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再见珈蓝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12    作者:忘语


原本笼罩在一干海族人身上的蓝色光晕,也在这两大化晶期强者的交锋冲击中闪了几闪的溃散而灭。.

不过这股气浪冲击到炎玦所在的石台前时,却被一层凭空出现的黑色光幕挡住了。

随之青色大手虚影缓缓消散,最终彻底化为无数道青气消失在虚空中。

但炎玦见此情形,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了。

柳鸣借此机会也向海族那边望了一眼。

第一眼看的便是那名曾经追杀他千里之遥,差点真要了其姓命的海族老者厉鲲。

只见这位银鳞族的化晶期强者,虽然面容看起来比以前衰老了几分,但身上气息还是和原先一般的恐怖强大。

柳鸣心中骤然一阵急跳后,费了偌大的力气才勉强让其目光丝毫异色未露,并缓缓从其身上挪开,向附近其他人身上一扫而去。

结果下一刻,当他看到一名身材修长的妙龄女子时,心中还是骤然一跳。

那是一名约莫二十岁出头的绝色少女,黛眉琼鼻,肌肤娇嫩,乌黑秀发披散肩头,一颦一笑间,有一种荡人心魄的惊艳柔魅之感,其一只纤手中正托着一张奇薄的青色面纱。

显然刚才的交手,不但将一干海族人遮掩身份的蓝色光晕震散,更将少女脸上面纱意外震落而掉。

柳鸣看着这似曾相识的惊艳面孔,瞳孔微缩,

绝色的海族少女,自然就是珈蓝此女了。

不过这时的少女,除了双眸清澈平静,尽显当初梦魇之体掩盖的惊人真容外,眉宇中间更是多出了一枚淡淡的银色鳞片,当初的青涩精灵之感少了一些,却更增添了几分妖魅诱惑之感。

“没想到此女竟然和厉鲲一同来到了鳖元岛,这还真是大出预料的事情。”柳鸣暗道一声,将目光缓缓收回后,将心中一片惊疑之色强行按捺住。

那边,眼看厉鲲将自己的一击毫发无伤的挡下,青禽心里更是震怒,法诀一掐而起,眼看又要再次出手。然而,此刻一直站在炎玦身后的坐镇的三名带着笑脸面具中有两人却是像鬼魅一般转眼间出现在了青禽和厉鲲中间,同时那名仍旧坐在炎玦身后之人淡淡的说道:

“铁火城中拍卖规矩,请诸位在拍卖过程中不得动手,否则别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在此人说话的时候,三人身上属于化晶强者才有的恐怖气势骤然释放,在瞬间联结一气后,竟然压得青禽和厉鲲都脸色微微一变。

“三位道友莫要误会,在下只是因为沧海王族的名头甚大,刚刚只是一时没忍住,想试试这位道友的神通罢了,还望三位不要见怪。”见识到三位坐镇化晶强者的实力之后,青禽面上肌肉一动后,如此缓缓的说道。

厉鲲闻言,却只是负手而立,面露冷笑的没有说话。

他虽然本身并不是沧海王族直属部落,但此时自然不可能去解释什么。

随后,三名坐镇的黑焰谷化晶强者才说了几句场面话,再次退回到了石台后面的黑色木椅上坐下来。

“好了,既然这件汐水盾已然有主了,青某也不在此多留了,告辞。”下面的时间,青袍大汉也没有再说什么废话,青袍大袖一甩,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洞窟。

随后,三名黄袍斗篷人也是轻轻冷笑一声的,在青袍大汉走后没多久也走出了洞窟。

这时,炎玦这才赶忙宣布,那件汐水盾牌自然是被厉鲲以二百五十万灵石的天价拍卖到了。

“好了,此次的拍卖结束,请拍卖到灵器的诸位道友到相应地点缴纳灵石领取灵器。炎某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在场诸位悉请自便。”此刻,炎玦视线在众人中一扫而过,微笑着说出这句话后便缓缓离开从侧门出了洞窟。

在炎玦走后,其所在石台背后三把黑色木椅上的那三名黑焰宫化晶强者也在互望一眼后,颇有默契的一站而起,随着炎玦所在的侧门离开了洞窟。

柳鸣自然是被拍卖场中相关的人员带着从另一个侧门走出,进入到一间密室之内。而当柳鸣提出打算用资源抵偿镇魂锁的灵石后,那人表示其资源必须要经过炎玦本人确定价值才能完成抵偿。

在密室中稍等片刻之后,柳鸣便是被带到了炎玦所在的房间。

“听闻这位道友打算以资源来抵偿镇魂锁的灵石,却不知是什么样的资源?”柳鸣一进入房间,一身赤红长袍的炎玦便是转过身来眯起眼睛对着柳鸣问道。

闻言,柳鸣微微一笑,自然将装有两根巨魔硬毛的玉盒在炎玦面前缓缓打开了。

结果,当这微微蠕动的巨魔硬毛刚落入炎玦眼中的霎间,其顿时大吃一惊,面色难以察觉地变了一下。

“大师,不知此物能不能抵偿镇魂锁的六十五万灵石了?”柳鸣将炎玦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神色平静的开口问道。

“可否让老夫先检查一下此物,再说不迟。”炎玦盯着玉盒中硬毛,缓缓说道。

柳鸣自然满口的答应,便将玉盒交到了炎玦手中。

炎玦倒也沉得住气,不动声色的接过玉盒,用两根手指轻轻将那尚如活物一般扭动的一根黑毛在从玉盒之中夹起,只见那黑毛被手指夹住后却似乎动的更激烈了,仿佛要挣脱出手指一般。

炎玦见状微微一愣,脸色欣喜之色一闪而过,旋即便细细看了起来。

片刻过后,忽见炎玦单手一翻,手掌之中便出现了一件通体白色略有些透明的寸许长玉如意。

只见其将那根黑毛轻轻放置在这玉如意之上,同时另一手一阵掐诀。

但见那玉如意顿时通体白光大起,散发出一圈圈的白色光晕,光晕在空中一种模糊便化作一丝丝纤细光弧将黑毛层层包裹起来,黑毛似乎像感受到了什么,忽然飞快的扭动起来,但却无法脱离玉如意分毫的样子。

随着那一圈圈的光晕化作光弧融入这黑毛,原本通体白色透明的玉如意,开始由内及外的慢慢变为红色。

然后是橙色、黄色……

随着颜色的不断变化,炎玦的眼神也愈发炽热起来。

……

“虽然老夫也不知此物的具体来历,但根据我的鉴宝灵器七彩玉如意的反应,加上老夫多年来炼器的经验判断,此物当是本身就具有灵姓的灵材,是炼制极品灵器的极佳材料。道友用这两根硬毛来抵偿六十五灵石,倒也是能说得过去的。”

“如此甚好。”闻言,柳鸣心里微微一喜,却是不动声色将盒子递给了炎玦。

对他来说,这巨魔硬毛虽然可能是某种极其罕见的顶阶炼器材料,但相对镇魂锁这件可以让他以后放心不用被夺舍之物来说,自然算是各取所得了。

同时,在见到炎玦面上掩饰的异色后,他也对此巨魔硬毛的价值有了个全新的判断。

“这位道友,我最近手中还有两件品级绝佳的上品灵器,不知道道友可有兴趣瞧一下?”小心翼翼将柳鸣递给的盒子收下后,炎玦忽然对着柳鸣这般说道。

“上品灵器?”闻言,柳鸣心里微微一动,眼中一丝迟疑闪过,不过随即却是苦笑着说道:“大师,实不相瞒,在下身上灵石有限,已经无法再买一件上品灵器了。”

“无妨,灵石的事情好商量。道友依然可以用身上材料来交换。”炎玦毫不犹豫的说道。

柳鸣心里微微一动,上品灵器对他的确有些诱惑的。

当然,他心中更清楚,此言多半是眼前这位炼器宗师在试探其身上是否还有巨魔硬毛。

如此,柳鸣仅仅只是在意动之后就苦笑着摇头起来,说道:“大师,我身上资源就这么多了,看来和大师的上品灵器是无缘了。”

“哎,可惜了。道友,实不相瞒,老夫适才和你说的这件灵器虽然只是在上品层次,但是其中一些威能却是能媲美一般的极品灵器。这也是老夫此次没有再拿出来拍卖的原因。今曰,老夫看此灵器与你有缘,这才和你这般说的。”炎玦微微叹息着说道。

闻言,柳鸣眉头轻轻一挑,看来这炎玦今曰对自己身上的巨魔硬毛是极有兴趣了,自己想要轻易脱身恐怕是不容易的了。

但他随即脑中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应对之法,当即一笑的说道:

“既然大师这般说,想来那件灵器必定极为不俗。好,此灵器在下就先行定下了,以后大师切莫再卖给别人了。至于那硬毛,在下可再远走一趟海外,看看能不能碰运气找到一些,一旦找到,在下必定前来兑换大师的上品灵器。”

炎玦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一捻胡须的点头道:“好说,此灵器老夫就给道友留下了,道友一旦找到此等形相同材料,可随时到我这铁火谷来交换。炎某随时恭候道友到来。”

柳鸣自然连连点头,表现出一丝对以后的交换的期待神色,这才让炎玦表面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其他想法。

之后,柳鸣又和炎玦谈论一番,才说出告辞之言,总算是从这地下洞窟中脱身而出。(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