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镇魂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05    作者:忘语


守门**见这飞舟上身着蛮鬼宗绿袍的青年似与乾如屏相熟,当即便不再多问,任其所乘的青色机关飞舟进入。.

飞舟之上,乾如屏满脸兴奋扯着柳鸣衣袖,一双美目满是欣喜神色,笑靥如花的样子,使得柳鸣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暖意。

当下其便将自玄京与柳鸣分别后在天月宗数年经历,向柳鸣一一道来。

这小丫头当年随胡春娘回宗后,先是被安排成为了一名外门**,并在胡春娘推荐之下,进入与其交情不错的阵法师门下,研习阵法之道。

在其后的天月宗开灵仪式上,开启灵脉成功,终于成为了天月宗的正式内门**。

虽然她只是六灵脉的灵根,但在发现其在阵法上的确颇有天赋,且十分向往法阵之道的样子后,那名阵法师便将欣然将其收为了亲传**。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乾如屏在这名阵法师的指点之下,悉心钻研阵法之道,竟如鱼得水般,充分展示了在法阵上的惊人天赋,对各种阵法一学即会,其提出的诸多见解及对阵法的领悟,使得那名阵法师都不禁心中暗暗称奇。

听这丫头话中所述,似乎其已开始受到天月宗高层的重视了。

毕竟在与敌交战之际,双方实力差不多的情形之下,阵法师的加入对整个战局会产生决定姓影响的。从当年玄京城外那一套小小的四象金刚阵所发挥的奇效,便可知一二了。

况且,一名真正阵法师所发挥的效用,又岂是一些普通阵旗所能并肩比拟的。

而阵法之道,变化多端,入门虽易,但要想精通却非一朝一夕的事,不仅对研习者有诸多要求,且须心思缜密,能旁会贯通,在推衍、计算方面更是容不得半点差池的。

说起来,对于这位乾叔的后人,柳鸣是颇有些感情的,与其在大玄都城玄京**同生活的那四年时光里,柳鸣已将其当做了家人一般看待。

看到她如今待在天月宗似乎处境不错的样子,心中也甚感宽慰。

“如屏,待回去住所后,将此颗‘五华丹’服下,此丹药服之可清心明目,使双目能在三十丈内看穿迷雾,对你今后在阵法参悟或是钻研破阵之道时或许有所帮助。”

只见柳鸣如此说道,一颗微微发红的丹丸便出现在手中,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便弥漫开来。

“谢谢鸣哥哥,这太好了!”如屏小心翼翼的接过丹丸,将其捧在手心中,好奇的不断打量着,脸上满是欣喜神色。

柳鸣见状,不禁微微一笑。

“对了,鸣大哥,你这次来宗门,是来找叶师叔祖的吧!”乾如屏对着柳鸣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冲其说道。

柳鸣闻言,心里微一诧异,点了点头。

“胡师姐前些曰子已经告诉我了,鸣大哥,你稍等片刻,我这就给她传讯让她给你引路。”

乾如屏嘻嘻一笑道。

随之从腰间掏出一个白色法盘,单手一掐诀往上一拍。

当即法盘表面一阵模糊闪动,一行小字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

不多时,只见远处一道白影在遁光中直奔飞舟而来。

几个闪动后,遁光一敛,一个二十多岁、眉宇间有几分**之色的美貌女子便出现在飞舟前。

正是胡春娘此女!

“白师弟,别来无恙啊!没想到数年不见,白师弟竟然已是一名凝液中期灵师,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地事情!”胡春娘面上笑盈盈一片,似笑非笑的看了乾如屏一眼,又转头对柳鸣的说道。

“白聪天”乃是柳鸣当年潜伏玄京作为监察**时的化名,回宗之后便早已报宗门改名换姓了,胡春娘回到宗门略一打听便可知晓,此时对柳鸣如此称呼,颇有点调侃的味道。

身为叶天眉捧剑**的胡春娘,无论资质还是天赋,在人才济济的天月宗内也绝不弱于他人的。

她自问当年与柳鸣修为相当,现如今柳鸣已是中期灵师的存在了,而其还是一名后期灵徒,在这几年间也并未进阶灵师。

当初从外界听闻柳鸣这般短时间不仅成功进阶灵师,更是不久后又达到了中期境界,已是让她吃惊不小。

胡春娘此刻相见柳鸣本人,自然心中又是一番感慨。

望向柳鸣的眼神,大为的羡慕不已。

“胡师姐,如屏这丫头这些年有劳你费心了。”

柳鸣听了胡春娘此言,脸上神色一敛,却向此女一抱拳的说道。

“咯咯,白师弟请随我来吧,叶师叔祖在等着你呢。”胡春娘听罢微微一怔,随即一声轻笑,跃至机关飞舟之中道。

乾如屏见此,仍有些不甘的同柳鸣说了几句话,在飞舟又激射而行了一段时间后,才有些恋恋不舍的与柳鸣二人告辞离去。

……

在天月宗一处较为偏远僻静洞府的某间石室中,一名双目晶莹如星的银色宫装女子,正面无表情的盘膝坐着。

正是早已等候多时的叶天眉!

“晚辈拜见叶师叔。”柳鸣在石室门口远远的冲叶天眉躬身一礼说道。

“柳师侄,不用多礼,进来吧。”

见柳鸣进来,叶天眉双眉微微一挑后,淡淡说道。

柳鸣听罢,当即点头称是,便进入室内,在叶天眉面前找了一处蒲团盘膝坐下。

“没想到又是几年不见,柳师侄竟已是灵师中期修为,进展之快可着实让人吃惊。”待柳鸣坐下后,叶天眉看了其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其实叶天眉早在几年前,通过门下**,便也得知柳鸣进阶凝液中期的事情,待柳鸣进入石室,神识扫视过后,发现他散发的气息,却隐隐超过普通灵师中期的样子,当下心中不免一番啧啧称奇。

“晚辈前些年离开宗门后,去了一次内陆的元魔宗,期间的确也得了一些机缘。”柳鸣眨了眨眼睛,口中不动神色的回道。

“虽然不知你要那枚防备夺舍的灵器有何用,不过照我所得到的消息来看,恐怕并非易事。”叶天眉闻言,轻声一笑,也未打算深究,话题一转的说道。

“还请叶师叔明示。”柳鸣闻言精神一振,一脸正色的说道。

“此件灵器并非在云川大陆之上,但却在这沧海之域之中。”

叶天眉此言一出,柳鸣不禁面露一丝讶然之色,但随即又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来。

虽然他当初已从蛮鬼宗掌门处了解到,所谓的云川大陆的确实乃沧海海域中的数千海岛之一罢了。

相比云川岛差不多大小甚至还要大的海岛就有不下二十个之多。这些岛屿大多是被海族和其他强大妖兽占据着。

而沧海之中除了之前遭遇过的三大海族,更有以沧海王族自称的强大海族部落金鳞族,甚至传闻中已达真丹期的海妖皇此等恐怖的存在。

这么说来,他若想得到这件灵器,还不是一件易事!

柳鸣一想到此处,眉头不禁眉头微皱。

叶天眉见状,嘴角一翘,又从怀中摸出一枚玉简,手腕一抖的冲柳鸣一抛而来。

“关于这件灵器所在的详细情况,都已经铭记在其中了,柳师侄不妨先看看再说吧。”

柳鸣也没再客气什么,伸手接过玉简,口韩总称谢一身后,往额头上一贴而去,将一缕神念探入了其中。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柳鸣脸上表情渐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好一会儿后,才轻叹一声的将玉简从额头上一挪而开。

原来这件灵器的确不在云川大陆上,而是在沧海之域另一座被叫做“鳖元岛”的海岛上。

这座鳖元岛处于沧海核心区域的偏南位置,距离云川约莫数万里之遥。

整个岛屿从空中俯瞰仿佛一只巨型的海鳖盘踞在海中,故而得名。

其面积大概只有云川大陆的三分之一大小,可岛上灵气逼人,且具有能产出中高品真煞之气的煞坑,其中不少在云川大陆已难得一见。

鳖元岛上面**资源也十分的丰富,各种天材地宝也远非云川大陆可比。

可是海岛却由海族、妖族、人族以及其他一些异族共同占据,十分的龙蛇混杂。

而岛上有一名号称为沧海三大炼器宗师之一的精火族异人,名叫“炎玦”。

精火族人本就擅长控制火焰,其族人都是天生的锻造师。据闻海岛之上各大势力虽争斗不断,但对精火族人却大都礼遇有加。

毕竟无论是谁得罪了一位炼器大师,都是有弊无益的。

而“炎玦”此人身为享誉沧海的炼器宗师,由其亲自锻造的灵器无论品阶,亦或是上面施加的禁制都皆为不凡,一经出炉,马上就会被人抢购一空的。

听闻这位炼器大师最近新炼制出了几件不错的灵器,正准备择期公开拿出来对外拍卖。

而其中有一件叫做“镇魂锁”的中品灵器,更是极为罕见的精神力防御类灵器。据说不但所用材料特殊,里面还蕴含某些特殊禁制,只要稍加祭炼带在身边后,便能抵挡一定程度的精神秘术攻击,最关键的还能克制他人的夺舍!(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