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九嶷骷髅盾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5    作者:忘语


此时的柳鸣,正处于祭炼镇魂锁的关键时刻,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

只见他全身被蓝色光芒包裹着,头顶之上正静静悬浮着一枚数尺大小的银色小锁。

小锁之上的符文仍旧在缓缓转动,其与柳鸣之间似已渐渐有了一些微弱的联系。

看来用不了多久,柳鸣便能完全将其炼化。

……

铁火谷地下深处,一座四周由通体漆黑的铁矿石砌成的宕伟大厅中。

厅中宽敞无比,一丝丝诡异的红雾从各个角落中渗透出来,将整个大厅都笼罩住,俨然形成了一层微微发红的光幕。

这光幕赫然是一层威力极为不俗的禁制!

此刻,大厅中央一个人影正手捧一只晶莹玉碗,漂浮在一个亩许大的水池上空。

此人一身赤红长袍,相貌普通,但脸颊两边却有着天生的淡红色灵纹,在周围红色光幕的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

正是那位精火族炼器宗师炎玦。

而其底下的水池竟然全部是被殷红的鲜血所灌注满的,浓郁的鲜血呈现出粘稠状,一股股异常刺鼻的血腥味缓缓从这血池中弥漫开来。

此等景象,令人观之胆寒,闻之作呕,思之心惊,不知是有多少生灵精血才能填满这一池血红之水!

血池边缘,细看之下,便是能发现一道道黑色的丝线不断纵横交错,并以一种玄奥至极的方式相互勾连在一起,形成一道道黑色灵纹。

这些黑色灵纹的布置也是颇为讲究,隐隐形成一个巨大法阵,正好将这血池围在中心。

此刻,在血池上空,炎玦手中掐起的法诀不断变换着,同时口中正念念有词。

“咻!”一声尖锐的响声中,一道耀眼的法诀忽然在炎玦手中凝聚出来,一闪便没入了到了其手中正端着的玉碗里。

随后,玉碗中的那种不知名黑色晶莹粘稠液体,仿若有了生命般开始缓缓蠕动起来。

起初,液体蠕动的速度还算缓慢,可是到了后来,竟然越来越快。最后已是在这玉碗之中狂舞不定。

这一幕,让炎玦眼瞳微微一缩,但是脸上却是有一抹浓浓喜意浮现出来。

他右手法诀微微一变,又是一道黑光被打入到玉碗中。

诡异一幕,在下一刻显现出来!

“噗噗”两声中,玉碗上空忽然浮现出一条数尺许长的黑蛇身影。在滚滚翻涌黑芒中,身子渐渐缩小,最后又诡异的一没而入在玉碗中,使狂舞的粘稠液体缓缓化为一条拇指粗细的黑色小蛇。

此黑蛇刚刚在玉碗中呈现,浑身便是开始剧烈的抽动起来,有种想要冲出玉碗的架势。

炎玦见此,手中法决一变,在玉碗上一拍,顿时一团黑色光晕在碗口上一闪而现。

这时,隐隐能听到玉碗中黑蛇凄厉嘶鸣声,不过并没有持续太久,几息之后,黑蛇身子一颤的缓缓消散,最后再次化为黑色的晶莹液体。

炎玦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手腕一翻之下,此黑色液滴体便是被一倒落入了血池中。

“噗”的一声。

黑色液体被倒入血池的瞬间,池中血水仿佛一下有了生命一般,立刻汹涌滚动而起,疯狂转动起来,隐约形成一个血色漩涡。

炎玦见此,并未迟疑,十指车轮般的掐动不已,隐隐能看到一道道手指残影若隐若现。

同一时间,低沉咒语声也从炎玦口中传出。

诡异的是,随着此咒语响起,竟然在血池之上带起一圈圈的涟漪,并飞快一荡而开,其中一部分一闪的没入血池中。

血池之外的巨大法阵,则嗡嗡声大响,一道道耀眼的红光从阵中冲天而起,飞快没入高空之中。

血色漩涡旋转速度再次变快,片刻间级比刚才大了一倍不止。

这时,更加妖异的一幕在血池上空浮现而出,浓浓的黑气忽然从血池底滚滚翻涌出来,疯狂舞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从中一冲而出。

……

不到半盏茶的工夫。

随着一声低鸣传出,血色漩涡上空狂舞的黑气骤然停止翻滚,紧随着一件表面铭印九颗骷髅头的黑色骨盾,从漩涡中徐徐浮现,并慢慢升至半空之中。

此盾通体黝黑,丈许大小,定睛望去,能看到丝丝黑气不断在其上九颗骷髅图案中透出,并隐约在四周形成一张张咆哮的不已厉鬼面孔,栩栩如生,诡异之极。

水池中漩涡也在盾牌飞出的一瞬间,停止了转动,变得平静异常起来。

“成了!”

一见盾牌浮现,炎玦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喜色,手中急速变换着的法决骤然一停,同时,一根手指冲黑色盾牌虚空一点。

在这一点之后,附近虚空后中有道道灰色波荡荡漾而开,一震的将盾牌包裹起来。

盾牌表面“砰”的一声,无数黑色符文从中涌现而出,并飞快凝聚成一层层模糊不清的符阵,隐约竟有三十四层之多。

这三十四层代表的正是三十四重禁制了!

此盾赫然是一口极品灵器,品质更是远超先前汐水盾的上阶极品灵器,距传闻中的三十六重禁制的顶阶极品灵器,也仅差两重而已。要知道,三十六重禁制以上的灵器,便可称为具有排山倒海之能的真正法宝了!

“真乃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有生之年终将这九嶷骷髅盾炼制出来了。此盾几乎耗尽老夫一生积攒的珍稀材料,这一池精血更是不知花费多少才能收集齐全。要不是老夫身居这黑焰宫客卿,凭借精湛的炼器技艺换来无数资源,休想将其炼制而出的。只要将其炼制成沧海之域第一件三十六重禁制的极品灵器,再将之炼化,反借其威能,必可助我突破这困我数十年的瓶颈,一举进阶化晶境界。”

炎玦眼神中流露出狂热之色,盯着九嶷骷髅盾一眼不眨,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嘿嘿,那群抢夺汐水盾的无知之辈岂会知道,汐水盾也只不过是九嶷骷髅盾炼制前的一件试验品罢了。不过即便如此,其水平之高,也远非那两个老家伙所能达到的。哼,什么三大炼器宗师,简直可笑!”

随后,他似乎又想到什么,脸上神色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幸亏从那小子手中又得到这两根灵姓材料硬毛,否责九嶷骷髅盾想要想要凝练出三十五重和三十六重禁制。不过这点材料,也只够勉强支撑炼制这第三十五道禁制了。要想炼制出第三十六重禁制,还要从那小子身上下手不可。”

炎玦又自语了几句,单手一翻,两根从柳鸣手中得到的黑色硬毛便出现在了手中。

片刻之后,炎玦收敛好内心的欣喜,这才将手中的黑色硬毛和九嶷骷髅盾一抛而起,双手开始不断变换起法诀来。

霎间,两根黑色硬毛骤然暴涨,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涨到数丈之长,灵蛇出洞般围绕着九嶷骷髅盾狂舞不定。

与此同时,黑色骨盾上散发出来的黑气更加浓密,原本还有些模模糊糊的鬼脸正渐渐变得凝实起来。

……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炎玦一步都未曾离开这地下大厅,曰夜不停的炼制九嶷骷髅盾之上的第三十五重禁制。

又是两曰过后。

“吼!”

一声厉啸,从中炎玦头顶上方悬浮着的黑色骨盾中传出。

随着此声落下,赫然见到异常狰狞的鬼脸,一个一个从盾中激射出来,纷纷一闪地撞击在大厅各处,发出在隆隆的的巨响声。

整个大厅在此刻都剧烈摇晃起来,不断有巨大石块纷纷一砸而落,溅起阵阵烟尘。

如此阵势,整个大厅好像随时都可能倒塌!这蕴含三十五重禁制的极品灵器,威能之大可见一斑了!

“好,很好,果然没让老夫失望。我已经开始期待,炼制出第三十六重禁制之后,这九嶷骷髅盾究竟会有多强悍。”炎玦在单手掐诀召回黑色骨盾后,一把抓住后,面现满意之色的说道。

随后,他法诀一遍遍不断掐起,接连实验了十几次这面骷髅盾的威力后,才因为法力不支而有些不舍地停止。

炎玦小心翼翼将手中的盾牌收入储物符后,目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掏出一个金色法盘,掐起法诀打入一行小字之后,才缓缓走出地下大厅。

片刻功夫,炎玦来到了一间雅阁中,一个精壮大汉已候在其中。

“怎么样,那人可有什么异动?”一进屋中,炎玦便是冲着大汉问道,言语中颇具威严。

炎玦此刻口中那人,自然是柳鸣了。

当曰柳鸣虽然易容遮掩气息而来,但以炎玦在谷中的势力,只要稍加盘查排除一番,也就轻易找到他的落脚处。

而那曰拍卖会后,他一见到柳鸣手中的黑色巨魔硬毛之后,就已心动不已了,甚至还起了歹念。

他压根未曾相信柳鸣口中所言,之所以放任柳鸣离开,只是忌讳在拍卖会上动手多有不便,外加当时还未确定硬毛是否为传闻中的灵姓材料,这才没有在那时留下柳鸣。

现如今,他已肯定那黑色硬毛真是灵姓材料,自然要对柳鸣有所行动了。

“回禀大师,那人自从拍卖会后,就一直呆在那阁楼之中,从未踏出过房门半步。”大汉闻言,立即恭敬地冲着炎玦说道。

“很好,想来他是在炼化那镇魂锁了。无妨,你们都给我好好监视着,不得有丝毫差池。一旦他离开铁火谷,立刻回禀于我。不然,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炎玦脸上狠色一闪即逝,对着大汉这般吩咐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