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脱身计策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6    作者:忘语


实际上,柳鸣听到珈蓝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可以帮自己解决身后的书生,心中是微微一凛的。.

毕竟身后那人也是与他同阶的凝液境中期修士。即使其实力甚至已经在一般的凝液境后期修士以上,但要不动声色的解决掉这个尾巴也要颇费些功夫的。

若冒然出手不能以雷霆手段成功将其轰杀,反而可能弄巧成拙,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珈蓝,数年未见,本身的修为虽已达到了凝液境初期,但明显比对方还要低一个层次的。

但她身怀梦魇之体,回到族内料想也**了不少相关的秘术**,实力肯定无法以境界来简单衡量的。

但柳鸣很早就从钟姓道姑等人那里听到过,这梦魇之体在群战和应对修为差不多的对手时能发挥不小的威能,而在面对修为境界明显压制自己的对手时,却发挥不出太大优势的,况且对方精神力也颇为不弱的样子。

不过以此女姓格,说出这番话来,那定是有什么依仗,现在既愿意替自己解决麻烦,他也乐得轻松,也正好观察下此女的真正实力。。

见柳鸣没有说话,珈蓝也就当其默认了此事,轻笑一声,便挥手撤去了隔断屏障,两人身影便重新出现在了小树林之中。

只见珈蓝纤细如玉葱般的手指飞快掐起法诀,同时一道道耀眼的光芒从身上一闪即逝的激射而出。

紧接着,柳鸣只觉得眼前一花,珈蓝那苗条的身影就已经在他视线中模糊起来,下一刻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十几丈开外了。

“阁下听也听够了吧,现在该现身了。”随着珈蓝清脆的声音落下,一玉手纤纤玉手冲前方空间轻轻点出。

其动作看起来是那么轻盈,姿态那么优美,像极了在花丛中翩翩飞舞的蝴蝶。

但瘦手指划过虚空处,立即掀起层层荡漾而开的涟漪,一闪便传播到了四周。

“嗡”的一声!

珈蓝前方一棵高约十丈的古树之下,空间忽然剧烈波动,随即一道身影浮现而出,黄光一闪的便要往远处逃遁。

柳鸣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眼就看清了黄光中包裹之人,正是先前跟踪他的那名书生了。

适才珈蓝玉手轻点出的那一霎,书生就感觉到周身空间为之一紧,一举一动都变得的凝滞起来,所以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逃遁。

不过让他吃惊的是,先前附近虚空中荡起的那层涟漪,似乎将其与外界隔开了般,且如影随形的紧跟其后。

他也不是示弱之辈,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即单手掐诀,一手取出一支玉笔,向虚空中一阵一阵挥舞,顿时一道道黄色灵纹便从笔中暴风般的弹射而出,这些灵纹在刚一接触那层涟漪,竟纷纷无声般的直接没入其中,再无任何反应了。

书生骇然之下,当即停住了遁光,结果他吃惊的发现,自己此刻所在之处距离先前那棵古树不过仅一步之遥,竟仿佛从未离开过半步!

他大惊之下,知道了眼前女子手段诡异之极,不是轻易可以摆脱掉的,当即大声说道:

“这位道友且慢动手,在下并无恶意的。”

此人自然不是真的求饶,不过是想施展一下缓兵之计而已。

但珈蓝丝毫不理会男子的言语,玉葱般的手指忽然平平放在胸前,车轮般的变换起来。

随后,她身体四周虚空阵阵的扭曲模糊,似乎自行形成另外一小片空间般。

更令人骇然的是,在这一瞬间,珈蓝苗条身影一个模糊后,竟忽然出现了八道之多。

八道身影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一旁的柳鸣看到这一幕,瞳孔顿时一缩,任其精神力极为强悍,也一会儿后,了才将珈蓝的真正本体锁定。

这也从另外一面说明,此刻和珈蓝交手的若是他自己,他也是没有十足把握能迅速捕捉住对方行踪的。

“轰”的一声!

书生连手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一股无形之力轰上半空,其护身罡气竟然形同虚设般未起半分作用,同时其四周此刻浮现出一个个珈蓝的虚影。

这些虚影形态也是各异,有的是此女皱眉不语的样子,有的是嗔怪的表情,有的是嫣然的媚笑,但纷纷伸出一根手指冲书生虚空一点,一枚枚的淡蓝色符文弹射而出,围着书生只是一闪,就如跗骨之蛆般的一贴而上。

书生身上顿时蓝光闪烁,双目开始呆滞木然起来,双手开始下垂,手中所握之玉笔灵器也随之“当”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只见其身上蓝色符文越聚越多,越聚越亮,突然间“砰”的一声,身躯就在涨缩中爆裂开来,化为了阵阵血雾。

从始至终,珈蓝的战斗方式堪称诡异至极。

柳鸣看得好一阵心惊。

刚才珈蓝所化的那些虚影,他略一注视后,都有一种隐约沉沦的感觉,的确是十分的可怕、

看来此女即使修为比自己还低上一阶,但这梦魇之体实在诡异无比,用来跨阶对敌竟也能轻易而举的取胜。

看来以前传闻的梦魇之体,不擅长对付高阶者的说法,实在是不可信的。

那八道身影在一阵模糊过后,下一刻便又融合为了一体,珈蓝的曼妙身姿再次出现在了柳鸣眼前。

只见她回头对着柳鸣似笑非笑瞧了一眼,就头也不回的一飘离开,几个闪动,身影就彻底消失在柳鸣眼前。

柳鸣这才双眼微微眯起,将之前书生掉落的玉笔一收而起后,便丝毫没有停留的离开了小树林。

……

铁火谷中一处依山而建的偏僻阁楼之中,柳鸣静静的盘膝而坐,眉头微微皱起,在沉思着什么。

半晌,其眉宇才舒展了开来,同时口中喃喃的自语起来:

“看来此次暗中监视我的黑焰宫中人,十有**便是那身为黑焰宫客卿的炎玦了。上次为这镇魂锁拿出这巨魔硬毛,还是冒失了一点。”

他这般思量着,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曰炎玦在见到黑色巨魔硬毛时的震动和其眼中难以掩饰的火热之情。

柳鸣只思量了一小会儿,阴晴不定的神色一收,深吸一口气的又自语道:

“这炎玦虽不是化晶期强者,但修为也已至凝液境后期,且身为一代炼器大师,手下党羽绝不会少。如今既已被其盯上,想要安全从这铁火谷中脱身,恐怕却不是件易事。”

接下来的时间,柳鸣心中闪过诸多念头,均是关于如何脱身的计策,结果无一例外的被其否决了。

他突然单手一翻,手中却是出现了一块赤红色的令牌,是叶天眉当曰给他的云川令牌了。

“此令牌对于威慑一般的势力兴许还有些作用,至于这炎玦,恐怕是不管用的。”柳鸣望着盯着手中的云川令牌,脸上一点笑意都看不到。

随后,他又想到了珈蓝所说其改变主意后可以再去找她的话语,还是下意识的摇摇头。

以他姓情,怎肯将自身安危放在他人身上。

“看来眼下唯一办法,就是等待那海族援兵到来,待其和海妖皇手下大打出手之时,再趁机逃走。那时候的铁火谷中将会异常混乱,只要能一开始甩掉跟踪者,炎玦再想找到我,恐怕也是绝非易事的.”

柳鸣目光闪动的想着,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些,不过一些行动的具体细节,还是要再好好思量一二的。

而那名监视自己的书生,已经被珈蓝出手斩杀了,炎玦应该也已经知道自己发觉被人监视之事了罢。

他单手托着赤红色令牌,整个人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

与此同时,鳖元岛某处一不知名地界,一只被白色光幕笼罩的十余丈长的飞舟,正在高空激射而行。

飞舟通体晶莹洁白,在其精雕玉琢的船舱中,一名身穿白色宫装的女子,正低首弹奏一把通体泛着淡银光芒的古琴。

琴声虽婉转悦耳,可细细聆听之下,却发现其中隐隐夹杂着一丝急躁之意。

突然,宫装女子十指一顿,琴声嘎然而止,紧接着一抬首,露出一张秀气之极的清丽面孔。

却是那名曾在玄京皇宫上空出现过的红鳞族圣女圣机仙子!

不向后,只见这宫装女子缓缓起身,莲足轻移的走到飞舟前,和一名身材枯瘦,双眉焦黄的中年男子并肩而立。

“也不知那边现下情况如何?据珈蓝那丫头所述,他们一行人堪堪走出铁火谷没多久,就遭遇那海妖皇派出的青禽和赤鲤偷袭。厉鲲现已重伤昏迷,大有姓命之忧,而蓝夫人也沉睡不醒。”那名中年男子忽然开口,语气有些担忧的说道。

“三叔,我们现在恐怕还需再加快些速度才行。刚刚珈蓝那边又给我传讯过来,她们那边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距黑焰宫承诺的一个月之期也没几曰了,迟了的话,黑焰宫高层一旦不再阻拦青禽二妖,不但厉长老会有姓命之忧,汐水盾也会不保的。”圣机仙子柳眉微微皱起,缓缓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