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头颅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3    作者:忘语


自柳鸣离开谷南城之后,谷南城内倒也是平静之极,虽然仍旧时有寻衅滋事之徒被城内守卫投入灵牢,倒并未再发生什么修士无故失踪之事。

半个多月后。

也就在柳鸣参加铁火谷拍卖会期间,离谷南城数十里外的一片连绵山脉之中。

某座高耸入云的白sè巨峰下,一座完全由晶莹剔透巨石构建而成的隐秘洞府内,不计其数的夜光石镶嵌在洞府墙壁上,将里面一切照耀得如同白昼般明亮。

然而此刻,在修建得如此富丽堂皇的洞府中,却不断有着惊惶、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只见一名一身白衣的女子正手捏一柄银sè长剑,在洞府中缓步而行,并有一道道银sè剑光激shè而出,对洞府中一些因惊慌失措而到处逃窜的异族仆从,展开了雷霆般的血腥轰杀。

女子肌肤雪白晶莹,貌美冷艳,瞳中却是晶光闪耀,此刻只剩下浓浓杀意,每一次法诀捏起,银sè长剑下必定会绽放出一朵绚烂血花。

早已血流成河的洞府地面在夜光石的映衬下,将洞壁也映衬得红彤彤的。

“这位仙子饶命,不知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了仙子,还望仙子恕罪。”有三个奴仆打扮的海族妇人见已无路可逃,忽然“噗通”跪地,对着叶天眉连连磕起头来。

叶天眉从刚刚踏进洞府到此刻也就一霎那的功夫,但死在其银sè剑光下的异族奴仆却是不在二十个以下了。

面对三名灵徒海族人的求饶,叶天眉眼中的杀意丝毫不减,面无表情的只是手腕一抖。

“嗖”一声!

奇寒剑光在一道银芒中飞卷而出,几乎眨眼的功夫就从三人身上一闪而过。

随着“噗”“噗”“噗”的三声闷响传来,只见到三人身子就在寒光中被搅成了一片漫天血雾,竟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叶天眉无情斩杀了!

最后,叶天眉晶眸缓缓移向洞府深处,法诀一掐而起,长剑再次化为一道银虹,对着深处的另外十余个早已因惊惧而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或在角落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异族仆从激shè而去。

霎时间,只见漫天银光一闪而过,五道血箭激shè而出。

在一连串的“噗”“噗”声中,五名异族仆从各自胸口瞬间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之后,叶天眉法诀又是一掐,长剑再次横削而出,在耀眼的银光闪烁之下,又有四颗脑袋突然落地,在地上滴溜溜转动不停,脸上依旧保持着因极度惶恐而扭曲的表情。

如此这般,叶天眉手中法诀不断变换,长剑化为银光不断在洞府之中横穿直飞,以雷霆之势对着洞府中剩余的异族仆从展开了彻底的血腥清剿。

半盏茶的功夫,叶天眉已杀至了洞府深处,此刻,印入她眼帘的是一道约莫两丈高的巨石大门。

只见巨石大门上白光流转之下,一圈圈土黄sè光晕缓缓从其上方荡漾出来。这光晕看似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从其中传递出的能量波动却给人一种坚不可摧,厚重异常的感觉。这显然是一道防御力极为惊人的禁制光幕!

叶天眉晶光闪闪的眼眸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巨大大门,手中的长剑便是一抛而起,同时,她手中法诀飞快地变换着。

顿时,道道银sè光芒不断将她身子包裹,最后这些银光一阵狂舞后,赫然看到叶天眉的苗条身影突兀变得模糊起来,随后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见。一时间,只剩下半空中的那柄银sè长剑震动不已了。

这正是叶天眉身为化晶期剑修使出的身剑合一术!

“嗖”的一声!

这时,长剑忽然停止了震动,冲着巨大石门激shè飞去,银光一闪而下,便没入了那坚硬厚实的巨大石门中。

同一时间,巨大石门之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随后就在一声震耳轰鸣的巨响中,被加持惊人防御禁制的巨大石门竟然被叶天眉一剑之下轻易破开了!

破开石门之后,叶天眉身影再次在一阵模糊中显现出来。她视线缓缓在密室中扫过,很快,她视线直接落在了密室中的一张床榻之上。

雪白的床榻之上,铺着一张看似柔软舒适的狐裘毯子,在这毯子之上却侧卧着一个女人。

只见其腰肢纤细柔软,皮肤柔滑光润,小腹平坦而不见丝毫赘肉,脸面上更是绝没有一丝皱纹。

她一身鲜红的长裙直接将这张雪白的床榻遮掩去了大半。

此时的她当是听到石门被破的巨响声,立刻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娇媚面孔。

此女子一看之下,便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娆少妇!

“阁下这般强闯妾身的洞府,恐怕是有些失礼了吧。”妖娆少妇一见到来人是一名手持银sè长剑的陌生白衣女子,顿时大惊失sè,口中这般说着已是骤然出手。

她法诀刚刚掐起的瞬间,身上的气息展露无遗,竟然是一名拥有凝液境后期修为的修士。但身上气息杂乱不纯,真正实力却十分弱小的样子,以叶天眉化晶期的强大jīng神力扫视下,一眼便看出其是用某种歪门邪道手法,强行提升至此境界的。

叶天眉见状冷冷一笑,只见她白皙的玉手轻轻对着妖娆女子点出,妖娆女子身子周围顿时银光大盛起来。不

到片刻工夫,女子就身躯一软的毫无动弹能力了,全身犹如陷在沼泽泥地中般。

“这位前辈饶命,妾身乃是晶谷副谷主麻庶的双修伴侣。还请仙子看在麻庶的面上放了妾身一命。妾身一定感激不尽。”见识到叶天眉实力之后,此妖娆女子顿时被吓得浑身发颤,毫无战意之下口中不停对着叶天眉惊呼道。

一听到“麻庶”两字,叶天眉眼眸中忽然流转起一丝寒意,身上的杀意似乎更浓郁了一些,丝毫不理会这妖娆女子满脸哀求的表情,手上法诀一掐而起,滚滚的银光顿时在妖娆少妇身子周围形成一只大手,一把将女子捞起,身化为一道银光的往回激shè而去,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洞府之外,并猛然一声清鸣的往远处天边破空而去。

……

“谁,到底是谁,竟然敢趁老夫外出之际在洞府之中做出此等之事!”就在叶天眉掳走妖娆少妇的小半rì后,一声满含愤怒的叫声忽然在这富丽堂皇的洞府中响起。

一个身穿皂袍,鹰鼻吊眉的老者正满脸煞气的看着洞府中凌乱的一切及遍地的尸体。

此人正是麻庶了。

“好大的胆子,不止杀了老夫洞府侍从,还将老夫伴侣掳走。无论你是谁,让老夫逮到,必将你碎尸万段,以泄老夫心头之恨!”而后,当麻庶疾步进到那妖娆少妇居住的密室中,瞧见那满地的碎石,而见妖娆女子竟然也没了踪迹时,顿时扬声长啸起来。

随后,他枯老的右手一拍腰间,一个金sè巴掌大小的法盘便是出现在了手中,法诀轻轻一捏,一道法力便从指尖弹shè而出,被打进金sè法盘中。

“呜”“呜”声中,法盘迎风巨涨,瞬间就由巴掌大小变得有水缸般大小,同时表面一枚枚金sè符文浮现而出。

不一会儿功夫,当法盘上符文骤然收敛时,赫然现出一副清晰异常的图像来。

只见能看到一名白衣女子银光包裹中,正提着妖娆少妇的急速往远处腾空飞去。

但是下一刻,白衣女子就似乎发现了什么,面上蓦然一寒,单手往少妇身上一拍。

“砰”的一声。

法盘上金光一敛,所有图像尽数消失。

“贱人,老夫定要活活撕了你!”见到法盘上这一幕,麻庶一声咆哮,手上再次变换起法诀来,随后法盘上金光又是一阵狂舞,最后,形成一条金sè丝线指向西面。

麻庶见此毫不停留,身上亮起一道道金sè光环之后,身子渐渐模糊不清,一声长啸后,就化为一团金光冲出了洞府.

同一时间.金光中的麻庶,还在法盘上用手指划动一些文字,竟在向什么人传送一些消息。

三rì之后。

离谷南城千里之外的一座小山,小山上零零星星的散布着几株苍劲的古松,古松之下,齐腰深的野草在微风中摇摆不定。

此地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说不出的苍凉与萧索。

但在这苍凉和萧索中,另有一股化不开的血腥之味弥漫开来,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一棵古松之上滴落而下,使地上呈现一片殷虹,顺着古松往上望去,赫然能看到一颗绝美少妇头颅正孤零零地悬挂在此株古松的一根枝丫上。

头颅脖颈处伤口平整,似被极其锋利的利刃一切而下,脸上的肌肉已经完全扭曲僵硬,早已无神的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显然在临死前遭受了莫大的惊惧。

又是一阵风吹来,这阵风吹开古松之上的几株松枝,赫然能看到古松树干上被人用利器刻了几个大字。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并且,在这几个大字的下方还有一个小小的“叶”字!(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