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灵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1-16    作者:忘语


“砰”的一声,地面上火星四溅、。

柳鸣只觉双手一热,在一股巨力反弹之下,银锄差点脱手甩出。

天地竟然仿佛jīng铁般坚硬,银锄根本无法入土分毫。

柳鸣一愣,急忙俯身仔细观察地面,这才发现此地和普通农田既然不同,里面泥土竟然是紫红之sè。

而那些杂草根系深扎地下,将所有泥土聚拢一起,仿佛浑圆一体一般。

他眉头手指一戳紫红泥土,只觉异常冰冷坚硬。

“小子,别研究了。这可不是普通泥土,而是专门种植灵米的“息土”,一般方法根本无法锄动的。”附近一名**半身,露出浑身肌肉的jīng装大汉,远远看见柳鸣举动后,当即哈哈一笑的说道。

“息土”

柳鸣自然第一次听说此名字,当即起身向其他正忙碌的内门弟子望去。

只见附近几块地中弟子,虽然也是一个个狂挥银锄,但一个个落地无声无息,并只能掀起寸许深的薄薄一层泥土、

而他们手中的银sè锄头,则一个个散发着淡淡白光,明显并非只是锄地这般简单事情。

“这东西竟然是一件符器。”

柳鸣将目光收回,重新落在了自己手中之物上,才发现锄头表面铭印着一些浅浅灵纹,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讶然之sè来。

“既然是符器,那只有先注入元力试一试了。”柳鸣心念一转,当即体内元力一动,通过两手往银锄中狂注而入。

但一会儿工夫后,他面sè就是一变。

任凭他注入多少元力,锄头仍然纹丝变化没有,仿佛先前注入的全在做无用功一般。

柳鸣眉头一皱,再想了一想后,又换上了新近转化而来的法力,往手中之物中徐徐渡入。

结果片刻时间,银锄表面灵纹一亮,浮现出一层柔和白光。

果然如此!

怪不得此地只有内门弟子,没有见到任何一名外门弟子在,要想锄动这息土,竟然必须要动用法力才可。

柳鸣弄明白此事后,不在多想什么,两手一轮,银sè锄头再次一落而下。

“噗”的一声。

银锄落在地上,仍然传来一声闷响,但总算将薄薄一层紫红sè泥土和部分野草一锄而起。

柳鸣轻吐一口气后,开始闷头狂干起来……

大半rì后,柳鸣盘坐在田中静静吐纳着,好一会儿后,才缓缓睁眼而开,但扫了一下才刚刚锄过一遍的田地,不禁苦笑了起来。

此息土还真是难耕之极,先前一番锄土,不但法力消耗一空数次了,就连身体手臂都开始酸痛无比起来。

更让他有些无语的事情,那些刚刚锄过一层的紫红sè泥土中,赫然又有一些杂草从地中一冒而出,虽然还非常短小,但想来再锄第二遍泥土的时候,阻力仍然不会小哪里去的。

至于旁边其他的田地中,有几名二十来岁,法力深厚的内门弟子,已经很轻松的完成了锄田,走进密林中向老者交了任务后,就腾空驾云而走了。

至于其他一些十七八岁模样的弟子,也将自己田地锄了有数寸深,看来顶多再有半rì也能完成任务了。

柳鸣目睹这一切的时候,只能苦笑不已。

他可不能和这些老弟子相比,以其法力浅薄,三天时间要将锄地半尺深,也只不过堪堪够用而已,哪还有有时间多休息下去了。

但让他更有些郁闷的是,这里新弟子好像就是他一人而已。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

这一次开灵仪式成为灵徒的总共也不过数十人而已。每人领取任务时间不同,宗门任务具体内容也可能大不同。

想凑在一起,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柳鸣思量了一会儿后,一咬牙重新站起身来,走到田地边缘处,手中银锄白光一闪后,再次往田地中一落而下。

……

第二天早上,其他田地都已经被那些老弟子耕种完毕,还留在此地的内门弟子,赫然只有柳鸣一人而已。

不过等到了中午时分,柳鸣站在田地中心处,望着两条肿起如同红萝卜般的通红手臂后,也只能眉头紧皱了。

此刻的他,两条手臂因为用力过甚,已经通体变得针刺般疼痛,实在无法再继续锄土下去了。

“不错,新入门弟子中能坚持到这时候的已经不多了。”

他身后处,忽然传出一句淡淡的话语声。

柳鸣一惊,急忙一转身,赫然正是那老农般的灵师。

此时,他,看向柳鸣的目光颇有几分赞许之sè。

“拜见师叔!”

柳鸣不敢怠慢,上前见礼。

“你是哪一脉弟子,叫什么名字。”老农问了一句。

“弟子白聪天,九婴门下。”柳鸣老实的回道。

“九婴,那是圭师兄的门下。你是几灵脉,不是亲传弟子吧。”老农上下再打量了他一眼后,又问道。

“晚辈是三灵脉,怎可能是亲传弟子。”柳鸣恭敬的说道。

“三灵脉,资质太低了一些,有些可惜了。否则以你的心xìng毅力,老夫倒想将你讨要过来,收入门下的。”老农闻言,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弟子惭愧,不知师叔是……”柳鸣听了心中一动,不禁问道。

“我姓苏,你叫我一声苏师叔就行了。不过看你现在样子,想要继续下去也不可能了。我现在传你一套锻体拳吧,只要打上几遍,自可将手臂上淤肿尽数去掉的。”

“多谢苏师叔厚爱。”柳鸣听了,自然大喜。

“你也不用多谢什么,这锻体拳原本就是入门弟子一年后都可修炼的炼体术,我只不过提前传授给你而已。”苏师叔却淡然说道。

接着他身躯一动,摆出一副古怪的架势,开始一式式的打起一套古怪拳术来,同时口中还念动着某种口诀。

柳鸣当年在凶岛上也不知见识过多少秘技,对这种类似秘技的拳术,自然大感兴趣,当即jīng神一振,运用起一心二用的天赋,会神的开始铭记老农的一招一式和其口中所念口诀。

结果当老农将此拳术只打了第三遍后,柳鸣就全铭记脑中,并当场丝毫不差的也打了一遍。

苏师叔见此,脸上更显一丝惋惜之sè,但不再说什么的转身离开了。

而留在原地的柳鸣,彻底沉浸在此锻体拳中,一口气打了七八遍后,只觉浑身热气腾腾,红肿双臂就就此真的恢复如常。

不光如此,他还觉得连jīng神都比先前更旺盛一些。

柳鸣大喜,这才发现那位“苏师叔”已经不在了身边,略一思量后,就捡起地上锄头,继续开始锄田起来。

三天后的傍晚时分,当柳鸣将手中锄头一抛,伸展了一下腰肢重新站起的时候,赫然脚下这块田地已经锄完,不但松土半尺来深,更是一根杂草都看不到了。

柳鸣正想进入林中向“苏师叔”交付任务时,天边却有破空声传来,一团团灰云从天纷纷降落而下。

赫然正是前两天和他一起耕种过的那些老弟子们。

这内门弟子默不作声的站在田边处,但人人脸上难掩一丝高兴之意。

柳鸣心中纳闷之极,正想要过去询问一二的时候,那位苏师叔也驾云从林中一飞而出,并一口气直接飞到灵田正上空。

只见他一手托着一个金黄sè小碗,一手却大袖连连扬动不已,隐约有许多金黄sè颗粒从空中洒洒洋洋而下,很均匀的遍布每一块田地中。

柳鸣见云将飞到自己田地时,自然慌忙避开。

片刻后,老农身下灰云一顿,将手中金碗往高空一抛,口中念念有词的冲其一点指后,竟然在金光中化为了水缸般大小。

随后水缸中“咕噜噜”的水声一响,一股股rǔ白sè泉水从中一喷而出,化为点点雨水的洒落在下方每一块田地中,持续不停。

柳鸣虽然站在田外,仍然能清晰感应田地中弥漫的浓浓元力气息。

更诡异的是,随着雨水的连绵不绝,下方田地中的竟然钻出一株株绿油油的稻谷幼苗来,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涨大,开始结穗饱满。

当一个时辰后,空中雨水嘎然一止之后,这百余亩天地赫然变成金黄sè一片,里面长满了半丈高的巨大稻谷。

“老规矩,每人可以去自己田中采摘十个灵穗,然后自行离开吧。”这时从空传来老农淡淡的吩咐声,接着其就驱云往林中一飞而去了。

田外等候多时的众弟子,在躬身一声称谢后,就一哄而上的进入自己田地,开始挑选一枚枚稻穗,并用各种东西割取起来。

而所有人都十分老实,竟真的只在田地中收取十个稻穗,没有一人敢多取分毫。

“这位师兄,这些灵穗到底有何用处,为何诸位师兄全都这般高兴。”柳鸣看了一会儿,再也忍不住了,几步上前拉住一名取完稻穗正想离开的十七八岁年轻弟子,问道。

“哼,这是灵米,回去煮熟后食用可有不小好处。你自己回去尝一下,自然就知道了。”那名男弟子有些不耐,匆匆说了两句后,就驾云离开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