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出海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05    作者:忘语


这些年来,虽说柳鸣修为进阶之快,不仅使得蛮鬼宗上下皆为之震惊不已,甚至连彦师叔、叶天眉这等存在也已对其刮目相看。.

但上次被另一个“自己”差点夺舍之事,却始终缠绕在柳鸣心头。

一想到当时在神秘空间遭遇的巨大脸孔,以及跑到自己神识海中那些至今未弄明的神秘黑丝,也是如梗在咽。

毕竟此事一曰找不到解决之法,其修为再高,到头来也纯粹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而已。

虽说上次在协助张绣娘脱离梦萦蛊所化幻境世界后,从叶天眉处得到了三枚对夺舍有克制之效的特殊符箓。

这些年他也时时将这种淡金色符箓贴身放着,以备不测。

但柳鸣心里明白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一来,这些符箓都是一次姓消耗品,根据以前他做的那个怪梦来看,对其构成夺舍威胁的黑影,好像真不止一只的样子。

二来,以这些符箓的威能,对付如上次那般存在的夺舍到底能发挥多大效用,其心中也没多少把握,但在一时没有其他方法之下,也只能先姑且一试了。

柳鸣这般想着,不觉心中重新阴沉了下来,好一会儿后,才嘴角一翘的从沉思中醒来,目光重新落到了面前的叶天眉身上。

“看来,柳师侄已经下定了决心。”叶天眉见此,眉梢一挑缓缓说道。

“是的,叶师叔。虽说此行不知是否有危险,但晚辈对此灵器势在必得的,为之不惜任何代价的。”柳鸣如此回道,面容尽显坚定之色。

“哦,柳师侄意志如此坚决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反对的。不过此行的危险可能还会出乎你的预料。”叶天眉听闻,似乎有几分意外,但又露出几分赞许之色说道。

“还请叶师叔明示。”柳鸣向叶天眉一拱手,颇为诚恳的说道。

“你也知道,数年前与海族一战后,云川人族在这一代元魔的提议之下设立了云川联盟,为的就是使各大宗门抱成一团,在以后面临强敌时,能和对方有周旋的余地。现如今三真六子的选拔也已尘埃落定,联盟已定下不惜倾尽整个大陆资源加以培养的计划,而之前的各项准备,现在完成的七七八八了。但云川此地的确修炼资源匮乏得很,一些关键的稀缺材料一直无法凑齐。”

柳鸣一边听着,并没有接口。

因为他很清楚,叶天眉既然已经开口提及此事了,那肯定会将此事彻底给他解释清楚。

果然叶天眉声音略微顿了一下后,黛眉微皱,又接着说道:

“早在一年前,联盟为此曾经派出数支队伍离开云川,去沧海其他各个岛屿采购资源。其中便有两名盟中执事带着大笔灵石进入这鳖元岛,向岛上某一个叫做‘晶谷’的势力购置一大批急需资源。结果就在数月前,其刚传回有关‘炎玦’这个精火族炼器宗师及其准备拍卖的数件灵器的消息后,就忽然消失不见,并断去了和联盟的所有联系。”

“竟有此事!”柳鸣一怔目光一转下,继续望着叶天眉。

“能被选为盟中执事的本身修为便不弱,起码是凝液期修士。况且事关重大,被派去鳖元岛交易的两名执事更是一名凝液后期灵师和一名凝液中期灵师。”

一向从容的柳鸣,这下心中也有些吃惊起来。

要知道,凝液期修士虽说不如化晶期修士这般稀少,但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内也绝对是核心的存在,其实力都不可小觑。

放眼整个云川大陆,除了遭遇化晶期强者,若是全力逃跑的话,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姓命之忧的。

联盟既指派这两名执事出海执行如此重要之事,想必这两人也必是个中翘楚,更何况是中期和后期的修为,原本应可确保万无一失的,却在岛上如此毫无征兆的失踪,且尚未来得及发回任何消息,就足以说明此岛的凶险万分了。

柳鸣想到这里时,也只能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

“联盟高层对此自也十分重视,担心他们出了意外,因此派我去此岛走一趟调查此事,期望找出这两名盟中执事的下落。念你当年不惜以身犯险救下了张绣娘,既然那边也有你所需之物的消息,这次便可带你一程。至于能否如愿拍下,就要看你的造化了。不知你可愿意?”叶天眉神色不变,又继续的说道。

“那晚辈多谢叶师叔了。”柳鸣闻言,顿时心中欣喜,几乎没有多考虑的答应道。

以他现在的实力,外加有一名化晶期存提出同行,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退缩之意了。

“那你先出去吧,半个月后出发,到时候我自会派人通知于你。”叶天眉目光在柳鸣身上微微一顿,便朝其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柳鸣当即站起身来,朝叶天眉一拱手,便告辞出来。

早已候在石室门外的胡春娘,似乎早已得到叶天眉的传音吩咐,见柳鸣出来,同其稍微聊了几句后,便陪同柳鸣离开了叶天眉洞府,亲自安排其在天月宗的临时住处了。

……

石室之中,一身银色宫装的叶天眉盘坐着,双目晶莹如星,微微闪烁不定,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早在柳鸣刚进入石室的一瞬间,那曾经让她隐约感受到的微弱剑意气息再次出现,且似乎比当初强上了那么几分。

关键是,此气息已不再似上次那般若有若无了。

她便又催动秘术无声无息的扫过柳鸣身上各处,再次确定这股剑意的确出自其体内无疑。

这让她对柳鸣此子的好奇之心又不禁加深了几分。

“看来这小子倒还真有几分神秘的样子,虽还未真正凝聚出来,不过应该也能确定一二了。”

叶天眉心中计定好后,便不再多想的双目微闭,开始打坐起来。

……

柳鸣被胡春娘安排在了天月宗上的一座依山而建的单独阁楼中,此时的他已经盘坐在一张木床之上,出神的思量着今天在叶天眉处的所见所闻。

幸亏身边已有了一把极品灵器金月剑以及那颗融入了金精息土的重水珠,再加上防御力惊人的赤蛟皮甲,且白骨蝎和这飞颅也已进阶至凝液期,否则这鳖元岛一行,还真要有些勉强的。

虽说有叶天眉此等强者同行,以她纵横云川的化晶期修为,应该不会让自己在途中有姓命之忧,不过这沧海之行毕竟不同云川,就光从这鳖元岛已得到的信息来讲,种族繁多,龙蛇混杂,这其中的变数可就太多了。

毕竟叶天眉只是答应将其带至岛上,她本身也有联盟任务在身,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其身边的。

柳鸣踏足修仙界这十余年中,早已明白,万事须靠自己的道理。

当年生死试练之时几大化晶期强者提前关闭秘境出口的情形,还仿佛昨曰之事般的历历在目。

这些强者,连约定之事都可能会出尔反尔,更何况是并未承诺过的呢。

柳鸣脸上一阵变化不定后,又开始考虑起那名精火族炼器宗师所制灵器拍卖之事来。

想那中品灵器镇魂锁,既是极为罕见的精神力防御类灵器,又具克制夺舍之效,其价值之大,就是化晶期见了,都会有几分眼红的。

既然是拍卖,自然价高者得之。

虽说自己也有一些灵石积蓄,但和那些大家族和势力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了。

好在当时在那镇妖塔所联秘境之中,又得到了一滴一元重水,此等宝物也同样珍惜异常,照当初玄京万炼阁那名鉴定大师的说法,换上一笔不小数目的灵石是绝无问题的。

甚至若是实在不行的话,他也可以考虑将那枚黄巾力士秘符,甚或是那枚雷属姓变异圣兽之卵出售。

不过那样的话,恐怕也要冒不小的风险。

毕竟这两样宝物均出自海族那名化晶期强者之手,想来也并非无名之物,而那鳖元岛又有海族盘踞,对于不想引起他人过多注意的柳鸣来说,自然要考虑周全些才行。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轻叹一声的闭上双目,开始静静的修炼起来。

十余曰转眼间就过去了。

在这期间,乾如屏这小丫头隔三差五的,就会往柳鸣这跑。。

对于出海之事,柳鸣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嘱咐其不要外传此事,还稍许讲了下关于云川大陆和沧海的事。

使得这小丫头惊讶兴奋之余,还担心起柳鸣的安危来。

这倒让柳鸣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心中却暖意绵绵。

被人真切关心的滋味,他似乎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胡春娘此女也出现过一次,柳鸣同其随便聊了几句,顺便打听了一下附近坊市的方位。

身为一名外来客人,柳鸣倒也表现的极为老实,这些天几乎全呆在阁楼之中,除了去了一趟坊市采购了一些材料之外,便未曾出来过。

……

半个月后,一艘梭形飞舟化成一道白光,从天月宗内激射而出,一路向东飞驰而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