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魔头变异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5-04    作者:忘语


自当初在元魔宗镇妖塔六层所联之秘境空间中,飞颅此魔头一番机缘巧合之下,吞噬了那上古封印巨魔之足所化之灰烬后,便一直在皮袋中沉睡至今。

期间,柳鸣也曾试图通过心神之力联系过飞颅,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其任何反馈。

好在后来其通过神识扫视过皮袋内后,发现这魔头的确只是在沉睡,并无大碍,这才放心下来。

毕竟,同样的情况在骨蝎身上也发生过不止一次。

这次其所在的皮袋事先并无征兆的发出“嗡嗡”声响,倒让柳鸣诧异之余,眉头也不觉闪过一丝欣喜神sè。

当即柳鸣也顾不得那刚涂在身上的灵液,便单手一拍皮袋。

只见一团黑sè一冲而出,在空中滴溜溜一凝,伴随着几声熟悉的“嘎嘎”怪笑,一颗满头绿发的男人头颅便浮现在空中。

正是那沉睡已近两年的魔头飞颅!

只是其体表较之沉睡前似乎多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而当在飞颅出现的瞬间,柳鸣灵海又觉微微一跳。

就如同当初入那元魔宗,路过被传闻为上古巨魔头颅所化之巨魔山之时一样。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到也着时让柳鸣为之一惊。

待其定下心神,透过神识对飞颅一阵打量过后,心下当即又是一喜。

要知道,当年生死试炼收复此魔头时,柳鸣便通过神念之力的联系,了解到其原本应为四品魔头,也就是凝液初期的修为。

在早些年其在与敌一场大战过后受了重伤,从此境界便直直跌到了灵徒后期。

圭如泉等人为了使其能够慢慢恢复至四品凝液期修为,便一直将其封印,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未曾将其放出过。

直至宗门大比前的孤注一掷,为能在宗门内稍稍挽回九婴一脉的地位,通过深海寒光铁打造的伏魔链的辅佐下将其赐予了当时的大师兄石川。

柳鸣还尚未进阶凝液期成就灵师之时,飞颅在与敌交战时的表现可圈可点,况且以柳鸣当初的修为也未见什么不妥。

对于现在的柳鸣来说,飞颅的灵徒后期实力却着实有些捉襟见肘了。

但柳鸣对其未来的潜力却又一直十分期待。

苦于能助其恢复的魔晶十分难得,在元魔门得到的那一小袋魔晶虽都给魔头吞噬,但柳鸣心中对其是否足够帮助飞颅恢复修为也并非有十足把握的。

现如今这飞颅散发的气息可是实打实的凝液期的修为,且似乎还并非仅仅是初期那般简单。

这足以说明其以前所受的伤势必定已经痊愈,成为了真正的四品魔头,这怎么能不叫柳鸣内心欢喜的呢。

就在此时,忽闻一阵闷雷轰鸣之声从山外天空之中隐隐传来。

虽身处山腹深处,但听这阵势似乎并非普通的雷雨前的闪电轰鸣可比。

柳鸣不禁眉头一皱。

一抬头,却见那魔头双目之中赤红sè火焰跳动,脸上表情露出一丝惊恐之sè,随即又被一丝狞sè所替代。

“看来似你的造化到了,应是吞噬的那只巨足所化之灰烬的功效。”

柳鸣通过心神联系到飞颅,在得到其反馈后,心下释然,脸上立即恢复了平静。

早在蛮鬼宗内,柳鸣便通过查阅典籍了解到,有些妖兽魔物也同人类一般可修炼进阶。

修炼本身便是逆天而行,九死一生。

而妖物魔兽其艰难程度较之人类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凡在变异亦或进阶之时均有很大程度会引来天劫。

而天雷劫则是较为常见的一种。

作为上苍对修炼者的试炼,旁人也无法主动出手相帮的。

但为其临时布置一些法阵辅助一下,并在其渡劫之时为其护法一二却还是能做到的。

“走。”

柳鸣不再迟疑,化为一道遁光冲向洞口,后面飞颅“嘎嘎”怪叫声中紧随其后。

想通过待在山腹之中躲避天雷那是痴心妄想,不仅洞府在天雷牵引之下将毁之殆尽,况且石室内空间如此狭小,也不利于飞颅渡劫。

不多时,柳鸣和飞颅便来到洞府外一处较为平坦的山地上。

只见空中一阵狂风大作,洞府所在山脉上空乌云压顶,云中闪雷阵阵,似乎随时都会在轰鸣声中落下。

柳鸣二话不说,边从储物符中掏出几枚红sè阵旗,在飞颅周边几个位置一插而入,同时单手一阵掐诀,阵旗随即消失。

一层淡红sè符文随波纹荡漾而出,化为一层红sè光幕罩住了中间飞颅,光幕外空气在高温下开始微微扭曲起来。

“这套火云阵,是半年前外出采购之时从一名散修手中偶然购得,对雷电之力稍有克制作用,没想到在此倒可派上些许用场。”

柳鸣说罢,又一拍腰间养魂袋,黑霞过后,骨蝎一闪而出。

“这次换做你在此看守它。”柳鸣冲其吩咐道。

骨蝎听后,“嘶嘶”怪叫一声,便一个跳跃,在距离红sè光幕外两三丈处立定,一副jǐng戒模样。

此处山脉人迹罕至,且天地元气不足,虽说一般不会有人族修士途经此处,但天地异象下,还是可能会引来附近一些其他妖兽的。

而飞颅渡劫之时自然是忌讳外力打扰的。

做完这一切,柳鸣身形一动,接着足下黑气一冒,将其一托而起的冲天而去。

空中乌云越聚越多,接着银sè雷弧暮然间大作,一阵乌云始翻滚中,一根根银sè电弧挨个从空中坠下。

电弧直冲飞颅所在而来,当击在飞颅上方红sè光幕之时,发出兹兹声响,红sè光幕中符文流动中,却在数根电弧过后,砰然碎裂开来,化为点点红光便消逝在空中。

阵中飞颅不慌不忙,一个昂首,大嘴一张一合之间,几根银sè电弧便被其吐出的一股绿气包裹,吞入口中。

飞颅发出一阵“嘎嘎”怪叫,似乎是在向空中劫云挑衅。

距离劫云zhōng yāng十七八丈远处空中的柳鸣注意山脉四周情形的同时,也将地上一切看在眼中,不禁一阵咋舌。

片刻间,空中乌云又一阵翻滚,雷云体积看似比先前小了不少。

一阵轰鸣声过后,只见云中又落下三道相较之前更粗的银sè电弧,一冲而下。

飞颅见状,也不敢怠慢,满头绿发化为漫天绿丝暴shè而出,化为一张密密麻麻丝网,正面迎上这第二波电弧。

绿sè丝网与银sè电弧略一接触,便在一阵噼里啪啦声过后化为灰烬,而电弧也同时由于能量耗尽而溃散开来。

飞颅并未迟疑的又将剩余绿发再度化为丝网。如此三道银sè电弧过后,飞颅头上的满头绿发也未剩多少了。

还未等飞颅稍作休整,空中乌云中轰鸣之声更盛,几个呼吸之间,已融成了一小团乌黑sè模样雷云。

刹那间,霹雳之声大作,只见一道碗口粗银弧从云中狂闪而出,直奔下方飞颅而去。

银弧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淡淡的金sè。

之前还算镇定的魔头飞颅脸上赫然现出一丝惊恐之sè,但目中赤红sè火焰跳动更盛,只见其体表淡淡黑气一凝,随即一阵翻滚后,便一飞而起,竟直直迎了上去。

银弧毫不犹豫的没入飞颅,一阵噼啪迸shè过后,只见无数纤细银弧夹杂着丝丝金光在飞颅体表跳动,与翻滚的黑气交融在一起,使得飞颅脸部表情狰狞可怖,不断发出“嘎嘎”怪声,近乎哀嚎。

在空中的柳鸣见状,心下焦虑,却也爱莫能助,距离飞颅渡劫两三丈外的骨蝎也似乎有些坐卧难安的样子。

正在此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飞颅在银弧与黑气交织中,竟然渐渐发生了变化。

只见头颅的两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两颗白sè头骨,不多时便涨至婴儿头颅般大小,而飞颅及两侧头颅又慢慢生出了两根白森森的弯角。

而银弧与黑气也与此同时渐渐形成几道漩涡状,片刻过后便化成为六道银sè火焰,没入了魔头的三颗头颅目中。

飞颅终于进阶成功!

进阶后的魔头飞颅已是五品魔头了,按理说应可和凝液中期实力相当,但作为吞噬了上古巨魔身上部分材料发生变异者来说,其真实实力之强,应已不下于凝液后期了。

飞颅苏醒,且一连进阶两级,这着实让柳鸣兴奋不已。同时心下已暗暗决定将此魔头也加入其后续的锻体计划。

……

“鸣大哥,真的是你!”

三年后的一天,大玄国天月宗山门外,一名绿袍青年正站在一艘青sè机关飞舟上,面对守门弟子的询问,尚未及开口,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清脆女声。

“你是……是如屏!”

只见一名身穿天月宗内门弟子服饰、面容秀丽的十七八岁少女,正悬浮在不远处空中,满脸惊喜的望着他,赫然是当年在大玄都城一别数年未见的亁如屏。

当年的小丫头如今变成了一名小美女,使得柳鸣也差些没认出来。

只见她朝身边几位女子说了几句后便飞至飞舟跟前,一跃过后便站定在了柳鸣身前。

原来柳鸣不久前收到了天月宗叶天眉的传讯,称帮其找到了克制夺舍灵器的下落,约他到天月宗一叙。

他略一思量后,也就赶至了天月宗,没想到还未进入宗门,便遇到了熟人。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