼠的追踪。

“哦,看道友神sè,对取到这种材料很有把握的样子。”炎玦脸上又展露出来几丝笑意,貌似关心的问道。

“大师说笑了,寻那这硬毛哪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否则也不会只得到这两根而已了。此番前去说不定还真会另有所得的,如果大师没什么事,在下就不在此多逗留,就此告辞了。”柳鸣眼角一动,眼睛盯在炎玦身上,换换说道。

“哼,看来道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老夫只想要道友身上的灵xìng材料。只要乖乖将其全部交出,我不仅可包你安然无恙,另有许多珍稀之物作交换的。”炎玦听了这话,脸sè一沉,目中笑意一闪的全含不见了。

柳鸣闻言,脸sè也沉了下来。

他也懒得再和这炎玦废话,袖子一抖,便是从中取出了金月剑。微微一晃,立即便有破空之声传出。

炎玦见此,脸sè一变,手上法诀也是飞快掐起,对着身旁的两具傀儡甲士轻轻点出。

只见两枚金sè符文从其手中激shè而出,一闪而没入傀儡甲士眉心处。

顿时,两具甲士身上开始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眼睛jīng芒一闪便同时落在柳鸣身上,将其完全锁定了。

“去!”

在就在炎玦的大喝声中,两具傀儡甲士开始迈起大步向着柳鸣走来。

“轰”“轰”几响,傀儡甲士每一步落下,大地均是微微晃动,随后一个个尺许深的脚印清晰出现在地面之上。

柳鸣眼瞳微微一缩,看来甲士分量着实骇人!

他单脚轻轻在地上一点,整个人身子仿佛大鹏展翅般一跃而起,紧紧握着手中的金月剑,对着其中一具甲士一劈而出

“当”的一声。

一道金光一卷而出,重重在甲士身上。

但出乎柳鸣意料的是,这蕴含着二十八重禁制的极品灵器,砍在甲士身上,竟然只是在其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剑痕而已。

由此可见,其防御力已强到难以置信地地步。

柳鸣见此情形,手腕一翻,手中的金月剑又是一横,如回风舞雪般迅疾削出,化为一道道森然寒光的霎时切在甲士脖颈之上。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结果却还是和刚才一模一样。

金月剑仅在甲士脖颈上留下一道道白sè痕迹!

柳鸣心中暗自吃惊。但攻势丝毫未停,一抬手,一团火球浮现而出,直奔一具傀儡而去。两者方一接触,火球便“砰”的自行爆裂开来,。。

就在这时,两具甲士金灿灿右臂同时一抬,忽然对着柳鸣一轰而出。

两只金灿灿拳头所过的空间中,立即传来“呜呜”的闷响声,并且,五行涟漪也是一圈圈荡漾而开。

这甲士虽然看上去笨重,但其出拳速度却如同闪电般快捷,几乎只是金光一闪,两只拳头就已经共同到了柳鸣胸前。

柳鸣一惊之下,闪躲已经来不及,当即只能将金月剑当胸一横,迎上那两只金灿灿的手臂。

“轰轰”两声!

两只金灿灿的手臂重重砸落在金月剑之上,只见金月剑一弯,之后柳鸣身子就借力顺势“噔噔”的后退而出。

“好大的力量。”

柳鸣倒吸一口凉气,就在刚刚手中的金月剑被砸中的瞬间,其立即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源源不断从对面狂涌过来。

柳鸣第一时间的感觉就是,自己仿佛被一座小山砸中了一般!

幸亏他反应及时,没有硬碰而选择了迅速后撤,若是强行阻挡的话,只怕此时金月剑已经成为两节断刃了!

一旁的炎玦,见此情形,得意地笑了笑,显然是很满意两具傀儡甲士的威力。

而将柳鸣身子砸退之后,两具甲士身躯一晃,向前又一冲而去,。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忽然出现。

两具甲士各自一条金灿灿手臂一动后,忽然表面无数符文闪亮而起,再一个模糊后,竟分别幻化成了一口数尺长的刀剑。

“嗖”一声!

其中一具手臂幻化为长剑的甲士,身形一个模糊后,竟不知怎么的先到了柳鸣身边,长剑一闪,对着对着柳鸣头颅就一劈而下。

柳鸣一声低喝,不假思索的手中短剑一动,当即飞卷出一片剑影的冲天而起,当即在一阵爆裂声中,将甲士长剑硬挡了下来。

可也就在这时,另外那具手臂幻为大刀的傀儡甲士,也一闪的到了其附近。

数尺上的长刀只是一扫,当即一层层金sè刃芒狂卷而来。

柳鸣不及多想,只是一个晃动,就幻化出七八道不同残影,刃芒一卷而过后,将其中大半残影全都一斩而灭。

只有其中一道,却不知怎么的身形一晃,骤然到了长剑甲士的背后处,并手臂一动,狠狠一拳击出。

“轰”一声!

长剑甲士当即身躯倒飞而出,竟恰好重重撞在了另一具甲士身躯上。

二者金光一阵闪耀之后,当即滚到以了一团,身子相撞的地方,金sè甲衣更是全凹陷下去一部分了!

不过,这对防御力超强的傀儡甲士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其呆滞的眼睛中金光一闪之后,就一分而开的站立而起,再次将柳鸣身子锁定。

让得柳鸣微微一惊的是,两具甲士金灿灿的手臂此刻如刚才那般一阵模糊变化后,又分别幻化为锤子、匕首的墨阳。

柳鸣这下几乎能肯定,这两具傀儡甲士的手臂竟能随意幻化出各种兵器!(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