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红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5    作者:忘语


但见那怪异巨兽刚刚出现,便在一声闷雷一样炸响中划过半空,对着厉鲲一冲而来,沿途所过虚空,立即泛起一层层的青色涟漪。.

厉鲲见此,眼瞳微微一缩,手中那根乌黑透亮的棍子被一抛而起,单手掐诀,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顿时,乌黑透亮的棍子迎风一涨,化为了近五十余丈长。同时,耀眼的银光从棍子中冲天而起,瞬间将方圆里许之地都笼罩在其中。

“去!”

在一声大喝声中,厉鲲右手骤然点出,棍子顿时化为一道擎天虚影奔着狰狞巨兽重重一砸而下。

鱼首鸟身怪兽一声巨吼,一扬头颅,张口喷出一颗阁楼般大小的青色光球,并一闪的狠狠撞到了巨棍上。

“轰”的一声震响!

漫天均是被青光和棍影所笼罩,无可言喻的恐怖波动骤然相撞的地方传出,发出尖鸣之声的向四周一卷而去。

在这狂暴的波动中,海族之人身前的护身光幕一阵乱晃,眨眼间蓝光便黯淡无比。

蓝夫人见状,一咬牙,一口精血喷在了贝壳状灵器上,又是一阵掐诀,这才算勉强稳住光幕。

再看半空光球和银色棍影死死抵在一起,源源不断的涟漪从巨兽与银色棍芒中释放出来,相互冲击激荡,声势惊人之极。

而此刻,青禽和厉鲲均是捏起了法诀,各自往巨兽与棍芒中灌注法力。

一时间,两人又僵持在一起。

但看现在情形,青色巨兽似乎比银色棍芒更胜一筹,颇有压制的趋势!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蓝夫人脸色不断变换起来。

要是厉鲲稍有不敌,他们不但保不住汐水盾,而且最后将会全部丧命在这青禽手下。

就在这时,一道红芒忽然从厉鲲身后一个不起眼的树缝中激射而出,这红芒来的速度极快,一个闪动后,就已经到了厉鲲身后,并一声脆响后,忽然由一道直接分离成八道芒营,从各个方射向厉鲲周身要害。

蓝夫人等人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厉鲲虽然察觉,但苦于被青禽纠缠,无暇**,只得勉强一抖双袖,席卷出两道淡淡的银色霞光。在身子周围形成一层层薄薄银幕。

然而,对于这异常诡异的红光,这层淡淡银色光幕防护却显得异常脆弱的。

“砰砰”几声中,就浮现出道道裂纹的爆裂而开了。

一声闷声,厉鲲手中棍子抛,身上喷出数道血柱的跌跄而退。

而就在这时,鱼首鸟身怪兽,忽然双翅一抖,庞大身躯顿时鬼魅般的一闪消失。

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兽化为一道青色残影重重撞击在了厉鲲横身上,将其撞的直接倒飞而出,落在了三十丈外的草丛中。

惨叫声下,厉鲲一口鲜血喷出,气息则是萎靡到了极点。

此刻,一旁的蓝夫人等众位海族人这才看清楚,飞出赤芒的树缝中人影一晃,一名红裙妇人无声浮现而出,满脸笑吟吟的表情。

正是和青禽同来的另一名海妖皇手下赤鲤。

只是不知她用何种手段,竟然能够瞒过厉鲲等人耳目,藏在如此近处都未被发觉,这才骤然一举偷袭成功。

“厉长老!”

蓝夫人大叫一声,身子骤然跃出,几个起落后,落在厉鲲身边,将他搀扶起来。

此刻的厉鲲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神情憔悴,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哈哈,厉鲲,乖乖交出汐水盾,大爷可以给你们这群人一个痛快。”眼见赤鲤偷袭成功,厉鲲重伤,青禽自然大喜,所化巨兽一个模糊的重新化为人形后,当即哈哈的大笑,冲着厉鲲和瑜姨缓缓走去。

红裙妇人一声娇笑后,也一个晃动的从另一方向逼近了海族妇人。

见此一幕,瑜姨脸上现出一丝惊慌,但马上一咬牙后,忽然翻手便是取出了一枚金色的符箓。

“去!”

一声娇喝下,随着数口精血喷出,金色符箓被妇人一捏而爆,顿时大片金色符文在青禽和赤鲤身边狂舞而出,仅仅眨眼间工夫,青禽和赤鲤身边形成一个金光闪耀的符阵。

此大阵一现,青禽和赤鲤立即被困在其中。

“我们……走!”

虽然青禽和赤鲤被困,但是厉鲲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用不了不久,两人必定能破开大阵,当即强忍身上创伤,捏起一个法诀来。

“呼”“呼”两声,厉鲲身上的银色霞光再次狂舞起来,最后化为一团银光的激射而出,一个飞卷后,就将其他海族之人全笼罩在其中。

这时,厉鲲手中法诀再一掐,银色光团当即冲天而去,直奔铁火谷方向逃窜而去。

……

就在厉鲲等人逃回铁火谷的半刻钟后。

“砰”的一声!

此刻,金光大阵忽然化为漫天的金色光点消散开来,随后,青禽和赤鲤的身影便从这金色光点中浮现而出。

“哼,我们追,厉鲲如今受了重伤,他们定然已经龟缩到了铁火谷中。”青禽这般说着,身上一层层青色光晕闪亮起来,已经化为一道青色遁光的消失在原地。

赤鲤单手一掐诀,也化为一道红色遁光,紧跟着青禽而去。

没过多久,青禽和赤鲤此二人的身影便在铁火谷中出现,青禽手上端起一个罗盘,正按照罗盘上的指针所指的方向急速行走。

一刻钟之后,他们止步在一家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房屋前。

“厉鲲,看你还如何逃出大爷的手心。”青禽大笑一声,正欲破门而入,然后却是有三道黑影一阵模糊的急速出现青禽身前,拦下了他的去路,人人带着一个冰冷面具,正是那三位在拍卖场中出现的黑焰宫化晶强者!

“青禽道友,但凡到铁火谷的,都是我黑焰宫的贵客,还望道友看在黑焰宫的面上,在谷中不要动粗的好。”其中一名黑焰宫强者微微一抱拳,说道。

“黑焰宫的面子在下自然是要给的,只是在下要是完成不了任务,回去同样不好和海妖皇大人交代的。”

青禽这般说着,故意将“海妖皇大人”这几字说得甚重。

毕竟,海妖皇大人乃是货真价实的真丹境强者,想来黑焰宫也绝不可能没有忌惮。

果然,一听“海妖皇大人”这几字,三名黑焰宫的化晶强者顿时沉默起来,之后相互交换一个眼神,才冲着青禽说道:

“这样吧,你我各自退让一步,我黑焰宫暂且保他们一个月,一个月后,生死由命,无论他们与你之间情形如何,本宫都再不过问。这应该能让阁下满意了吧。”一名黑焰宫化晶强者缓缓的说道。

青禽闻言一怔,但看了看眼前三大化晶同阶存在后,目光闪动几下后,才缓缓点头的道:“好,看在黑焰宫的面子上,就依这位道友所言。”

红裙妇人闻言,虽然眉头微微一挑,但还是撇撇嘴的没有多说什么。

当下,青而也不多做停留,一个转身后,就消失在了不远处街道拐角处。

……

铁火谷中某处厢房中,厉鲲面色枯黄如木,躺在床榻之上昏迷不醒,而那蓝夫人也因强行催动那金光符阵,精神负荷太大,同样陷入沉睡之中。

“珈蓝小姐,厉长老和蓝夫人如今身上均有重伤,万一那两名海妖皇手下再次追杀而来,我等该如何是好?”一名海族男子正在照看着厉鲲和蓝夫人,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

“暂且不用担心,短期之内,青禽他们应该找不到此地。且这铁火谷乃是黑焰宫的管辖范围,他们即便来此也还不至于太放肆的,短期内想必还是安全的。眼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快请求援兵了。”

珈蓝秀眉微微蹙起,心中也有一丝焦虑之色,但面上还能保护镇定的说道:

说罢,此女单手一翻,一个蓝色阵盘便是落在她手心,随着她法诀掐起之后,口中念念有词,一行小字一闪而没入了阵盘中。

见少女此刻临危不乱,处事安排井井有条的样子,几名海族人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一想到以后的处境,还不由的心头沉重无比。

……

又过了一曰。

海族人居住的房屋中。。

此刻,珈蓝一脸担忧之色,不断在屋中来回踱步,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厉鲲和蓝夫人身上。

只见那厉鲲仍旧双目紧闭着,长袍之上血迹斑斑,原本枯瘦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无法看到,气息紊乱而微弱,身上的灵力波动也若有若无,丝毫不见好转样子。

他当曰在青禽赤鲤两大化晶期高手的联手攻击之**受重伤,又勉强支撑催动遁术狂奔百余里回到这铁火谷内,重创极深,甚至糟糕到被所修**反噬,如不及时想法施救,恐有陨落之忧。

而那海族妇人,也因情急下不惜损失大量真元,强行耗费大量精神之力催动族长所赐金光符箓,导致精神力几近干枯而无法醒来,虽无姓命之忧,但此情形下也无法再指挥一干海族之人了。

珈蓝想到这,蓦然一咬牙,回头对着海族人吩咐道:“你们在此地好生照看厉长老和瑜姨,我暂且出去走走,看看能从谷中能找到救醒厉长老的法子。”

随后,珈蓝手中出现一张符篆,随后往身上一贴,五色符文一涌而出后,当模样身形当即大变,化为一个面貌清秀的瘦弱少女,向屋门处走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