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遇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4    作者:忘语


炎玦竞拍大会结束后的几曰里,铁火谷中的人流却未曾见减少多少,谷中人来人往,商铺之间人头攒动,一派热闹之极的景象。.

而竞拍会上的那件拥有三十一重禁制的极品灵器汐水盾,更是成为了谷中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焦点。

此灵器不仅史无前例的被拍出了二百五十万灵石的天价,更是引得两大势力的化晶高手为此大打出手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不知被谁在谷中给传播开来,引得人们是啧啧称奇。

连沧海王族和海妖皇都争得热火朝天之物,自然人人都想一睹为快的。

不过拍卖会结束之后,那拍得灵器的海族众人却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不仅如此,连拍得先前几件灵器之人,也未曾在谷中出现过。

看来参拍成功者都深知怀璧其罪的忌惮之心,对保证自身隐秘及安全方面,很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不过这样,更为这几件灵器添了一丝神秘色彩。

……

一处依山而建的偏僻楼阁中。

一名盘膝而坐,相貌普通的灰袍青年男子忽然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两道刺目精光。

正是已成功拍得镇魂锁的柳鸣。

那曰,从炎玦房间出来后,便有一人早已在门口等候,稍作解释后就带着柳鸣在地下洞窟中七拐八拐的穿过了一个地下走廊,来到了一个小型传送阵处,在一阵白光闪烁过后,便发现已身处铁火谷中某个偏僻的角落。

见此情形,柳鸣心中倒也松了口气,稍定心神后,便扮作一名消瘦汉子悄悄回了租住之所。

既然镇魂锁已经到手,他并没着急就此离去,而是打算先将此灵器祭炼过后再行上路。

毕竟现在拍卖大会刚刚结束,可不是离开铁火谷的良机。

柳鸣如今通过静心调息,已将自身精气和一身法力全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接下就着手祭炼镇魂锁。

柳鸣从须弥螺中掏出几枚淡蓝色阵旗,在房中几个位置一插而入,同时单手一阵掐诀后,阵旗随即消失,片刻后便是能看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蓝色光晕缓缓在房间中流转起来,最终将其身子包裹在了里面。

之后,他单手一翻,手中便是多了一个方形木盒,再单手一拍之下,盒盖自行打开,露出了那枚数寸大小,通体铭印灵纹的银色小锁。

所谓的祭炼灵器,其实就是将自己的精神力和精血以一种极为玄奥的方式在灵器中留下自己的印记,以方便自己驱使并避免被其他人抢夺。

祭炼真魂锁虽然是中品灵器,但里面铭印的禁制极为复杂,柳鸣也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并且为防有人趁此对其偷窥,所以才布置出这么个临时法阵。

他将这些准备完全布置妥当后,才将镇魂锁一抛而起,紧跟着一团精血一喷而出,激射在半空中的银色小锁上。

他手中法诀飞快掐动的同时,口中也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半空中,随着精血所化血雾没入到银色镇魂锁上,表面铭印的层层灵纹开始发出耀眼的银光。同时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银色符文忽明忽暗,并滴溜溜一转后,开始形成一层层的模糊符阵。

这些符阵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转动而起,并着柳鸣念咒语的声音,以一定的规律若隐若现着。

随后,柳鸣一根手指往额头上一点,庞大精神力也是毫无保留地释放而出,对着半空的镇魂锁一卷而去。

在两手同时结出了一个古怪的法印后,身子就一动不动了。

……

与此同时。

离铁火谷百余里之外的一处原始密林地带。

林中树木全都在二三十丈之高,枝叶粗大,幽暗阴凉,并且不时能从远处隐隐传来一些低沉的兽吼声。

六名身材高矮不一的海族之人正异常小心地行走在这片密林中。他们之中,有男有女,而心神均是收敛到极致,时刻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正是在拍卖会之上顺利拍得极品灵器汐水盾的厉鲲等人。

“此次拍卖之行倒也顺利,即便带来的珍稀材料所剩无几,但能成功取得汐水盾,倒也值得了。”

说话的正是那名双眉黑粗的海族妇人“瑜姨”。

“蓝夫人,切莫大意,虽说为保万无一失,我已使用族中秘术将厉鲂等人扮成我等模样,并先于我们从另两路出谷,可我总觉着拍卖会上那青禽动手并不是冲动那么简单。”一旁的枯瘦老者厉鲲闻言,眉头微皱的说道。

“厉长老,何必如此担忧,你先前不是已经以精神力反复检查过了,以你化晶期的实力都未曾发现什么印记秘术。那青禽不过是一名莽撞无礼的海中散妖,料他也兴不起什么风浪。”瑜姨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嗯,可能是老夫有些杞人忧天了。不过他若真敢追来,老夫自然也要叫他有来无回的,况且这次离开谷中,我等特意没有飞遁而行,一般人绝难发现我们踪迹的。”厉鲲沉吟了片刻,轻吐一口气,神色微微一松下来。

蓝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但忽然一转首,对身后跟着的一名蓝衣少女略加安慰的说道:

“珈蓝,此次虽未能得到那枚镇魂锁,大待此次任务顺利完成,王族那边必会重重有赏,届时瑜姨必会给你争取一件称手的灵器。”

“多谢瑜姨,我等此行自然要以大事为重的。”珈蓝眨了眨美目,嫣然一笑道。

蓝夫人听罢,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随即便收敛心神继续向前走去。

……

如此这般行走了约莫半盏茶工夫,忽然前方半空处一团黑影在一道青色雾气中席卷而来。

黑影在空中一个盘旋便重重的落在了众海族人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中。

青色雾气一阵翻滚,现出了包裹之物。

赫然是两颗鲜血淋淋的头颅!

“厉鲂!厉鱽!”

厉鲲见状怒目圆睁,脸上神色一变,心中已暗道不妙。

正当身后众人仍未从惊惧中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青色遁光从厉鲲正前方不远处的树丛中激射而出,这青光来势极快,瞬间就已经近到厉鲲身子旁边。

厉鲲身为堂堂的化晶强者,自然早已警觉,适才就在青色遁光出现的瞬间,他袖袍中就有一道银色的霞光激射而出,迎上了那道激射而来的青光。

“轰”的一声!

青光和银色霞光撞击在一起,之后便是忽然分开。

待得青光散尽,一个半秃头青袍大汉的身形便显现出来。

此大汉正是在竞拍会上失利的青禽了!

“哼,雕虫小技,倒让我废了不少功夫。留下汐水盾牌,否则你们谁也走不了!”青禽冷笑一声,手中法诀骤然捏起。

随后在“呜”的一声闷响中,青禽头顶上的空间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滚股青气一涌而出后,一只青色大手飞快凝聚出来,表面似有淡淡的青色符文流转,瞬间,惊人的气势从大手上一荡而开,惊涛骇浪般席卷向四周。

“快退后。”

厉鲲面色一紧,头也不回地对着身后的海族人说了一声,随后袖袍一抖,惊人的银色霞光便从身上席卷而出,轰隆隆的迎上半空那只急速而来的青色大手了。

见到青禽这般恐怖的攻势,蓝妇人在吃惊过后,自然不敢在原地停留,赶快让手下众人向后激射退开,同时祭出一件贝壳状灵器,单手一阵掐诀,顿时一道淡蓝色光幕将众人笼罩其中,以防被两大强者争斗之中逸散的威能伤及。

“轰”的一声!

青色巨型大手和灿烂的银色霞光骤然相撞,青光和银光相互激荡娇叱,再一冲而上,猛然在半空肆虐开来。

在“咔嚓”“咔嚓”清脆的响声中,只见青禽和厉鲲身子所在的周遭树木被惊人气浪直接搅成齑粉,化为阵阵木屑从空中一洒而落下来,而蓝夫人等人身上的淡蓝色光幕之上也显出阵阵涟漪,光幕一阵乱颤后,差点就此崩溃开来。

而在刚才一番交手后,青禽所化出的青色大手和厉鲲所释放出来的银色霞光也缓缓消散开。这一次,两人显然是打了个旗鼓相当。

“哼,青禽,若只是这么一点本事就敢大言不惭地阻拦老夫,真是痴心妄想了。”厉鲲冷哼一声的说道,单手一翻之下,一根通体乌黑透亮的短棍便陡然出现在了他手中,微微一抖,就立刻发出凄厉的尖鸣声。

见此情形,青禽也不再说何废话,仅仅冷笑一声,口中咒语声一吐而出,十根手指不断对着虚空点起来,身躯当即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嗡”的一声!

此刻,青禽附近空间忽然剧烈波动起来,青光一阵狂舞飞饶之下,赫然一头狰狞的巨兽凝聚出来。

巨兽足有二十余丈长,遍体都是碗口般大小的青色鳞片,上面闪烁着丝丝的晶光。更诡异的是,其外形十分奇特,头部呈现出青鱼模样,身上却呈现出巨鸟模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